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格最新對話:目前市場上有很多愚蠢和錯誤的行為

作者:聰明投資者   |   2020 / 07 / 29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目前的市場上確實有很多愚蠢的和錯誤的行為。那些不謹慎的人永遠會面臨最大的風險。”

“我的決策體系非常簡單,我稱之為‘系統化的反常識’。我所做的是去除傳統思維中愚蠢的部分,然後就得到了‘反常識’。”

“一個人一生中的機遇是很少的,人生就是如此。如果人生中好的機會非常珍貴,那麼最好的方法就是輪到你的時候趕緊上前拿一大塊屬於自己的蛋糕。”

“不懂投資的人可以進行充分的分散化投資。但是,如果你真的了解你所投資的公司,三項投資就足夠了。”

“怎樣才能找到一個優秀的合夥人?訣竅非常簡單,那就是——你值得最好的。另外,這個秘訣也適用於婚姻。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方法。”

這是最近蒙格和 Dr Sabrina Kay在內部採訪交流中,妙語連珠的分享。

Sabrina問蒙格,在 2020 年裡,你是恐懼還是貪婪?

蒙格說:“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傻瓜做什麼事情都能賺錢的時代。目前的市場上確實有很多愚蠢的和錯誤的行為。那些不謹慎的人永遠會面臨最大的風險。”

在這場對話中,除了蒙格,還有洛杉磯市前市長Richard Riordan和億萬富翁、農業大亨Stewart Resnick。Richard Riordan是美國投資銀行家,商人和政治家,曾於 1993 年至 2001 年擔任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市第 39 任市長。Stewart Resnick是美國億萬富翁、慈善家,他在 1986 年購買了富蘭克林造幣廠,並於 2006 年出售。自 1979 年以來,一直擔任The Wonderful Company的董事長兼總裁。

在本次對話中,蒙格延續了他一貫的幽默犀利,三人一起探討了當下市場到底是貪婪還是恐懼、美國貧富差距、教育等問題,以及對於人生和未來的看法。聰明投資者特邀 Joy Xu 翻譯了本文,分享給大家。

一、我年輕時曾試圖縮短我的生命
而不是延長我的生命

Sabrina:查理,你永葆青春的秘密是什麼?

蒙格:我年輕的時候曾經試圖縮短我的生命,而不是延長我的生命。我害怕當我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的時候,自己會花費太多時間在養老院流口水,我想要縮短那段時間。所以我總是會吃很多植物奶油、動物脂肪還有糖之類的東西。但是這些不管用,我還是一直活著。所以我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有一次,我的一個朋友為我們精心準備了生日聚會,有一個非常有名的哈佛大學醫學院的教授也出席了。當時我說,我和我的朋友兩個人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比其他人活得都久,在大學一年級的時候我們倆都長高了 8 英寸,請問晚熟和長壽是不是存在相關性?哈佛的教授說他不知道。然後我就回到了洛杉磯。一周之後,他發來了一大堆研究報告,報告顯示,無論男人還是女人,青春期越晚,預期壽命越長。

學到這個新知識點讓我感到很滿意。那天晚上我出去了,見到了一位可愛的年輕女士,她大概 60 歲。我非常急於炫耀這個新知識,於是我對她說,“你知道嗎?晚熟和長壽之間存在非常顯著的相關性。”她看著我,對我說:“查理·蒙格,你這個混蛋,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個?你明明知道我 10 歲就來大姨媽了!”

二、目前市場上有很多愚蠢的和錯誤的行為
不謹慎的人永遠面臨最大的風險

Sabrina:查理,你和華倫總是教導我們,要在別人貪婪的時候恐懼,在別人恐懼的時候貪婪。在 2020 年裡,你是恐懼還是貪婪?

蒙格: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傻瓜做什麼事情都能賺錢的時代。目前的市場上確實有很多愚蠢的和錯誤的行為。那些不謹慎的人永遠會面臨最大的風險。

Sabrina:Stewart,目前你對於投資是恐懼的還是貪婪的?

Stewart:我非常恐懼。也許我有些誇張了,但是在公共投資和私人投資領域我都看到了一些不負責任的行為,而且全球政府都是如此。我認為對經濟的救助未來有可能會使我們陷入困境。

Sabrina:市長,你是恐懼還是貪婪呢?

