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記(1726)-本土油漆大王虹牌油漆

作者:盧紀安   |   2020 / 08 / 16

文章來源:股感知識庫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永記( 1726-TW )造漆或許沒有太多人知道,不過若是講到永記旗下的虹牌油漆,許多人應該就多少有聽過這個知名的油漆品牌,甚至許多棒球迷也常在球賽轉播聽到「虹牌油漆贊助播出」的廣告詞,可能有些人聽過虹牌但卻不知道它是幾十年的本土老品牌,本篇會帶大家了解虹牌油漆乃至於永記的發展與近況。

藉由品質及經銷網 成為南部知名品牌

1951 年油漆工張添永在高雄創立了永記,一開始就是個小型的油漆工廠,面對當時油漆大廠林立的情況,良好品質是突破這種狀況的第一步。張添永是油漆工出身,以自身經歷出發,並且自行研究配方,創造出的油漆對於工人來說非常方便,很容易刷上色,永記的漆刷一道,他牌要刷三道。此外,張添永採購國外高階機器不手軟,加上嚴格要求配方不得隨意更改,確保品質的穩定。而即使有良好的品質,商品要賣出去還是得倚靠行銷,先是創立虹牌油漆品牌,並將行銷業務下放給經銷商去做,藉由經銷商的努力,台灣南部幾乎每間五金行或油漆行都能買到永記的油漆。

關渡大橋擴張地盤 低價策略鞏固優勢

雖然經過二三十年的品牌經營,虹牌油漆已經成為中南部小有名氣的品牌,但是在北部的推廣上依然不是很順利。在 1982 年永記標下了當時世界三大鋼橋之一的關渡大橋塗料工程,即使當時估計此案對永記來說是虧本生意,但是藉此案也打響了永記虹牌油漆的名號,不只品牌推廣到全國,更將業務擴及到各類工程的塗料工程,無論是中油、台塑( 1301-TW )或是公共工程的高架橋、捷運,都會找永記來進行塗料工程。

在成為領導品牌以後,更透過低價策略來與其他廠商競爭,由於永記的量大,各類原料能大量叫貨,進而壓低成本,使價格能壓到比許多小廠商來得低,進而鞏固其領導地位,至今永記依然是全台最大的造漆廠。

國內市場小 研發各類型產品

永記近年持續維持在全球前 50 大造漆廠,要能維持在這個位置其實不太容易,畢竟台灣市場不大,單純賣一種產品是不可能成為大造漆廠的,不像許多排名在永記之前的中國廠商,由於中國市場大,只要專注賣一兩種商品就能有很大的營收。

跟大家簡單科普一下,油漆其實只是塗料的一種,各類塗料的主要組成其實很類似,首先是要能凝固成一層膜的物質,通常是「合成樹脂」,再來還要有能產生各種顏色的「顏料」,此外還有「助劑」,一種塗料可能包含很多種助劑,提供防霉、消泡、摧乾等作用,最重要的還必須要有「溶劑」來把上面各種物質融成一體,使塗料成為均勻的流體。

永記除了一開始做的建築用塗料外,透過改變配方就可以產生其他特殊用途,應用在其他領域中。永記在港都高雄發跡, 1970 年代就與國外廠商合作研發船舶油漆,開始提供台船( 2208-TW )造船相關用漆,從下圖可以看到,永記並未揭露每一種塗料的營收占比,不過推測,目前船舶塗料的占比大概是一成左右。防火塗料則是另一種特殊產品,一開始用於污水下水道管路,後來更應用到科技廠房。防水塗料則是可以應用在軌道工程,永記已打入最高階的台灣高鐵( 2633-TW ),未來要應用在台鐵、捷運上,技術已經到位。

