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產階級都是月光族?千禧一代不再有美國夢?

作者:K@W   |   2017 / 06 / 03

文章來源:K@W   |   圖片來源:Mok


“發薪日貸款行業因向低收入人群收取高額利息長期以來被認為需要整頓。但現在連中產階級,即受過高等教育、有工作和房產的人群,也入不敷出,開始借高息貸款,” 賓州大學城市和區域規劃教授麗莎·塞溫(Lisa Servon)在新書《衰退的美國銀行業:新中產階級如何生存(The Unbanking Of America: How the New Middle Class Survives)》中寫道。她透過在銀行中實地工作為自己的新手積累了第一手的素材。 嬰兒潮一代信奉的美國夢似乎對千禧一代不再管用。大銀行繼續向客戶收取高額費用。銀行及信用體系出現問題,人們轉向其他管道,如小額貸款公司。塞溫教授來到了“華頓知識線上”節目與讀者分享主要發現。

以下為編輯後的訪談記錄:

華頓知識線上:2008年的經濟蕭條對美國銀行業的監督有多大影響?

麗莎·塞溫:經濟蕭條過後,銀行需要遵守大量新規,例如2009年成立的美國消費金融保護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以及2010年頒佈的《多德-弗蘭克法案(Dodd-Frank Act)》。這些新規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影響:銀行因為次級貸款和銷售次貸信用卡債務受到重創,害怕再受波及而遠離相關市場。這導致低收和中等收入人群很難獲得銀行貸款。

華頓知識線上:即便監管更嚴格,銀行仍覺得可以逍遙法外,富國銀行(Wells Fargo)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塞溫:近幾年,銀行被處幾百萬罰金的事例屢見不鮮,例如富國銀行、花旗銀行虛構帳戶出售身份保護產品。四大銀行和其他銀行仍在開展不利於消費者的業務,有些業務甚至是非法的。

華頓知識線上:多數情況下,由於數量太大,罰款只是九牛一毛。

塞溫:以聯邦快遞為例。聯邦快遞的業務模式也計入了違規停車的罰款成本,我覺得銀行也一樣。罰金看起來很高,但在銀行營運預算中的比率極小。

華頓知識線上:撰寫這本書時,您透過在這些機構實際工作,例如發薪日貸款和支票兌付機構,來挖掘銀行業的問題、瞭解對消費者的影響。

塞溫:我當時在查閱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FDIC)6年前的報告,報告統計了持有銀行帳戶的人數。FDIC把人們分成享受銀行服務(banked)、享受銀行服務不足(under-banked)、未能享受銀行服務(unbanked)三類。8%的美國人沒有銀行帳戶,而20%未充分享受銀行服務,即這些人有帳戶但對使用情況並不瞭解,因而也使用另類金融服務管道,如支票兌現店。

正如政策制定者和消費者權益保護組織所說,這說明銀行業有問題。人們經常因為個人選擇、加上沒有銀行帳戶而作錯誤的決定。支票兌現和發薪日行貸款行業規模突飛猛漲。低收入人群知道每分錢都花在哪,為何還要作此決定?為了找到答案,我覺得需要盡可能瞭解他們的困難或問題。

華頓知識線上:一些機構,特別是支票兌現機構,要求客戶支付兌現費。如果有帳戶,把支票轉到名下帳戶是免費的。

塞溫:是的。但人們選擇支票兌現機構、願意付費的主要原因是想馬上提現。如果帳戶上沒有大量存款,時間就是金錢,對嗎?如果週五收到後我把支票存入銀行帳戶,要到下週三才會完成清算。但我要支付帳單、給孩子買吃的。如果我在支票清算完成前開了新支票、而且生效了,我得付 30 美元以上的透支費,明顯比支票兌現機構的手續費高多了。

華頓知識線上:還有可能是企業主雇用了無身份移民之類的員工,只好付現金。因此,人們選擇傳統銀行以外的管道有很多原因。

塞溫:是的。我想解釋一下人們的處境。據我所知,銀行帳戶並非所有人的最佳選擇。考慮到個人情況,多數情況下人們的決定都是符合邏輯、理性的。這並不是替另類金融服務提供商作辯護,而是說明我們缺乏好的選擇。而且獲得安全、經濟的服務越來越難。

華頓知識線上:各大銀行究竟有沒有考慮如何向消費者提供服務,從而擴大客戶基礎?

