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價值投資人進入美國頂尖商學院

作者:charlesmatte   |   2016 / 05 / 21

文章來源:GuruFocus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我現在就在美國。我想我在世界頂尖商學院的第一年將會讓我學習到很多的東西。在美國,每年大約有100萬名學生選擇就讀商學院。大家都跟我說,我會在這裡度過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

但這要看你怎麼想。

來了這裡,我知道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會這樣告訴我。的確有一些學生走進了他們理想當中的生活了,也不需要再去看《美國派》,透過電影來幻想美國的生活了。

除了生活上有所不同,在學術方面,也讓我大開眼界。

反向操作者

我對投資相當地熱愛,因此決定申請加入一個管理學生投資基金的委員會。面試的第一關我被問到一個問題:在中國每年會用掉多少保險套?(他們還問了我一些和金融相關的問題,但是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這個問題)我用心算估算出了一粗略的答案。但我所算出來的數字和實際數字差異很大。在中國每年大約會產出100億個保險套,而我的答案是900億個。雖然我高估了亞洲人發生性關係的頻率,但想必我的面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因為我晉級到第二輪面試了。

第二部分的面試比較具體。我們有36小時的時間能夠分析一間公司,並將分析的結果在委員會面前報告。我被指定分析英特爾(NASDAQ:INTC)。因此我開始認真閱讀公司的年報。我在很短的時間內做了很好的準備。在委員會面前,我開始敘述我所記得的的一切。每個人都能夠理解我所說的,直到我提到了一個名字,這個名字似乎讓每個人都感到相當困惑。我將名字再重覆了一遍,以確保所有人都能夠明白。但他們不僅僅是感到不解,而且還完全喪失了頭緒。

-班傑明 葛拉漢(Ben Graham)在《證券分析》中運用了一個公式……

-等等,誰?

-葛拉漢,沒人聽過他嗎?

-是的,他是哈佛的老師還是誰?

這時我才知道原來我和面前的這些人不在同一個世界裡。儘管他們能夠覆誦任何一本財務管理的教科書,卻沒有人知道誰是葛拉漢。不論如何我還是繼續說明。在演講的最後,我引用了格林沃德(Bruce Greenwald)計算企業再生產價值(reproduction value of a business)的方法,以及巴菲特寫給股東的信。他們仍處於一頭霧水的狀態,就好像我來自一個2+2=5的世界一樣。

雖然如此,他們看起來好像還是很喜歡我的介紹,因為我是少數被選進社團的學生之一。

新的委員會成立之後我們開始了第一次的會議。高年級學生教我們如何用現金流量折現模型(DCF model)來計算一個公司的價值。大多數的新成員甚至不知道什麼是自由現金流,他們教我們應該要如何運用這個模型來計算。他們說,從現在開始,當我們分析一家公司的時候我們應該要使用DCF。他們都是這樣作的。然後他們開始談論貝塔系數和稅息折舊及攤銷前的利潤(EBITDAs)以及其他相關的東西。

這讓我感到相當地震撼。

我並不是說DCF模型不好。只是他們就像實驗室裡的化合物。如果你沒有足夠的知識和經驗來運用它,它們只會將你的臉炸毀。我不能假裝我有任何特殊的知識,所以我不使用DCF。我找到了幾個能夠評價公司有效的方法,這些方法比DCF簡單多了,而且我也對它們的原理相當了解。我想在自己的能力圈內行動。我能肯定地這個團體當中沒有人能夠真正精通DCF模型的運用。但他們還是使用DCF來做決策,賭上數千美元。

晚上,我們全部聚在酒吧裡(我是加拿大人,我們都已經達到可以合法喝酒的年齡了),談論金融市場和自已的投資經驗。在某個時間點,談論的話題轉向了實習。現在每個人都在討論他們有多想進入投資銀行或者顧問公司。已經有一些人暑期在不同的投資銀行實習過了,他們只是抱怨實習期間有多麼辛苦,以及睡眠的時間究竟有多短。

這讓我感到,我不屬這裡,這裡一點都不適合我。

之後我開始談論我個人投資組合中最大的部位時,一切變得更糟了。

我告訴他們,我投資最多的公司是加拿大的電話簿出版集團“Yellow Media”。

你真應該看看他們臉上的表情。我覺得他們為我感到遺憾。他們看著我就好像我在火災中失去了所有的親人還是發生了什麼其他嚴重的事情一樣。我甚至覺得他們已經開始重新考慮是否應該要讓我管理學校的資金。

你怎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他們剛剛走出破產。業務也一點都不順利。股價持續下跌。真是個不明智的舉動!

但重點是,我付出的價錢夠低。另外,他們的業務正在復甦,並不像他所說得那麼糟。其次,有些人投資破產的公司賺了幾百萬。最重要的是你付出的價格讓你得到了多少獲利。但是沒人會聽我的。對他們來說,價格和價值就像是來自外太空般地讓他們感到模糊不清(除非它在DCF模型能夠有不錯的表現,他們才會有辦法理解)。

這個話題結束後,我和另一個聰明的學生還有另一個女孩(她的腦力可以刷新你對天才的概念)進行了討論。這個學生開始談起一檔他買的股票,他認為這檔股票在未來兩三年內會翻倍。當他說完之後,我問他,他曾投資過最差的股票是哪一檔。他回答了同一檔股票。他的理由是,自從他買進了這檔股票之後,它下跌了20%,所以他應該要晚點入手。

最後,那個不可思議、相當有魅力的聰明的女孩給我致命一擊,讓我完全確信我不屬於這個地方。她在上周接到了一間投資銀行的錄取通知,之後會到那裡工作。當我們談到某一檔股票時,她說她一直沒有辦法買進,因為每次那間公司公佈季報時,股價總會先上漲,然後下跌。她說“我會等到它只漲不跌的時候才會買進,我覺得要等到那時再買進才會比較安全”。我真不知道她這句話背後有什麼邏輯可言。

這群人就是未來會掌握金融業的一群人。他們並不笨,相反地,他們非常的聰明。就像電腦一樣。這個團體裡的人的平均GPA約落在4.15。但是他們只是普通人。投資需要的是有悖常理的行為。沒有人能說他們有錯。

我們學會了如何將未來的現金流量折現也學會了如何計算財務比率,只是沒有人教導我們如何去思考,我們不知道應該要如何對它們進行思考。

我們喜歡像羊群一樣,和大多數的人作一樣的事會讓我們感到比較自在。這就是為何那些學生都想要得到同樣的工作。他們都想買入和其他人一樣的股票。他們不能承擔與眾不同和可能出錯的風險。他們沒有意識到的是,和他人作一樣的決策,只能得到平均的報酬,他們永遠無法成為出類拔萃的投資者。從定義上來說,如果你想要有平均以上的績效,你的思維和你的行動需要和一般的投資者有所區隔。

反向操作者。

突然間,我明白了這個名詞的真正含義。要在幅員遼闊的金融世界裡,當一個反向操作者的確不容易。我和十多個學生在酒吧裡,當我告訴他們我的投資哲學時,我已經很難接受他們的反應。我感到孤獨。我感到被拒絕。我不能想像在華爾街裡的情況。當你獨自一人閱讀巴菲特的股東信看起來似乎很容易,但是在現實生活中,人的本能更強大。我們很容易就會被本能掌控。(譯者/NE)

GuruFocus》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GuruFocus

GuruFocus.com核心理念為價值投資。也是Warren Buffett在長期獲得成功的投資方法。網站中提供許多投資所需研究工具、股票篩選功能以及價值投資相關文章。另有進階版Premium Membership

GuruFocus的最新文章
More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