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股市達到新高時 如何尋找價值?

作者:John Huber   |   2016 / 11 / 20

文章來源:Base Hit Investing   |   圖片來源:Olivia


過去的兩周以來,我都在旅遊,所以減少了發文的數量。但在這段時間內,我工作和閱讀的習慣,還是跟過去一樣。儘管市場已經達到了新高,我還是作了一些投資決策。我之前曾經提過這件事,但這值得我再提一次:我幾乎不去理會市場的走勢和指數目前的位置,僅簡單地尋找被低估的股票。

但是,不管投資使用的方法為何,當市場上漲時,風險也提高了。我用來降低風險的其中一個方法是簡單地尋找那些價格低迷的標的。常看我的部落格的人應該會知道,我最喜歡使用的是簡單且回歸基礎的思考模式。我有一個最基本的思考股票價格的想法,那就是:

當股票價格上漲,它的風險就增加了;反之,當股票價格下跌,它的風險就減少了。

顯然在這裡假設的是所有的條件都不變,有時候事情並不是這樣,但是一般來說,大原則是這樣。

當股市達到新高時 如何尋找價值?-內文圖01

 

因此如果股票的價格上漲,使風險增加,那麼你自然會聚焦於尋找那些股價下跌的標的,讓你的投資風險減少。或許這也是為什麼有許多的價值投資經理人喜歡觀察創下52周新低股票的清單。我也喜歡追蹤這樣的清單,但是我更喜歡其他的清單,像是上個月、上一季或去年股價下跌最多的個股清單等等。其中我最喜歡用來衡量市場情緒的一個方法,是觀察Value Line每周所列出的98個產業排名。在股市當中,上漲的動能是持續存在的,但是也有許多便宜的股票變得越來越便宜了。但我也從市場的反常之中學到了一件事情:在長期之下,均值回歸總是能夠擊敗動能投資,特別是當你考慮動能向下的時候。

在快速地瀏覽這些清單之後,你會發現在2013年金屬和礦產類股一直不斷地持續出現。你會注意到金屬產業在Value Line當中的表現相當地糟糕,有許多的黃金和白銀礦產公司在過去的六個月以來,下跌了50%至75%。

要掌控風險,先觀察資產負債表

我的投資理念偏向於葛拉漢(Graham)及陶德(Dodd)這一類的投資者。因此觀察標的的第一步我傾向於先觀察它的資產負債表。我最喜歡的投資家是華特・許羅斯(Walter Schloss),他也是先研究資產負債表。我認為原因是從資產負債表不僅能夠觀察投資的潛在利潤,也能夠看出股票的風險所在。我在研究許羅斯的想法時,學到的一個重要的關鍵是:降低風險最好的方法是持有低負債和流動性高的企業

特別是你在觀察股價新低清單的時候,更是如此。這些清單當中有許多公司的營運狀況並不好,如果這些公司沒有妥善地作好資金配置的話,是很有可能會破產的。

因此在觀察股票新低清單的時候,要尋找的是那些低負債權益比和流動比率高(可以用流動資產減流動負債來快速地判斷企業的流動性,觀察企業是否有能力支應短期應該償付的義務)。

群眾效應會造成價格的錯置,使用反向思維

當大多數的人不喜歡一檔股票或一個產業的時候,通常會反映在股票價格上。在這裡可以運用葛林布雷的神奇公式的想法:有一些股票的價格會下跌,有一些則會成長,但你還是可以從中尋找標的,持有能夠有優異表現的投資組合。

它的基本邏輯是有一些股票的價格反映了近期的壞消息或企業的經營環境不善。如果壞消息真的實現了,那也是預料中的事,所以你不會有太多的損失。但是如果有任何的好消息出現了,不管是企業的經營改善或者是產業的基本面好轉了,甚至是有任何讓人感到驚訝的正面消息,股價都會有上漲的空間。

因此你可以構建出一個平均風險報酬率(Risk Reward Ratio)是不對稱地向上的投資組合。葛拉漢使用保險來比喻持有一組被低估的股票。在1,000個投保壽險的保險人當中,可能會有6到8個人無預期的死亡,這些人的家屬會向保險公司求償。保險公司雖然無法事先得知哪些特定的人會發生這樣的意外事件,但是他們知道,適當的承保最終還是能夠為他們帶來利潤的。

華特・許羅斯能夠在將近50年的時間之內,平均年報酬率達到21%的投資哲學所依賴的就是這樣的觀念:雖然有些股票會成為輸家,但是那些贏家出色的表現所帶來的報酬,將會高於輸家所帶來的損失。

當股市達到新高時 如何尋找價值?-內文圖02

 對葛拉漢、許羅斯和巴菲特投資哲學的一些想法

葛拉漢、許羅斯操作投資組合的方法和巴菲特(Buffett)還有許多其他知名的投資大師大不相同。其中兩個不同的關鍵是葛拉漢和許羅斯選擇持有多元化的股票,他們也會持有一些不具競爭優勢的公司。或許也是因為他們持有的公司有些不具競爭優勢,因此他們採用多元配置。他們希望透過企業的價值來得到安全邊際;而巴菲特則是希望能夠透過企業的品質來得到安全邊際。葛拉漢和許羅斯,除了想要買進便宜的股票之外,還希望採用多元配置來買進許多不同的標的。他們透過多元化投資組合中的個別股票來滿足他們的安全邊際。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曾經討論過巴菲特和葛拉漢的不同之處,先前也曾經討論過絕大多數的個人投資者,如果採用和葛拉漢相似的投資哲學,將會有所受益。這是個相當有趣的議題,價值投資人有許多不同的特性,是那些巴菲特派的投資人可以學習的。

巴菲特並沒有持有太多我在清單上所看到的股票。在那些股票之中,貴金屬是許多價值投資人會迴避的一個產業。巴菲特也沒有持有黃金相關的類股。這真的不能怪他。這些類股的確沒有競爭優勢。他們的價格和原物料的價格息息相關,要在定價上有所不同幾乎是不可能的。但許羅斯的確持有一些和黃金、原物料相關以及其他資本密集型的企業

並不只他這樣作,包括坦伯頓(Templeton)、葛拉漢、奈夫(Neff)以及其他許多優秀的投資人,都這樣作。他們持有這些股票,並不是因為他們喜歡這些企業、產業或者是因為投資組合的配置,他們持有這些標的的原因很簡單:這些股票相當地便宜。他們並不在乎競爭優勢或者是企業未來的長期前景。他們認為自己判斷企業未來前景的能力並沒有比一般的專業人士來得優異,因此他們選擇買進便宜的股票。

之後我會再和大家討論為什麼我會投資5%的資金在財務狀況良好的黃金和白銀礦商,我認為雖然要評價這些企業並不容易,但是它們仍存在著安全邊際,我相信它們未來仍有成長空間。“便宜的股票是會發生好事的”。(編譯/Ing)

Base Hit Investing》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John Huber
Saber Capital Management, LLC的投資組合經理,已取得美國投資顧問執照(Registered Investment Advisor,RIA)。Saber使用價值投資策略,中心目標是以長期的耐心持有以達到資本成長。
John Huber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