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美中,亞洲上演「新三國」

作者:安藤毅   |   2015 / 05 / 21

文章來源:日經技術   |   圖片來源:日經技術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完成了自2006年小泉純一郎之後,日本首相的首次正式訪美。通過與歐巴馬總統進行領導人會談等,安倍的這次美國之旅在安全保障以及以TPP(環太平洋經濟合作協議)為中心的經濟領域,深化並拓展了日美關係。

日本外務省的官員強調說:「這是在二戰結束70週年的節點上,構築面向未來日美關係的良機。而且,安倍政府借助經濟轉好的背景,政權基礎穩固。訪美時機抓得很好。」

為了擴大日本自衛隊與美軍的合作內容、修改日美防衛合作指針、明確將為完成TPP談判展開合作…日美兩國在有助於強化同盟關係的主題上宣示了團結,但顯而易見的是,二者這樣做的目的,都是為了提防在軍事和經濟兩方面崛起的中國。日本自民黨的一位資深議員指出,“這次安倍首相訪美的暗中主角是中國”。

日美談判,暗中主角是中國

這句話的一個佐證,是在安倍訪問之前舉行的TPP談判日美部長級磋商。“與過去明顯不一樣,在美方身上感覺到了希望結束談判的強烈意願”。在稻米、汽車這些日美兩國均視為“聖域”的領域,雙方的意見雖然依然存在分歧,但日本政府方面人士證實說:「美方的態度有了明顯的變化。」

日美談判暗中主角是中國

美國急於結束TPP談判的第一個理由是時間不再充裕。面向2016年的總統大選,競選之戰將在2015年夏季全面打響,倘若談判拖延到那時,面對對抗氛圍加劇的美國議會,交涉的難度將會更大。歐巴馬希望把TPP留作政治遺產的設想可能就難以實現了。

另一個讓美國焦慮的因素,是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的設立。亞投行最大出資國是中國,預定在2015年6月底簽署成立協議。在美國的授意下,七國集團(G7)原本應該一致拒絕加入的,但以英國為首,歐洲已開發國家接連宣佈加入。亞投行的意向創始成員國也增加到了57個,規模逼近日美充當最大投資者、共有67個國家和地區參加的亞洲開發銀行。

中國政府毫不掩飾以亞投行為槓桿,構建在亞洲主導陸海基礎設施建設的體制,推進創建“一帶一路”經濟帶的意圖。儘管日美對亞投行不透明的營運模式等存疑,但也阻擋不了中國發揮影響力的新國際金融機構的啟程。倘若不抓緊完成TPP談判,中國領導制定亞太地區經濟秩序的浪潮勢必越來越強。

“如果我們不制定出在亞洲具有競爭力的規則,中國就會制定出有利於自己的規則”。歐巴馬在4月中旬之後,不斷發表以此為主旨的言論,對TPP“美國主導制定高水準的貿易和投資規則,讓中國遵守”的真正目的可能破滅的現狀,表現出了強烈的危機感。對於把TPP作為成長戰略支柱的安倍政府,談判一直沒有定論也有可能扼殺日本經濟成長的萌芽,降低日本在亞太地區的存在感。

中國加緊創建亞投行,也是為了打破現有的國際金融秩序,推動人民幣的國際化。中國一直設法增加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等國際機構的發言權,但受到美國議會的反對,未能取得有效進展。對抗以構築國際金融“新秩序”為目標的中國,日美的利害關係在這一點上也是一致的。

但是,事實是日本只重視與美國關係的做法,已經難以應對亞洲境內快速變革的浪潮。

在4月23日閉幕的紀念亞非會議(萬隆會議)60週年的領導人會議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存在感非常突出。「我們是命運共同體,要深化發展中國家之間的合作。」在演講中呼籲合作的習近平,表明了願與不滿歐美主導的國際秩序的國家攜手發展的意願,明確了利用亞投行強化經濟援助的姿態。會議舉辦國印尼總統佐科也批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亞行的貸款條件苛刻,間接表達了對亞投行的期待。

在公路、電力等基礎設施的投資需求有望快速擴大的當下,亞洲各國都面臨資金短缺問題。而且,對於亞洲各國來說,中國是最大的貿易對象。儘管大家對中國影響力的擴大存在擔心,但還是得以實際的經濟利益為先。

日中領導人會談想法一致

在中國方面的積極運作下,4月22日日本首相安倍與習近平在時隔5個月之後,再次舉行了日中領導人會談。此次會談一改上次的嚴肅氣氛,兩位領導人就推進改善兩國關係達成了一致。其實,在實現會談的背後,日中雙方都有各自的打算。

首先是中方。這是對與美國保持步調一致、對參加亞投行持慎重態度的日本所做出的懷柔政策。隨著參與國家的增多,日本已經傳出了“不要落下”的主張,中國對此心知肚明,會談中透露出了動搖日本輿論,爭取日本的參加,以增加亞投行的運營經驗和信用的想法。

AIIB-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日本外務省的官員透露說,在這次領導人會談中,中方表明了其意願。「這可能是為了在安倍首相訪美、向國際展示日美親密關係之前,對日本進行牽制。同時也是著眼於9月的習近平訪美,展現在美國擔憂的日中關係方面為改善所作的努力」。

日本方面,安倍也把在訪美之前向世界展示日中關係的緩和視為上策。歐美有媒體之前曾指出,安倍沒有盡力採取措施避免摩擦。隨著2015年夏季發佈的戰後70年談話越來越受到關注,此次會談一方面也是為平穩了結敏感問題所做的鋪墊。

在美國單極體制劇烈動搖之中,中國為了與美國比肩,已經開始號召更多國家參與合作,構建“新型國際關係”。日本通過安保等合作,在支援美國“重視亞洲”路線的同時,面對中國加緊挺進海洋、構建經濟帶步伐的局勢下,還面臨著如何應對中國威脅的難題。

另一方面,中國的經濟實力如今已經成長到日本GDP(國內生產總值)的2倍多,將其融入到日美和亞洲各國的發展之中也是一個現實要求。安倍曾向身邊人透露,以這次與習近平的會談為契機,“準備在經濟等領域推動日中關係向前邁進”。

既是威脅亦是機會提供者的中國,已經向現有秩序發起了挑戰。在這種情況下,要怎樣應對,才能建立起合乎規則的經濟圈?以亞投行問題為契機,相關國家在亞洲舞臺的攻防戰進入了新階段。(記者:安藤毅,《日經商務週刊》)

日經技術在線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日經技術
「日經技術在線!」為製造業綜合技術資訊專業網站,主要面向製造業及高新技術產業的技術人員和研究人員。承蒙廣大讀者和廣告主的支援,由日經BP社(日經商業出版)亞洲業務本部運營管理。
日經技術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