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資源 危機!搶救 伊朗 第一大湖:烏爾米耶湖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水資源 危機!搶救 伊朗 第一大湖:烏爾米耶湖

2020 年 10 月 11 日


中東 是 水資源 匱乏的地區。隨著氣候變化和人類活動的影響,這一趨勢有增無減,曾是該地區除里海外最大湖泊的烏魯米耶湖也曾一度趨於消失,彷彿要和鹹海同個命運。 中東 除了幾條著名的大河(尼羅河、兩河)還有很多大湖,基本位於高原地帶且大都為鹹水湖,不少是水壩形成的水庫。作為 伊朗 最大湖泊,乾渴的 烏魯米耶湖 曾萎縮至總面積的 10%。

(圖片:[email protected]

更令人心痛的是,烏魯米耶湖在 2016 年因為藻類的大量繁衍使得湖水呈現紅色。血紅的湖水令所有人為之憂心。湖水內的藻類在高鹽度和高溫下呈紅色,這也是大自然對伊朗及全世界的一次警示

烏魯米耶湖危機的背後,是 伊朗 全國性的 水資源 危機。據專家預計,伊朗在 2030 年地表水會減少 25% 。但令人驚訝的是, 伊朗 的 水資源 浪費相當嚴重,還有致力於解決水資源問題的伊朗科學家也被逮捕。而岌岌可危的烏魯米耶湖卻被打上了旅遊的噱頭。這又是為什麼呢?

那些水量極其脆弱的內陸湖泊在被吃乾榨儘後還要負責旅遊創收,真的是…

(圖片:[email protected] Subasi)

脆弱的烏魯米耶湖

烏魯米耶湖位於伊朗西北部東阿塞拜疆省和西阿塞拜疆省之間的盆地,其規模極盛之時湖面面積達 5,200 平方公里,最深 16 公尺。伊朗西北端那一汪難得的水面就是烏魯米耶湖了(同時也是亞美尼亞高原三湖之一)。像大多數的內陸鹹水湖一樣,烏魯米耶湖沒有河流流出,唯一的消耗是蒸發,這使得湖泊在河流注入減少時鹽度越來越大,並影響其生態系統和周邊人類的生活。1984 年的烏魯米耶湖比現在的湖面輪廓大出整整一圈,當時周邊的城市和農業用水也比現在要少。

(圖片來自:NASA)

在過去數千年裡,烏魯米耶湖湖區豐富的自然資源和礦產資源以及濕地,確實為周邊地區人口提供了發展文明社會的條件。波斯先民在此創造了複雜的“坎納孜”系統(類似於新疆的坎兒井)以更高效的使用水源。然而隨著經濟發展和人口膨脹,周圍的伊朗人卻在水資源利用上逐步失去了節制。上世紀 50 年代,伊朗開始在眾多河流上游修建大壩和水庫攔截河水,一系列水利工程長期減少了烏魯米耶湖的淡水注入量,雖然農業和城市用水有了相對穩定的保障,但犧牲的顯然是當地這座母親湖。

1998 年與 2011 年的烏魯米耶湖相比縮小了很多,中間的湖心島直接和東岸相連(圖片來自:NASA)

然而伊朗的這些水利工程並沒有滿足日益增長的用水需求。全國范圍內依然有超過 4 萬個非法水井正在大規模地消耗這地下水。這些水利工程帶來的問題正在逐步暴露。伊朗人還在兩岸之間修建了烏爾米亞湖大橋。雖然便利了交通,但也造成水流的嚴重阻塞,流入的水被滯留在兩個盆地難以互通有無。(上面的衛星圖可以找到這個大橋)

烏魯米耶湖從 2002 年開始出現趨於乾涸的跡象,湖水減少,鹽度增加,曾經棲息在這裡的鳥類等生物經歷了遷走、死亡和滅絕。烏魯米耶湖在 2016 年呈現出紅色的水體。到 2017 年底,由於伊朗持續的普遍乾旱以及流入該湖的當地河流的淤塞,該湖已縮小至以前的大小的 10% 。

