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石油巨擘遇「政變」?埃克森美孚爆經營權攻防大戰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美石油巨擘遇「政變」?埃克森美孚爆經營權攻防大戰

2021 年 6 月 7 日


5 月 26 日,國際油氣巨頭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XOM-US)石油公司董事會遭遇了一場 “ 政變 ” 。在這次線上舉行的公司年會中,出現了一次不同尋常、未經通知的漫長中場休息。年會剛結束,消息就傳遍了網路:僅持該公司 0.02% 股權的一支小投資基金,在股東投票中成功取代公司挑選的候選人,拿到了董事會 12 個席位中的兩席,並有可能繼續拿下第三席,即整個公司董事會席位的四分之一。

這在巨型油企的歷史上並不多見。相關產業和各大媒體一時間人聲鼎沸。華爾街日報以《石油巨頭在氣候變化問題上受到毀滅性的打擊》為標題發出報導;彭博社用 “ 氣候政變(climate coup) ” 形容這一事件;紐約時報則稱事件為《華爾街對埃克森美孚的反叛》

事件中策劃發起 “ 政變 ” 並獲得成功的,是 2020 年新成立的對沖基金 “ 引擎一號 ” (Engine No. 1 )。他們的對手,則是這個目前市值 2,471 億美元的跨國油氣公司的原有管理層。這是埃克森美孚管理層在董事投票中有史以來的首次失利,而 “ 引擎一號 ” 最為引人注目之處,恰恰是它對於埃克森美孚的未來有與原董事會背道而馳的看法。當日收盤,埃克森美孚的股價小升 1.2% 。

▲埃克森美孚位於路易斯安那 Baton Rouge 的煉油廠區/ Wikipedia

激進小股東與管理層的攻防戰

事件始於去年年末。 2020 年 11 月和 12 月, “ 引擎一號 ” 斥資約 3,500 萬美元相繼購入埃克森美孚股票。這筆對很多人來說的鉅款,在埃克森美孚股票占比僅約 0.02% ,並未引起管理層的關注。

但 “ 引擎一號 ” 的名字已暗示其使命。不久後的 12 月 7 日,Engine No. 1 向埃克森美孚董事會發出第一封公開信,迅速打響代理權爭奪的第一槍。在 “ 引擎一號 ” 自己的官網路上十分顯眼的位置,這場遊說活動被命名為 “ 為埃克森美孚重新注入活力(Reenergize Exxon) ” 。

所謂代理權爭奪(proxy fight),指的是對公司戰略和經營情況不滿的異議股東,透過股票委託表決權機制同公司現行管理層進行競爭,以尋求獲得對公司的控制。“ 引擎一號 ” 在公開信中的第一段寫道: “ 在石油和天然氣歷史上,沒有哪家公司比埃克森美孚更有影響力。公司擁有許多業內最優秀的經理、業務員、科學家、工程師、安全專家和其他員工。然而,很顯然,這個產業和它所處的世界正在發生變化,埃克森美孚也必須隨之改變。 ”

結合信件上下文, “ 引擎一號 ” 所指的,是一個正在 “ 去碳化 ” 的世界——顛覆性創新繼續發生,長期能源需求將發生重大轉變,化石燃料的佔比將逐漸減小。 “ 引擎一號 ” 認為,在排放量占到全世界三分之二的國家都已承諾在 2050 年達到淨零排放的情況下,埃克森美孚卻仍 “ 頑固地 ” 堅持積極支出的戰略,拒絕考慮配置多元化和涉足新成長領域,是缺乏可靠的能源轉型策略。

▲彭博商業模式轉型係數,埃克森在綜合油企中排名偏低/ “ 引擎一號 ” 投資者展示文件

此外, “ 引擎一號 ” 也直指公司難以令人滿意的財務表現:在過去 10 年中,公司的股東總報酬率(包括股息)為 -20% ,與此同時,標普 500 指數卻成長了 277% 。公司的債務水平達到了歷史新高,淨債務與營運現金的比率幾乎為石油巨頭中最高,超過 3 倍。

至於如何為公司重新注入活力, “ 引擎一號 ” 則提出,現任獨立董事中缺乏真正懂能源和能源轉型的人。由此,它推出了四位專業經驗豐富並 “ 符合公司未來發展方向 ” 的董事候選人,尋求股東們的支持。此後,雙方展開了數輪攻防戰。管理層向股東們發信駁斥 “ 引擎一號 ” ,指責後者強迫公司進軍風電產業,質疑其推選的候選人 “ 不夠資格 ” ,並堅稱公司正在 “ 按照巴黎協定目標減少排放 ” 。對此, “ 引擎一號 ” 以公開信形式一一回擊回去。

