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最好的預測者有時也會失算?

作者:K@W   |   2016 / 05 / 14

文章來源:K@W   |   圖片來源:Yeah


自唐納·川普(Donald Trump)去年開始參與總統競選以來,雖然大肆宣揚,但是以數據為導向的網站538 (FiveThirtyEight)的讀者有理由相信大眾對這位商人的政治推崇只是一時的心血​​來潮。該網站的創始人內特·希爾(Nate Silver)一直在說對川普的支持被誇大了。

希爾被認為是政治預測中的黃金標準。在2008年的大選中,他成功預測了50個州中49個州的結果,而在2012年大選中,成功預測了50個州的結果。去年9月,他認為川普贏得共和黨提名的機會只有5%,把他比作里克·佩里(Rick Perry)、霍華德·迪恩(Howard Dean)和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 ),只是曇花一現。

不論在今年夏天的大會上會出現怎樣的結果,川普都比希爾推測的更為長久。就像希爾在隨後的專欄中所寫的那樣:“你必須重新審視你的假設。”

預測者也是人。而預測模型,不管有多麼客觀,也是由人建立的。但是預測專家說,雖然有局限性,不過比起純粹的猜測或機率,他們仍然有很強的改善。“這並不意味著希爾不是一個好的預測者。只是意味著他並不完美”,華頓商學院管理學教授、《超級預測:預測的藝術和科學》( Superforecasting: The Art and Science of Prediction )合著者菲利普·E·泰特洛克 (Philip E. Tetlock)說道。

在建立一個預測時,“你要盡可能地讓其可靠並系統化,並且要努力提高信噪比(signal-to-noise ratio)”,泰特洛克說道。 

統計-預測-錯誤

一切皆有可能

華頓商學院市場行銷學教授芭芭拉·梅勒斯(Barbara Mellers)說,希爾的預測並沒有完全失敗。她指出這只是現在低機率事件更可能發生。此外,當事情變得不同於他想像的時候,希爾又回過頭修訂他的看法,並提出了一個更強大的預測。

她舉了一個例子。預測市場認為最高法院推翻《平價醫保法》的機率是75%。但最終最高法院卻支持了這一法案。評論人士說市場預測錯了。“你不可能以75%的機率預測錯誤”她說道,“也許你只是正好猜錯了。”

據華頓商學院市場行銷學教授J.斯科特·阿姆斯特朗(J. Scott Armstrong)所說,預測在某種程度上都是不成功的,因為總有一些和預測不盡相同的事情發生。問題是:對比不同的方法,這個預測到底有多準?

阿姆斯特朗指出,可能除了金融市場,我們在預測不同事物的能力上已經有了巨大的改善。他說道,隨著時間的推移,氣象預報員已經改進了他們的方法。但是他也指出,公共政策和商業預測者往往利用他們的預測作為完成某個目的的政治工具,而這使預測變得更糟。

阿姆斯特朗是《預測原則:研究人員和從業人員手冊》( Principles of Forecasting: A Handbook for Researchers and Practitioners )一書的編輯。該書從經濟學、社會學和心理學等領域總結知識,並將其應用於金融、人事、行銷和生產等領域。

阿姆斯特朗介紹了預測者早在20世紀初是如何利用類似前幾年的產量和籽粒大小這樣的數據而非隨意的基於直覺的方法來試圖預測玉米質量的。

阿姆斯特朗說,正是相同的對數據而不是對更多主觀測量的依賴啟發了明尼蘇達大學的保羅•米爾(Paul Meehl)建議在僱傭人員時,要基於統計的優點(based on their statistical merits)而不是面試中無形的感受。

阿姆斯特朗指出,奧克蘭運動隊(Oakland Athletics)的總經理比利·比恩(Billy Beane)採用了同樣的方法,即通過球員表現數據來選擇棒球選手。儘管球隊的收入不高,但競爭力極強。

歷史關係

在美國經濟研究所(American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從事經濟衰退預測的高級研究員鮑勃·休斯(Bob Hughes)表示,預測工作的一部分是要尋找歷史關係。“你要尋找失衡問題,一些不可持續的事情,”休斯說道。

休斯說,事後看來,通過抵押貸款的急劇上升、房價的大幅增加,以及對高風險客戶增加貸款等事實本來是可以預測經濟衰退的。“通過本不應該提供的貸款來滿足不可持續的需求,而且貸款額急速上升,”休斯補充道,這本應該是個警告。

