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 :極具戲劇性的政壇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股感知識庫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股感知識庫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巴西 :極具戲劇性的政壇

2020 年 4 月 30 日

 
展開

政治體系

巴西是個「聯邦共和國」,全國共有 26 個州以及巴西首都—巴西利亞所在的「聯邦區」;「共和國」則是一種國體,在共和國中有「總統制」與「內閣制」兩種,巴西屬於前者的「總統制」,總統為國家元首也是政府的最高領導人。而巴西總統與副總統皆由民選投票產生,任期四年並可以連任一次。

巴西的國家立法機關是「巴西國民議會」,採兩院制,分別為上議院 —「參議院」及下議院 —「眾議院」。國會議員皆由人民直接選舉選出,「參議院」有 81 個席次,每個州佔有 3 席,每位參議員的任期為 8 年,每四年會重選 1/3 至 2/3 的席次;「眾議院」有 513 個席次,每州佔有的席次是以人口比例來分配,最多人的聖保羅州有 70 席,最少的州則有 8 席,每位議員任期四年,每四年全部重選。而因為巴西的政客們常有變更黨籍的情形發生,這會導致各黨的席次常常有變動,所以巴西的最高法院後來就規定,如果要變更黨籍的話就會自動失去席次。

常變更不同黨籍的情形也反映出巴西多黨的政治型態,在 2018 年的全國大選中,共有 30 個不同的政黨在國會中獲得席次,而最主要的幾個政黨為:勞工黨(PT)、民主運動黨(PMDB)、社會民主黨(PSDB)、社會自由黨(PSL)、民主黨(Democratas)、巴西社會黨(PSB)… 等等。巴西在有如此多大小黨派的型態下,選舉時會出現由兩大政黨領導的「政治聯盟」,各聯盟會推派一位總統候選人參與競選,而獲勝的政黨得與其他政黨聯盟才能夠執政。有這麼多的小黨也會提高聯盟執政的管理難度,這也是巴西政壇常發生動盪的原因之一;但在國會選舉時則是各政黨各自角逐議員席次,並無政黨聯盟一同角逐的情形。

爭議多多的總統們

自 1985 年,巴西的軍事獨裁時期結束並恢復民主之後,截至 2020 年共歷經了 6 任總統,但其中卻有半數遭到彈劾或彈劾前辭職,這樣政治上的不穩定當然也影響到了巴西的經濟發展。

透過人民直選的第一任巴西總統是在 1990 年上任的「科洛爾」(Fernando Collor),當時巴西經濟是高通膨又高負債,狀況非常差,屬於國家復興黨的科洛爾便將「新自由主義」(註一)落實在巴西,實行市場自由及私有化等政策,吸引外資流入並起到了一些正面效果。但科洛爾在還沒當上總統前,還在自己家鄉做市長的時候就已經有貪污腐敗等指控,結果後來在總統任內竟然被自己的哥哥給舉報說科洛爾舞弊的種種跟如何貪污到爆,巴西的議會當然就立刻馬上開始調查。

當時科洛爾眼見彈劾投票要過了,還在結束前主動提出辭職總統職位,因為彈劾通過的話之後的 8 年內都不能再競選總統,但最後議會還是在 1992 年 12 月的時候通過了彈劾投票,科洛爾被剝奪參 8 年的政權被迫下台。但他後來又在 2006 年選上了參議員,這也體現出巴西制度存在已久的問題,對於貪腐的官員並沒有一個有效的處置,繞個路依然能夠回來當官,可見漏洞之大。

接著在 1993 年擔任財政部長的「卡多佐」(Fernando Henrique Cardoso),因實行「雷亞爾計畫」(註二)調整經濟結構成效顯著,成功遏止了惡性通貨膨脹,而獲得參選的聲望,並在 1994 年獲選巴西總統,前後任職了兩任,更被美國的新聞週刊評為「 1997 年拉丁美洲人物」。其在經濟方面的做法屬於「第三條道路」型,也叫做「新中間路線」,意思是既不走純資本主義,但也不走傳統的社會主義,而是採取兩者之間的折衷做法,接續柯洛爾的「新自由主義」,並主張與第三世界加強外交關係。

