新常態或非常態經濟?

作者:Joseph G. Carson   |   2015 / 12 / 20

文章來源:聯博投信   |   圖片來源:聯博投信


經濟受到「新常態」和非常態因素的影響

支持經濟成長已進入「新常態」的一派人士提出了幾項論點,顯示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期間內,經濟成長將持續處於約2%左右的低水準。這些因素包括了生產力衰退(缺乏創新與新增投資)、勞動力成長趨緩(勞動參與率下滑)、銀行的放款條件趨於緊縮,資本要求也變得更高,除此之外,公部門和私部門的負債水位都相對較高。

當然,這些經濟與金融挑戰都在過去五年造成了重大而持續的影響,支持新常態的一派也精準地描述了其特性。但是在積弱不振的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方面,另外兩個前所未見—或者可說是非常態的因素也扮演了同樣重要的角色。

世代罕見的經濟現象

首先,家庭借貸在過去五年當中,有兩年呈現負成長(圖一)。這本身就是前所未見的現象,更何況是發生在經濟復甦的初始階段。在此之前,家庭借貸唯二呈現衰退的年度分別為2008年和2009年,也就是自經濟大蕭條以來,史上最為嚴重的信用緊縮期間。

家庭借貸

平心而論,支持新常態的一派所言不虛,家庭部門會進行去槓桿化的過程,因此限制了支出和GDP的成長。但是在家庭部門典型的去槓桿化過程中,借貸的成長只是相對於所得的成長較為緩慢。換言之,過往在家庭去槓桿化的期間,從來沒有出現過借貸呈現負成長的情況。除此之外,家庭借貸從2010年至2014年的累積變化幅度只有1.0%,是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的所有經濟復甦期間漲幅最小的一次。

其次,在GDP帳戶當中,名目政府支出在過去五年也有三年呈現衰退,這同樣也是前所未見的事情。同樣地,名目政府支出在同一段五年期間內的累積漲幅(2.0%)也創下二戰後的所有經濟復甦期間最小漲幅的紀錄。如果單獨來看,這兩個現象是要經歷一整個世代,或甚至更久才會出現一次的罕見事件。兩者同時發生的機率是值得深入探討的一個問題。

衡量「非常態」拉回的影響

為了說明這些非常態事件對經濟的衝擊程度,聯博估算了政府支出對GDP,以及家庭借貸對消費者支出的彈性,以及後者對名目GDP造成的後續影響。(請注意估計政府支出和家庭借貸成長這兩項因素對名目GDP影響程度的統計結果並不可相加計算)。

根據涵蓋過去六十年的研究顯示,政府支出對名目GDP的歷史彈性為1.07。這表示政府支出每增長1%,名目GDP也會有同樣幅度(或僅略高一些)的成長。如果在過去五年沒有出現財政拖累的話,名目GDP每年成長的速度會快上1.4%。因此,相較於平均成長率3.8%,名目GDP成長率應會達到5.2%。

在家庭借貸和消費者支出方面,聯博估算出借貸對支出的歷史平均彈性為0.84。因此,在其他條件相等的前提下,如果家庭借貸自2010年以來的成長幅度僅和可支配所得的成長相當的話,名目個人支出的增長速度會快上2.7%,而名目GDP的成長速度會增加1.9%。

這些非常態的因素都對名目GDP成長直接造成了強大而持久的抑制影響。而聯準會在過去幾年來刻意維持零利率的政策,加上量化寬鬆計畫的實施,都是為了抵銷這些(與其他的)負面衝擊。

聯博投信》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聯博投信
聯博投信為聯博資產管理(AB)在台子公司。聯博結合投資專業、創新解決方案與全球佈局,為客戶提供資產管理與投資研究服務。廣納業界頂尖人才,努力不懈以獨具眼光與見解,激盪創新的投資概念與原創思維。40多年來,我們的足跡遍及全球,以深度、廣度兼具的方式,全面掌握投資機會。
聯博投信的最新文章
More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