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 2 個原因,讓美國社群媒體面臨生存危機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這 2 個原因,讓美國社群媒體面臨生存危機

2020 年 12 月 4 日


美國網路社群媒體已經是一個很成熟的市場,一些社群媒體應用和服務已經存在超過 15 年,擁有數以百萬計的用戶。但現在,這些大型社群媒體公司也面臨著棘手的問題,其中,最突出的兩個問題是圍繞內容審查的巨大爭議和創新能力的枯竭。

內容審查的巨大爭議

10 月 28 日,三大社群媒體 Facebook 、 Google 和 Twitter 的執行長出席了美國參議院的聽證會,與參議院商務委員會的委員們討論《通訊規範法》第 230 條(以下簡稱 230 條款)。在會上,他們都反對撤銷 230 條款。該條款使得網路科技公司無需對用戶在其平台上發布的內容承擔責任,從而免於相關法律訴訟。

在聽證會前,上述幾位執行長的書面證詞已經公諸於眾。從這些證詞以及相關採訪裡,可以發現,執行長們在包括仇恨言論和毫無根據的政治指控等諸多議題的處理上都存在著分歧。針對國會究竟該如何處理 230 條款這一問題,他們的看法也不盡相同。很明顯,這些科技公司缺乏統一的步調,而這可能削弱他們抵禦國會兩黨攻訐的能力。在今年總統大選前夕,來自兩黨的攻擊指責已經愈演愈烈。

各執行長看法都不太相同

Facebook 執行長祖克柏已經多次表示,他的公司希望在制定內容審查的規則方面盡量少的發揮作用,而他本人也正在推動聯邦監管,期待聯邦政府為網路科技公司制定明確的內容評判標準。 Twitter 執行長傑克・多西(Jack Dorsey)則希望賦予用戶更多的內容算法控制權限,讓他們能夠更好地自行控制他們所看到的內容。

Google 執行長皮查伊在證詞中沒有提出具體的修訂措施,相反卻對修改 230 條款的可能後果發出了警告。值得一提的是, Google 對所謂的平台內容 “ 智慧監管 ” 大致闡述了一些想法。 Google 首席律師肯特・沃克在 2019 年 6 月的一篇文章中說,政府應該明確界定什麼樣的網路言論是合法的,什麼樣的網路言論又是非法的。沃克還認為,社群網路的規則並不是對所有情形都適用,比如對搜尋引擎就不一定適用。

三位執行長中,祖克柏為新的內容監管提出了具體建議,這可能使 Facebook 在未來的 230 條款的修訂方面佔據優勢地位。在其他議題上,比如在簽證和貿易政策方面,這三家網路公司傾向於協同行動。但在過去,他們也有過步調不一致的時候。在 2018 年,為支持執法部門打擊網路性交易, Facebook 成為了第一家支持修訂 230 條款的大型科技公司。 Google 曾警告說,修改 230 條款實際上可能會妨礙打擊性交易的努力,但後來在科技貿易集團 “ 網路協會 ”  (Internet Association)放棄反對修訂 230 條款後, Google 也改變了立場。

自那以後的幾年裡,人們對極端意識形態在社群網路上的氾濫日益警覺。在此背景下,這三家公司試圖合作制定關於內容審查的產業標準。在去年紐西蘭發生的清真寺槍擊案中,兇手在 Facebook 上對槍擊案進行了現場直播。這一慘劇促使這些科技公司聯合起來,以阻止恐怖主義在網路上的傳播。

據知情人士透露,就在去年第二季度, Google 、 Facebook 和 Twitter 的一些管理人員倡議擴充通用軟體標準,以識別和刪除那些經過篡改的影片以及那些包含無根據指控的新聞文章。然而,這一倡議卻舉步維艱,遭到抵制,因為有人擔心來自川普總統和共和黨人的負面觀感。

網路言論的審查標準是?