接下來的總統「盧拉」(Lula da Silva)是貧民出身,透過工人運動與擔任工人領袖的身份,前前後後競選了三次都沒有成功,最後改變了競選策略,由極端左派的主張轉而向市場靠攏的右派,終於在 2003 年時崛起出任巴西總統,並連任了一次。盧拉任職期間為巴西底層的人民做了許多努力,如扶貧政策 —「零飢餓計畫」,直接補助貧困家庭每月 50 雷亞爾的補貼購買食物。在職期間的社會結構也有了改變,中產階級占比到了 50% 以上,稍為縮小了一些貧富差距。在經濟方面也跟上了原物料價格上漲的潮流,高盛在這時把巴西封為「金磚四國」,也是對盧拉的一種肯定,甚至在任期結束後,盧拉是以高達 87% 的支持率卸下了總統的職位。

但你以為故事就這樣美好的結束了嗎?並不。盧拉在 2016 年因為「巴西石油公司貪腐案」,被聯邦檢察院以貪腐與洗錢等罪名起訴,並在 2018 年時入獄服刑,最後以 8 年 10 個月的有期徒刑結案,又是一個下場並不正面的總統。

而接替盧拉的是在 2011 年上任的巴西第一位女總統 —「羅塞夫」(Dilma Vana Rousseff)。羅塞夫為盧拉的得力助手,盧拉的許多政策都是交由羅塞夫來執行,而原本盧拉是希望羅塞夫可以接續「巴西勞工黨」的執政地位,並在四年後自己重回總統職位,但人生嘛,做不回總統反而成了階下囚。

那當上總統的羅塞夫表現如何?在文章開頭我們解釋到,巴西政壇中的政黨林立,許多小黨會集結起來成為一政治聯盟,而做為盧拉的「專案經理」,羅塞夫在政府治理、平衡內閣力量方面似乎不太上手。再加上屬於巴西勞工黨的羅塞夫,與民主運動黨的副總統 —「特梅爾」(Michel Temer)的關係並不好,特梅爾認為羅塞夫在權力分配方面做得不好,副總統的職位僅為擺設。最後羅塞夫因為了要連任,想讓自己的政績好看一點,便動了腦筋在聯邦政府的財政數字上,而這種行為我想在大部分的國家都是不被允許的,最後她的下場是被議會彈劾表決通過,下台一鞠躬。

下任總統為在 2019 年開始任期,人稱「巴西川普」、「熱帶川普」並極具爭議性的極右派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波索納洛的多個主張其實與巴西傳統的價值觀是有衝突的,像是在社會治安方面,波索納洛主張「以暴制暴」,以放鬆槍枝管制來解決治安問題,還有如「反同性戀」、「反非裔族群」、「歧視女性」、「反對墮胎」等具社會爭議性的言論。而波索納洛也支持開發亞馬遜雨林以增加耕地面積,導致雨林加速萎縮以及火災頻傳,上任首年發生的亞馬遜大火就引起國際大幅關注。

波索納洛崇敬川普,曾在公開場合發言:「中國不是在巴西採購,他們是在採購巴西」,甚至形容中國是「掠奪者」,並多次發表反對中國投資的言論,也在選戰中提出「巴西優先」以及「讓巴西再次偉大」等口號。但在 2019 年末,波索納洛又改變態度,對最大貿易夥伴 — 「中國」採取友好姿態,主張加強雙邊貿易。並在當時的「金磚國家峰會」結束後說到:「未來中國在巴西的地位將愈來愈重要。」波索納洛也向媒體宣布,巴西已與中國簽署政經貿易、衛生、文化等九項備忘錄,擴大雙邊貿易並實現貿易多元化,這個轉變也真是大呢。