另一個例子是大約15年前的納斯達克股市泡沫。科技股異常走高,投資者認為每一個創業公司都可能成為下一個微軟。休斯說這也是不能持續的。休斯補充道,或許有些趨勢性預測要比預測明天的股票價格或本季度的國內生產總值更容易,但即使是這些預測,也面臨巨大的挑戰。

梅勒斯和泰特洛克是“善斷計劃”(Good Judgement Project)的領導人。該計劃是由美國政府的“高級情報研究項目”(Intelligenc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ctivity)資助的一個預測比賽。此次比賽吸引了數以萬計的預測者參加。他們試圖預測包括某些條約是否會簽署或希臘是否會退出歐元區等近500個問題。

教授們發現,有些人更擅長預測這些問題的正確答案。最好的被稱為“超級預言家”。而這也是泰特洛克新出版的著作書名。

梅勒斯指出,有一個問題讓人們窺見預測未來到底有多難。該問題是:中國和其南海某鄰國之間會有激烈的對抗嗎?

一切似乎都很和平。但就在預測期行將結束時,發生了一起事故。一艘韓國船隻在韓國海域逮捕了一位中國漁民。當他們試圖逮捕他時,這位漁民用一塊玻璃刺死了一名海岸警衛隊隊員。

梅勒斯說對致命事故發生的預測接近於零。但是一起事故發生能夠真實地反映中國增加了其侵略意圖嗎?發生一起死亡事件的事實,即使它沒有反映問題背後的意圖,“只是反映了生活難以預測的事實,”她說道。

“世界充滿了不確定,沒有人能完美地預測未來,”梅勒斯說道,“所以,我們對可能的結果做出最好的估計,但是我們並不總是正確的。儘管有時我們竭盡全力,但運氣不佳。不好的事情發生,我們得到了不好的結果。預測對良好的業務至關重要。但它們並不總是正確的。”

多重方法

華頓商學院行銷學教授埃里克•布拉德羅(Eric Bradlow)說,預言就是預測,而任何單一預言都有正面或負面的問題。同時他指出最好的辦法就是使用多重方法,然後取平均值。布拉德羅說總統競選的多重民調就表明了該事件包含的不確定性。“如果你把它們進行平均,你就可以平均誤差,更有可能得到你想要測量東西的無偏估測,”布拉德羅說道。但是他也指出,如果人們相信他們的選票並無價值,一些預測實際上會影響選舉結果。

阿姆斯特朗曾應用組合預測理論,試圖預測總統選舉。他是始於2004年以經驗為基礎進行預測的PollyVote創始人之一。PollyVote結合了各種預測方法,對民主黨和共和黨候選人在每年的大選中將如何進展進行推測。

2004年,PollyVote預測喬治•布希(George w . Bush)將獲得51.5%的選票。他得到的選票是51.2%。2008年,它預言巴拉克•歐巴馬(Barack Obama)將獲得53.9%的選票,而他得到的選票是53.7%。2012年,它預測歐巴馬將獲得51.3%的選票,而結果是52%。(截止4月中旬,PollyVote預測,在11月,相較於共和黨候選人46.5%的選票,民主黨候選人將獲得53.5%的選票。)

PollyVote依賴於對各種預測方法的融合,包括民意調查、預測市場、專家預測、公民預測(美國普通民眾對發生事情的預測,基於他們與他人在生活中的談話)、計量經濟模型(經濟條件和對於執政黨的輿論)和指數模型。

阿姆斯特朗說希爾一直在使用判斷,而這“將破壞你的預測的準確性。我們需要只用數據進行預測。”

在去年11月的一篇文章中,希爾說對川普的支持“在整個選民中佔據6%到8%,或者跟認為阿波羅登月是偽造的人的比例大體相同。”

即使是最好的政治預言家,當他們說一些事情在當時發生的機率只有5%時, “你可以期待事情在那時發生的機率是5%,”泰特洛克說道,“當你說機率5%時,也給了自己一些迴旋餘地。內特·希爾也同意他低估了川普。”

但是唐納·川普將真的贏得共和黨提名嗎?雖然到目前為止他風頭強勁,但是選舉尚未結束。也許內特·希爾最終還是說對了。

K@W》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K@W
賓州大學的華頓商學院致力於在他們的線上刊物Knowledge@Wharton當中分享他們的智慧資本。網站中提供以下的免費資訊: 近期商業趨勢分析、與業界領袖和Wharton教授的訪談 、近期商業研究相關文章 、研討會概述、書評以及相關連結包含6,300多篇文章和研究摘要的檢索資料庫。
K@W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