更為複雜的是,在給網路言論施加何種限制方面,這些公司也存在著分歧。比如,在 2019 年處理針對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的虛假影片問題上,這三家公司就出現了嚴重的分歧。 Facebook 在其平台上一直保留著這段偽造的影片,而 Google 旗下的 YouTube 則決定刪除這段影片。

這些公司對 230 條款的態度和看法分歧,一直給兩黨攻擊提供了不少機會。共和黨人可能把攻訐火力集中於指控這些公司對保守派的偏見,而民主黨人則可能在其他問題上施壓,比如指控大型科技公司損害了線下新聞產業等。

以下是兩家社群媒體巨頭各自對 230 條款的具體態度:

Facebook
自 2016 年美國大選以來,祖克柏一直在處理虛假資訊傳播問題,他承諾將把更多資源用於內容審查,同時在各種場合捍衛 Facebook 的相關政策。今年夏天,當 Facebook 決定不刪除川普總統的煽動性文章時,一些員工對此表達了抗議。此外,在民權組織的激勵下,數百名廣告商也向 Facebook 發起了抵制。

祖克柏則堅持認為, Facebook 不應成為 “ 真理的仲裁者 ” 。他認為,在言論自由的邊界問題上,私人科技公司承擔不瞭如此重大的界定責任。 Facebook 為此成立了一個外部監督委員會來處理爭議內容,該委員會甚至可以推翻 Facebook 自己的決定。

同時,祖克柏還表示, Facebook 對相關法律的修訂持開放態度。他在提交給參議院聽證會的書面證詞中稱,國會應該 “ 更新 ” 230 條款, “ 以確保其按預期運作 ” 。他說: “ 我期待著一次有意義的對話,討論如何更新該條款,以應對我們今天所面臨的問題。 ”

Facebook 今年 2 月份曾發表了一份白皮書。這份文件為了解該公司對 230 條款的態度提供了一個窗口。該白皮書提出,政府應設立一個科技公司在審查有害內容時必須要達到的通用門檻,並設定相應的績效目標。白皮書認為,監管機構還應該界定特定種類的需要禁止的言論——即使這些言論不違法,也必須禁止在網路平台上出現。

有專家表示, Facebook 可能更願意在 230 條款的修訂上妥協,因為該公司是一個擁有大量資源的龐然大物,易於為自己辯護,可以免受因 230 條款的弱化而導致的大量訴訟。但對Pinterest、Etsy或Reddit等較小的公司而言,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230 條款的保護作用消失或者弱化以後,他們可能很難從訴訟洪流中擺脫出來。

Twitter
Twitter 在最近幾個月令共和黨人和川普非常惱怒,因為它採取了更為激進的立場來標記或刪除有關大選投票的它認為有害的虛假資訊推文,然而 Twitter 在打擊新冠病毒虛假資訊方面卻採取了較為不強硬的態度。共和黨人認為 Twitter 的內容審查對保守派的聲音有偏見。

Twitter 執行長多西在他的書面證詞中,敦促國會克制行事。他警告說, “ 全面的監管可能進一步鞏固那些擁有巨大市場佔有率的公司的地位,這些公司可以輕鬆地調動額外資源來應對這些監管。 ”

多西強調 Twitter 正採取措施讓用戶更好地控制他們想在 Twitter 上看到的內容。他指出,未來用戶可以透過選擇不同的算法(甚至是第三方算法)來過濾內容。 Twitter 數月來一直在內部測試一個名為 Birdwatch 的功能。該功能可以讓用戶更容易地報告存在潛在違規行為的推文。對於 230 條款的修訂,多西並沒有像祖克柏那樣清楚表達他的觀點。

社群媒體創新已死

除了充滿爭議的平台內容審查問題,網路用戶還不得不面對另外一個令人沮喪的現實,那就是社群媒體的日益同質化問題。在這方面,最新的事例是 Twitter 近期推出的 Fleets 功能。 11 月 17 日, Twitter 正式向用戶推出了這一新功能。儘管 Twitter 對 Fleets 進行了大張旗鼓的宣傳,用戶對這一新功能的反應仍普遍比較冷淡。原因很簡單:在我們日常使用的每一個應用程式上,都已經有了相似的功能。