塞溫:問得好,我也有同樣的疑問。為了找到原因,我到華盛頓採訪了多名銀行業政策制定人員及銀行家。自20世紀80年代放開管制後,政府允許銀行擴張。銀行可透過與他行、或保險公司、或其他類型的金融服務公司兼併,並且創設各類產品。銀行發現其他收費來源後,銀行帳戶在其總收入中的占比變小了。銀行逐漸把收益模式從利息轉向費用,利息變動幅度大、不可靠。

銀行與客戶的距離越來越遠,銀行透過其他方式創造收入並及盡可能地多收費,這樣的獲利模式導致銀行只關注獲利而非公共利益,而且正如您所說,很多時候還透過非法手段獲利。

華頓知識線上:另一個成因是銀行從線下轉到線上。

塞溫:沒錯。序中我提到小時候父親陪我去銀行申請存摺,看著銀行蓋章的經歷。那本存摺很舊,可以放在博物館了。

而我的孩子們顯然不可能有這樣的體驗了。我們找自動櫃員機(ATM),有的機器會自動吐鈔。很多人覺得穿著睡衣在家辦理網銀業務非常方便;然而隨著銀行規模擴大、與客戶的距離越遠,有些東西也隨之消失。銀行工作人員和客戶的關係受到了影響。我在布朗克斯(Bronx)的 RiteCheck、以及加州奧克蘭市的 Check Center 工作時,常有人提到銀行服務態度很差,有問題時也不妥善處理。銀行不願盡力幫他們解決。

華頓知識線上:您在書中提到很多人兌完支票後剩下的現金很少。

塞溫:此次研究有很多意外發現,但最讓我意外的是除了低收入人群,布朗克斯的其他人群也同樣受到影響。您可以看到,書的副標題是《新中產階段如何生存》。我發現很多有工作、房產、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靠薪水很難勉強度日。美國人中半數是月光族,而剩下的遇到緊急情況拿不出 2,000 美元。

上述情況是工資縮水、收入波動大、公共及私人安全保障消失造成的。所以即便有全職工作,美國工人的處境也比之前嚴峻。

華頓知識線上:銀行業瞭解多數客戶的處境嗎?銀行是否願意試著幫助客戶緩解困境?

塞溫:把銀行業作為一個整體來看可能不太恰當。美國50%的存款都在四大銀行中,也就是存款高度集中在幾家銀行,而剩下的分散在另外 6,000 家銀行中。在這樣的情況下,四大銀行權力很大。

我們確實看到一些銀行,比如超級區域銀行 KeyBank,在努力尋找方案以服務社區所有客戶。KeyBank 在很多分行的大廳都提供支票兌現服務;還推出了小額貸款產品,雖然稱不上發薪日貸款,但是其他銀行已經不提供這種500美元的貸款服務了。

從前,我父母可以和 Pulaski Savings and Loan 的工作人員握個手就拿到小額貸款;但現在已經不可能了。KeyBank 幫客戶制定小額貸款計畫時,透過客戶資料得到的資訊比發薪日貸款機構詳盡。Keybank、其他小型社區銀行和信用社的案例說明,銀行可以幫助客戶並從中獲利。可能獲利金額和之前不同,但也可以不是簡單地追求收費最大化。

華頓知識線上:那麼這些小銀行是否能繼續生存下去?我們看到很多社區銀行、小型區域銀行被富國、花旗這樣的大銀行吞併了。也許社區銀行會重新流行起來。 

塞溫:是的。但我並不這麼樂觀。這些營運模式都在這裏,但是大行沒有動力採用這些模式。不光是大行,很多小行也在試著提高費用收入。

我們需要給銀行業施壓,讓銀行做出正確的決策。銀行應該更重視企業社會責任;正如您所說,監管這麼嚴格,還是無法震懾富國銀行。最終還是需要消費者醒悟,明白可以把錢轉到別的地方。

華頓知識線上:另外,還有一點顧慮是隨著政府換屆,監督可能會越來越鬆,政策變化也會更利於銀行。當然情況沒有 2007-2008 年那麼糟,但如果不注意,很可能重演歷史。

塞溫:這樣的顧慮很合理。《多德-弗蘭克法案》的積極影響之一就是美國消費金融保護局的成立(Consumer Finance Protection Bureau ,CFPB)。若因融資結構變化無法獲得足夠資金,CFPB 可能元氣大傷,若管理決策權由局長轉至委員會,CFPB 很可能變成政治性很強、低效的組織。

我們唯一能做的是讓所有人都知道 CFPB 的存在;讓大家知道它幫幾百萬消費者節省了幾十億美元;讓大家知道 CFPB 是監督富國銀行、其他發薪日貸款機構和支票兌現機構的組織。

華頓知識線上:但是發薪日貸款機構的名聲本來就不好。 

塞溫:沒錯。

華頓知識線上:發薪日貸款機構在軍隊駐地特別突出,而有些軍隊家庭收入不高。這些機構需要更多監管,對嗎?

