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將於明年退市:上市20年,私有化後走向何處?

作者:36氪的朋友們   |   2020 / 10 / 02

文章來源:36氪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私有化之後,新浪(SINA-CN)依然要解決營收過於單一的問題,只是能否重回互聯網舞台中央還是未知數。

9 月 28 日,新浪宣布已經與New Wave控股集團達成私有化協議。 New Wave將收購新浪所有已發行的價值約 25.9 億美元的普通股,併購方的報價為每股 43.3 美元。New Wave為新浪董事長曹國偉控制。今年 7 月,新浪就已宣佈公司董事會收到New Wave的非約束性私有化要約,該要約提議以每股 41 美元現金的價格。

最終的報價較新浪上週五收盤價上漲近 8% ,較 7 月 6 日收到New Wave不具約束力私有化邀約前最後一個交易日收盤價上漲約 18.1% 。此項交易預計將在 2021 年第一季度完成,新浪將從納斯達克退市。

2000 年 4 月 13 日,新浪在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是中國最早一批赴美上市的互聯網公司。上市 20 年,新浪作為曾經中文互聯網第一門戶,影響了中文媒體生態以及眾多中國人的生活,也見證了中國互聯網從誕生到繁榮的過程。同時,新浪首創的VIE架構為中國互聯網公司融資和上市提供了可以參考的樣本。新浪上市之後,網易(NTES-US)、搜狐(SOHU-CN)也通過VIE架構成功赴美上市

2011 年和 2018 年,新浪兩次迎來市值巔峰,峰值時股價曾超過 120 美元/股。但在行動互聯網時代,以新浪為代表的互聯網門戶逐漸失去光環,業績和股價一路下滑。近一年來,新浪股價一直在 40 美元左右徘徊,最低價 26 美元。但無論現在的業績如何,新浪都是中國互聯網歷史上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首創VIE架構赴美上市

新浪由北大畢業生王志東於 1998 年創辦,前身是四通利方資訊技術有限公司。1999 年 4 月,新浪網全面改版,實現了中國大陸、台灣、北美兩岸三地的全面整合; 5 月 8 日,中國駐南聯盟使館被炸,新浪快速全面的報導吸引了大量網民的關注,影響力也越來越大,成為CNNIC(中國互聯網路資訊中心)的互聯網網站排名中的第一名。

1999 年 11 月,新浪網完成 6000 萬美元的融資,並於第二年 4 月,正式登陸納斯達克,成為 2000 年第一家成功上市的門戶網站。上市之後,有了更多資金支持的新浪逐漸形成了做互聯網新聞的一套方法論,在國內的影響力越來越大,成為中文互聯網第一門戶。

但是,當年新浪赴美上市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根據當時中國的電信法規,外商不得提供網路資訊服務(ICP),但可以提供技術服務,新浪也屬於政策中外國投資者不能進入的網路資訊服務提供商。

為了同時滿足法律規定和境外上市的要求,新浪首創了VIE架構,即可變利益實體(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新浪成立了一家由境內自然人持股的內資公司北京新浪互聯資訊服務有限公司,以其為主體申請ICP牌照。同時,新浪分拆出一家專做技術的外商獨資企業,通過貸款協議、投票權和表決權協議,兩家公司實際上是「一家人」。在納斯達克上市的公司「SINA.com」是新浪分拆出的外商獨資技術公司,即一家在開曼群島註冊的控股公司。

在這樣的架構下,新浪既能拿到海外投資者的美元投資,也可以從事中國法律禁止外資介入的互聯網資訊服務等領域。當時監管層沒有這方面的規定,這種模式不需要通過審批,政府也沒有明確表態,基本上預設可以這樣操作。

就這樣,新浪成為第一家通過VIE架構去美國上市的互聯網公司,同年網易、搜狐也通過VIE架構成功赴美上市。VIE架構為中國互聯網公司融資上市打開一道大門,被更多互聯網公司借鑒。僅在 2000 年到 2015 年期間,就有大約 84 家公司以VIE模式海外上市,包括阿里巴巴(Alibaba, BABA-US)、百度(Baidu, BIDU-US)、盛大等。

微博(Weibo Corporation, WB-US):新浪的“二次創業”

2009 年 8 月,新浪執行長兼總裁的曹國偉主導推出新浪微博,給新浪的發展帶來新鮮血液,被視為新浪的「二次創業」。截至 2010 年 10 月底,新浪微博註冊用戶數超過 5000 萬。微博的快速發展也帶動了新浪市值的提升。 2011 年 5 月,新浪股價迎來上市以來的峰值,最高達到 147 美元。

在隨後的微博大戰中,騰訊( 00700-HK )微博一度趕超新浪微博:截至 2011 年 9 月底,騰訊微博的註冊用戶超過了 3.1 億,日活用戶數超過了 5000 萬人。而新浪微博在 11 月宣布的註冊用戶數僅有 2.5 億。但到了 2012 年,騰訊微博的活躍用戶數停滯不前,公司也在騰訊的戰略上用微信取代了騰訊微博,新浪微博也就此成為唯一倖存下來的微博類產品。

