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注千億美元的軟銀願景基金 這是瘋狂撒錢還是勾勒未來?

作者:何棄療   |   2018 / 03 / 05

文章來源:獵雲網   |   圖片來源:Jayroz


2016 年 7 月 11 日,Ian Thornton 拿起電話,想著大概是幾個月的休假之後,別人打來寒暄兩句。在他離開的這幾週裡,英國倒是經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比方說 6 月 23 日宣佈脫離歐盟,把全世界嚇了一跳,英鎊對美元的匯率更是因投資者無法接受這個結果,而跳水至 30 年最低。然而,如果說這一切還能讓 Thornton 瞠目結舌的話,當時 Arm Holdings (ARMH-US) 的 Chris Kennedy (電腦處理器設計公司的首席財務官) 傳來的消息,足以讓他心臟停跳幾秒。Kennedy 說,Arm 被收購了。

“誰想買我們啊?一想到我們在行業的地位,我們就覺得沒人會願意收購 Arm。” Thornton 說。Arm 通過收取處理器的設計費賺錢,所謂處理器,就是電腦晶片的“大腦”,而經手 Arm 的處理器占到全世界智慧手機的 95%。

Arm 被稱作“全英國最成功的科技公司”,它發展飛速,40% 的利潤率簡直像在薅羊毛 (編者按:從網路的優惠促銷活動,以相對較低的成本換取物質上的實惠)。

原來,這筆收購來自日本電信巨頭軟銀集團 (SoftBank Group Co, 9984-JP)。2014 年阿里巴巴 (Alibaba, BABA-US) 上市時,軟銀集團曾花 2000 萬美元購入該公司部分股份,現在已經價值 600 億美元,不可謂不驚人。

在 Thornton 打出那一決定命運的電話前一週,軟銀創始人孫正義已經會面過了 Arm 董事長 Stuart Chambers。孫正義主動提出以 324 億美元現金,或 70 倍於 Arm 2015 年淨收入的價格收購該公司。為了達成這筆軟銀史上規模最大的收購案,孫正義搬走一路各種絆腳石,打算出售部分阿里巴巴的股份及其他財產,籌集 200 億美元。知情人士至今都為孫正義的速度感到目瞪口呆。

“整件事發生得太快了。” Thornton 說,“孫先生想要儘快完成這筆交易 — 我想他可能擔心別人來挖牆腳。他說,他想要收購 Arm 已經好多年了,如今終於來了機會。”

事實上,孫正義有這個想法不是好幾年,而是數十年了。19 歲的時候,他寫下自己的人生規劃,計劃到 60 歲 — 也就是他現在的年紀 — 的時候,找個繼承者。 (現在他又說還沒做好隱退的打算。) 他對軟銀的規劃長達 300 年,遠超一個人的壽命。

軟銀和 Arm 都否認英國脫歐對這筆交易產生了影響。如果真是這樣,那麼一定有別人促使孫正義加快收購。

孫正義在無數採訪中說過,自己有一個展望:那就是奇點的到來,即機器人的智商將超越人類。他預測,奇點將在 30 年內到來。為此,他千方百計籌措組建了 1000 億美元的投資機構,試圖通過大量的科技投資,讓軟銀在奇點到來時搶佔先機。僅僅在收購 Arm 一個月之後,孫正義就創立了願景基金。

作為身家 970 億美元的基金,願景基金堪稱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企業投資基金。

軟銀自己投入了 250 億美元,雖然不是最大的投資人,但軟銀卻是最大的所有者。沙特的 450 億美元股份包括 170 億美元的股權,以及借來的 280 億美元。這筆債務採取優先股的形式,在基金的 12 年週期內獲得 7% 的年息,其他投資收益僅分配給股權。這筆錢來自沙特公共投資基金,該基金擁有自己的 2030 年“願景實現計劃”,目標回報率在 4% 到 5% 之間。

願景基金的其他投資人包括蘋果 (Apple, AAPL-US)、高通 (Qualcomm, QCOM-US)、夏普 (Sharp, 3545-JP),他們相信,孫正義是一個堅定的交易能手,軟銀也一定能給他們帶來可觀的回報。在未來的 5 年裡,孫正義每年需要花出去 200 億美元 — 也就是願景基金的 15,才能滿足投資人的要求和期望,然而這樣的期望所處的市場,或許已經被過度高估。願景基金的早期投資超過 1 億美元,所投的公司似乎也是隨機鎖定,從共創公司 WeWork,到網路衛星公司 OneWEB,以及運動零售商 Fanatics 等等,一系列動作讓人浮想聯翩,難道軟銀在盲目撒錢?也因如此,孫正義被打上了“一手創造泡沫的男人”的標籤。

