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禁令會對美國企業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作者:K@W    |   2017 / 02 / 11

文章來源:K@W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美國總統唐納·川普 (Donald Trump) 在 2017 年 1 月 27 日發佈了一道行政命令:暫停美國的收容難民計劃四個月,並禁止七個主要穆斯林國家的公民入境美國 90 天,專家認為這一系列的舉動可能會破壞美國經商國度的聲譽。

即使川普政府將行政命令視為保護美國,避免受到恐怖主義威脅的必要措施,但它仍引起宗教團體、人道組織和商業領袖的廣泛批評。數以千計的抗議者在 1 月份的週末聚集在全國各地的機場,支持那些被拘留國家的旅客。美國的司法部長 Sally Yates也因為要求司法部不要執行這項命令而在 2017 年 1 月 30 日晚上被川普開除。

已經公開表示反對這項行政命令的人包括臉書 (Facebook) 的執行長馬克·祖克柏 (Mark Zuckerberg)、谷歌 (Google) 的執行長 Sundar Pichai 和高盛 (Goldman Sachs) 的執行長 Lloyd Blankfein。他們的意見顯示出了商業界擔憂的訊號,禁令可能會傷害他們吸引和留住人才的能力,並且可能會減損人們或公司將美國視為能夠尋求商業和投資機會的形象。

華頓商學院 (Wharton) 和霍華大學 (Howard University) 的專家們在華頓知識庫的商業廣播頻道 111 節目 SiriusXM 中,討論了這項禁令會帶來的長期影響。

以下是他們討論的關鍵要點:

一個更難做生意的的地方?華頓商學院管理學領導力與創新管理中心主任暨管理學教授 Michael Useem 指出:“這項行政命令以許多人不能接受的方式,削弱了我們所堅守的核心價值–我們究竟是誰。而這也對與禁令所列國家的人們有業務往來的公司造成了更深遠的影響…,許多公司僱用擁有特別簽證的難民。這代表了對自我的認知,而這項命令也讓我們動彈不得。”

Useem 補充,除了這項命令之外,還有對墨西哥進口的貨物課 20% 的關稅政策,以及其他有關“自由貿易和其他可能的限制”。這些議題使許多公司高層開始質疑美國經商友善的聲譽。他指出,“這會讓美國成為更難做生意的國家嗎?”

Useem 談到,這項政策影響範圍也擴及到了普羅大眾,最初似乎對持有綠卡的美國人造成了影響,但是政府官員隨後改口。他提到,“我們想要的是深思熟慮後的結果,而不是需要來回修改或走回頭路的政策。我們在週末看到了反擊,當這些重大的決策在制定時,也而引起人們的質疑。懷疑這些決策是否真的能夠在他們周遭發揮功效。”

霍華大學的政治學教授 Ronil Hira 指出,川普的措施並不是專門針對 H-1B 簽證或高科技產業的員工,但有許多分析師預測這些產業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川普在履行選舉期間對支持者的承諾。但他表示,就行政管理層面來看,“這將涉及比國家安全更廣泛的議題。”

華頓商學院行銷學教授兼風險管理和決策中心的主任 Robert Meyer 表示,因為企業不能預期這個針對其他國家人民的“大量禁令”的頒布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因此比起其他法治穩定的國家,美國長期投資的風險增加了。“這顯示出對大多數的公司來說,低風險的規劃有多麼地重要。”

Meyer 指出,風險管理與決策中心在世界經濟論壇發表的“2017 年全球風險報告”中所提出的預警。強調今年除了移民議題之外,全球企業所面臨的最大擔憂是“社會高度不穩定性和國家治理的失敗”。因為它的規模是“前所未見的”,總統的行政命令和它所衍生的抗議,使許多公司的未來動蕩不安。他補充,“高度的不確定性對企業來說,並不是好事。”由此帶來的風險是相當可觀的。

這將對公司的應聘者和學校的學生帶來沖擊:Meyer 提及,禁令所帶來的影響關係到“美國是否能夠維持提供良好教育的國家形象。”而美國作為“高等教育的世界領導者”的形象也將受到威脅。部分大學也因為擔憂命令針對的七個國家的學生與職員會受到波及而發聲。

Useem 指出,“這影響範圍超越了任何部門和產業的界線。”並表示,他支持 Blankfein 的聲明,認為該命令將對高盛招聘的國籍和種族多樣性造成影響,星巴克 (Starbucks) 的執行長 Howard Schulz 承諾在未來五年內將招聘 1 萬名難民。他也指出,祖克伯表示,“當世界上最好和最聰明的人能夠在這裡生活、工作和貢獻時,每個人都會受益。”

Hira 也同意這對大學教育的影響值得深思。並提到,他不想因為這項行政命令而影響個別員工,“我們不能將外包工作和外籍勞工的問題,與與國家安全混為一談。” 他計算後指出,這項禁令僅會影響國內領有H-1B 工作簽證員工的 0.4% ,而這對個別企業公司的影響也較小。

Useem 談到,然而“這會對每個人產生影響。”經濟成長率將受到打擊,公司“需要有才幹的人。而人才來自哪裡?來自全世界。”

Useem 呼籲人們應該站出來,像 Blankfein 和 Schulz 一樣透過貿易協會或商業會表明立場。他提到:“企業和大學將面臨挑戰,而試圖推翻和抵制這些國際政策。我們希望國內的市場穩定,且人力和貨物跨越國界時沒有如此武斷的限制。希望更多的公司透過美國企業圓桌會 (Business Roundtable) 和商業會,如加州技術委員會 (California Technology Council) 和麻州高技術委員會 (Massachusetts High Technology Council) 來發聲。

Useem 也期待,公司擺脫不願表態的現況。“近年來,隨著態度強硬的機構投資者興起和企業的全球化,使公司失去了為引領國家走向正確的道路,與強健整個商業體系而積極共同努力的想法。” “他們是時候回到應秉持的道路上並團結一致努力。”

這項政策,是使美國成為世界上更安全的地方,還是更可怕的地方?Meyer 認為,旅行禁令最終可能使美國公民感到更加不安,而非實現提高安全性的目的。“同樣的,你可以思考的是:最終這一切對企業會有好處嗎?消費者會因此而感覺幸福和安全,並願意花更多的錢嗎?這會使這個世界成為更快樂的地方嗎?令我擔心的是,它可能會產生相反的效果。”他指出,人們可能會擔心“恐怖主義如此橫行,以至於希望有一個如此龐大、前所未有的命令來處理這個問題。但事實上這只會使人們更加地提心吊膽。”(編譯/Rose)

K@W》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K@W
賓州大學的華頓商學院致力於在他們的線上刊物Knowledge@Wharton當中分享他們的智慧資本。網站中提供以下的免費資訊: 近期商業趨勢分析、與業界領袖和Wharton教授的訪談 、近期商業研究相關文章 、研討會概述、書評以及相關連結包含6,300多篇文章和研究摘要的檢索資料庫。
K@W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