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水基金達里奧:為什麼我們能夠比任何對沖基金賺更多的錢

作者:聰明投資者18   |   2017 / 09 / 19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前言

你能想像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被記錄並對所有人可見嗎?

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基金的創始人雷·達里奧 (Ray Dalio) 在公司內部就是這麼操作的 。兩天前,他在 TED 的最新演講中,大力推薦了這種極度透明並依靠演算法進行決策的運作模式。

69 歲的達里奧認為,這就是自己比別人更賺錢,並在過去 26 年中有 23 年都賺到錢的原因。

以下是演講正文

無論你是否喜歡,極度透明 (radical transparency) 和依靠演算法進行決策 (algorithmic decision-making) 已經離你越來越近,並將改變你的生活。

這是因為,現在可以輕易地將演算法嵌入到電腦中,它會收集你在各處留下的數據訊息、了解你,之後再與你交流,這種交流方式會比人與人的交流更有效。

這聽起來好像很可怕。但我經過了長期實踐,發現這棒極了。

我的目標是希望能和共事的團隊一起做有意義的工作並建立有意義的關係。經驗告訴我,只有通過極度透明和演算法決策才能做到這一點。我想要向你展示為什麼會這樣,以及它是如何工作的。先高能預警一下,接下來我跟你說的某些內容可能會有點令人震驚。

孩童時期,我有過一段糟糕的回憶。我不喜歡也不善於聽從指示。但我很喜歡自己去搞清楚事物是如何運作的。

12 歲的我討厭學校生活,卻愛上了市場交易。當時我做球童,撿一袋球差不多賺五塊錢。因為股市當時很熱,我便拿著撿球賺來的錢,投入股市。我買的第一家公司是東北航空公司 (Northeast Airlines) ,因為這是我聽說的唯一一家價格低於 5 美元一股的公司。 (大笑)

我意識到我可以買更多股票,如果它上漲了,我就會賺更多錢。這是一個愚蠢的策略,對嗎?但最終我的錢翻了3 倍。我的錢翻了3倍,因為我很幸運。那家公司即將破產,但其他公司收購了它,接著我的錢翻了3倍。於是我上鉤了,我以為,“這個遊戲很簡單。”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才知道並非如此。

一個人想要成為有效的投資者,就必須與共識對賭,並且正確。因為市場的共識已經體現在價格中了。想要成為成功的企業家也是一樣的道理。我是一個企業家和投資人,這個過程當中,我犯下許多令人痛苦的錯誤。但隨著時間推移,我看待這些錯誤的態度發生了轉變。我開始把他們當做謎題。如果我可以解開這些謎題,他們就會給我“寶石”獎勵。

迷題是:未來遇到相同問題時,我做出何種不同的決定,才能避免這個痛苦的錯誤?而“寶石”就是我記錄下來的方法,這樣就能記住這些有益於未來的方法。

而且,正因為我把它們很清楚地寫下來,我後來發現其實可以把它們嵌入到演算法中,這些演算法又將被嵌入到電腦中,而電腦將與我一起做決策,我們會同時做出決策。

我發現電腦做出的決策比我自己的決策實在好太多了。因為機器的反應更快,能夠處理更大量的訊息,處理更多的決策,更少的情緒化干擾。於是這徹底改善了我的決策機制。我創辦橋水基金後的第 9 年,我經歷了人生中最大的失敗,犯下最嚴重的錯誤。

20 世紀 70 年代末,我 34 歲。我計算出美國的銀行們藉給了新興國家太多錢了,遠遠超過那些國家所能償還的,我們將面臨大蕭條以來最大的債務危機,並伴隨著經濟危機和大熊市。這個觀點當時頗受爭議。

人們認為這個觀點有點瘋狂。但在 1982 年 8 月,墨西哥債務違約,很多其他國家緊隨其後。我們真的遇到了自從大蕭條以來最大的債務危機。而因為我曾預測到這一點,我被要求向國會作證,在華爾街一週 (Wall Street Week)  (當時的一個電視節目) 上播放。我放一個片段,你們感受一下。

