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與明星:羅志祥出軌的成本有多高?

作者:姚赟   |   2020 / 04 / 24

文章來源:36氪   |   圖片來源:36氪


從經濟學角度來看,婚姻本就是一種經濟關係,是一場等價交換。其中,出軌的機會成本是影響婚姻關係的重要因素。

4月23日9點整,周揚青發布「分手信」。

12點12分,小豬羅志祥微博回應事件,並表示:「很多事不是只言片語就可以去說清楚,也不再去解釋,感謝我們相識相戀的這段人生 我也不後悔。」

4個小時12分鐘內,微博出現10個左右相關的熱搜,蒙牛純甄悄悄撤下了事發前一天(22日)剛官宣的海報和互動,《極限挑戰》《創造營2020》的官微下湧入了一大批要求換人的留言,羅志祥創立的潮牌「GOTNOFEARS」官微下湧入一批抵制的留言。參考前輩文章、陳赫、吳秀波、林丹、陳思誠,對商業上的衝擊,現在還只是開始。

從負債千萬到身價上億,用了二十多年,而失去上億身價,只要一條千餘字的微博。

2013年最吸金台灣歌手榜單上,羅志祥狂賺6.1億新台幣,登上榜首位置。2014年,小豬羅志祥進帳約1.1億元人民幣,從榜單中看,當時,周杰倫的收入為1.23億元人民幣。

2015年,憑借《極限挑戰》羅志祥更是紅遍大江南北,代言、活動、片酬等紛至沓來。

根據《鏡周刊》報導,小豬接下《極限挑戰》,每季10集的酬勞約1.8億元新台幣,《創造營2020》的酬勞不會相差太多,失去兩個節目的酬勞,小豬因分手醜聞,失去3.6億元(新台幣)的進帳。

而這只是綜藝片酬方面的損失。據CBNData星數統計顯示,從2019年10月至今,短短半年時間,羅志祥就為卡西歐G-SHOCK手錶、紐西之謎隔離霜、手遊《劍與遠征》、蒙牛純甄等多個知名商家代言。當娛樂瓜商業吃成常態,挖掘事件主角背後的商業版圖,也成了吃瓜標準動作之一。

我們再來看一下羅志祥商業版圖。控股企業有3家,牛秀文化投資占比60%,修樓梯文化投資占比54%,上海舞秀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稱舞秀教育)投資占比30.6%。其中,羅志祥的商業版圖中,可以發現,這些企業的經營範圍基本為影視文化,而羅志祥基本以投資的形式,出現在這些關聯企業中。

大陸地區外,我們還查詢了羅志祥在台灣地區企業關聯狀況。從新聞報道中了解,2014年,羅志祥成立了創造力娛樂有限公司,旗下擁有「鄰家女神」愷樂、「最燥男團」C.T.O(曾參與錄制過《極限挑戰》)等藝人,同門藝人還舉辦過「創造力家族演唱會」。

我們再來看本事件中,另一位關鍵人物——周揚青。

周揚青對外投資6家企業,分別是天津酷海克科技有限公司持股51%,嘉蕊化妝品(上海)有限公司持股50%,北京自在梵朵娛樂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持股40%,北京美佳美業國際貿易中心(有限合夥)持股33.33%,北京美加美業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持股14%,和持股20%的北京佰可貝糕商貿有限公司(已吊銷)。

這些企業涉及到批發零售、科研服務、制造業、租賃和商務服務等。其投資存在跨行、分散等特點,且與羅志祥無任何交集。

有媒體報道:根據周揚青某寶店鋪的銷售量來看,僅僅一件黑色西裝的月銷售額就高達78萬,不難推算出她的年收入起碼高達幾千萬。

據電商在線報道:目前,周揚青旗下這一名為GRACE CHOW 的店鋪級別已達兩皇冠,按照淘寶官方的店鋪評級要求:賣家好評達到1000001分-2000000分的店鋪才能獲得兩皇冠,而周揚青所經營的服裝品牌價格在59元-5800元不等,據此估計,她的這家開業不到五年半的店鋪營業額至少有一個億。

談錢傷感情,談感情傷錢。

明星、公眾人物出軌的機會成本非常大。吳秀波出軌後,新片撤檔,其公司股價損失不止10億。劉強東出軌後,京東市值瞬間蒸發998億元,同時,還迫使劉強東還是與京東逐漸熔斷。至今,京東還未恢覆元氣。光環越大,財富越多,出軌的機會成本就越高。對羅志祥來說,也是如此。

實際上,影視公司在與演員簽訂合同時,一般都會增設附加條款,規定影視作品因演員的不良嗜好導致的損失由演員承擔。按照行業慣例,大部分品牌與明星簽訂廣告代言合同時,都會要求明星不得犯罪、不得出現負面新聞等。如果違反了上述條款,除了終止合作,明星可能還要賠償品牌損失。而明星和經紀公司簽約時也有相應的約定,一旦藝人自己出了問題,要賠償的不僅有品牌方,還有經紀公司。

本次事件下,羅志祥的損失,不僅是過去累積的口碑和人設,已初據規模的商業版圖,數筆巨大的違約的賠款,還有未來商業發展的巨大潛力。

傳統明星以作品為出發點,經歷傳播和被接受的過程後,商業價值得以實現。而流量明星則不同傳統明星,他們與粉絲相互依賴,通過粉絲群體破圈為大眾了解,大眾和粉絲均是其形成商業價值的路徑。

也就是說,傳統明星的根基是作品,流量明星的關鍵是粉絲。但,羅志祥卻介於兩者之間。

羅志祥之於抖音,就像姚晨之於微博。

兩人分別在兩個平台的初期,把握住了紅利期,一個成了微博女王,一個從亞洲舞王變成了抖音沙雕演繹之王。

從數據來看,截止2020年4月23日18:16,羅志祥在抖音共發了345個作品,4334.7萬粉絲,4.4億獲讚,每個視頻的平均獲讚量127萬。

周揚青微博爆料後,羅志祥抖音粉絲數逐漸下滑。這樣的數據,在商業上意味著什麽?

羅志祥在抖音上的商業廣告極少,除了周揚青和羅的服裝品牌外,綜藝預熱和TST是「唯二」的兩類有明確商業用途的視頻內容。

2019年6月10日,由TST在抖音冠名的「極限挑戰」攜手羅志祥發起的「抖音挑戰賽」正式開啟。活動發布後,在抖音平台引發全民合拍熱潮。據了解,該條視頻累計獲讚73.1萬,評論1.9萬,轉發2.6萬。這樣的數據和成績,小試牛刀。

在短視頻國度里,有著聽過太多商業傳奇故事。

「口紅一哥」李佳琦,5分鐘賣出15000支口紅,288秒賣掉9萬盒面膜;主播「薇婭」 則有直播5小時帶貨1.5億等成績,快手上即使不是頭部達人的老鐵,也能實現不錯的銷售數據。李湘、趙薇、王祖藍、郭富城、李小璐等人,陸續入駐抖音,開始直播帶貨。

在此背景下,再來看羅志祥的模式,作品和流量同時具備平衡的狀態,這讓羅志祥的商業潛力變得巨大。

然而,這一切還未開始就已結束。

《轉載自36氪》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sf-edit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