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準會:扼殺儲蓄倫理與價值觀(美國儲蓄率)

作者:道格·法蘭區(Doug French)   |   2016 / 01 / 05

文章來源:凱西翻譯   |   圖片來源:凱西翻譯


儲蓄在我們腦中曾經是一件很謹慎的事情,你曾聽到過多少次「省一分錢就是賺一分錢?」現在,有些人認為根本不用撿起地上的一分錢。

部落客Domain Shane 的Shane給了一堆不要撿起幾分錢的理由,(但他會撿起二角五)他的原因是發現他一秒賺兩文錢,所以彎腰下去撿一分錢事實是是浪費。「你撿起一分錢的時間,我可以多賺雙倍。」Shane這麼寫著。這位作者40幾歲了,而且他說撿起一分錢會傷背,他寫道:「… 如果我傷到我的背,會需要125年的時間來撿一分錢才夠看醫生。」Shane也擔心衛生問題,他抱怨錢很髒。

山姆大叔(政府)甚至不能從製造硬幣中獲利,每分錢損失掉1.83文錢。

如果我們不應該撿起分錢,那一個人該怎麼退稅呢?暢銷作家約翰·P·史塔勒契(John P. Strelecky) 說不要存錢,你買貴了國稅局(IRS)。花在製造回憶上吧,活在當下,生活教練是這麼說的。史塔勒契(Strelecky)的重點是反正存錢也不會使錢增加。

雖然約翰·梅納德·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擔心人們存太多錢,我總是目瞪口呆的看著像這樣的文章「財務儲藏:存太多錢的缺點」個人理財部落客康妮·梅(Connie Mei)寫道存錢是一種心理缺陷,她說,如果你對花錢感到焦慮,而且想盡辦法存錢,那麼你真的病得很重,我不認為梅(Mei)女士的父母在大蕭條(the Great Depression)期間像我的父母一樣走過來的,她說,你應該要多活一點,況且你的錢存在帳戶裡面也沒有賺到任何利息。

「未雨綢繆」這個想法跟存的錢會得到多少利息無關。當大部分的人口在農場裡面工作的時候,在雇工不在下雨天工作,當他們不工作時絕對不會有錢,向我祖父那樣子勤奮的人會在下雨時修補他的工具,當大部份的鄰居都把那天花在當地酒吧裡,一個農民應該要「在晴朗時收割乾草」,而穩健的農夫會確保他的工具在這樣的時機下已經準備好。

聯準會(the Fed)所做的是它破壞了存錢的道德

在尼克森(Nixon)總統砍斷美元的黃金標準時,美國個人存款率是12.5%,現在是5.4%,而且這是從2005年高漲年上升2.2%,2008年的大崩潰有讓人們小心一點,但是謹慎還沒有全部爆發。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記者馬克·懷特豪斯(Mark Whitehouse)說個人存款率已經上升「大部份是因為它是以個人債務的減少來算,譬如像是抵押和信用卡餘額,把它當作存款來看。」懷特豪斯(Whitehouse)指出,大部份的債務減少並不是被償還,而是預設的被帶動。

Fed Debt

很明顯的,自上次美元和黃金的關係被砍斷後,金錢產量大增,而意外一直都是存錢道德,當政府的錢是黃金或者和黃金還保有關係的時候, 一個工人僅只需要遵守紀律把每份薪水中的一點存起來就好,現在美元走強,然而它的價值是被通膨變化來的,美國儲蓄率下降。(送個感謝信給華盛頓洲(Washington DC)的艾克爾斯大廈(Eccles Building)吧。)

珍·葉倫(Janet Yellen)(還有在他之前的伯南克(Ben Berbanke))不想要你的錢存起來,如果不把錢花在購物中心的話,聯準會(the Fed)就想要你把錢放在股票中或是其他有風險的資產中,就如格蘭特利率觀察家(Grant’s Interest Rate)的創始人格蘭特(Grant)在某個早晨CNBC上所說的:「聯準會(the Fed)想要我們不要儲蓄,把錢花在垃圾債券和股票上。」

但是有個問題,在Jörg Guido Hülsmann的書貨幣生產的倫理(Ethics of Money Production)中解釋道:

木匠、石匠、裁縫師、還有農夫通常對國際資本市場不是非常精明的觀察者。把金幣放在他們的床墊下或者保管箱中讓他們好睡一點,而這也讓他們從金融仲介機構中獨立出來。

囤積紙幣是金融自殺,就如儲蓄帳戶收益率接近零是一樣的事情。所以,一般人必須要成為一個證券專家,要看財金新聞,花時間持續的監控自己的投資,並且要有點運氣,假使平均每個人都可以這麼做,Hülsmann教授指出「通貨膨脹促使他們比思考早知如此來的更多的時間思考他們的錢的用途。」

Hülsmann繼續說道:

同樣的,人們往往會延長他們生命中努力賺錢的階段,人們也會相對的比選擇他們的專業的標準更重視他們的金錢回報。

政府的金錢創造使人們物慾橫流。事業、家人、還有家庭的決定完全由貨幣的擔憂推動。很多的貪心、嫉妒、和吝嗇最終都會陷入罪惡,」Hülsmann寫道。「即使那些不這麼傾向於這些性格的人也會被暴露在誘惑之下而無法察覺。」

M2 Money stock

聯準會(the Fed)的宏偉的貨幣騙局已經把修正價格提升到另一個境界,創造格蘭特(Grant)所說的政府加強過的牛市。「利率現在都沒被發現(持低),就如一個人沒發現在自由市場上的物價(上漲程度)。他們被(政府)管理著,也被欺騙著。」他這麼說道。這些騙人的利率創造了資產泡沫,並且迫使一般男女變成賭徒和投機者。

價格控制在政府嘗試的四千年來就沒有效過,而這個低利率騙局也不會有效;取而代之的,它扭曲了資本架構,經濟和最重要的人的價值觀也被扭曲了,結果會是這一代的人因為聯準會(the Fed)而變得更窮困了。

凱西翻譯》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凱西翻譯
凱西翻譯專門翻譯在亞洲市場不常出現的投資報導,著重以奧地利經濟學派、自由主義等哲學來看待經濟。
凱西翻譯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