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他是「股神」你不是?巴菲特的 10 則成功建議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為什麼他是「股神」你不是?巴菲特的 10 則成功建議

2021 年 2 月 27 日


在過去 50-60 年裡,查理和我兩個人,我們做了那麼多筆投資,最終讓我們虧損超過個人總資產 2% 的投資,一筆都沒有。我們只是承受過股價波動帶來的帳面損失,一筆投資帳面虧損 50% 的時候也遇到過。

1 職業投資者應高度集中,普通人要高度分散

問 1 :隨著 “ 財富公式 ” (Fortune’s Formula)、凱利公式的流行,投資界產生了許多關於分散與集中的爭論。我知道您支持哪一方,但是我想問的是,您能否詳細告訴我們,您如何分配部位、如何攤低成本?

巴菲特:關於分散,我有兩個觀點。如果是職業投資者、如果對自己有信心,我建議高度集中。對於其他普通人,如果不懂投資,我建議高度分散。

從長期來看,經濟一定越來越好。普通人只是要注意一點,別在價格太貴或者不該買的時候買。大多數人應該購買低手續費的指數基金,長期定投。你是個普通人,還想耍點小聰明,每個星期花一小時研究研究投資,最後你很可能後悔自己太傻。

如果投資是你的專長,分散不符合邏輯。不把資金投到第 1 位的機會,非要投到第 20 位的機會,不合理。以勒布朗.詹姆斯為例,球隊裡有勒布朗.詹姆斯,一定要讓他上場,不能把他換下來,讓他給別的球員讓位。你要是有 40 個女人的后宮,沒一個女人你能懂。查理和我主要投資的就是 5 隻股票。假如我管理 5000 萬美元、 1 億美元或 2 億美元的資金,我將用 80% 的部位集中投資 5 隻股票,並把 25% 的部位分配給第一重倉股。

1964 年,我找到了一個好機會,值得下重註,我願意用高達 40% 的部位投資。我告訴自己的投資者,他們需要的話,可以把自己的錢撤回去。沒一個人撤資。我找到的這個機會是捲入沙拉油醜聞的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 AXP-US) 。1951 年,我幾乎把自己的所有資產都投進去了,買了 GEICO 的股票。 1998 年末,長期資本管理公司陷入了困境。當時新舊國債的價差拉大,我願意把我個人帳戶中 75% 的資金拿出來,投資這個機會。

有一些時候,甚至在過去幾年也出現過這樣的機會,我願意用高達 75% 的部位去做一筆投資。如果你知道怎麼玩,如果你真懂生意,你可以重倉。在過去 50-60 年裡,查理和我兩個人,我們做了那麼多筆投資,最終讓我們虧損超過個人總資產 2% 的投資,一筆都沒有。我們只是承受過股價波動帶來的帳面損失,一筆投資帳面虧損 50% 的時候也遇到過。所以,我們總是說,不借錢。我們不想把自己的命運交到別人手裡。

什麼東西大拍賣,人們都搶著買。只有股票大拍賣,人們不高興。看好一家公司, 30 買了,跌到 20 ,應該再買才對。麥當勞(McDonald’s Co, MCD-US)的漢堡降價了,這不是好事嗎?

問 2 :如今,面對市場中的眾多機構投資者和對沖基金,個人投資者自己分析證券,還能有機會嗎?

巴菲特:我覺得現在市場上被忽略的機會不多。問題是,我只能看那些規模比較大的投資機會,這樣一來,你們和我相比,其實有比較優勢。

幾年前,一位朋友推薦我看一下韓國股市。我們買了本益比只有三四倍的 Posco 公司。我找到了 20 多家基本面穩健,本益比只有兩三倍的公司。我做了個組合分散投資,因為我不太熟悉韓國股市。我們一直在尋找特別異常的機會。有時候,在證券市場中,能出現異常的機會。我喜歡開槍打桶裡的魚,而且最好是桶裡沒水了再開槍。

幾年前,在 30 年期和 29.5 年期國債中出現了這樣的機會。由於流動性較差,舊國債的價格低 30 個基點。長期資本管理公司最開始是在相差 10 個基點時入場的,但他們槓桿太高,最後爆倉了。大多數時候,大多數證券,市場的定價都是有效的。定價錯誤的機會,沒人告訴你。CNBC 中沒有,券商報告中也沒有,只能自己找。

