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蘋果拋棄兩次的英特爾,差在哪裡?

作者:BT財經   |   2020 / 06 / 30

文章來源:36氪   |   圖片來源:36氪


美國英特爾公司,獨領全球芯片界風騷數十年,如今遇到坎了。

被蘋果再次棄用

6月22日,在全球開發者大會(Worldwide Developers Conference)上,蘋果公司正式宣布旗下Mac電腦未來將放棄英特爾芯片,改用與iPhone及iPad一樣的基於ARM架構的自家芯片「Apple Silicon」

據悉,今年年底首批這樣的Mac電腦就會上市,新的芯片將提高蘋果計算機的安全性和電池壽命,並更方便開發者為整個蘋果生態系統開發更高效能的應用程序和遊戲。

「當我們做出大膽改變時,原因簡單而有力:為了生產出更好的產品。蘋果CEO蒂姆·庫克說:Mac正轉型為使用我們自己的蘋果芯片……整個生產線完成這一轉移可能需要兩年時間。」

一年多前,已經發生過蘋果棄用英特爾芯片的事情,當時蘋果5G基帶芯片轉投高通懷抱,導致英特爾退出5G智慧手機調制解調器業務。

現在,英特爾再次被蘋果拋棄,標誌著雙方長達15年的的聯盟關係,就此宣告結束。

蘋果是全球第四大個人電腦供應商,產量僅落後於聯想、惠普、戴爾,有超過1億Mac電腦的活躍用戶。

從2005年以來,蘋果一直採用基於英特爾x86架構的CPU處理器。畢竟,自20世紀70年代末英特爾推出的8088處理器被IBM採用後,以英特爾X86架構為核心的CPU就一直稱霸PC市場。

可是,近幾年英特爾處理器架構發展得很遲緩,性能提升非常慢,其低功耗的i3、i5處理器性能已經被蘋果A系芯片追趕過去。

矽谷的主流觀點認為,英特爾「擠牙膏」般的芯片升級速度已經不能滿足蘋果的訴求,拖累了蘋果的產品戰略,現在改用自家基於ARM架構的芯片,會大幅改進蘋果的生產效率,為硬體開發帶來新的動力,並真正實現iPhone、iPad和Mac三個平台的無縫兼容,讓一些強大的應用功能更好地實現。

▲2020年一季度各品牌PC美國市場份額

蘋果Mac計算機產品線對英特爾的營收貢獻度在2%-4%之間。表面上看,對年營收超過750億美元的英特爾來說,失去蘋果30億美元的訂單似乎損失不大,但這對英特爾的王牌業務服務器芯片已經構成了嚴重威脅。

目前英特爾主導著高利潤的數據中心市場,占據著93%的全球服務器處理器市場,該市場在2019年給英特爾帶來了235億美元的銷售收入和102億美元的營運利潤。

雖然英特爾在服務器芯片領域一直保持強勢市場地位,但基於ARM的Mac的到來可能會改變這一局面。

前幾年,ARM服務器CPU不斷傳出負面消息,很難打開市場局面,主要就因為沒有出現基於ARM的PC大平台。

直到最近兩年,經過技術叠代和性能提升,以及下游用戶對非X86架構服務器CPU需求的不斷提升,ARM服務器CPU在技術和市場兩方面開始上升(雖然與X86系列的整體差距還很明顯),雲端計算的發展也給了ARM架構處理器發展機會。

隨著Mac改用基於ARM的芯片,成百上千萬台基於ARM的電腦將湧現市場,供開發者使用,為日漸重要的Arm芯片架構提供了一個蓬勃發展的生態系統,刺激更多科技企業將注意力轉移到ARM架構的服務器芯片上面來。