直到年會舉行前的兩天,管理層還祭出最後的嘗試,稱將在董事會增設兩個席位,包含一名有氣候變化領域經驗的候選人。對此, “ 引擎一號 ” 也做出最後回應: “ 我們鼓勵所有股東不要讓這種最後時刻的策略影響你們在週三的年會上的投票。 ”

▲目前埃克森美孚官網首頁: “ 切實可信的減排計劃 ”

你來我往的背後,公司股東們已默默掌握了事態並選邊站。據路透社報導,年會表決前,第二大股東、著名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 BLK-US)(BlackRock, BLK-US)就已決定要支持 “ 引擎一號 ” 四位董事候選人中的三位。而先前,紐約州共同退休基金、加州教師退休金、英格蘭教會等股東也傳出將支持 “ 引擎一號 ” 。

政變成功並非 “ 引擎一號 ” 一家之功。過去幾年,紐約州共同退休基金、英格蘭教會等股東已經對公司對氣候風險的無動於衷表示過擔憂和不滿。從 2017 年開始,紐約州共同退休基金就曾在股東間發起遊說運動向埃克森美孚施壓,要求其評估氣候變化的影響、做出減排努力,並拿出氣候風險新背景下公司的營運計劃。

但股東們的擔憂和要求多次被管理層淡化甚至是無視了。本次事件後,紐約審計長、紐約州共同退休基金管理人 Thomas DiNapoli 表示: “ 某種程度上,是他們(管理層)為自己的失敗創造了條件。 ”

“ 揍院子裡最強惡霸的鼻子 ”

在 “ 引擎一號 ” 背後,有兩名來自華爾街的老兵:創辦人 Chris James 和本次遊說活動的主要負責人 Charlie Penner。

在創立 “ 引擎一號 ” 前,Chris James 是一家著名科技對沖基金的聯合創辦人,巔峰時期曾管理超過 50 億美元的資產。在被問起為何起意進行這場 “ 政變 ” 時,他回憶起自己十多年前在家鄉伊利諾州哈里斯堡投資煤礦慘敗的經歷——他的本意是在賺取收益的同時,為家鄉創造一些工作崗位,但 “ 技術革新不是線性的 ” 。在一線,他親自見證了技術革新和替代燃料天然氣價格的下跌如何導致了煤炭需求的迅速滑坡, “ 那真是一次大開眼界的經歷 ” ,他說。

有了想法後,Chris James找到了Charlie Penner。後者是紐約激進基金 Jana Partners 的前合夥人,他最為人所知的經歷是 2018 年成功領導了對蘋果(Apple, AAPL-US)公司的遊說,推動蘋果更新其手機產品的兒童保護政策。

在接受彭博採訪時,Charlie Penner 表示: “ 我們試圖找到那些沒有做正確事情的公司,並讓它們做正確的事情。 ” 而每次都選擇蘋果、埃克森美孚這樣的產業領頭羊, “ 並不是因為容易,而是因為這可能帶來最大的影響力。 ” 彭博的報導把這一戰略選擇稱為 “ 透過揍院子裡最強惡霸的鼻子來為自己正名(making a name for yourself by punching the biggest bully in the yard in the nose) ” 。

實際上,伴隨著這種針對產業領頭的遊說活動的,總是巨大的失敗風險和巨額投入。除了投資其股票, “ 引擎一號 ” 僅為 “ 為埃克森重新注入活力 ” 這一活動,就又投入了超過 3,000 萬美元資金。如此之高的資金和專業門檻,意味著這註定只能是少數人的遊戲。

也並非沒有其他機構做過類似的事情。同樣是在 2020 年,規模更大的對沖基金 DE Shaw 曾同樣試圖對埃克森美孚發起遊說,要求公司縮減開支,但在管理層強壓下最終放棄。

▲“ 引擎一號 ” 在網站上貼出的埃克森財務表現不佳的證據

“ 引擎一號 ” 則獲得了來之不易的成功。有分析人士稱,除了策略,它的成功還得益於合適的時機:石油公司正面臨著堪稱史上未有的嚴峻挑戰,新冠的持續流行嚴重打擊了油價,公司經營因此承受了巨大壓力,也給了 “ 反叛者 ” 可乘之機。 “ 引擎一號 ” 的高層甚至認為,如果不是油價在最近幾個月出現了反彈,由它推舉的所有四名董事可能會全部當選。

新篇章?