1951 年,我剛畢業,我翻閱《穆迪(Moody’s, MCO-US)手冊》和《標普手冊》,尋找投資機會。我一頁一頁地翻。就好像一個籃球教練,在找身高 2 米以上的球員。除了足夠高,我還得看協調性如何等等。要是一個 1 米 5 的人走到我面前,對我說: “ 你先看看我的球技吧。 ” 我說: “ 不了,謝謝。 ”

在《穆迪手冊》的第 1443 頁,我找到了西部保險證券 (Western Insurance Securities)。它前兩年的每股獲利分別是 21.66 美元和 29.09 美元,它的股價在 3 美元到 13 美元之間。然後,我做了該做的市調研究工作,研究它的獲利是否真實。市場最後一定能把錯誤糾正過來。機會是有的,用不著找到太多,一生能找到 10 個,足夠你發達了。只是不能犯大錯,一個零都不能有。再大的數,乘以零,結果都是零。千萬別一夜回到解放前。

2 巴菲特最看重的經理人品質

問 3 :請問哪個產業在 21 世紀最具成長性?為什麼?

巴菲特:我們不這麼考慮問題。我們不妨回顧一下 1930 年代,那時候,沒一個人能預測到汽車和飛機給世界帶來的天翻地覆的變化。

當時有 2000 家生產汽車的公司,現在美國祇剩下 3 家了,而且都只能勉強活下去。這些公司給社會帶來了巨大貢獻,卻給投資者帶來了巨大痛苦。買這樣的公司,投資者不但要選對公司,還要選對時機。自從 Orville Wright 發明飛機以來,航空公司給投資者帶來的財富總和接近零。當萊特兄弟試飛的時候,哪位資本家當場把他們擊落就好了,那就算給我們後世這些投資者造福了。

再以生產電視機的公司為例。電視機廠商也曾經遍地都是,RCA 和 GE 都生產過電視機,現在你在美國根本找不到一家電視機廠商。什麼樣的生意才是好生意?可口可樂(Coca-Cola, KO-US)是好生意。它的產品始終沒變,從它誕生起到 122 年後的今天,可口可樂每天賣出 15 億瓶。可口可樂擁有護城河。你掌握了一座城堡,總有人來爭奪。

吉列(Gillette Indi, GILLETTE-IN)佔刮鬍刀 70% 的市場佔有率,毛利率為 80% ,產品始終是那個產品。男人不善變,刮鬍子幾乎是他們唯一的打扮。士力架在過去 40 年裡始終佔據糖果第一的寶座。如果你給我 10 億美元,讓我打倒士力架,我做不到。好生意經得起這樣的檢驗。可口可樂、吉列,是打不倒的。

Richard Branson 是一位行銷天才,他用出了一個維珍可樂,到底也沒能撼動可口可樂。用好生意構築的城堡周圍環繞著寬廣的護城河,我們就找這樣的投資機會。成長性當然好,但我們更喜歡好生意。在今年的年報中,有一部分內容的標題是 “ The Great, the Good, and the Gruesome ” ,我將專門討論這個問題。

問 4 :在眾多的經理人之中,有一些最終能成為傑出的領導者。請問這樣的經理人具備哪些品質?您認為他們身上具有哪些 “ 軟 ” 技能和 “ 硬 ” 技能?

巴菲特:波克夏有 45 位經理人。我們和這些經理人,有的是一年交流一次、有的是一個月交流一次,有的是每天都交流。我一般每個月都和 Blumkins 一家吃飯,我們也一起出去度假,因為我們是朋友。

我們選擇經理人,主要看他們是否熱愛自己的生意。一般是經理人自己來找我們。我從來沒買過別人轉手倒賣的公司。我們沒辦法親自打理生意,我希望經理人不辜負我們的託付。我們幾乎不和經理人簽什麼合約。經理人把生意賣給我,我開出支票以後,希望他們仍然像以前一樣管理生意。我最關注的一個問題是,有了 5 億美元之後,這位經理人是否還能早上 6 點鐘起來去工作,把賺來的錢都送到奧馬哈。

我要盯著他們的眼睛,看他們愛的是生意,還是金錢。愛錢沒關係,但是他們要更愛自己的生意。我為什麼每天早上 7 點就到公司上班,急著開始工作,因為我可以自由地創作自己的作品,而且我也喜歡聽到別人的掌聲。我收購了一家珠寶商,Ben Bridge。這家公司已經傳到第四代了,有 100 多家分店。他們只想賣給波克夏。創始家族和員工都不想把公司賣給別人,只選波克夏。

在波克夏旗下的 Borsheims,我們有一位經理人來自辛巴威,她根本沒讀過 MBA。我們不看學歷、分數或 HR 推薦,我們看的是對生意的熱愛。我們也提供公平合理的薪酬,我們不願經理人因為覺得不公平而有怨言。這樣的人,是開多高的薪水,都請不來的。我們很榮幸,從 1965 年到現在,我們沒有一個經理人轉投競爭對手。有的經理人退休了、有的被辭退了。總之,我們把畫布交給經理人,讓他們有自由施展的天地。

3 投資生涯中最後悔的事

問 5 :在您的投資生涯中,您是否有受過誘惑,偏離了您的投資策略?如果有,您是如何處理的?