Richard:我總是很貪婪。我可以告訴你 2008 年的時候除了和查理溝通我還做了些什麼。當時我重複了上個世紀 70 年代中期時我的做法。我考察了那些小微企業,並且提出了一個問題:這家企業五年後是否還會存在?也許這家企業的估值只有三倍本益比,但是很可能五年後它就消失了。不過,如果我覺得這家公司在五年後還會繼續生存下去,我就會抓住機會買入,有多少買多少。這個方法很管用。

三、去除傳統思維中愚蠢的部分,就得到了“反常識”

Sabrina:查理,你曾經說過,如果從波克夏海瑟威(Berkshire Hathaway, BRK.B-US)的持股中去掉一些公司,那麼波克夏的投資回報將會非常平庸。你和你的合夥人華倫·巴菲特鑄就了這個傳奇。當你們在進行投資決策時,尤其是那些非常關鍵的投資決策,你們會有不同的意見嗎?你們是怎麼進行決策的?

蒙格:我們從來沒有遇到過不愉快的衝突。對於一些事情我們偶爾會有稍微不同的觀點,發生這種情況時,我們就按華倫說的做。有人對我說,查理,你這樣一個霸道專橫的人怎麼會在華倫面前這麼順從呢?我回答說,華倫不是一個普通人,他是值得被信服的,他真的非常有能力。

Sabrina:查理,你曾經是一個氣象學家。

蒙格:是的,那是部隊給我安排的工作,空軍。

Sabrina:是的。之後你就去了哈佛法學院,然後你就成為了我們這個時代最優秀的投資人之一。你的投資業績非常好,我記得你的投資收益曾經連續十四年是市場收益的三倍。你是怎樣進行投資決策的?

蒙格:我的決策體系非常簡單,我稱之為“系統化的反常識”。我所做的是去除傳統思維中愚蠢的部分,然後就得到了“反常識”。大多數人運用的都是傳統的思維,而不是“反常識”,所以我的操作方法就是避免愚蠢。我不是每次都能成功,但我的勝率比大多數人高。

四、好的機遇看起來就像是穩操勝券

Sabrina:Stewart,在識別好的交易方面你非常有名。一筆好買賣是什麼樣的?

Stewart:我的想法很簡單。人們在收購公司的時候通常都非常關注公司的歷史,但是我認為歷史只有在對未來有影響時,才值得被關注。所以我會去研究未來,考慮我能給這家公司帶來什麼技術或者特別的東西,可以讓這個公司有所不同。然後就是勤奮和努力,執行也非常重要。其他人可能認為執行比戰略更重要,但是我認為戰略比執行更重要。

總之,你需要找到一個合適的資產,去改造它,要有耐心。這對於我來說都是常識,但很可惜其他人都不知道。

蒙格:一個人一生中的機遇是很少的,人生就是如此。如果人生中好的機會非常珍貴,那麼最好的方法就是輪到你的時候趕緊上前拿一大塊屬於自己的蛋糕。我就非常擅長這件事。

Sabrina:好的機遇是什麼樣的?

蒙格:它看起來就像是穩操勝券。

五、不懂投資的人可以進行充分的分散化投資

Sabrina:你會怎麼投資你孫子的錢?

蒙格:每個商學院都將分散化投資奉為圭臬,我認為分散投資愚蠢至極。我只對具備優勢的公司感興趣,所以這意味著我不會遵循常規的做法。如果我有三項占有優勢的投資,這對於任何家族投資來說都足夠了。想想看,三項占有優勢的投資,並且賠率很大,還需要什麼呢?

所以不懂投資的人可以進行充分的分散化投資。但是,如果你真的了解你所投資的公司,三項投資就足夠了。對於蒙格家族來說,波克夏、COSTCO和李錄的亞洲基金三項投資就占到了所有資金的 90% 。

六、怎樣找到優秀的合夥人?那就是——你值得最好的

蒙格:我很幸運,遇到了一些非常優秀的合作夥伴,他們對我幫助很大。我有一個秘訣,你們大家都可以用到。怎樣才能找到一個優秀的合夥人?訣竅非常簡單,那就是——你值得最好的。

另外,這個秘訣也適用於婚姻。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方法。

Sabrina:這真的非常有智慧。

七、如何看待貧富差距?

