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就給 60 萬補貼,這屆年輕人快把日本政府逼瘋了

作者:汪帆   |   2020 / 10 / 14

文章來源:36氪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日前,日本政府頒布一則“發錢促婚”政令,再度將“少子化”問題推上風口(註:風口指投資機會或趨勢)浪尖。

根據日本內閣府發布的新婚生活補助金新規定:自 2021 財政年度起,在“結婚新生活支援項目”覆蓋地區,只要新婚夫婦年齡低於 39 歲,且家庭年收入少於 540 萬日元( 175萬元台幣),就可以申請多達 60 萬日元(約 19.5萬元人民幣)的新婚生活補助。

在此基礎上,東京板橋區更是放言,如果新婚夫婦打算搬至該區,那麼未來 3 年,他們每月都將額外獲得最高 3 萬日元的租房補助,三年下來,相當於能拿到 108 萬日元。

2019 年,日本新生兒數量只有 865234 人,創下自 1899 年以來的最低記錄。

更糟的是, 2020 年上半年,日本新生兒數量 430709 人,比去年同期又少了 8824 人。由於得不到新生兒補充,日本人口已連續 11 年減少,日本政府是真的急了。

日本少子化問題積重難返,鮮為人知的是,今日的苦果,其實早在上世紀 50 年代就已埋下。

日本政府加倍發錢促婚

當代日本,不婚主義盛行,年輕人不結婚,自然就沒有孩子,這讓政府操碎了心。年輕人為什麼不結婚?有些人的答案很簡單:一個人很輕鬆,看不到結婚有什麼好處。還有一些人想結婚,卻苦於囊中羞澀。

2015 年,日本國立社會保障和人口問題研究所調查顯示,在 25 歲至 34 歲未婚人群中, 29.1% 的男性和 17.8% 的女性選擇單身,是因為“結婚資金不足”。

為了降低年輕人結婚的門檻,自 2016 年起,日本政府就開始推行結婚新生活支援項目。當時的政策,是為新婚夫婦提供 30 萬日元的新婚生活補助,但需要雙方年齡低於 34 歲,且家庭年收入少於 480 萬日元。

不過,由於該項目的一半補助金,需由地方政府負擔,這導致政令推行遇阻。
日本內閣府統計顯示,目前全國有 281 個市區實施了該項目,僅佔所有市區町村的 15% 左右。

而此次,日本政府不僅放寬了補助條件,並將補助數額翻了一倍,還把麵向地方政府的交付金寫入了下年度預算,旨在提高市町村的參加率,擴大補貼受益面。然而, 60 萬日元的補助,能對解決少子化問題起到多少作用,其實誰心裡都沒底。

限制生育政策持續 40 年

日本今天的少子化問題,源頭可追溯到二戰結束。當時, 700 多萬青壯退役軍人和移民返鄉,日本掀起一波生育高潮。

從 1947 到 1949 年,日本每年新增人口都在 260 萬- 270 萬人之間,三年新增 806 萬人口。這些人,在日本被稱為團塊世代。然而,日本政府卻被這麼多新生兒嚇壞了,認為當時日本經濟遠未從戰爭中恢復,人口激增會帶來糧食危機和資源危機。

▲ 二戰後的日本街頭

1948 年,日本政府制定《優生保護法》,一口氣承認了約 80 種避孕藥,還放寬了對人工流產的限制。1952 年,厚生省發表《受胎調節普及實施要領》,正式開始實行限制生育政策,此後日本人口自然成長率開始下降。直到 1971-1973 年期間,因為團塊世代紛紛結婚生子,才形成了戰後第二次生育高峰。

1974 年,日本厚生省人口問題審議會發表了《人口白皮書》,再次強調日本的人口問題是世界上最尖銳的,必須嚴格控制人口,不再增加人口,把提高人口質量放到了首位,提出了“少生少死,良養良育”的口號自此,日本的總和生育率,再也沒有回到維持人口結構穩定所需的基準線 2.1 以上

從上世紀 90 年代開始,日本政府終於回過神來,相繼推出一系列催生政策,但少子化問題已積重難返。1999 年,日本總和生育率下降到 1.57 ,全社會震驚之下造出一個專有名詞——「 1.57 ショック」( 1.57shock )。2006 年,這一數字下降到 1.04 。日本媒體驚呼,“少子化已達危害國家興衰地步”。

積重難返,日本陷入低慾望社會

少子化加劇了日本人口結構問題,與越降越低的新生人口相對的,是高速公路成長的老齡人口。厚生省最新數據顯示,日本 65 歲以上的長者人數達到 3617 萬人,比去年增加了 30 萬人,老齡人口占比高達 28.7% ,位居全球第一。

甚至,日本全國 100 歲以上的老人,都首次超過了 8 萬人。預計到 2040 年,日本老年人佔比將進一步上升至 35.3% 。高齡人群醫療和養老金的負擔加重,對日本經濟帶來進一步負面影響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曾是日本退休老人的黃金時代,“老人最富裕”的觀念深入人心。
然而,沒有充足的年輕人口維持社會經濟發展,老年人現在也面臨著晚年的窘境——國民養老金購買力,被通膨、人力成本飆升等原因稀釋,最終僅夠勉強度日。有些實在不願再工作的老人,為了住進吃穿不愁的監獄,甚至不惜犯罪。

經濟下行,也增加了年輕人的不安全感和生育成本。

早在 1993 年,《厚生白皮書》就估算過日本的“孩子養育成本”,結論是“培養一個孩子到成人大約需要 2000 萬日元”,還指出“在孩子走進大學的時期,養育成本將達到家庭可支配收入的 45% – 70% ”。

而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目前如果結合未來 22 年的教育費與生活撫養費,在全部上公立學校的前提下,日本養育一個孩子總共要花費約 2721 萬日元,而如果是私立學校,可能需要花費約 4239 萬日元。

今年 4 月,日本人均月工資收入約為 27.5 萬日元。重重重壓下,日本年輕人不敢結婚、生子,對未來沒有期待,逐步步入低慾望社會,陷入惡性循環。這也就是為何在此次政令的民調中,民眾最希望政府給予的措施首先是提供穩定的工作機會,其次是創造夫婦能夠共同工作的職場環境,再其次才是對結婚資金給予補助

目前,日本政府已在做“最壞的打算”,比如吸納移民,彌補勞動力短缺;延緩退休年齡,增加就業人數,並積極推進各種鼓勵生育的福利政策。

日本政府將退休年齡提升至 70 歲。不過,人口問題帶來的深層次社會影響,可能會在接下來的幾代人身上體現,而日本的少子化危機,也是對其他國家的一種警示。

36氪》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36氪
致力於服務中國新經濟參與者的卓越品牌和開創性平台,以賦能新經濟參與者實現更高的成就為使命,連接和服務初創企業、TMT 巨頭、傳統企業、機構投資者、地方政府、個人用戶等新經濟社群,加速信息、人才、資金和技術四大要素的充分流動。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