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了十年賭局 奧瑪哈先知巴菲特的投資理念

作者:美國消費   |   2018 / 02 / 01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Berber


一直以來,很多炒股的朋友都認為:賠錢或者賺得不夠多是因為自己不夠“專業”。

可是到底什麼是“專業”?華爾街的基金經理夠“專業”嗎?

股神華倫·巴菲特 (Warren Buffett) 認為:“那些由專業人士管理的投資,若干年後的總體回報,甚至不如靜觀其變的普通業餘人士。”

事實上,巴菲特和華爾街著名的對沖經理為此打了賭,這場賭約歷經 10 年之久,終於在幾天前,以巴菲特的絶對勝利而終結。

2007 年,巴菲特向對沖基金行業的金融專業人士發出挑戰,希望他們加入巴菲特 2016 年給波克夏·海瑟威 (Berkshire Hathaway,BRK.A-US) 公司股東信中所說的賭局:

“由波克夏公司在 2005 年報可以看得出來,總體而言,那些由專業人士積極管理的投資,若干年內的回報,會低於那些消極靜觀的普通業餘人士。因為各種‘幫手’收取的大量佣金,會讓客戶,比單靠投資低成本的消極管理指數基金業務,得到更差勁的回報。

我公開表示,願下注 50 萬美元:任何投資專家選擇一套至少含 5 支對沖基金的組合 (廣受歡迎的高佣金投資工具) ,在一段較長時期內,表現劣於僅僅收取象徵性佣金的、消極管理的標準普爾 500 指數基金。

我提議一個為期十年的賭局,把一支低成本標準普爾基金命名為‘先鋒’ (Vanguard) 來對打。

然後我袖手旁觀,等待基金經理人大顯身手 — 他們可以把自己的基金也列入 5 支基金之一,以捍衛自己的職業榮譽。畢竟,這些經理動輒要求別人下注數十億美元,為何要害怕拿自己一點小錢來冒些風險呢?”

具體而言,巴菲特提議的打賭是指:從 2008 年 1 月 1 日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的十年,標普 500 指數的業績表現會勝過對沖基金組合扣除佣金、成本及其他所有費用的業績表現。Protégé Partners 的對沖基金經理 Ted Seides 接受了巴菲特的賭局,他確定了 5 支對沖基金,預計它們會在十年內超過標準普爾 500 指數。

巴菲特著名的賭局,實際上提前結束了,因為結果呈一面倒之勢,標準普爾 500 指數完勝對沖基金:

“這位‘奧馬哈 (Omaha) 的先知’再度證明,華爾街的昂貴投資往往是蹩腳買賣。巴菲特在 2007 年底與 ProtégéPartners 的對沖基金經理 Ted Seides 以 100 萬美元下注對賭。巴菲特認為低成本標準普爾 500 指數基金的業績表現會好於 Protégé 的對沖基金組合。巴菲特在指數投資的賭注中遙遙領先,以至於 Seides 只好承認敗北,儘管要到 12 月 31 日,這場賭盤才告正式結束。

Seides 的問題是,自 2008 年以來,到今年年中,他的 5 支基金,一年只能漲 2.2% ,而標準普爾 500 指數一年漲幅超過 7% ,差距驚人。這意味著 Seides 的 100 萬美元對沖基金投資,在同一時期僅賺 22 萬美元 (整個 2016 年) ,而巴菲特的低佣金投資獲利 85 萬4000 美元。

‘總而言之,遊戲結束。我輸了。’ Seides 寫道。這 100 萬美元將捐給巴菲特的慈善機構奧馬哈女孩公司。在承認失敗時, Seide 表示“對沖基金收取的高投資佣金是關鍵因素。對沖基金對於經營基金的人來說,往往是筆不錯的生意,他們把大筆帳單送給投資者。”

營運對沖基金有利可圖?是的。跟蹤對沖基金行業的資本管理服務集團 (CMSG) 表示,對沖基金經理通常要求管理資產的 2% 的管理費。‘管理者的業績抽成可以是交易利潤的 20% 到 50% ’, CMSG 補充道。相比之下,平均指數基金的成本最小。追蹤標準普爾 500 的基金,可能會有低至 0.02% 的費用率。”

雅虎 (Yahoo!) 財經報導,“為期十年的打賭正式結束”,巴菲特贏得了他與對沖基金行業的 100 萬美元賭盤:

“在 2017 年結束時,巴菲特在一場始於十年之前的對賭中,鎖定了他壓倒對沖基金的勝局。這位波克夏公司董事長,在 2007 年下注 100 萬美元,賭標準普爾 500 指數 10 年內勝過對沖基金。