拜登的上台,無疑撼動了美國油氣和其他重碳產業中力量博弈的天平。與直接表示不相信氣候變化存在的川普不同,在上台前,拜登團隊就已將 “ 氣候行動 ” 作為競選重點事項之一。同一時間,華爾街對於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ESG)也愈發重視;全球公民社會、非政府組織對於生態環境破壞、城市治理、社會保障及資源分配等關乎 “ 不平等 ” 問題的長期抗爭,也不斷與氣候變化議題重合交織。

各方的激勵和終極目標也許並不一致,但對於氣候變化的真實擔憂以及要求迅速行動的迫切性,形成了一種無需默契的互相呼應。在一個全球化的時代中,擔憂和呼應跨越國界,乘著遠洋貨輪或隨著跨境的河流,在已開發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中引發思考與激辯。

僅在 5 月 26 日埃克森美孚的這場年會中,發生的事件就不止一起。除將 Engine No. 1 候選人送入董事會外,在投資者表決項目中,還有 2 個事項獲得了多數支持:由埃克森股東美國鋼鐵工人聯合會(USW)發起的,要求對公司所有直接、間接遊說活動和花費進行季度報告和揭露的第九項提議;和由法國巴黎銀行資產管理公司(BNP Paribas)發起的,對公司的遊說活動是否及如何遵守巴黎氣候協定進行描述和報告的第十項提議。

這兩項直接針對遊說活動展開的最新提議,指向的是埃克森美孚先前的慣用手段:將化石燃料中獲取的巨額利潤投入遊說活動,從而影響選舉和政治決策,以實現繼續延後和逃避氣候問題的目標。

▲“ 引擎一號 ” 稱,埃克森的減排目標只對公司實際排放的 10% 進行了計算/ 投資者展示文件

USW 在聲明中表示,埃克森美孚缺乏對貿易協會遊說活動的揭露,帶來聲譽風險,並可能損害長期價值的創造——公司聲稱支持巴黎協定,但一項 2019 年的報告發現,埃克森美孚名列花費十億美元 “ 向大眾展示積極面貌的同時,對氣候變化政策進行消極抑制遊說以阻止具有約束力氣候政策制定 ” 的五家公司之一。

法巴則表示,相比埃克森美孚的遲疑,在歐洲,包括殼牌、BP、道達爾在內的十幾家大型油氣公司都已發表報告,評估他們所在產業協會在氣候變化方面的立場。

而在埃克森美孚之外,同一天,在美國另一巨型油企雪佛龍的年會上,股東也回絕了管理層的要求,支持透過了一項減少該公司客戶排放的提案。在隔海相望的歐洲,荷蘭法院則歷史性地判決殼牌對氣候變化負有責任,並勒令該公司執行遠遠嚴格於該公司原本計劃的減排計劃。這是油氣企業在歷史上首次收到此類法院判決。

一切才剛剛開始。沒有人能確定這些在股東大會和法庭上的博弈,最終將帶來多大實質性改變。入駐埃克森的兩位新董事對公司的整體戰略轉型的推動力尚不明朗,另一邊,殼牌也表示將繼續上訴。更有氣候運動觀察人士指出:各位,讓我們再次注意區分 “ 氣候激進投資者 ” 和 “ 氣候活動家 ” 。

不管是出於戰術還是其他考量,多數氣候活動支持者喜聞樂見的第九、第十(遊說和氣候遊說)事項上, “ 引擎一號 ” 在投票前給出的是 “ 無推薦 ” 的建議——既不號召支持也不號召反對。這次進入董事會的兩位 “ 引擎一號 ” 代表也都是油氣產業老兵,而非氣候活動支持者。換言之,他們主要關心的是氣候問題可能給公司獲利和發展帶來的影響,而不是氣候問題本身。

但可以確定的是,全球油氣企業都在密切關注埃克森董事會經歷的這次 “ 氣候政變 ” ,同時思考自身應如何在變化中與時俱進。投資者正在向大企業發出更加明確的訊號:那種依舊沉浸於化石燃料築起的世界中不願前進的想法,已經過時了。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