Sabrina:當今世界貧富差距很大,對此你是怎麼看的?現在很多年輕人都痴迷於社會主義,他們一直在探討統一的基本工資和其他很多社會主義概念。這個世界上有非常有錢的人,也有很多貧困人口,你怎麼看待這樣的貧富差距?你怎麼看待社會主義?查理,可以和我們分享一下你的想法嗎?

蒙格:我很容易就能找到反對社會主義的理由。當中國實行社會主義的耕作制度時,人們經常餓肚子。最終一群飢餓的農民聚在一起,決定將土地分給每一個人,即使他們有可能會被處以極刑,他們仍然要堅持這麼做。所以每個人都分到了一塊屬於自己的土地,第一年糧食的產量就成長了 20 倍。

在這個世界上,這樣的事情就是會發生。如果你是一個純粹的社會主義者,那麼你就是一個瘋子,你絕對是一個瘋子。像Bernie Sanders 和 Elizabeth Warren 這樣的人,他們都很聰明,在某些方面也非常令人欽佩,但是他們從來沒有讀過亞當·斯密,他們不知道生活中的這些最基本的法則。

我們想要提高社會的生產力,所以我們需要讓個人動機去驅動人們的行為,這麼做會導致不公平的財富分配結果。所以我們法推行社會主義,這是為了增加社會財富所付出的代價。

但這並不意味著西方已開發國家的社會保障體係不應該進一步完善。一個更加完善的社保體係是完全被允許的。仔細想想,如果一個富裕的國家沒有一個合理的社會保障體系,這將非常不幸。而且我不覺得最高稅率是 38% 、 42% 還是 26% 會有什麼區別。但如果所得稅稅率是 60% 、 70% 或者 80% ,那麼肯定會出現反常的行為,最終會傷害到經濟,即使這樣的稅率是合法的,它最終的效果是會減少全社會的總財富。

所以我認為這個問題很簡單。我們當然應該堅持資本主義。像Bernie Sanders和Elizabeth Warren這樣的人當然是瘋了,儘管他們的智商都很高。瘋子的智商也可以很高,這是我在這漫長的一生中觀察到的一個現象。

Sabrina:非常好,這句話將成為查理·蒙格的名言。市長,你對於貧富差距的爭論是怎麼看的呢?

Richard:一兩年之前,我和Eli Broad曾經爭論過一個問題——應不應該允許人們變得富有?

蒙格:我知道Eli會怎麼說。

Richard:但我不會問你。我們的爭論是,人們是應該把大部分的錢用於慈善事業,還是應該把大部分的錢用於創造就業?你覺得應該怎樣?

Sabrina:如果把錢用於創造就業,會使得經濟運轉起來,通過這樣的方式花錢可以掙到更多錢。

Richard:很好。查理,Eli會怎麼說呢?

蒙格:我認為像Eli這麼有錢的人會認為這個問題很難回答。

Sabrina:Eli確實對慈善事業投入很多。

蒙格:沒錯,但是……

Richard:我們大家都為慈善事業投入了很多錢,這非常棒。

蒙格:還有一個問題,我們所有人最終都帶不走這些錢。

Richard:你不會的,查理。

蒙格:如果遲早這些錢都會離我而去,那麼我實際捐獻了多少錢呢?我覺得我不知道。

Sabrina:Stewart,你對貧富差距的爭論和富人的辯護有沒有什麼看法呢?

Stewart:是的,我很關注貧富差距擴大的問題。我聽過一個笑話,為什麼社會主義道路行不通?因為最終你把別人的錢都花光了。

不過我認為我們的社會確實存在一定的扭曲。比如各種奢侈品的存在就顯示出社會貧富差距巨大,某些人實在是太有錢了。如果有錢人拿這些錢進行再投資,他們可以設立企業、創造就業。應該可以有更好的稅收制度,讓富人有動力去創造就業,而不僅僅只是賺錢。

八、偉大的公司終將會衰落,而總有公司會變得偉大

Sabrina:我很關注美國的教育問題。美國是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但是我們的教育和醫療卻是第三世界國家的水平。美國世界第一的地位是不是要終結了?我們是不是也和所有其他現代文明一樣?大家都知道,文明的火炬曾經從雅典傳到倫敦,然後又傳到了其他國家。一個教育和醫療體係都非常薄弱的​​經濟強國將在世界上處於一個什麼地位?我們還有希望嗎?美國是否還是一片熱土?你們怎麼看?