影片內容

雷·達里奧:主席先生,米切爾先生,非常榮幸能在這里和你們一起探討我們的經濟出現了什麼問題。經濟現在並不景氣,瀕臨失敗的邊緣。

Martin Zweig:你最近在一篇文章中這樣說:“我可以絕對肯定地說這些 (債務危機即將發生) ,因為我知道市場是如何運作的。”

雷·達里奧:我可以絕對肯定地說,如果你把企業和世界當做一個整體觀察流動性,你會發現流動性水平已經降低了太多以致於回不到停滯性通膨時代。現在回頭看自己,我只想說,“真是個自以為是的混蛋!” (大笑)

我很傲慢,並且我錯了。我的意思是,在債務危機發生的時候,股市和經濟上漲而不是下跌,這導致了我自己和客戶損失了很多錢,以致於我不得不大量削減規模,不得不遣散幾乎所有的人,而原本我們就像大家庭一樣,我心碎了。我損失慘重,不得不從我爸爸那兒借 4000 美元幫助支付我的家庭帳單。

這是我生命中最痛苦的經歷之一,但事實證明它也是我生命中最關鍵的經歷之一,因為它改變了我對決策的態度。

不再想:“我是對的”,而開始問自己:“我怎麼知道我是對的?為了平衡自己的莽撞,我獲得了我需要的謙卑。我想找到最聰明但不認同我的人,試圖理解他們的觀點,或者讓他們對我的觀點來點壓力測試。

我想打造一個精英思維模式 (idea meritocracy) 。換句話說,不是我來領導、其他人跟隨的模式,也不是所有人觀點都同等重要的民主模式。我希望有一個模式,能讓最好的想法將脫穎而出。為了做到這一點,我意識到我們需要極度的真實和極度的透明。

我說的極度真實和極度透明是指,人們需要說出他們真正相信的,並能獲得一切訊息。我們真的錄下所有的對話並讓所有人可見,因為如果不這樣做,我們就無法真實擁有一個精英思維模式。

為此,我們讓大家說出自己真正所想。舉個例子,這是 Jim Haskel (一個為我工作的人) 的電子郵件,公司所有人都可以看到這封郵件。“Ray,你今天在會議上的表現只配得到一個 D-,你完全沒有做好準備,否則你根本不會那麼沒有條理。”

這樣不是很好嗎?這麼做簡直太好了,因為,首先,我需要這樣的反饋。如果我不讓 Jim 和像 Jim 這樣的人表達自己的觀點,我們的關係就不一樣了。而如果我沒有讓大家看到,我們就無法打造精英思維模式。

所以過去的 25 年裡,我們一直是以這種極度透明的方式運作,然後收集這些規則 — 主要是從犯的錯誤中收集而來,再將這些規則嵌入到演算法中。這些演算法提供決策,我們聽從演算法但也有自己的思考。這就是我們經營投資業務和進行人事管理的方式。

為了讓你更直觀地感受這種運作方式,我想帶你參加一個會議,並介紹一個我們稱之為“點收集器/Dot Collector”的工具。

美國大選後的一個星期,我們的研究團隊召開了一次會議,討論川普 (Donald Trump) 總統當選對美國經濟的意義。

自然而然,大家對這個問題的看法和角度是不同的。 “點收集器”收集這些觀點。它從幾十個維度評分,所以每當有人對另一個人的想法有話要說時,他們很容易傳達他們的評估;他們只需要在表格裡標記,並提供從 1 到 10 的評級。例如,會議開始時,一位名叫 Jen 的研究員給了我一個 3 分,換句話說,很差的評價…。(笑)

因為我沒有表現出開放思想和堅持主張之間的良好平衡。隨著會議進展,Jen 對人的評價逐漸累加。會議室裡的其他人有不同的意見。這是正常現象,不同的人總是會有不同的意見。誰知道誰是對的?