截至 1 月 5 日,他的標準普爾 500 指數基金在此期間的年複合成長率為 7.1% 。根據《華爾街日報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報導,和他對賭的經理在由 ProtégéPartners 選中的基金總和獲利 2.1%。巴菲特同意將這筆獎金捐給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女孩公司 — 他早先支持的一家非營利組織。

長期以來,巴菲特一向批評對沖基金稱自己能夠跑贏市場是誇下海口,而且從客戶收益中獲取的佣金過於高昂。他在這兩方面都被證明是正確的。自金融危機以來,積極管理型基金出現了資金外流,而被動型基金由此獲益。與此同時,大量交易所交易基金,讓投資者以更廉價更方便的方式,買入任何股票組合。”

巴菲特投資期內標準普爾 500 指數的年度回報以及巴克萊公司收集的上萬支對沖基金綜合指數的平均年回報率:從 2008 年 1 月到 2017 年 12 月。如果一開始同時投資 10 萬美元,到 2008 年底,前者翻了一番以上,達到 22 萬 5586 美元,而後者只能達到約 14 萬 8000 美元 。

在此期間,標準普爾 500 指數的年平均回報率接近 8.5% ,是 2008 年 1 月以來巴克萊 (Barclays) 對沖基金指數平均年回報率的 4% 的兩倍之多。除 2008 年以外,標準普爾 500 指數年年表現都優於對沖基金指數:2009 年 (26.4% 對 23.7%) , 2010 年 (15% 對 11%) , 2011 年 (2% 對 -5%) , 2012 年 (16% 對 8.25%) , 2013 年 (33% 對 11%) , 2014 年 (13.7% 對 2.9%) ,2015 年 (1.38% 對 0%) ,2016 年 (12% 對 6%), 2017 年 (21.8% 對 10.8%) 。

至少在最近十年,巴菲特的投資建議 (也從 2016 年給股東的信中得到證實) 令人信服地佔了上風:

“許多非常聰明的人在證券市場上,開始時做得要好於平均水平。可以稱之為活躍投資者。他們的對立面,被動投資者,則聽任於平均水平。總而言之,他們的部位或多或少都與指數基金相當。因此,宇宙是平衡的 — 積極的投資者 — 也勢必回落到平均水平。但是,這些投資者將會帶來更高的成本。所以,權衡起來,扣除這些成本之後的總成果,就會比被動投資者還要不如。

當高額年費、高業績抽成,還有積極交易的費用,全都加到積極投資者的等式中,成本就會有如火箭般竄升。投資對沖基金的基金,更加重了這個成本問題,因為它們在對沖基金高佣金的基礎上,又把費用大幅疊加上去。

某些聰明人參與了對沖基金的營運。但在很大程度上,他們的努力是自我抵消的,他們的智商無法克服他們加在投資者身上的成本。投資者滿足於平均水平,隨時間流過,低成本指數基金的業績表現會優於那些投資基金的基金組合。”

巴菲特:無論婚姻還是商業,斤斤計較都是大毛病

“如果是職業投資者、如果對自己有信心,我建議高度集中。對於其他普通人,如果不懂投資,我建議高度分散。”

“用好生意構築的城堡周圍環繞著寬廣的護城河,我們就找這樣的投資機會。”

“找到好伴侶,就成功了一大半。無論是在婚姻中,還是在商業上,斤斤計較都是個大毛病。”

巴菲特投資生涯中最後悔的事是什麼?他最看重的經理人品質是什麼?雖然巴菲特公開了自己的投資方法,但很少能有人模仿成功的原因又是為何?在巴菲特眼中,需要哪些努力才能配得上成功?  

Emory 與 Austin 大學商學院學生問

2008 年 2 月 25 日 Emory Goizueta Business School 和 McCombs School of Business at UT Austin 的學生拜訪了巴菲特先生,並與巴菲特先生進行了一系列問答。

職業投資者應高度集中,普通人要高度分散

問題 1:隨著“財富公式” (Fortune’s Formula) 、凱利公式 (Kelly Formula) 的流行,投資界產生了許多關於分散與集中的爭論。我知道您支持哪一方,但是我想問的是,您能否詳細告訴我們,您如何分配部位、如何攤低成本?

