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頭頻頻遭監管制裁,為什麼投資者根本不怕?
作者 雪球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科技巨頭頻頻遭監管制裁,為什麼投資者根本不怕?

2020 年 12 月 16 日


科技公司的成功是我們樂於看到的,好產品和好業務能幫助公司成長,但隨著權力而來的是責任,所以真正的問題是我們應該向這些如此強大的公司提出哪些要求?

今年大型科技公司的高層們因為監管問題被多次召喚到華盛頓參加聽證會,但對科技公司監管最嚴格的還是歐盟。作為歐盟最高反壟斷事務官員,六年來 Margrethe Vestager 一直在調查大型科技公司,她認為這些公司存在壟斷行為,應該對其施以巨額罰款。

現在, Vestager 正在為一系列新法律的頒布打基礎,目標是為了 “ 讓歐洲人在網路上也能像在現實世界中那樣感到安全 ” 。 Vestager 歐盟委員會三位執行副總裁之一,《巴倫周刊》播客欄目The Readback近日對她進行了專訪,以下是經過編輯的訪談要點。

對科技巨頭執行制裁

《巴倫周刊》:你說過已經到了必須對大型科技公司採取行動的時候了,為什麼是現在?

Margrethe Vestager :我們透過歷史已經了解到,如果市場被壟斷、接下來我們的社會會發生什麼。缺乏民主的規則會造成破壞,當人們不了解正在發生什麼的時候,兩極分化就會出現,因為人們眼中的現實不再是一樣的了。現在的情況是,當消費者在實體店購買聖誕禮物時有一套規則,而在網路上給孩子買聖誕節玩具時又有一套不同的規則。現線上上線下已經融合在一起了,不應該有兩套規則,所以我認為我們早就應該解決這個問題了。

《巴倫周刊》:如果人們必須在目前狀態下的 Google 、亞馬遜(Amazon, AMZN-US)或 Facebook 和讓這些公司消失之間做選擇,你不認為他們會選擇前者嗎?

Margrethe Vestager :我不認為我們必須在是否需要 Google 、亞馬遜或 Facebook 這個問題上做選擇。我們要做的選擇是,我們需要這些大型公司做些什麼?這些公司的成功是我們樂於看到的,好產品和好業務能幫助公司成長,這些都沒問題。但隨著權力而來的是責任,所以真正的問題是我們應該向如此強大的公司提出哪些要求?

我每天都在研究這個問題,但仍覺得很難看透它。我發現處理 cookie 很難,確保自己的數據不被追蹤也很難,所以這個問題非常複雜。但是過去五年人們的這種意識已經提高了⋯⋯。他們開始意識到,也許事情並不像想像的那麼好,然後就出現了選舉醜聞、 Facebook 和Cambridge Analytica的數據醜聞、裸照被曝光、仇恨言論這些現象,於是人們開始想,我們應該做些什麼解決這些問題。

為什麼投資者一點都不怕?

《巴倫周刊》:雖然面臨罰款,而且司法部最近還對 Google 提起了訴訟,但科技股仍在繼續上漲。為什麼科技股投資者對監管問題帶來的威脅視而不見?

Margrethe Vestager :我認為這是另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投資者的這種態度說明科技會繼續發展,我們的社會正在經歷數位化。投資者對參與第一次科技浪潮(Inspur, 600756-CN )並取得成功的第一批公司有著一種信任,而且這種信任不會消失。這並不是說投資者是根據哪個監管機構是否發現科技公司存在非法行為而決定是否應該信任它們,而是反映了一個事實,即我們現在正在經歷巨大的全球性變革,人們認為這一趨勢會持續下去,而且他們想成為其中的一部分。

《巴倫周刊》:如果罰款沒能影響一家公司的市值,那麼罰款有什麼其他影響呢?

Margrethe Vestager :當我們做罰款決定時,這個決定包含了三個不同的要素。第一個是用於懲罰過去違法行為的罰款,第二個是停止公司正在做的事情,以及不要做類似的事情,第三個是恢復市場競爭,這一要素目前還在研究中。未來歐盟會提出更多這樣的措施。

我們仍在努力讓 Google 推進安卓系統改進方面的工作。( Vestager 之前敦促 Google 降低競爭對手的產品在安卓手機上的使用難度。)

如果我們成功了,那對投資者來說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們會意識到科技公司的行為必須遵守規定,因為不管罰款金額有多高,仍然只是一筆罰款而已,但科技公司必須交罰金。此外,科技公司會訴諸法庭,因此罰款產生的全面效果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顯現。上述三個要素必須一起發揮效應,我們仍研究第三個要素,這一要素非常重要,因為市場變化速度非常快。科技公司造成危害很容易,但它們要想從自己造成的危害中恢復會很難。

《巴倫周刊》:從美國舉行的聽證會來看,科技公司高層似乎常常比議員們更佔上風,議員們要想做到比科技公司高層更有說服力很難嗎?

Margrethe Vestager :不幸的是,這種情況永遠不會消失。舉個小例子,有人闖入你家,進出只花了三分鐘,而警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到達現場,尋找指紋、尋找疑犯、起訴他們、然後讓法官做出判決。所以,總是會有這種不對稱的情況。

但話雖如此,我們還可以做得更多。多年來我們第一次使用了一種被稱為 “ 過渡措施 ” 的工具,即要求科技公司停止正在做的事情,然後在此期間我們去做調查,以防止造成任何危害。一旦一個工具被用過了,以後很可能還會再用到。這就是我們所需要的,透過這種辦法對科技公司說 No,因為它們的行為有造成危害的風險,而且危害是不可彌補的。這一風險太大了,所以它們必須停下自己正在做的事。

《巴倫周刊》:蘋果(Apple, AAPL-US)公司最近稱準備把針對小企業的 App Store 佣金減半至 15% ,你覺得這是一種進步嗎?

Margrethe Vestager :對那些存在問題的公司來說這是一種進步,但 App Store 是蘋果自己的,該公司還有自己的服務業務,透過這些與獨立於這些平台的公司競爭。在蘋果占據主導地位的市場上——這也是我們正在調查的事項之一——消費者會受到什麼影響?我在蘋果的設備裡存了大量我孩子的照片,所以我不太可能棄用蘋果。如果在某個平台上開展某項服務的公司是這個平台的所有者,然後這個平台上還有其他獨立的公司,在這樣的競爭環境中會發生什麼?這是我們正在研究的主要問題。蘋果的做法對參與該平台的公司是一個利多,但並沒有改變我們的調查方向。

《巴倫周刊》:你給美國對科技公司的監管打幾分?

Margrethe Vestager :噢我不會去給美國打分的,他們做他們的事,我做我的事,而且美國和歐洲的市場環境有不一樣的地方,立法也有不一樣的地方。但我非常關注美國司法部和聯邦貿易委員會對科技公司進行的調查,這都是一些大案子,我很讚賞美國採取的監管措施,一直在密切關注。

在我首個任期的第一年,每次去美國國會那裡的人都在說,你們歐洲人在這裡幹嘛呢?這五六年來情況完全改變了,美國和歐盟都在討論監管問題。雙方對大型科技公司的監管態度不一樣,但至少有了一些可以共同討論的問題。

我想歐洲的隱私法在美國引發了很多爭論,歐盟歡迎這樣的討論,因為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全球性的市場,但還沒有全球性的執法,因此相互交流和增進理解顯然很重要,我們現在身處的市場是一個嶄新的、更有活力的市場。

《巴倫周刊》:感謝接受採訪。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