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格:為什麼華倫.巴菲特會取得如此不同尋常的成功?

作者:Passion啟航   |   2018 / 09 / 19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LaoLao


價值投資之道

我(蒙格)注意到今年我們是在一頂帳篷中開會,讓人驚奇的是帳篷居然能做得如此出色,這是我們的文明的產物,令人不禁聯想到我們的祖先曾住過的帳篷——當然肯定不是帶有空調的這種。

其次讓人驚奇的是諸位同仁。如你們所知,我從未打算成為一場造神運動的副首領。古人云,經歷僅來自於人們致力於尋求某事的時候。最後讓人驚奇的是,你們中的許多人都是剛參加完波克夏的年會就趕來參加這個會的,而且年年如此,如同信奉天主教的人堅守其教義一般。

很明顯,這裡的人們期望在離開時多多少少會比來時更聰明,智慧是不能僅僅通過聆聽他人而獲得的,這就是為什麼大多數好的教育都是極其逼真的。舉個例子,在二戰期間,為了訓練士兵,教官不得不將真的子彈射向他們,因為唯有如此,才能讓這些新兵老老實實地趴在地上。

不少教訓都是在可怕的經歷中通過艱苦的方法獲得的。馬克.吐溫曾經說過,抓住貓尾巴把它拎起來要比其他的方法更能了解這隻貓。但這種學習的方法是可怕的。有的喜劇演員認為人應該間接地學習——你不必通過嘗試就可以知道不要向帶電的籬笆撒尿。

思想是很難傳承的,所以挑選學校要非常慎重。

我感到自己有責任,因為那麼多人不遠萬里而來,我將討論一些自己曾經思考而你們會感興趣的問題,即為什麼華倫· 巴菲特及波克夏會取得如此不同尋常的成功?

這種成功如果不是投資界有史以來最佳的,肯定也能排在前五位。那可是極其出色的喲。

為什麼一個人能白手起家,沒有信用評級,最終累積起 1,200 億美元的現金或市值的證券。所有這些都是巴菲特從 1,000 萬美元開始的,無需追加額外的資本,這絕對是了不起的事。

如果你讀過《窮查理年鑑》一書,就能了解一些線索。順便說一下,該書是我的朋友皮特.庫夫曼在違反我的意願的情況下寫成的,當我不在辦公室的時候,我允許他在辦公室內到處匍匐前進(暗喻學習)。他說學習的結果可以賺錢並投了 75 萬美元,同時承諾所有的超出部分利潤都將捐給漢圖頓圖書館。所以你瞧,事情就這樣發生了,他賺回了他的錢,受贈人也收到了一大筆錢。我們時刻留意那些非常特殊的人們。

巴菲特的成功是多種因素合力的結果,沒有哪一種因素相比較而言起了決定性的作用。讓我們逐個分析這些因素:

第一個因素是心理適應性。巴菲特雖然非常聰明,但他不可能擊敗所有的競爭者。巴菲特總能很好地調節自己的心理。

另一個有利的因素是巴菲特 10 歲就從事投資了。人們應該盡可能早地開始做自己最感興趣的事,不下水永遠學不會游泳,強烈的興趣和及早開始是成功的不二法則。

具有決定性的因素是巴菲特是這個世界上最佳的持續學習機器。烏龜最終戰勝兔子是持續努力的結果,一旦你停止了學習,整個世界將從你身旁呼嘯而過。巴菲特很幸運,直到今天,即便是早已過了退休的年齡,他仍可以有效地學習,持續地改善其技巧。巴菲特的投資技巧在 65 歲後更是百尺竿頭更上一層。作為一直從旁默默關注的我,可以肯定地說,如果巴菲特停留在其早期的認識水平上,這個紀錄也就不過如此了。

高度執著於一個想法。雖然包含了其他的收入,但波克夏.海瑟威依然能表明一個簡單而偉大的想法所帶來的巨大的貢獻。約翰.沃爾曾經是一位最偉大的籃球教練,他執教紀錄的改善得益於一個偉大的想法:即去平均化。由 12 人組成的球隊中的最末 5 位從不上場比賽,他們是無用的參與者,他集中注意力於球隊的尖子運動員。同樣的事也發生在波克夏——高度集中的時間和精力。

這不像我們平時的生活方式,在一個民主社會裡,可以輪流掌舵。但如果你想要許多智慧,最好的辦法是把決定權和處理權交到一個人的手裡。新加坡發展得如此之好,甚至比美國還要好,不是偶然的,在那裡,權力被集中於一個名叫李光耀的人的手裡,他非常天才,是新加坡的華倫·巴菲特。

不少人都能在晉級測試或快速計算中表現得極為機敏,但他們接二連三地犯愚蠢的錯誤,這僅僅因為腦海中層出不窮的瘋狂念頭。尼采曾說過:「總會有人以自己擁有跛腳為榮。」如果你曾遭受失敗而不思悔改,將以自己的方式滑向淺薄。妒忌、太多的自我憐憫、偏激的思想、強烈的愚忠,所有這些作為一個明顯的標誌,表明你已經失去大腦並將被鐵鎚所痛擊。你會發現華倫·巴菲特是非常現實和客觀的。