巴菲特:我不是那種自製力超強的人。我天生只想做符合邏輯的事。我在私人生活中也一樣,我不在乎其他富人怎么生活。

我不會因為別人有一艘 400 英尺長的豪華遊艇,我就要搞一艘 405 英尺的。我的一些朋友有豪華遊艇。在他們的豪華遊艇上, 55 個服務人員伺候 14 個人。我可不想管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反正我朋友有豪華遊艇,我能免費坐,多好。

我也不需要好幾處大別墅。如果我想做一些發瘋發狂的事,我可以做,可惜 Anna Nicole Smith 已經不在人間了。我想起一個段子,有個 60 歲的老頭,娶了一個 25 歲的姑娘。這個老頭的朋友問他,你怎麼做到的。他說: “ 我和她說我 90 了。 ”

問 6 :請問您最嚴重的錯誤是什麼?您最後悔的事是什麼?

巴菲特:我們犯過很多錯,錯了就錯了,我不糾結。我們沒什麼後悔的。投資的過程,就是做大量決策的過程,不犯錯不可能。我們有些該做的投資,卻沒做,少賺了 100 億美元,這樣的錯誤不會顯示在財務報表中,是別人看不出來的。

1994 年,我們支付波克夏的股票,收購了一家鞋業公司。這家鞋業公司現在的價值是零,當年我們支付的波克夏股票現在值 35 億美元。現在,波克夏股票跌下來,我倒是能開心些。跌下來的時候,我當年因犯錯而付出的代價就沒那麼大了。1973 年,湯姆.墨菲推薦為以 3500 萬美元收購 NBC,我們拒絕了。該做的沒做,這是大錯。

就我個人的生活而言,總有些事,我本來可以換一種做法。在我的生活中,太多的好事眷顧了我,為不開心的事耿耿於懷,不值得。找到好伴侶,就成功了一大半。只要你身體健康、家庭幸福,一輩子一定能過得很好。沒被哈佛商學院錄取是我最幸運的事之一,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4 走向成功的建議:千萬別斤斤計較

問 7 :雖然您公開了自己的投資方法,但很少有人能模仿您取得成功,請問這是為什麼?

巴菲特:我問過格雷厄姆同樣的問題。很多人都去哥倫比亞大學聽他講課。他用當時的股票作為例子講課。聽完一學期的課,用格雷厄姆講的例子,學生們都能做出一個肯定賺錢的投資組合了。

格雷厄姆的一生是分享的一生。因為他分享,或許他聚集的財富少了,但是他活得更幸福。錢只不過是紙面上的一串數字,一個人去世時擁有 8600 萬還是 4200 萬,沒多大區別。在聽過格雷厄姆講課的學生中,最後 90% 都乾別的去了。

我從 11 歲開始投資,第一次買股票買了 3 股 Cities Service 的特別股。我把奧馬哈圖書館所有關於投資的書都讀了。我開始的時候研究走勢圖、學技術分析。我很痴迷技術分析,但用技術分析根本沒賺到錢。

19 歲的時候,我讀了格雷厄姆的《聰明的投資者》,這本書改變了我的一生。因為我讀了這本書,格雷厄姆是不是有什麼損失呢?或許吧,我們在投資中相互競爭,格雷厄姆因此賺得錢少了,但是格雷厄姆不在乎。格雷厄姆講的理念,能聽進去的人,一听就聽進去了;聽不進去的人,怎麼給他講都沒用。歸根究柢在於人們性格的差異。人人都想要賺錢快,錢不是這麼賺的。

許多人想要的東西,格雷厄姆講的理念給不了他們。按格雷厄姆講的,投資者做不到能掐會算,只是堅守自己的能力圈,等待明顯的好機會。與賭股票第二天的漲跌相比,格雷厄姆的方法不夠刺激。大多數買網路公司的人,連市值多少都不清楚。他們買,是因為自己覺得能漲。你讓他們寫下來, “ 我買市值 60 億美元的 XYZ 公司,是因為 ” ,他們根本寫不出來。

還是龜兔賽跑的道理,最後一定是烏龜勝利。查理和我兩個人講怎麼投資,我們是培養了競爭對手。然而,大多數人不和我們競爭。有和我們競爭的,也沒關係,我們的錢早就花不完了。

問 8 :在去年的 Wesco 年會上,查理說: “ 獲得成功的最佳途徑是讓自己配得上成功 ” 。請您根據您的經歷談一談,您做了哪些努力讓自己配得上成功?請您給我提供一些建議,告訴我們如何做才能配得上成功?