永記的防蝕塗料除了可以應用在關渡大橋等鋼構建築上,在石化領域也有許多應用,不只是中油有需求,永記也打入台塑集團的供應鏈中,近期熱門的離岸風電永記也有佈局這類防蝕塗料。而從防蝕塗料更可以衍伸到彩色鋼捲的應用上,在鋼材上塗上一層彩色塗料,不只是防蝕,更能增加美觀,甚至在加工上更具優勢,台灣大部分鋼廠如燁輝( 2023-TW )、中鋼( 2002-TW )等的彩鋼塗料都是由永記提供,市占率極高,彩鋼塗料大約佔永記營收的三成左右。而至於大家對於虹牌油漆最熟悉的自然是應用在一般的建築上,除了推出高階的乳膠塗料,也將防水塗料推向大眾市場,建築塗料這部分的營收大概佔四成左右。

海外發展不順 僅中國昆山廠表現佳

除了在國內推出各種產品,搶佔不同市場以外,另一種拓展業務的方式自然是向海外開拓。然而塗料是運輸成本非常高的商品,因此工廠通常設在銷售地區附近,因此永記海外開拓的第一步就是設廠。

永記的年報上顯示的內外銷值顯示內銷大概佔了 95% 左右,但實際上永記在台灣的銷售占比沒有這麼高,年報上的內銷指的是工廠在其所在地區的銷售,所以永記在中國的廠房在中國銷售是屬於內銷,而實際上我們要怎麼知道永記在國外銷售佔多少呢?筆者的做法是從個體財報中獲取永記在台灣的營收,並利用年報關係企業中各地區子公司的營收來判斷,整理如下圖,實際的內銷佔比大概在 75 ~ 80 %左右。

在 2000 年前後,永記第一次向海外發展,在中國昆山設廠, 2002 年開始貢獻營收,第三年營收就達到將近五億元,順利轉虧為盈,五年內營收就突破十億,之後每年都能穩定十幾億的營收,但也未見營收持續成長。

2006 年越南廠成立,雖然一樣是在第三年轉虧為盈,但是營收多落在 2 ~ 3 億元,即使有獲利對於永記的貢獻並不大。而在 2009 年成立的馬來西亞廠,營收從未超過 1 億元,近幾年更僅有兩千多萬左右,每年持續造成幾百萬的損失。 2012 年永記買下美國塗料公司Continental Coatings, Inc. 作為進軍美國的第一步,並先後成立加州廠和德州廠,不過這幾年發展並不順利,競爭者眾多,營收雖持續成長但成長速度不快,目前也尚未轉虧為盈。永記也已投資中國嘉興廠,期望能複製昆山廠的成功經驗,帶領永記突破近年的營收瓶頸。

這些海外的拓展多是以彩鋼塗料作為主要產品,不只是因為永記的這類產品極具競爭力,更能達到避險的效果,在貿易戰時,台灣彩鋼廠商受波及,出口量受到影響,永記海外業務若能受惠於當地擴大採購情形,就能適度緩解台灣彩鋼塗料需求下滑的影響,使業績能更加穩定。

創辦人過世後 從家族經營轉為聘請專業經理人

在 2006 年創辦人張添永因病驟逝以前,總公司一直是由張添永執掌,而子女等七個家族成員則是分別執掌各個工廠,創辦人辭世以後,誰都想回總公司,且持股平均,誰也不服誰,因此不斷出現內部爭執,後來由戰功彪炳的次子張德雄擔任董事長,負責研發的四子張德盛擔任總經理,內鬨才逐漸平息。

為了避免未來家族內再有紛爭出現,張家人達成了聘請外部專業經理人作為總經理的共識,使企業的營運回歸專業,避免家族內為了爭奪經營權而傷了和氣,經營權的爭奪對小股東也不是好事。不過即使自 2014 年起轉由專業經理人陳弘偉擔任總經理,但三位副總經理仍是由張家人擔任,離真正的放出經營權仍有段路要走。

小結

虹牌油漆是台灣最知名的油漆品牌,在彩鋼塗料也是市佔率極高,而這間公司財務表現究竟如何,請見下一篇的財務績效分析。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盧紀安
重度電子設備成癮者、重度睡眠成癮者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