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利率和脫歐算什麼!新興市場銀行根本沒在怕

作者:JED GRAHAM   |   2016 / 07 / 21

文章來源:IBD   |   圖片來源:Simon


當美國、日本以及歐洲的主要銀行受到脫歐風暴和史上最低利率,甚至是負利率而使股價走低的同時,觀注於全球的投資人發現有一個地方的銀行機構是相對平靜的,那就是新興市場。

IBD的國外銀行類股在過去的八週當中,在IBD追蹤的197個產業排名第50名。這個產業裡表現領先的一些銀行股包括印度的HDFC Bank(HDB)、秘魯的Credicorp(BAP)以及阿根廷近期IPO的Grupo Supervielle(SUPV)以及Banco Macro(BMA)。即使巴西陷入衰退,Banco Bradesco(BBD)的股價從1月份以來仍成長了一倍。

emerging market

而貨幣中心銀行類股的表現則恰好相反。包括美國大家耳熟能詳的銀行名稱,像是富國銀行(Wells Fargo, WFC)、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 BAC)還有高盛(Goldman Sachs, GS)。還有蘇格蘭皇家銀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 RBS)、英國的駿懋銀行(LIoyds Banking Group, LYG)、瑞銀集團(UBS Group, UBS)和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 DB)以及其他歐洲、英國的銀行巨頭,拖垮了該類股的表現,使得排名下降至第167名。

經濟撥雲見日

在10年國庫債的利率降至歷史新低的同時,過去的數據顯示投資新興市場的金融類股是最不可能獲利的。但是這次有什麼不一樣呢?政治是其中一個因素。當歐洲美國因經濟的成長不足而導致民粹主義的興起,使得新興市場因為政治因素而受惠。

德意志銀行的分析師Tito Labarta告訴IBD,在秘魯、阿根廷以及巴西的政治因素是正面的,新的管理者採行“利於市場運作的措施”。

Credicorp的財務長Fernando Dasso在5月份的電話會議當中告訴分析師,政治的不確定性,“已經開始雲消霧散”。

Dasso表示,原因是因為第二輪秘魯的總統大選結果為兩位以市場為導向的候選人將角逐下任的總統,這“減少了原本預期會造成的不確定性以及波動性”,且喚回了企業的復甦以及消費者的信心。

在6月份,前華爾街銀行家庫辛斯基(Pedro Pablo Kuczynski)以相當低的差距險勝對手,並馬上任命他的競選經理,同時也是前摩根大通的投資銀行家為經濟部長。

Labarta表示,秘魯的經濟今年有望成長3.5%以上。而Credicorp的貸款預計將達到13%至14%的成長。他指出,由於秘魯的銅價較低,因此在原物料方面和其他的新興市場來說曝險相對較低,在基礎建設的推波助瀾之下,有望達到多元化的成長。

阿根廷重新踏入債務市場

阿根廷在去年11月份的新任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他所採用的政策和前任的民粹政策大相逕庭。

在4月份,惠譽國際信用評等機構(Fitch Ratings)將阿根廷的本國貨幣債務評級從‘CCC’調升至‘B’,主要是因為該機構在3月份將阿根廷的主權信用評級調升。

惠譽表示,“該政府盡了相當大的努力使情勢能夠穩定”。並表示新政府能夠“減少政治以及法令的干預對銀行體系造成的影響”。

也因為主權信用評級的調升,使阿根廷在4月份時能夠較容易地在國際債市當中賣出165億美元的公債。這些公債的票面利率為7.5%。

在5月份,Grupo Supervielle也因為投資人對阿根廷重新燃起了興趣而在公開發行市場當中籌得了1.9億美元。股票的原始價格為11美元,而在6月24日因為脫歐公投的影響而下跌至10美元,而在7月5日則較原始公開發價格上漲了26%。

有利市場的舉措

在4月份,惠譽也調升了另一家阿根廷銀行Banco Macro的評級。同樣也是因為主權信用評級調升的影響。惠譽並指出該國第三大的貸款銀行涵蓋了約90%的個人借款,包括薪資貸款以及退休貸款,“這大幅地降低了Macro的信用風險”。