Fleets 實際上可以看做是上月在全球推出的 LinkedIn Stories 的 Twitter 版本,而 LinkedIn Stories又是 2017 年推出 的 YouTube Stories的類似版本, YouTube Stories 則是同年稍早推出的 WhatsApp Status 和 Facebook Stories 的類似物,更早的還有 2016 年 8 月推出的 Instagram Stories,再早一點還有 Snap chat Stories,等等。總之,這些社群媒體應用正在日趨同質化,所有的應用程式現在都在相互拷貝。

不想創新,互相抄襲

Facebook 的應用程式和網站家族,包括 Facebook 自身、WhatsApp和 Instagram,這些應用程式相互之間逐漸開始分享彼此的功能。這種所謂的 “ 異花授粉 ” 現象也蔓延到了不同公司的社群媒體應用程式之間。這些社群媒體公司越來越不願意花功夫去創新,而只是簡單拷貝模仿競爭對手的最好的功能特性,以便能夠與胃口越吊越高的用戶多接觸上哪怕幾分鐘。

一個典型例子是 YouTube 的影片格式。自 2010 年 YouTube 將影片的最大長度增加到 15 分鐘後,該平台就不再關注短格式影片。但現在,在 YouTube 平台上又再次出現了類似 TikTok 的短格式影片。

簡言之,社群媒體平台正變得越來越臃腫,他們覺得需要為所有人提供一切功能。他們擔心,如果不這麼做,就有可能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落敗。但實際上,這樣做也導致了這些平台自身特色的逐漸稀釋淡化。

然而,我們並不需要每個應用程式都是超級應用程式。社群媒體應用的相互拷貝模仿可能是源於所謂的 “ 超級應用程式 ” 的概念。超級應用程式在單一的應用程式框架下帶來了多樣化的不同特性,許多矽谷的社群媒體公司從中得到了啟發。但是,矽谷的做法所導致的只是內容的簡單重複——正如 TikTok 內容創作人漢克・格林在 Twitter 上所表達的, Fleets 只是 “ 另一個轉載我的 TikTok 內容的地方 ” 。

創新才能持續吸引用戶

民主黨眾議員亞歷山德拉・奧卡西奧-科特茲(Alexandra Ocasio-Cortez)非常善於利用社群媒體平台推動政治參與,但她也不認為應用程式的相互模仿會帶來什麼明顯的益處。

當 Facebook 和 LinkedIn 在努力擴充他們的用戶群時,Snapchat——這個經常被嘲笑未來不確定,且已多次被宣判死刑的應用程式——卻繼續在它的忠實用戶群(主要是活潑易變的青少年用戶)中頑強存活著,因為它提供了不同於其他人的東西。同樣, TikTok 之所以成為 2020 年的明星級應用程式,是因為它不像其他應用程式那樣循規蹈矩地相互模仿,相反,它向用戶提供了一些新的東西。現在, TikTok 仍然專注於向用戶提供新穎創意,而不是試圖面面俱到的提供所有的功能。

Twitter 推出 Fleets 最令人擔憂的一點是,它是以犧牲更有意義的變革為代價的。多年來, Twitter 用戶經常抱怨帳戶遭到騷擾,他們要求能夠編輯自己的推文,並要求對在平台上發布的內容承擔更多責任。

Fleets 的推出令 Twitter 用戶獲得了讓推文在 24 小時後自動消失的能力,但這也讓壞人利用此功能進行騷擾活動,同時隱藏他們的踪跡。 研究人員已經發現了一個漏洞,可以讓那些被封鎖的人透過 Fleets 與那些封鎖他們的人進行直接聯繫。一位恐怖主義研究人員也表示了他的擔憂,認為極端主義內容透過 Fleets 傳播可能更為容易。總之,透過試圖變得更像其他社群應用程式, Twitter 不僅忽視了其平台上原有的問題,而且還引入了新的問題,用戶體驗也因此變得更差。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