然而,願景基金絶不是在閉著眼撒錢,它的投資策略還要從 Arm 開始說起。

據說,孫正義在 2012 年收購 Sprint 之前,就已經對這家英國處理器公司垂涎。當時 Arm 並未在尋求買家。“不過,如果有一份收購協議,對股東和消費者都有利,那麼我們還是要考慮一下。” Thornton 說。於是,Arm 以最快的速度召集了一次年度會議,提出軟銀欲以每股 1700 便士的價格收購公司,相當於當日收盤價每股 1189 便士溢價 43%。與此同時,孫正義也在溝通英國政府,為交易排除障礙,並承諾會在接下來的 5 年裡,將 Arm 的 4000 名員工數量翻一倍,保留現有的管理層和業務模式。

他還請來了澳大利亞生的企業家 Hermann Hauser,後者曾於 1990 年將 Arm 從 Acorn Technologies 剝離出來。Hauser 曾公開表態,作為英國最成功的公司之一,被外國公司收購,喪失獨立是一件非常丟人的事。“孫正義一再向我保證,會好好照看 Arm,他還跟我分享了對公司的展望。” Hauser 說。

孫正義向 Hauser 即使說,電腦領域的新浪潮即將來襲,Hauser 估計是第 6 次浪潮,繼上次影響主流 — 包括小型電腦、工作站、電腦和行動裝置 — 的浪潮之後,這一次將實現工業生產和消費設備的自動化。孫正義說,Arm 作為網路背後領先的處理器製造商,可以抓住這次機遇。

孫正義在電視採訪中說:“它就是這家公司。地球上沒有哪個人能離開晶片 — 汽車裡有它,冰箱裡有它,哪裡都有。所以,如果說晶片是所有人都需要的,而一家公司擁有 99% 的市場佔有率,那麼一定存在進入門檻,因為這家公司沒有充分利用自己的市場佔有率。如果讓我執掌 Arm,我們會讓它賺更多錢。我相信,它一定會比谷歌 (GOOGL-US) 的價值還要高。”

到 9 月 5 號,在有可能的最短交易時間內,Arm 順利歸軟銀和孫正義所有。

作為軟銀的一部分,Arm 重新制定了自己的商業計劃,幫助願景基金實現孫正義的夢想。“我們所做的很大程度上是為了迎接未來。” Thornton 說。交談的時候,我們站在 Arm 位於劍橋的新園區,這也是軟銀為實踐其員工人數翻倍的諾言所做的努力。

“孫先生和他的團隊制定的時間線遠遠超過我從前打交道的股東。以往我們都是規劃未來 1-2 年,有時候可能會想想 5 年之後的事情。但是孫先生對短期目標毫無興趣。他能想到的最短的規劃是 10 年以後,然而這只是未來幾十年規劃的鋪墊而已。”

Arm 已經開始投資建新辦公樓,招聘下一波 4000 名員工。“我們需要讓我們的技術滲透到全世界每一塊晶片上。” Thornton 說。除了在智慧手機領域 95% 的市場佔有率,Arm 還佔有全球處理器市場 34% 的佔有率。目前,全球共有 1100 億塊 Arm 處理器。該公司預計,到 2035 年,他們在全球將擁有估計 1 萬億塊處理器。隨著技術一步步升級,汽車、洗衣無人機等都需要晶片處理器,如果各公司內部進行開發,成本會過高。“我們制定的價格,是企業內部開發成本的 1/10。” Thornton 說,“所以,當你看到,花費 10 年時間,1000 億美元進行內部開發的時候,我們會告訴你,在我們這裡,你只要花上 100 億美元,就可以立即拿到處理器。這就是為什麼過去 20 年裡我們能夠擴張得如此迅速。未來,我們將一家公司一家公司地訪問,一個設計團隊一個設計團隊地會面,讓 Arm 成為這家市場的首選處理器。”

這讓 Arm 陷入了一場貓與老鼠的競逐當中,也就是要先於各種應用之前,開發出下一代處理器。

巴菲特曾經用鐵路數據預測基礎設施領域的結構性變革;與之相似,軟銀拿下 Arm 也是為了抓準投資網路公司的時間。“通過 Arm 我們能看到未來。”東京花旗集團 (Citigroup, C-US) 的信用分析師 Mitsunobu Tsuruo 說道,“比方說,當 Arm 和一家新公司建立合作的時候 — 例如汽車或農業方面的網路技術,Arm 可以提前掌握網路兩年後的方向。”這樣一來,軟銀就可以投資那些相關市場甚至尚未出現的初創企業。