2016年,湖水已全部變紅,意味著湖內充斥著大量甲藻,形成了“紅潮”和“藻花”。(圖片:NASA Johnson / flickr)

為了紀念這一母親湖,伊朗還拍攝了以烏魯米耶湖乾涸為素材的電影《烏魯米耶夫人》。導演通過湖泊本身的聲音講述了該湖歷史,試圖通過這種方式來尋求國際上的幫助。

伊朗 人揮霍的用水習慣,加劇國內 水資源 危機

烏魯米耶湖的背後是伊朗全國性的水資源危機。常年的乾旱加上大規模水利工程的負面影響,早就使伊朗進入了內憂外患的境地。在伊朗東部的哈蒙濕地,曾經被漁村包圍的綠洲現在已經乾涸;超額的地下水開採使得首都德黑蘭地面以每年 25 公分的速度下沉;大壩修建使得河流鹽度增高進而毀了周邊富饒的農田。

這還帶來了更為可怕的社會動盪,哈蒙水危機使得 60 萬環境難民逃往北部,而潛在的環境難民與當地居民的可能衝突,將對伊朗和社會穩定構成威脅。此外,水資源短缺也導致了伊朗的抗議活動此起彼伏。

更為戲劇性的是,一位在美國深造過的著名伊朗水資源專家於 2017 年底放棄在倫敦的教職回到伊朗,幫助解決水資源危機。回應他的卻是伊朗安全部隊的關押和審訊,迫使他在 2018 年 4 月逃離伊朗。伊朗政府在水資源治理上似乎十分不利,但另一個仍不能忽視的問題是,水利工程補充的水量並不小,為什麼總是不夠用?

首先,水資源浪費。據伊朗能源部報告顯示,伊朗水資源的高消費主要是由於浪費造成的,全球平均水資源浪費比率約為 9%~12% ,而伊朗卻高達 27%~30% 。伊朗人均日消耗水 0.25 立方米(中國北京市為 0.21 立方米,已經是很高的水平),是世界平均水平的兩倍。伊朗現有人口約有 8,300 萬,每日造成的浪費對一個中東國家來說是難以承擔的。

我們可能很難想像在一個長期乾旱的 中東 國家會出現水資源的嚴重浪費,而這在伊朗發生了。這與市民粗放的用水習慣離不開關係:公園裡缺乏管理的噴水龍頭,家庭在夏天永遠開著的水空調,這都是人們缺乏水資源管理意識的證明。

這種常見的澆水方式對於嚴重缺水的伊朗,確實是有點奢侈(圖片:Serhii Ivashchuk / Shutterstock)

這一切都要追溯到伊朗歷史的特殊時段。上世紀 50 年代,伊朗的巴列維政權在美國的支持下開始了“白色革命”:大力發展西式現代世俗化教育,在城鎮開設正規中小學和技術學校,並創辦包括德黑蘭大學在內的諸多高等院校;實施義務兵役制,削弱地方武裝力量。“白色革命” 意在削弱那些支持傳統制度的地主階級,在現代化的嘗試中,伊朗人的人均收入大大增加了,同時貧富差距也在迅速擴大

這些舉措推動了伊朗的現代化,該國經濟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發展,人均國民生產總值從 1961 年的 160 美元躍升至 1978 年的 2,250 美元(同期中國僅為 220 美元)。從這時候政府開始與民眾分享可財富增長的果實,對水、電、汽油等公共產品施行巨額補貼。這一補就是幾十年,所以哪怕是在荒漠,居民也往往缺乏節儉用水的意識。

然而最大尺度的浪費還不在民生。官方統計顯示,農業用水佔伊朗水資源的 92% ,但其中 60% 的水在使用中被浪費了,大量水在水渠之外簡單被蒸發或被偷偷用來發電。更令人遺憾的是,儘管使用了這麼多水,農業對伊朗的 GDP 貢獻僅為 10% 。

