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蒙格於 Daily Journal 的經典訪談

作者:永遠的安全邊際   |   2017 / 11 / 27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Yeah


我近期特別關注蒙格講的“機率”,其實巴菲特 (Warren Buffett) 也講過。

2017 年 2 月 15 日,查理·蒙格在位於洛杉磯的每日期刊公司 (Daily Journal Corporation) 總部主持了 2017 年年會。裡面專門講到了機率,雖然用字簡練。

在我看來,如果你想獲得遠超過平均投資業績水平的機會,除了實踐好‘’安全邊際‘’保證不虧錢,接著就該考慮‘’機率‘’了。

其實,絶大多數投資工作都是對機率的運用,差別在於有意無意和水平高低。 當然使用好機率並不容易做到,就像班傑明葛拉漢 (Benjamin Graham) 講的‘’安全邊際‘’,不僅聽起來很好。

下面是蒙格對於‘’機率‘’的看法 — 以下是蒙格接受訪問全文

問:如何看待富國銀行 (Wells Fargo) 醜聞?

答:他們犯了錯,是判斷失誤,而不是根本上的錯誤。

他們沉浸在行銷交叉銷售和激勵機制中,有些人就做了不該做的事情。這並不代表富國銀行的長期吸引力出了問題。他們犯了個很容易去犯的錯誤,雖然我並不認為提出激進的激勵機制是個錯誤。我認為錯在事情爆發後,他們沒有直接面對和處理。這不僅不會影響富國銀行的未來,而且會讓他們變得更好,做這樣的傻事以後就很可能避免。

Henry Singleton 是我見過的最聰明的人,他也在 Teledyne 犯過錯,他當時的客戶是 ZF 部門,在激勵機製作用下,兩三家分支機構跟 ZF 打交道是不老實,而 Henry 也沒有發現。

所以這樣的事情在誰身上都可能發生。資本主義的好處就在於自我修正,犯錯的人很快會被清理出局。

再說,如果不經過推行,你怎麼知道激勵機制過於激進呢?他們的錯誤在於負面新聞曝光後沒有即使採取行動。

問:應該怎樣選擇人生目標?

答:我人生的全部經驗告訴我,我只有做自己感興趣的事情才能成功。如果不喜歡的事情還要做到很好,那對人性的要求過高。

你還要選擇自己有過人之處的領域,比如身高不高就不要去打籃球。也不要認為這個世界應該按照你認為的特有的方式去運轉,否則就太“骯髒”,你不要被“污染”所以不做事。那些極度左翼的學校還是離遠點。我的偶像是 Maimonides。

他所有的作品都是在白天行醫十小時之後寫的。也就是他跟真實世界的人工作生活,這些滋養了他的哲學和作品。我們要向他學習,而不是 Bernie Sanders。

問:如何看支付產業的未來?

答:我給你一個對你很有幫助的答案,我也很困惑。要是有人說能看到支付行業未來十年的變化,那他一定出於某種錯覺中。

如果你也感到困惑,歡迎加入我們的行列,我也不知道比如 IBM 的 Watson 賣得怎麼樣。只要你堅持做正確的事情而且不斷努力,做贏的機率會變大,但這些關於未來的事情確實不可知。

問:如何像你一樣博學?

答:像我這樣同時跨多個學科的做法對很多人並不適用。對他們來講正確的方式是專注,找到社會認可的領域,然後做出彩。

同時要記住花 10-20% 的時間關注專業以外的 big ideas,否則你就像生活在山洞一樣,會因為自己的侷限性無法達到目標。

big ideas,是說你要不斷提升自己。big ideas 那麼明顯,何必還要在小問題上浪費時間。

你面前的問題,只要你肯把視野放寬到其他領域,很可能就能得到解決。我在就醫這件事上就從來不按照醫生的限定來,我就當著醫生的面劃掉了 PSA (前列腺癌特異標誌物) 檢測這一項,我就不會給醫生做愚蠢的事情的機會。

如果是早期,那麼怎樣三個月後我也發現了,如果癌細胞發展的太快,你告訴我幹什麼。反正我建議在我這個年紀涉及到 PSA 完全可以突破限制。

Lollapalooza 效應,這是我自己發明的詞,當我意識到我不懂心理學的時候,我就去買了三本書最全面的心理學教材,後來發現他們還不如我,比如如果三四種趨勢同時發揮作用,結果就不是線性的,這麼明顯的問題,被學者們忽略是因為他們無法跨學科或者部門合作,就無法把問題綜合起來考慮,這方面我是孤獨的,但是我是對的。

問:年齡閲歷是否使巴菲特成為更好的投資者?

答:如果你所在的領域可以通過不斷學習,磨練技能,那麼你當然會越做越好。波克夏 (Berkshire Hathaway) 如果沒有巴菲特不斷學習,現在規模要小得多。

我們當年不止買股票,而是去收購整個業務鏈,這些事葛拉漢(Ben Graham)都不會做。現在大家都在談論我們買了航空股和蘋果 (Apple) 。2013 年的時候我們覺得航空業就是個笑話,但現在你把我們倉位加在一起可能都相當於小型航空公司了。

當時投資鐵路也是一樣,行業低迷了 80 年,一直擔心卡車運輸帶來的競爭。我們屬於在桶裡捕魚,而且還要等水更平靜才下手。這也很有意思呀,我們當時買入埃克森美孚 (Exxon Mobil) 是作為現金的替代物,覺得總應該比現金收益要好,這些做法早期我們都不可能用。

我們沒有瘋,只是在適應這個越來越難做的行業,我們畢竟手裡這麼多錢,還是有一定優勢,就要好好利用,而且形勢對我們有利。

問:如何看待川普 (Donald Trump) ?