願景基金的形成,始終都是圍繞 Arm。2016 年 12 月,當時的當選總統川普在川普大廈會見了孫正義。“他是行業的偉人之一。”川普這樣告訴與會的記者。“他剛剛應允在美國投資 500 億美元,創造 5 萬個就業職位。”在一旁的孫正義,舉著寫有兩個公司名字 — 鴻海 (2354-TW) 和軟銀 — 的紙張,笑眯眯地對著記者們的鏡頭。Tsuruo 和花旗集團透露,台灣電子元件公司鴻海計劃在北美加碼投資 70 億美元,在軟銀之外,獨立創造 5 萬個工作職位,部分是 LCD 面板和電視組裝工廠的工作。

分析師認為,軟銀正在進行垂直整合 (軟銀方面拒絶對本文置評) :鴻海生產設備,Arm 提供晶片,軟銀旗下的 Sprint 和網路衛星公司 OneWeb 負責設備運行的網路。願景基金的投資組合公司將從這些合作中獲益,而軟銀居於中間位。

軟銀組建了一支由銀行家組成的團隊,來管理基金的投資事務。自從願景基金成立以來,有關這支團隊的組成訊息,也一點一點零碎地為外界所獲知。有報導稱,在倫敦的願景基金總部,這支團隊大約有 20 人。團隊領導為來自印度的投資銀行家 Raeev Misra。在金融危機之前,Misra 因招聘激進的交易員 — 如 Greg Lippmann — 到德意志銀行 (Deutsche Bank, DBK-DE) 的衍生業務處而聞名。願景基金的員工席上坐著的,大多都是德國籍員工,包括前操盤員 Akshay Naheta,前經理人 Saleh Romeih,以及前投資銀行的聯合主管 Colin Fan等。

不過,願景基金的投資組合看上去還是沒什麼規律。運動服裝生產商 Fanatics 和室內種植創企 Plenty 有什麼共通點嗎?答案是:數據。

“我們對共乘公司 — 從 Uber 到 Grab 的投資,事實上目的不是幫助人們從 A 地到 B 地。”願景基金經理 Jeffery Housenbold 在去年 11 月的跨國創業峰會上說道,“而是為了收集數據,進而探索擁有這些數據以後,能夠開發出其他什麼衍生業務。”沒有數據,計算機就無法學習。和人類不一樣,計算機需要數字才能提供推薦,進行預測。而一旦擁有數據之後,他們的分析能力就會甩下人類一大截。孫正義曾對一名採訪者說,“未來,人們會說:生產晶片的人將會統治整個世界;擁有數據的人也會統治世界。”

然而,霍金 (Stephen Hawking) 曾表示,奇點“將是人類文明史上最糟糕的事件。”伊隆·馬斯克 (Elon Musk) 也警告稱,由電腦主導的第三次世界大戰或將出現,而人類需要與機器融合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願景基金改採取的投資模式認為,未來的數字獨裁者,會更加仁慈。孫正義認為,智力高於人類的電腦,因為太聰明,所以不會允許戰爭的發生。“回望人類的歷史你會發現,人們每天都在互相殘殺。但是現在,我們的生活不再是這樣了。所以,如果機器比人類聰明,那麼它會明白,鬥爭不是生存的有效途徑,和諧才是。”孫正義解釋說。

眼下,圍繞奇點到來的線索,開始出現在願景基金內。以人工智慧為中心的市場,正走入健康醫療和自動駕駛汽車。去年 5 月,願景基金對癌症檢測創企 Guardant Health 領投 3.6 億美元,8 月又對生物製藥創企 Roivant Sciences 豪注 11 億美元。與之同步的,是對智慧汽車市場的追逐。去年 7 月,軟銀參與開發深度學習演算法的汽車科技公司 Nauto 的 1.59 億美元 B 輪融資,並擔任領投方。此外,軟銀還收購了 Uber 的部分股權,同時表達了對 Lyft 的興趣。

這股刮向各類公司的 1000 億美元資金,似乎花起來的時候並沒有精打細算。不久前,Slack 在融資中獲願景基金 2.5 億美元注資,將其估值推升到 51 億美元,順利擠入至矽谷估值最高的創企隊伍。波士頓 NEPC Consultants 的私人市場研究分析師 Brandley Rowbotham 形容願景基金是一塊扔向水中的巨石。“它所產生的漣漪,還在影響所有的小型投資公司。”