採取激進的措施,像是公共支出的裁減以及披索的大幅貶值,對投資者的吸引力比經濟開始成長還要來得大,因為要靠政府改革才能夠持續帶動經濟的成長。

Labarta表示,巴西的經濟預期可能會再衰退至少3%。主因是銀行的資產品質的惡化。也因為巴西總統羅賽芙(Dilma Rousseff)因為破壞財政紀錄而被彈劾,使得巴西的經濟有望開始止跌回升。

Labarta在6月5日的報告中摘要德意志銀行會議中對於Bradesco的討論:該公司“強調了近期的政治局勢的改變以及採用有利於市場措施的政府,對於民眾的信心以及相關投資應該會有所幫助。但將有大幅度的復甦仍言之過早,而新的行政團隊將會如何實施改革仍須觀望”。

2.33億的潛在新客戶

在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的帶領之下,印度成為了世界上成長最快的主要經濟個體,他在2014年上任,並信守承諾地開啟該國的國際投資大門。

Thornburg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投資組合經理Pablo Echavarria在7月1日的分析當中表示,“印度的銀行貸款在接下來的幾年要達到雙位數的成長仍是相當有機會的”。

Echavarria引用了未持有銀行帳戶的人口數據(約有2.33億人);相對於其他開發中的國家,印度的家庭負債相對較低(約為GDP的10.1%)。而印度女性的生育率也較高,平均每位婦女育有2.5位子女,這對消費、所得和勞動力的成長都相當地有利。

Echavarria指出,國家持有的銀行目前仍掌控銀行業約四分之三的資產,但因為年輕的工作者較偏好私有銀行,像是HDFC,而使得這樣的情況即將改變。

他表示,因為消費者逐漸適應新科技,包括在智慧型手機當中操作財務相關服務,應該會有助於私人銀行拓展它們的市場份額。

而CFO在5月份指出,除了政治的不確定性之外,還有美國聯準會提高利率的政策也會對秘魯的Credicorp造成影響。

聯準會在去年的12月開始以相當緩慢的速度調升名目利率,並暗示在2016年利率將會調升四次以上。但在6月份,脫歐公投之前,聯準會的官員則表示利率僅會調升一至二次。目前利率可能會維持全年不變。

美國的利率越高,將會吸引開發市場中的資金。在去年度的8月份,因為聯準會緊縮的政策刻不容緩,使得美元兌人民幣升值,兌日幣貶值,而重挫新興市場股市。而目前的市場則面臨著奇怪的現象:國庫券的利率下跌,但美元上升。這對開發市場當中的公司來說是一個負面的消息,因為它增加了美元計價的債務負擔。

印度Vs.風暴

目前對新興市場中的投資人來說,最重要的問題是長久維持負利率是不是一件好事,或者是說,美元增值是不是一個風險規避的警告,投資人可能要開始承受脫歐的後果。美國企業研究院(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學者,Salomon Smith Barney前任新興市場的經濟學家Desmond Lachman認為這是值得關注的議題。

目前英磅的價值暴跌至三十年以來的新低,且房地產的基金開始外移,Lachman認為這“這有可能造成英國崩盤”。

他並表示,義大利的銀行也有可能因為脫歐的結果而受到影響。換句話說,脫歐風暴可能只是個開始,如果是這樣的話,新興市場就不會是一個安全的去處了。他並補充,印度相對於其他新興市場來說,經濟較為封閉,貿易出口並不是它的主要經濟來源,因此相較於大多數的新興市場來說,應該會比較穩定。(譯者/Ing)

INVESTOR’S BUSINESS DAILY》授權轉載

© [2016] Investor’s Business Daily, Inc.
Investor’s Business Daily, Inc. (IBD) does not license, review or approve of, and is not responsible or liable for any investment advice or other services provided by the user. The user is not an agent of, sponsored by, affiliated with, or owned by IBD and is not authorized by IBD to make any representations, warranties, or promises.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IBD
IBD 是商業人士及投資者的首選刊物。它提供讀者關於企業、財務及經濟的最新動態,以及投資、商業和工作上做決策所需的必要資訊。IBD報導具新聞價值的事件,並以獨到的眼光洞察政治議題,有系統地以專欄來教導投資人建立穩固的投資方法。
IBD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