從財務數據來看,微博的誕生讓新浪的收入結構發生了一些變化。2012 年,新浪微博主要通過購買廣告和行銷服務的客戶獲得營收,除此之外還有為用戶開發遊戲的平台合作夥伴而獲得的少量營收。到了 2013 年,新浪微博的營收達到了 1.88 億美元, 2014 年成長至 3.34 億美元,占到了新浪 2014 年整體收入的 43% 左右

2014 年開始,微博發揮效果下沉市場和垂類內容。兩年之後,新方向的價值逐漸顯現,微博迎來第二次成長。財報顯示, 2016 年全年淨營收 6.558 億美元, 2015 年為 4.779 億美元。 2016 年全年歸屬於微博的淨利潤為 1.08 億美元, 2015 年淨利潤為 3470 萬美元。 2016 年 10 月 18 日,微博市值首次超過Twitter。在微博新一輪成長的拉動下,新浪也迎來新一輪市值巔峰。 2018 年,新浪的股價迎來新的巔峰,最高曾經達到 124.6 美元。

私有化之後,路在何方?

但是,二次創業後的新浪走得算是穩健,但卻失去了成長動力,近兩年股價更是一路下跌。2013 年,新浪微博總營收為 1.883 億美元,成長 186% ,幫助新浪交出了好看的答卷。 2014 年之後,新浪的營收逐年上升。不過,近兩年,其成長卻明顯放緩: 2017 年至 2019 年,新浪營收分別為 15.84 億美元、 21.08 億美元、 21.63 億美元,與上期相比成長分別為 53.64% 、 33.11% 、 2.59% 。

總體來看,新浪極度依賴廣告營收,廣告收入一直占到新浪整體業務收入的 60% 以上,近年來更是超過 80% 。在黃金時代大放光彩後,新浪逐漸變得平庸,廣告業務也隨之萎縮。作為一家門戶網站起家的公司,新浪已在行動互聯網時代失去了原本的優勢。

除了新浪微博之外,新浪在行動端上的發展也有些遲緩,艾媒數據顯示, 2016 年第四季度,騰訊新聞以 41% 的活躍用戶佔比居於手機新聞客戶端市場第一,今日頭條則為 34.8% ,新浪新聞則排在第 7 位。

此外,新浪的營收可以分為微博和門戶兩大部分,其中微博大力推動了新浪收入成長。在 2019 年,新浪營業收入 21.6 億美元,微博收入佔比達到 81% 。不過,微博本身也遇到了不少挑戰。

Δ新浪活躍用戶數逐漸下降

一方面,社交媒體產品的競爭愈發激烈,微信、今日頭條等行動客戶端都在爭奪用戶,根據廣大證券整理的數據, 2015 年之後,微博活躍用戶的成長逐漸下滑。另一方面,近年來抖音、快手這些短影片產品的出現,又分走了大量的廣告蛋糕。第二季度,新浪微博財報顯示,來自大客戶和中小企業的廣告和行銷營收為 3.048 億美元,較上年同期下降 12% 。微博方面稱,營收與上期相比下降主要與新冠疫情對部分產業廣告主需求的負面影響、置換交易營收的下降和匯率折算的負面影響有關。

微博總是很難抓住時機。 2013 年,隨著阿里的入股,微博淘寶版上線,但後續無疾而終; 2017 年,微博開始自建短影片團隊,但早在 2016 年抖音就已上線,彼時短影片產品已經形成了抖音、快手的第一梯隊。之後,其又在 2019 年推出類似instagram的社區「綠洲」,同樣沒有掀起什麼水花。新浪 2019 年報顯示,其總營收為 21.63 億美元,與上期相比僅成長 2.59% ,其中 17.67 億美元來自其控股子公司微博,佔據公司 80% 以上的收入。

一個無法忽視的矛盾是,微博作為一個從圖文發展起來的社交媒體平台,如果持續地依賴廣告,就會不可避免地影響用戶體驗、引起用戶流失,這也是微博不斷嘗試「微博櫥窗」、短影片、直播等功能的原因。最新的財報顯示,微博第二季度廣告和行銷營收為 3.406 億美元,與上期相比下滑 8% 。

今年 3 月 28 日,微博正式推出「微博小店」,支持的電商平台包括淘寶、京東(JD-US)、有贊; 9 月 23 日,微博錢包又正式上線了一款純信用類消金產品「微博花花金」。和抖音、快手不一樣的是,微博並未在流量頂峰時期通過多個途徑進行變現,如今似乎已很難勝出。根據QuestMobile發布的《中國行動互聯網 2020 半年大報告》,微博 2020 年 6 月MAU為 4.44 億,在用戶規模前 30 名的應用中,排名為第 14 。

業績和股價一路下滑,被認為是新浪私有化的主要原因。在 2019 年,新浪的門戶業務全年虧損高達 3.84 億美元,微博業務已成為新浪的支柱。在私有化之後,新浪依然要解決營收過於單一的問題,只是能否重回互聯網舞台中央還是未知數。

36氪》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36氪
致力於服務中國新經濟參與者的卓越品牌和開創性平台,以賦能新經濟參與者實現更高的成就為使命,連接和服務初創企業、TMT 巨頭、傳統企業、機構投資者、地方政府、個人用戶等新經濟社群,加速信息、人才、資金和技術四大要素的充分流動。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