就來看看人們對我的表現的評價吧。有些人認為我做得很好,也有人認為不怎麼樣。通過這些觀點,我們可以研究數字背後的思考。這是 Jen 和 Larry 所說的。請注意,無論他們在公司中的地位如何,每個人都可以表達自己的想法,包括他們的批判性觀點。24 歲的 Jen,剛剛大學畢業,他可以直接批評我這個 CEO 事情做得很糟糕。

這個工具幫助人們表達自己的意見,並將自己與自己的觀點分開來,從更高層次去觀察。當 Jen 等人把注意力從發表自己的意見轉移到全局時,他們的觀念就變了。

他們看到自己的意見只是許多人中的一個,就自然而然開始問自己:“我怎麼知道我的意見是對的?” 這種轉變就像是從一個維度轉到多個角度來觀察, 並將對話從爭論各自觀點轉移到找出評價最佳意見的客觀標準。

“點收集器”背後是一台正在觀察的電腦。它觀察所有這些人在想什麼,並與他們如何思考相關聯。在這個基礎上,它將建議反饋給每個人。

然後它從所有會議中收集數據,繪製了一個描述人們是怎麼樣以及如何思考的清單。它是在演算法的引導下運作的。

了解一個人有助於更好地匹配他們的工作崗位。例如,一個不太可靠的創意思維者可能與一個可靠但不具有創造力的人會更搭。了解大家也可以幫助我們決定每個人的工作職責,並根據每個人的優勢權衡我們的決定。我們稱之為他們的“可信權重” (Believability) 。

我們做過一個投票,大多數人都做出相同選擇,但當我們根據人的優勢權衡觀點時,答案是完全不同的。這讓我們做決策時不是基於民主或專制,而是以考慮人們可信權重的演算法為基礎。

這樣做是因為它消除了我眼中人類最大的悲劇之一,就是人們傲慢地、天真地在他們的頭腦中緊抱著錯誤的觀點,並據此行動,而不是暴露它們,用壓力測試它們。這是一個悲劇。

我們這樣做,是因為它讓我們從自己觀點的局限中跳脫出來,讓我們可以通過別人的視角看問題,從集體的角度出發。

只要執行得好,集體決策比個人決策好多了。這就是我們成功的秘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為客戶賺的錢比現有其他對沖基金更多,而且在過去 26 年中有 23 年都賺錢的原因。

那麼,對彼此保持極度真實與透明的困難在哪呢?有人說情感上有障礙。批評的觀點認為這是一個殘酷的工作環境模式。

神經科學家告訴我,這與大腦如何預留有關。我們的大腦有一部分想知道我們的錯誤,喜歡盯著我們的弱點,這樣我們就可以做得更好。這部分是前額葉皮層。

然而,大腦還有被稱為“杏仁核”的一部分將這些視為攻擊。換句話說,你們裡面有兩個“你”:一個感性的你和一個理性的你,他們經常在你裡面相爭,與你對抗。根據我們的經驗,我們完全可以贏得這場戰鬥。我們要以集體的身份獲勝。

一般要花 18 個月的時間才能發現,大多數人還是更喜歡以極度透明的方式運作,而不是待在不透明的環境中。這裡沒有政治,沒有那些隱藏起來、躲在暗處的冷箭。這是人人都有發言權的精英思維模式。

這實在是太好了,它讓我們更高效地工作,給我們更有效的關係。但不是每個人都適應。我們發現人群中 25% 或 30% 的人就是無法習慣。

順便說一下,當我說極度透明時,我並不是說一切都要透明。我的意思是,你不必告訴別人他們的禿頭在擴大,或者他們家的寶寶長得醜…我只是在說那些重要的事,所以當你離開這裡的時候,我希望你能在跟他人交談中觀察自己。

想像一下,如果你知道對方真正在想什麼,如果你知道他們真實的樣子…同時想像一下,如果對方知道你真正所思所想。

這一定會很大程度上讓事情簡化,使運作更有效。我認為這會改善你的人際關係。現在想像一下,你可以使用演算法來幫忙收集所有這些訊息,甚至可以幫助您通過精英思維模式做出決策。

這種極度透明已經離你越來越近,並將改變你的生活。在我看來,這是很美好的。所以我希望它對你而言像對我那樣美好。

謝謝。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