巴菲特:最主要的是,行得正坐得端。

我剛一畢業,就向格雷厄姆提出免費為他打工,他說我免費都太貴了。我一直沒放棄,始終希望能為格雷厄姆做些什麼,始終在格雷厄姆眼前出現。我一直為格雷厄姆提供股票線索,一直與他保持聯繫。

做好事總能得好報。在生活中,千萬別斤斤計較。湯姆.墨菲從來不算計。他總是為我做很多事,我根本回報不了。無論是在婚姻中,還是在商業上,斤斤計較都是個大毛病。我總是換位思考。大多數人都知恩圖報。你為別人做一件事,別人能為你做兩件事。

在午飯時加班,早晨第一個上班,這樣的人很少。多出一份力,別人一定能注意到你。不求別人的表揚和回報,總是願意主動出一份力。1959 年,查理和我開始合夥做投資。我們經常各執己見。我們有分歧,但從來不爭吵。出了什麼錯,我們從來不往對方頭上算。推薦各位讀《窮查理寶典》。

5 巴菲特保持工作和生活平衡的秘訣

問 9 :您在商業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擁有大量財富、是一位名人,您為什麼能仍然如此平易近人、不驕不躁?請問您在人生中遇到的哪些人或經歷的哪些事對您的世界觀、人生觀影響最大?

巴菲特:我很幸運,有正確的榜樣引導我。告訴我你的榜樣是誰,我就知道你能成為什麼樣的人。

人生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養育兒女。學校教的知識再多,都不如子女從父母身上學到的多。我的父親對我的影響特別大,後來格雷厄姆也對我產生了很大影響。我的榜樣從來沒讓我失望。我能取得今時今日的成就,和我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我父親是一位股票經紀人,大崩盤之後,他沒事可做了。

我出生在 1930 年的美國,出生在美國最嚴重的一場資本市場危機之中。我一生下來,天生就有資產配置的能力。我生在了我的天賦大有用武之地的時代。性格是我的天賦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天生善於做投資,後來又通過實踐,完善了自己的這種能力。我沒什麼好驕傲的。蓋茲說過,如果我出生在原始社會,早成了野獸的盤中餐。我跑不快、爬不高。我給野獸講資產配置,它們只能把我吃了。在座的所有人,你們都贏了娘胎彩票。

我從來沒捐過可能影響我生活的一分錢。有些人真是為捐款而在生活上做出了犧牲。他們因為給教堂捐款,或者在別的地方捐了錢,而放棄外出就餐,或放棄帶孩子去迪士尼(Walt Disney, DIS-US)遊玩。有些東西不是自己掌控的,有什麼理由自我膨脹。

問 10 :有人說,您能獲得成功,一部分原因是您住在奧馬哈,遠離了華爾街的喧囂。請問您認為工作和生活哪個更重要,您如何保持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巴菲特:我工作特別開心,工作對我來說不是工作,我可以無拘無束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我妻子負責帶小孩。我們兩個人都接受這樣的安排,這也符合亞當.斯密講的 “ 分工 ” 。女人的選擇有限,男女的地位不是那麼平等。

在我自己的生活中,我根本不參與自己不喜歡的社交活動或會議。在我的事業走上正軌以後,我從來不需要在工作和生活之間做取捨。我的消遣很簡單,每週在網路上打 12 個小時的橋牌。我和比爾一起打,他叫 “ chalengr ” ,我叫 “ tbone ” 。

有一次,我在哈佛大學演講,我告訴學生們,給自己最欣賞的人打工。學生們聽了,都自己做老闆去了。找工作,一定要找自己欣賞的老闆、自己欣賞的公司。男人一般很少面對工作和生活二者之間難以取捨的問題,女人經常面對這樣的取捨。

最後,我想告訴年輕人,總有一天你們會明白:金錢並不是很重要的東西,至少它買不到健康與友情。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