蒙格:一個偉大的公司最終會將接力棒交給其他公司,我覺得這沒有什麼問題,在我們國家,過去所有偉大的公司都經歷了這個過程。在適當的時候,這樣的事情注定會發生。這就像人終有一死一樣自然而然。偉大的公司終將會衰落,而總有公司會變得偉大。這就是世界的運作方式。

和其他所有人相比,我們所生活的國家、我們所處的時代都是最易於生存的。其他所有人的生存難度都比我們更大,生存環境也更差。現在的美好生活是我們的先輩無法想像的。眼睜睜的看著你的孩子死去,這是過去的人都經歷過的事情。想像一下這樣的痛苦,還有各種各樣類似的痛苦畫面。

昨天晚上我在讀丘吉爾的傳記,裡面講述了他母親是怎麼去世的。你知道丘吉爾的母親是怎麼去世的嗎?她在樓梯上跌倒,摔傷了腿。她的腿在治療時發生了感染,必須截肢,在截肢的過程中因為操作失誤導致動脈破裂,她出血致死。這樣的事情在過去非常普遍,人們因為類似這樣的原因白白送命,給他們的親人造成了難以承受的痛苦。

當今時代,我們創造了巨大的社會財富,生活在最好的國家、最好的地方,我們已經非常領先了。儘管在某些至暗時刻我們還是會覺得非常艱難。但我認為不需要擔心其他國家會變得更強大,這樣的事肯定會發生。不過那會是我死之後的事情了,所以我並不覺得困擾。

Sabrina:好的,所以目前我們還是安全的。市長,你認為呢?

Richard:我認為加州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地方,也是最難生存的地方,因為稅率很高,汽油價格很高,等等。其他國家的有錢人也會來到加州生活,尤其是中國人。但是長期來看我認為這裡前景堪憂。我已經 89 歲了。

Sabrina:恭喜你,生日快樂!

蒙格:祝賀這個朝氣蓬勃的年輕人!

Richard:我知道你 94 歲了。

Sabrina:是 95 歲吧?

蒙格: 95 歲。

Sabrina:他剛滿 95 歲。查理,你的皮膚太好了,我想知道你是怎麼護膚的,不知道你塗了什麼,但是你的皮膚真的太棒了。

蒙格:我喜歡你的脂肪,你的脂肪讓你沒有任何皺紋。

Richard:我是這樣建議別人的,如果你現在 50 歲,那麼你應該考慮搬到其他地方去生活。但如果你已經和我一樣老了,就拿著你的錢留在加州享受生活吧。

Sabrina:好的,謝謝。 Stewart,你認為呢?

Stewart:我覺得我們的教育體係有一點分裂。一方面我們有世界上最好的大學,另一方面,我們面臨的問題是很多想要讀好大學的人卻上不了好大學。這將導致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

但是其實我們是可以提高教育水平的,比如我們在Central Valley所做的事情,這是讓我感到最自豪的事情之一。在克林頓政府的支持下,我們設立了特許公立學校,這是第一屆沒有進行生源篩選的孩子,他們中有超過 80% 的人都上了大學。

另外我們給所有特許公立學校的畢業生提供了獎學金,讓他們進入了很好的大學。我們的孩子有上哈佛的,有上杜克的,還有去加州大學的。他們在大學裡都表現非常好,我們的第一屆學生中,有 75% 的孩子在五年內讀完了四年本科,這在之前是聞所未聞的。

我想表達的是,我們是可以提高教育水平的,這需要很多努力。不僅僅需要錢,還需要理解,需要像經營企業一樣經營教育事業。我們專注的去做了這件事,所以取得了這樣的成績。

不過,不是每個人都能享受到這樣的教育機會,在市中心學生還是要經過選拔才能入學。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這確實是一個問題。我同意查理的觀點,美國是不是世界第一的國家並不重要,興衰是自然規律,我們已經當了很久的第一名。

長期來看,我不知道我們國家將要怎樣與中國競爭,中國的人口是我們的 4 ~ 5 倍。從 1985 年開始我就在中國做生意,我們很早就在中國設立了工廠,我對中國很熟悉。據我所知,中國人非常勤奮,他們對未來的願景和他們願意為之付出的努力都和美國人差別非常大。

Richard:我們的州長聲稱他不允許在加州設立特許公立學校,對此你怎麼看?