當某種心理得到強化時,所有人都能做得更好。當你能穩定地收穫回報時,即便你是華倫·巴菲特,也不會無動於衷的。再也沒有比成為偉大的投資者回報更高的,金錢滾滾而來,人們敬仰地望著你,甚至有人會嫉妒你。如果你買進一些企業,這些企業也會因你而聲名遠揚。你的心理會有所強化,通過學習,你會知道如何通過( 心理) 強化作用使你身邊的人走向成功。如果你想婚姻美滿,可以嘗試讓自己變得更像一個配偶而不是企圖改變你的另一半。巴菲特早已知道這一點,並且這一認識幫了他的大忙。

阿爾弗雷德.諾斯.懷海德早已指出,當人類發明了發明的方法之後,以 GDP 為代表的文明就變得進步神速了。這是極具洞察力的觀點。當人類在如何學習上找到好方法後,從理論上說,每個個體也應受益。教學機構的主要任務是教會人們如何學習,但很明顯,他們失職了,他們用填鴨式的方法教育學生,教學生出色地通過各種考試。相比較而言,名副其實的學習者能夠進入一個新的領域並擊敗現任者,哦,至少在某些場合是如此。我不推薦你這樣做,因為一般情況是失敗居多。然而,我一生中至少三次進入新的領域並獲得了成功。

莫札特因瘋狂而被摧毀的一生是一個極好的例子。莫札特是一位天賦極高的天才,其成就不可磨滅,然而一生悲慘。終其一生,他揮霍無度,這個習慣也會使在座的你不幸( 當然,這屋裡都是一些另一個極端的人,太節儉的人)。莫札特只要感到有人境遇比他好,哪怕是那人應得的,也會讓他感到妒忌和猜忌,最終他被妒忌榨乾了生命。他有太多的自憫自憐,沒有比他更蠢的人了。即使你的孩子奄奄一息,你也不要自憫自憐,抱怨世道不公是於事無補的。Marcus Aurelius 就認為每一次困境都是一次機會,可以去學習,去揭示人性,或隨便做什麼你想得到的。對於他來說,面臨困境就像呼吸一樣自然。巴菲特從沒有在自憐、妒忌上面浪費過哪怕一丁點時間。

然而對於普通人來說, 這完全呈現為一種病態。如果通過痛擊別人來立威或許可以阻止他人來傷害自己的辦法可行的話,那麼看看中東的現狀,它讓我想起一個有關愛爾蘭人 Alzheimer 的笑話:當你什麼都忘記的時候,嫉妒依然存在。

這是一門為你們開設的課程,我認為幾乎所有的人都能從巴菲特在波克夏所取得的成就中學到許多東西。然而有趣的是,當你走進頂級商學院,卻發現沒有人在研究和傳授巴菲特的經驗。自然科學甚少有瘋狂的事,但在軟科學或文學藝術中則充斥著瘋狂,比如經濟學。那些不可理喻的人僅僅挑选和自己相似的人作為繼任教授,這要歸咎於阿爾弗雷德.諾斯.懷海德所指出的問題:致命的各學科間互不關聯性。當人們在各自學科里招募未來的博士時,其結果通常會很糟。

另一方面,如果你有意識地使自己在思想上成熟,你可以勝過比你聰明的人。你只需要從各學科中,而不是其中的幾門,汲取關鍵的幾點,你的智慧就會大大領先。但我個人的早期經歷可以告訴你,這種領先並不能帶來了不起的利益,迎合某一領域的專家或者認為那專家僅是個極其醜陋的小孩,都不是贏得社會恩賜的方法。我年輕的時候曾經遭受了許多次重創,可以說我是被迫進入投資界的。

會計是一個受人尊敬的職業。它誕生於北義大利的威尼斯,然後擴散開來,成為當今標準會計的一部分。那些舉著火把做帳的會計是可敬的,但他們也給我們弄來了一個安隆公司。你就是走進一家精神病院也要比進安隆好,然而會計師讚美它,所以才會導致太多的失敗。我曾經和一個會計界的領導交談並告訴她,讓那些公司往自己的商業模式裡添加許多填充物是沒有任何道理的,那將導致災難。她盯著我看,彷彿我已精神失常了,然後她說:「你不是要最新的數據嗎?我的系統中數據最新,因而也是最好的。」這種智力也許可以在智商測試中得高分,但幾乎​​不可能用來清除垃圾。

有兩個條件是交叉起作用的:(1)你需要通用性;(2)你應該建立一套系統以防止人們欺騙他人或僅僅是自欺欺人,即使有許多激勵促使人們想這樣做。如果你無法完美地區分孰輕孰重,你沒有資格去建立一套會計系統。

如果你走進文學藝術教育領域,同樣能發現這裡的教育也是盛名之下其實難副。我希望自己有兩到三條命,其中一條用於改善大學教學的質量。大學有些是好的,有些簡直糟透了,自從我 65 年前離開後,只有稍許的改進。

你也許會說其他人的功能缺失對我有利。確實如此,那也是你們在這裡的原因。你們都想由於理性行事而回報多多,誰不想呢?

在生活中, 信任能給人帶來巨大的快樂。我的一個孩子是個電腦迷,他所在的學校允許他訪問整個學校網路,這個巨大的信任給他帶來了超級的快樂。如果你的朋友託孤於你,你一定會做得不錯。被信任真美妙!如果我們有更多的一致性的檢查和程式,道德的優點就將最大化。在波克夏,我們有低一級的程式,我們嘗試運作在相互信任的組織中並慎重選擇新來者。梅奧診所也是如此運作的,想像一下他們如果不是如此運作,大多數病人將要死去。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