答:我現在更圓滑了 (成熟) ,要看好的方面。他對稅收方面的舉措是有建設性意義的,而且他很明智沒有去碰社保體系。他也不是什麼都錯,不能因為他跟我們不一樣就怎樣。再說,就算有些危險信號,管他呢,反正我們又不會長生不老。

問:指數化投資會帶來危機嗎?

答:指數型產品會不會發展到某一個時點帶來系統性風險。當然,如果所有人都去買指數型產品肯定不行。

一定要買的話,我只買大型,小型就是自欺欺人。當年摩根大通 (JPMorgan Chase) 兜售漂亮 50 的概念,鼓動所有人不計後果去買這 50 隻股票,把本益比推到 60 多倍,最後很多人虧得一無所有。我無法想像指數基金占到市場 75% 會是什麼樣子,但在未來相當長的時間內會繼續發展。

很多從業人員對於跑 (不) 贏指數這件事迴避,就像我不希望討論死亡。但 95% 的基金經理都跑不贏指數。現在管理費也大幅下滑,讓這一代基金經理面臨很困難的處境。

讓我拿一大筆錢 (只能投大票) ,還要跑贏指數,我也會恨,而且我覺得我做不到。我們在波克夏每年也就最多兩個成功的投資,50 年不過累積不到 100 個。

總之對年輕基金經理真的是很頭疼的問題,可生活本來不就該如此嗎?再加上演算法的加入戰局,收益率會不斷降低,這是整個行業面臨的問題,下一代 (兒子) 的進步讓你的生活更加艱難。

問:請推薦一本書。

答:最近的一本是 Edward Thorp 的《A Man for All Markets》,他的交易很成功,在拉斯維加斯賭城贏了 4000 萬,華爾街賺了 40 億。

問:你有哪些被自己否定掉的想法?

答:因為我總是產生想法,所以也總是忙著否定掉愚蠢的想法,這是我的責任。很多人最主要的問題是總是用陳舊的想法取代更新和更好的想法。

德國有句話,總是老得太快,聰明的太晚。在婚姻中這可能時間好事,但在大多數領域不是。既然很多人是錯的,那麼如果養成接受新觀點的習慣其實是人生非常大的優勢。每個人能夠說服的只有自己。

我從來不會像聯準會那樣,到處告訴別人這個世界應該運轉,因為我知道一旦我那樣做,就意味著我只不過在把想法強加給自己。年輕人明明有很多東西要去學,卻被一些政見固化思維,這非常不好。

我每次擺脫一個不好的想法,都會自己 (拍拍肩) 鼓勵一下自己。人們為了能夠接受新生事物會付出巨大的代價,甚至生命。

問:你現在還發現什麼類似 Valeant 公司的案例嗎?

答:我沒有發現那麼極端的案例。其實去年本來不該說那些批評的話,但你們大老遠跑來。Valeant 給外界描繪的太美好,他們又太激進,而且是藥品。

次貸危機中大量房主被銀行宣佈喪失抵押品贖回權,80% 的通告是通過 Daily Journal 刊登的,我們完全可以提價,但我們沒有那麼做,資本主義的本質是滿足與更少的獲取,讓自己的所作所為算得上得體。

Valeant 沒有考慮到現實,他們只看中錢和名。去年我們在這個房間說的話被媒體大肆報導,我可不想明年這裡多一倍人,或者我自己不在。

問:投資需不需要多元化?你說過你只要三隻股票好。

答:我自己的帳戶主要就是波克夏、Costco、和李錄 (投資中國) 的基金。這三個裡面有一個失敗的可能性就幾乎為零,三個同時失敗的可能性沒有。

多元化是教給什麼都不懂的人,按照定義也只能得到平均收益。在大學裡面,教授是拿工資要教給年輕人這些東西的。

如果其他人都相信,而你又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對你是好事。如果你有位有錢的叔叔有一項穩健的業務要交給你經營,你肯定不會去找教授吧。

如果已經掌握了一項真理,你還需要其他嗎?我總說我從先哲那裡學到的最多,和他們“交朋友”,又不用考慮交通這些瑣事,你們很多人都幫不上我,而亞當·斯密 (Adam Smith) 幫了我很多。

問:對愛爾蘭銀行危機怎麼看,你們 2009 年在那裡的投資犯過錯?

答:不要相信銀行給你的數據,太容易造假了,誘惑在那裡擺著。如果你真的擅長一件事,你應該讓其他人跟著你的思路走。

這是個說英語的免稅國家,經歷了長達六十年的內戰,靠免稅獲得繁榮。比爾蓋茲這些人最早去到那裡,如果所有國家都以免稅來吸引外資,當然行不通,但愛爾蘭先一步成功了。

問:對李光耀如何評價,為什麼不看好印度?

答:李光耀在當時的各種不利條件下創造了現代的新加坡,我家裡有兩個人的塑像,李光耀和富蘭克林。鄧小平當年學習新加坡模式,所以李對現代中國也有貢獻。

我今天寧願跟中國人做生意也不願意跟印度人,印度學習了美國民主最不好的一面,這也是李光耀當年極力避免的,所以今天的印度貧窮、腐敗,再加上瘋狂的民主。

韓國的浦項製鐵想從印度的一個省進口鐵和煤,對方也答應了,但就是因為有人到街上去抗議,合約就被取消了,這樣機會就給了馬來西亞、中國和新加坡。從這件事可以看出印度自己用鎖鏈束縛了自己。

問:怎樣找到優秀的合夥人?

答:自己先成為優秀的合夥人。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loading animation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分享好文章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