Stewart:希望他不會這麼做。他曾經跟我們說他不會這麼做,讓我們拭目以待。我認為這樣做將會非常糟糕。他在當選之前確實這麼說過。

Sabrina:是的,教師工會的勢力太強大了,出於政治考慮他才那麼說的。既然談到了政治,那麼在晚餐之前讓我們來好好聊一聊政治吧。查理,這應該是你最喜歡的話題吧?

蒙格:但是這群人並不是我最喜歡的人。

Sabrina:我們的總統在他詞不達意的推文中說,因為有太多的假新聞和存在偏見的媒體,所以他才會使用Twitter和大( 1536-TW )家進行交流。他發的很多推文都讓人覺得有點難堪。但是我們的媒體和新聞確實存在很多偏見。你是從哪裡獲取資訊的?你從哪裡可以獲得準確的、沒有偏見的新聞?

蒙格:我沒有地方可以獲取準確、不帶偏見的新聞。事實上,普通的新聞讓我覺得很無聊,既然每個問題都會有兩個傻瓜站在對立面互相爭論,我會從一個蠢貨切換到另一個蠢貨。我老了,我喜歡這些狗血的東西。所以我從來都不去看那些普通的新聞,我會仔細瀏覽這些有偏見的人是怎麼說的。他們每個人的說法我都會去聽,他們都非常有意思。

Sabrina:所以你聽取他們每個人的說法也是在做研究。

蒙格:是的。雖然有點令人討厭,但是他們在某種程度上顯得非常機智。想想看,他們把Elizabeth Warren叫做寶嘉康蒂公主。也許你不喜歡川普,但是他在修辭學方面確實頗有天賦,僅僅只用了一個外號就給另外一個人造成如此毀滅性的打擊。寶嘉康蒂,哈哈哈哈。

九、我有一個永恆的秘訣——順其自然

Sabrina:你有什麼可以和我們分享的建議?

Richard:我認為大家應該投資,並且享受複利。如果你獲得了 8% 的投資收益,你應該將其中 4% 的收益進行再投資,這並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

我的一個最有意義的建議是,企業家應該善待員工,要非常珍視員工。你可以期望員工努力工作,但也要保證好好的對待他們。

Sabrina:謝謝你,市長,這個建議非常棒。查理,你有什麼要和我們​​分享的?

蒙格:我有一個永恆的秘訣——順其自然,擁抱一切你所面臨的挑戰,努力保持理性。

如果仔細考慮那些我們錯失的機會,你會發現我們自己的愚蠢所造成的麻煩比別人蓄意破壞所造成的麻煩要多的多。所以我們要持續不斷的對抗愚蠢。這是一件非常具有建設性的事情,也很有趣。

這個世界上有太多愚蠢,你可以不斷的去偽存真。擊破愚蠢,得到理性的結果,這個過程很有意思。所以,我認為我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順其自然,擁抱一切挑戰,努力保持理性。

Sabrina:謝謝。 Stewart,你呢?

Stewart:我的建議是這樣的。大家總是非常關注事情積極的一面,我們總是有很多計劃,但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有時結果比計劃更好,有時會更差。我認為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大家應該更加關注最差的可能性。

如果你在投資和企業經營的過程中從來沒有虧過錢,這就是一個巨大的優勢。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掙了 15% ,非常好;如果你掙了 7% ,很不錯;但是如果你虧了 20% ,這將會非常難以彌補。

所以每次在考慮一筆投資的時候我總是說,是的,我明白最好的情形是什麼樣的,這很好,但是最差的情形是什麼樣的呢?最差的情形下會發生什麼?這是我自己避免踩雷的方法。我踩過雷,不過幸運的是次數並不多。

Sabrina:今天我們學到了很多。你們的智慧、你們關於財富和人生的故事讓我們受益匪淺。非常感謝你們今天的分享。

雪球》授權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36氪
致力於服務中國新經濟參與者的卓越品牌和開創性平台,以賦能新經濟參與者實現更高的成就為使命,連接和服務初創企業、TMT 巨頭、傳統企業、機構投資者、地方政府、個人用戶等新經濟社群,加速信息、人才、資金和技術四大要素的充分流動。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