而在經濟方面,波索納洛終於將年金制度成功改革了! 巴西向來最為人詬病的,就屬經費過高而拖累政府財政的社會福利,光是一項退休年金的支出就佔去將近整體預算的四成,並佔 GDP 的10%,導致其它領域如教育、醫療、基礎建設等預算遭到排擠。雖然歷任總統都曾想要進行年金改革,但都因為社會反彈太大而作罷,但波索納洛卻成功將男女退休年齡分別從 60 歲提高至 65 歲及 62 歲,還修正之前公務員未滿 50 歲退休仍可領全薪的不合宜法規。這次的年金改革將可替巴西政府在未來 10 年省將近 2,000 億美元,可謂大功一件。而如此猖狂的公開言論,加上常常在轉變的主張與態度,皆讓波索納洛成為南美洲的焦點人物。

巴西的外交關係

巴西與其最大的經貿來往對象 — 中國的互動,能在貿易、資源、科技等多方面的合作上看出其密切程度。且中國與巴西雙方都為金磚國家的之一,在金磚組織的運作下,雙方在國際與區域層次上的關係更是融洽。尤其幾十年來,中國與巴西的貿易成長快速,巴西已是中國在拉丁美洲最大的貿易夥伴,甚至在 2018 年,雙方貿易額破紀錄的超過了 986.59 億美元。

中國與巴西在國際事務方面也有共同利益,例如兩國在 2003 年 WTO 部長會議中,協同與西方國家談判消除富國對農產品的補貼。而在南美地區 300 多個中資企業中,中國單方面投資在巴西的金額就超過了 800 億美金,是南美國家中投資金額最高的,尤其在巴西長期為左派政府執政下,中巴雙方的關係確實密不可分。

但自從第一任民選右派的總統 —「 波索納洛」上任之後,一改先前左派總統們的風格,公開說著「中國正在買掉整個巴西」,並承諾要將合作重心重新引向拉丁美洲最大的經濟和安全夥伴 — 美國,建立和睦的巴美關係,甚至曾親自訪問過台灣,多次惹怒中共。

但之後,里約熱內盧州立大學,國際關係學的一位教授指出:「波索納洛認識到了與中國搞好關係的重要性,巴西不必在中國或美國之間只選一個。」在中美貿易戰開打後,巴西卻成了貿易戰下的前五大受惠國,巴西取代美國成為中國買進農產品的最大來源國,如大豆、棉花皆大量出口至美國,巴西股市還因而強彈了一個月。以至於波索納洛一改先前口風,修正選舉期間的言論與經濟政策之間的落差,期望在最大程度內擴大與中國的商業往來。所以這樣看來巴西其實還是持有較為中立的態度,畢竟在兩邊都能得到好處的情況下,選邊站似乎不是個好選擇。

而巴西身為南美大國,與周邊國家的互動當然也受到關注。「南方共同市場」(South American Common Market)即為南美地區經濟一體化的最大組織,目前成員有巴西、阿根廷、烏拉圭、巴拉圭。南方共同市場的存在,為巴西推行外交政策提供了一個平台,用來加強南美地區內部的合作,如與同在南美的「安地斯共同體」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互相降低關稅、與中南美洲國家簽訂各項貿易協議;更可向外發展,現已跟中國、歐盟、日本、俄羅斯、南韓等國家建立了合作機制。

但身為全美洲、甚至是全球大國的美國,其實是滿排斥自家樓下出現可能會威脅到其地位的國家或組織。所以南方共同市場在發展的過程中,美國也推行「美洲自由貿易區」(Free Trade Area of the Americas,FTAA),利用「分而治之」的概念分散中南美洲、南美洲的力量。

所以講到這裡,大家可以了解到巴西因為其多黨的政治體系,在政治上其實不算穩定;以及巴西長期都是左派統治的過去,竟然在 2019  年選出了一位右派的總統;而巴西與他國的外交關係也都各有特色,這些當然都會連帶影響到其經濟發展,以及投資人對該市場的態度,相信對研讀相關國際新聞會有很大的幫助!

註一:新自由主義是一種經濟自由主義的形式,強調自由市場機制,反對政府對國內市場經濟、商業行為、財產權的干預及管制。

註二:雷亞爾計劃為巴西在 1993 年末頒佈的經濟計畫,主要目標為控制國內發生的惡性通貨通膨。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股感知識庫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股感知識庫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