伊朗用水狀況示意圖

拯救烏魯米耶湖? 聯合國也加入救援行動

除了浪費,水資源短缺本是伊朗的國情所在。伊朗人民的人均用水量是世界的 2 倍,而降雨量卻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根據 IPCC (政府間氣候變化問題研究小組)的數據,預計到 2030 年,降水還可能減少 10 % ,這對伊朗水危機可謂火上澆油。伊朗屬大陸性氣候,大部分地區乾燥少雨,是亞洲最熱的國家之一,降水量和用水量之間存在巨大的供需差。

此外,伊朗國內缺少森林和綠地來保持水分。 中東 地區本來就只有較少的森林,自從“白色革命”之後,伊朗的發展同時也以環境為代價,一半以上的森林為了應對城市化浪潮而消失,據 2016 年數據,伊朗的森林覆蓋率只有 6% 。

水資源 浪費、氣候變化以及對自然環境的不合理開發共同引發了伊朗的水危機。儘管伊朗政府和國際組織對此都有不同程度的重視,但可以預料的是,這一危機不會在短時間內消失。因為留給伊朗的選擇並不多。例如建於 17 世紀初,橫跨扎因達魯德河兩岸的橋壩一體建築,因被引水築壩以灌溉農業後幾近乾涸,而這座三十三孔橋也逐漸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三十三孔橋圖片:nlin.nee / Shutterstock.com)

有伊朗官員稱,伊朗正在考慮將波斯灣的海水引入伊朗中部地區,解決當地的水資源緊缺問題。但這項辦法只適用於臨近海水的地區,因為交通運輸水的成本實在太高。與此類似的是,在 2013 年,伊朗總統就提出從里海引水入烏魯米耶湖,但這項計劃同樣由於成本過高而破產。

其他可行的方案還包括降低或者取消水補貼政策、將耗水的產業從乾旱​​地區移到沿海地區、發展核能以減少水力發電的壓力以及推廣節水技術。然而,讓價格調節居民用水習慣是極具風險的。前車之鑑是總統魯哈尼宣布取消油氣補貼,就差點引發民眾大規模抗議。畢竟國家的免費福利,永遠是上去容易下來難。

轉移耗水的產業其實功效也不大。能源部顯示多年來在乾旱區建造的高耗水行業其實只用了伊朗水量的 2% 。而核能的發展可能會在國際的社會壓力之下繼續進行,這在未來可能會緩解小部分用水壓力。目前看來,對粗放型的農業灌溉進行全面改革大概是伊朗最有效也是最後的法寶了。但這也面臨著一些現實的阻礙。

中東 的缺水大國不少,以色列就是其中之一,所以類似滴灌這樣的節水技術很早就在以色列出現了。這項技術,還作為以色列的國寶,被出口給了中印美等農業大國,其他一些水技術甚至還被輸送給了與之發生過戰爭的阿拉伯鄰居約旦。

滴灌系統可使水直接滴落到植物根部,確保每株植物都能得到水分,最大程度減少水蒸發(圖片:Borisshin / wikipedia)

但這些援助、交易對象裡,絕不會包括伊朗。這不僅是因為以色列的特殊信仰和位置,也因為伊朗伊斯蘭革命之後兩國長期保持的糟糕關係。對於伊朗來說,要不要接收以色列的幫助,不是一個經濟問題,而是一個涉及國格的面子問題,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會退讓。兩方互屬於針鋒相對的陣營,伊朗也不可能輕鬆就獲得援助,對其國內的政治穩定也是一大挑戰。

(德黑蘭的抗議圖片:Fars News Agency / wikipedia)

所以除了伊朗國內,國際組織也在致力於緩解水危機,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在 2013 年開始了一個拯救烏魯米耶湖的項目,截至 2020 年 4 月,該湖已經恢復了一半( 2,300 平方公里)。這項工作得到當地社區的及參與,同時日本政府也提供了財政支持。

這個項目開展的主要方式是說服農民改變灌溉做法,效果還不錯,當地農場的用水量已減少了 35% 。同時,有利的氣候條件也加快了湖泊恢復的過程:乾旱在 2018 年秋季結束,隨之而來的強降雨流入湖泊。烏魯米耶湖雖然正在逐步恢復,但我們不知這次恢復還能持續多久,伊朗的 水資源 危機大戲是否還會持續上演。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