塞溫:是的,當然。有些聽眾可能不瞭解什麼是發薪日貸款,我在這裏簡單解釋下。發薪日貸款額度小,通常在 50 到 300 美元之間;還款日通常在 至 周後,即借款人下個發薪日或下次收到薪酬支票當日;利息很高。我之前工作的地方,100 美元的貸款利息是 15 美元,年利率(annual percentage rateAPR)在 300% 至 600% 之間。

透支其實也是小額貸款,即向銀行借短期貸款,直到有錢還款。如果統計下,透支年利率約為 5000%。我們需要這麼比較一下有一個概念。

發薪日貸款的問題在於很多人無法在規定的 2 周或 4 周期限中還款,只好繼續貸款。到還款日,他們還款後馬上再付 15 美元,繼續借 100 美元。這也是消費者保護機構和貸款機構爭議最激烈的地方:設計這款產品時,不是讓大家這麼用的。

CFPB 即將推出規定,要求貸款機構確認申請人的還款能力,某種程度上,這會讓市場公平一些。在研究中,我發現借款人選擇發薪日貸款的首要原因是因為快:借款人只要走進去,填完一頁申請表,發薪日貸款會審核,審核申請人是否有銀行帳戶……及工作。

如果 Check Center 和其他機構一樣,不僅要核實申請人收入、還要確保申請人有還款能力,其他機構就有機會以更低利率提供小額貸款,比如我在另一本書《Oportun》中提到的一家公司 Oportun,利息約為 36%。有些人可能覺得利息還是很高,但比發薪日貸款利息低多了,他們會和發薪日貸款機構形成競爭。

華頓知識線上:所以銀行業需要有些創新,讓銀行可以考慮各類方案。即便方案不完美,仍然比當前某些另類金融服務好?

塞溫:是的。有些發薪日貸款機構告訴我:“我們和其他人一樣驚訝,政策居然允許我們這麼做,而這樣的貸款業務居然是合法的。利率非常高。” 問題是,如果我們關注發款人,我們就忽略了借款人的情況。我在書裏寫了一名同事的情況,這名同事每天都在貸款。她是一名銀行櫃員、單親媽媽、車壞了,她不得不在借款修車和失業之間做出抉擇。她申請了 5 筆發薪日貸款,每筆金額在 50 至 300 美元之間。借款的時候她知道沒有能力馬上還。她修好車,繼續上班。當帳戶存款不夠還款時,她就開始預支,結果產生了幾百美元的透支費。所以從發薪日貸款獲利的各行之間的關係也很有趣,對嗎?

我想解釋下這位同事的情況,她被迫在失業和貸款之間做出抉擇。有些人只好讓父親待在條件差的療養院,或者借款讓父親轉到條件好的療養院。我猜想你和我都不曾陷於如此可怕的困境。

華頓知識線上:CFPB 試著解決此類問題。但是問題存在的時間太長了,有幾百萬美國人很可能身陷惡性循環中。不管他們現在得到哪些政府救濟,很可能已經晚了 5 年。

塞溫:這是因為美國工人的生存條件不斷惡化。即便我們關閉發薪日貸款機構,讓它們完全消失,市場對小額信貸的需求仍然存在;而有些人沒有存款緩衝,無法應對收入波動或緊急資金需求的情況也無法改變。

華頓知識線上:有些問題需要在更大的經濟結構中探討。中產階段的困境則是另一個主題。我們 20 年前所說的中產階段已不復存在。

塞溫:是的。我花大量時間和千禧一代溝通,再對照我父母的經歷。我父母都是教師,工資不高但是收入穩定,我們家情況還不錯:他們有能力購房、退休金也高;他們還存了錢支付我們姐妹倆的部分大學學費。而現在這些剛從大學或研究所畢業的年輕人告訴我,他們覺得這些目標不太可能實現了。

採訪對象中有位女士在軍隊呆了 4 年、有房子,但後來被取消了贖回權。長期以來,為了還貸款,她把房子租出去,睡在朋友沙發上。後來房子被收走了,她的信用評分還是 780 分;後來信用也變差了。

她告訴我,以前最重視的是信用評分,但後來信用也沒了。她說:“我父母堅信美國夢,確實很了不起,但對我可能不管用了。” 規則已經變了,但我們還在向大家灌輸只要努力工作、受教育就能成功的理想。這是不現實的。

華頓知識線上:這樣的理想還在,是因為嬰兒潮一代仍在社會中發揮重要作用。嬰兒潮一代消失後,千禧一代對美國夢的看法完全不同,他們會把看法傳給下一代,而這是大家不想看到的。

塞溫:千禧一代比嬰兒潮一代人口更龐大。四大銀行在千禧一代最討厭的 10 大品牌之列。70% 的千禧一代稱,寧願看牙醫也不想和銀行家對話。他們也透過自己的行為和對財富的處理方式影響著金融行業的發展。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K@W
賓州大學的華頓商學院致力於在他們的線上刊物Knowledge@Wharton當中分享他們的智慧資本。網站中提供以下的免費資訊: 近期商業趨勢分析、與業界領袖和Wharton教授的訪談 、近期商業研究相關文章 、研討會概述、書評以及相關連結包含6,300多篇文章和研究摘要的檢索資料庫。
K@W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