之前亞馬遜推出自研的基於ARM架構的服務器芯片,就已經釋放出了這種信號——未來可能有越來越多的計算機在非英特爾芯片上運行。

如何避免這種連鎖效應,成了英特爾必須要面對的一大難題。

痛失芯片界傳奇人物

除失去蘋果這個大客戶,英特爾更具轟動效應的負面事件是其首席芯片架構師、鼎鼎大名的吉姆·凱勒(Jim Keller )宣布離開。

全球半導體行業公認,過去20年裡,沒有人在芯片工程設計領域取得可與凱勒比肩的成就。

20世紀90年代末,凱勒參與設計了Digital Equipment的Alpha芯片,那是當時全球運算速度最快的芯片。之後,他分別擔任了超威半導體公司(AMD)和PA Semi的首席芯片架構師。

再後來,他領導了蘋果公司開發A4和A5移動處理器的團隊,這兩款芯片對早期iPhone手機的成功發揮了重要作用。

離開蘋果公司後,凱勒回到AMD,幫助設計了Zen架構,為公司轉型奠定了基礎。

在2018年加入英特爾之前,他還是特斯拉公司自動駕駛系統Autopilot的負責人,親手設計了能識別紅綠燈和停車標誌的芯片。

▲吉姆·凱勒

凱勒的加盟,曾讓投資者相信,英特爾近年來在技術方面的不佳表現將有所改善。但是,芯片架構師大約需要四年時間才能在產品研發進程中真正發揮作用,如今凱勒任職僅兩年就要掛冠而去,讓投資者很為英特爾的前景捏把汗。

霸主地位遭到挑戰

作為少有的既設計又制造芯片的科技公司,英特爾如今在這兩方面都開始落後了。

製造方面,台積電已經量產5納米制程(N5)芯片,並開始研發4納米制程芯片,在體積更小、更先進工藝的移動芯片生產能力上早已超過了英特爾。

現在,台積電要到美國設廠,不管是出於脅迫還是自願,反正是要殺到英特爾家門口了,未來不僅會跟英特爾爭奪最頂尖的科技人才,更要跟它搶奪美國國內的客戶。

蘋果這次棄用英特爾,取而代之的正是台積電5納米技術。事實上,台積電這幾年一直在協助蘋果的芯片研發計劃。

不僅如此,台積電與英特爾的老對手AMD也緊密合作,幫助它攻克X86市場,擴大台積電自己的帶動市場基礎。

而在設計方面,英特爾面臨的競爭威脅就更大了。

自2016年AMD首次推出Zen架構後,其市場份額就一直在增加,而它最新的芯片設計也被證明性能更優異、功耗更低。過去一年,AMD的台式機處理器已經從英特爾手中奪取了2%的PC市場份額。

在英特爾占據絕對主導的服務器芯片市場,AMD也發起了挑戰。

今年5月,英偉達(Nvidia)宣布,其最新的人工智能電腦將採用AMD的一款服務器處理器,這是英偉達的人工智能系統首次未選用英特爾處理器。要知道,AMD可是英偉達在顯示芯片領域的主要競爭對手。英偉達如此選擇,就因為AMD處理器的性能更好。

從雲計算到人工智能,從自動駕駛汽車到視覺圖形計算,未來科技的核心都是芯片。

在這些高端芯片競爭愈演愈烈、自家產品又日漸落後之際,英特爾本來想利用凱勒豐富的經驗,為下一代芯片開發的最後階段提供指導,如今卻失去了他,這對英特爾公司來說完全是不可承受之重。

近些年,英特爾開始弱化PC端業務,重點轉向以數據為中心的業務,並針對AI、自動駕駛等應用場景,通過收購擴大其在FPGA、GPU等領域的發展。短期內,英特爾在處理器市場的霸主地位還不會動搖。

但是,英特爾在移動市場的失利,ARM陣營挑戰者的來勢洶洶,以及在製造工藝、芯片設計方面不斷暴露的不足,都讓外界質疑它能否在競爭日益激烈的半導體市場繼續締造輝煌。

站在技術和市場的風口浪尖之上,英特爾需要繼續證明自己。

轉載36氪》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Lewis
信奉系統化選股與系統化操作,對股票市場與金融交易充滿興趣與熱情。
臉書粉絲專頁:【小路投資日記】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