Rowbotham 說,因為願景基金的存在,小型投資機構只有加大投資,才不會被淘汰出局。而從反面來看,願景基金只要提供流動資金,就可以輕鬆對市場施壓。軟銀喜歡投資後期階段,市場存在感較強,估值較高的私人公司。有些公司可能一再拒絶 IPO,擔心估值會像Snap (SNAP-US) 和 Blue Apron (APRN-US) 一樣大跳水。2015 年,私募投資人對 Blue Apron 的估值是 20 億美元,而在上市 6 個月之後,也就是 2017 年 11 月份,這家食材配送公司的市場暴跌至 5.8 億美元,心酸地成為“曾經的獨角獸”。“隨著許多獨角獸公司推遲上市時間,軟銀的收購提議不啻為上佳的退市選擇。”

NEPC 合夥人 McCusker 不認為軟銀正在創造泡沫,但是這種大手大腳的闊公子架勢,加上不加區分的定價,以及市場其他角落歡欣鼓舞的情緒,或許會孕育出一場泡沫。“過去兩年裡,創企 IPO 的動力似乎一點點被抽乾。” McCusker 補充說。

軟銀已經發現了許多問題。在投資一個月後,Roivant 傳出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那就是它被炒得沸沸揚揚的阿茲海默症藥物 interpirdine 不起作用。消息曝光後,該公司股價大跌 75%。禍不單行,Uber 的交易陷入了股價定價的困境中,並被爆出一場巨大的,此前未披露的數據洩露事件,更糟糕的是,Uber 方面還想方設法掩蓋了這起醜聞。願景基金的規模和投資放大了這些壓力。Arm 的創始人 Hauser 說:“如果他們不犯愚蠢的錯誤,我會非常驚訝。唯一的區別是,如果他們取得了成功,那一定是巨大的。”

Hauser 的風險投資公司 Amadeus Capital 感受了 Vision Fund 的連帶影響。Amadeus Capital 是虛擬實境創企 Improbable 的早期投資者,後者在去年 5 月份通過願景基金從軟銀獲得了 5.02 億美元投資,書寫了英國公司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融資。“這是一個令人興奮的消息。它給 Improbable 帶來一次機會。” Hauser 說。“與其上市,高科技公司更願意拿到這樣的投資。從這個意義上講,這是對金融世界的可喜的貢獻。“

得益於軟銀,Arm 不必擔心其 2017 年的利潤率會減半,到 2018 年再減半,然後變成個位數。在經歷快速擴張之後,Arm 將需要兩到三年的時間來開發下一代處理器,客戶也需要另外兩到三年,圍繞 Arm 的設計開發電腦晶片。Thorton說,公司的利潤可能八年都不會再成長。他說:“如果是上市公司,我們就沒有那麼多時間了。想像一下,你對股東說,我們要把一個賺錢的公司變成只出不進的公司。花上兩三年時間開發下一代處理器是迎接未來的重大舉措,而如今,我們不用太過擔心眼下了。”

不過,也有信號顯示,孫正義最終或許還是會把 Arm 送上市,而到時候的回報,只能比阿里巴巴 2014 年上市的時候多,不能少。在接受彭博社的電視採訪時,孫正義解釋了他是如何在 45 分鐘內說服沙特王子對願景基金投資 450 億美元的。“我要送你一份 1兆美元的禮物。”他對王子 Mohammed bin Salman 說,“你給我的基金投資 1 億美元,我會還你 1 兆美元。”

這些回報將取決於願景基金加速奇點到來的能力,而在當下,許多企業高層都認為奇點的迫近速度比預期要慢。目前,在 Arm 和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調查的公司當中,只有不到 110 表示將網路技術得到了價值化的運用。

“我沒有理由相信,他們在愚蠢地花錢。” Hauser 說,“但科技界真正成功的故事往往需要時間的孕育。有那麼一句話嘛:檸檬早熟。”

獵雲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loading animation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分享好文章

獵雲網
「獵雲網」用心服務創業者。
創業本就是一場征途式的孤獨馬拉松。我們關注那些會改變世界的小火苗!不做隔岸觀火者,也不做只拍手稱快者。我們願意參與近這場創業大潮。我們是一群年輕有夢想的創業派。遵守規則,也蔑視規則,推崇創新,也扼殺創新。我們不用別人來指點未來應該走向哪裡。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獵雲網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