巴菲特:關於分散,我有兩個觀點。如果是職業投資者、如果對自己有信心,我建議高度集中。對於其他普通人,如果不懂投資,我建議高度分散。

從長期來看,經濟一定越來越好。普通人只是要注意一點,別在價格太貴或者不該買的時候買。大多數人應該購買低手續費的指數基金,長期定期投資。你是個普通人,還想耍點小聰明,每個星期花一小時研究投資,最後你很可能後悔自己太傻。

如果投資是你的專長,分散不符合邏輯。不把資金投到第 1 位的機會,非要投到第 20 位的機會,不合理。以勒布朗·詹姆斯 (LeBron James) 為例,球隊裡有詹姆斯,一定要讓他上場,不能把他換下來,讓他給別的球員讓位。

蒙格 (Charlie  Munger) 和我主要投資的就是 5 支股票。假如我管理 5000 萬美元、 1 億美元或 2 億美元的資金,我將用 80% 的部位集中投資 5 支股票,並把 25% 的部位分配給第一重倉股。

1964 年,我找到了一個好機會,值得下重注,我願意用高達 40% 的部位投資。我告訴自己的投資者,他們需要的話,可以把自己的錢撤回去。沒一個人撤資。我找到的這個機會是捲入沙拉油醜聞的美國運通 (American Express,AXP-US)。

1951 年,我幾乎把自己的所有資產都投進去了,買了 GEICO 的股票。 1998 年末,長期資本管理公司陷入了困境。當時新舊國債的價差拉大,我願意把我個人帳戶中 75% 的資金拿出來,投資這個機會。

有一些時候,甚至在過去幾年也出現過這樣的機會,我願意用高達 75% 的部位去做一筆投資。如果你知道怎麼玩,如果你真懂生意,你可以重倉。

在過去 50 ~ 60 年裡,查理和我兩個人,我們做了那麼多筆投資,最終讓我們虧損超過個人總資產 2% 的投資,一筆都沒有。我們只是承受過股價波動帶來的帳面損失,一筆投資帳面虧損 50% 的時候也遇到過。所以,我們總是說,不借錢。我們不想把自己的命運交到別人手裡。

問題 2:如今,面對市場中的眾多機構投資者和對沖基金,個人投資者自己分析證券,還能有機會嗎?

巴菲特:我覺得現在市場上被忽略的機會不多。問題是,我只能看那些規模比較大的投資機會,這樣一來,你們和我相比,其實有比較優勢。

幾年前,一位朋友推薦我看一下韓國股市。我們買了本益比只有三四倍的 Posco (005490-KR) 公司。我找到了 20 多家基本面穩健,本益比只有兩三倍的公司。我做了個組合分散投資,因為我不太熟悉韓國股市。

我們一直在尋找特別異常的機會。有時候,在證券市場中,能出現異常的機會。我喜歡開槍打桶裡的魚,而且最好是桶裡沒水了再開槍。

幾年前,在 30 年期和 29.5 年期美國國債中出現了這樣的機會。由於流動性較差,舊國債的價格低 0.3% 。長期資本管理公司最開始是在相差 0.1% 時入場的,但他們槓桿太高,最後爆倉了。

大多數時候,大多數證券,市場的定價都是有效的。定價錯誤的機會,沒人告訴你。 CNBC 中沒有,券商報告中也沒有,只能自己找。

1951 年,我剛畢業,我翻閲《穆迪手冊 (Moody’s Manuals) 》 和《標普手冊 (S&P Manuals) 》,尋找投資機會。我一頁一頁地翻。就好像一個籃球教練,在找身高 2 米以上的球員。除了足夠高,我還得看協調性如何等等。要是一個 1 米 5 的人走到我面前,對我說:“你先看看我的球技吧。”我說:“不了,謝謝。”

在《穆迪手冊》的第 1443 頁,我找到了西部保險證券 (Western Insurance Securities)。它前兩年的每股盈餘分別是 21.66 美元和 29.09 美元,它的股價在 3 美元到 13 美元之間。然後,我做了該做的調查工作,研究它的盈利是否真實。

市場最後一定能把錯誤糾正過來。機會是有的,用不著找到太多,一生能找到 10 個,足夠你發達了。只是不能犯大錯,一個零都不能有。再大的數,乘以零,結果都是零。千萬別一夜回到解放前。

巴菲特最看重的經理人品質

問題 3:請問哪個行業在 21 世紀最具成長性?為什麼?

巴菲特:我們不這樣思考問題。不妨回顧一下 1930 年代,那時候沒一個人能預測到汽車和飛機給世界帶來的天翻地覆的變化。

當時有 2000 家生產汽車的公司,現在美國只剩下 3 家了,而且都只能勉強活下去。這些公司給社會帶來了巨大貢獻,卻給投資者帶來了巨大痛苦。買這樣的公司,投資者不但要選對公司,還要選對時機。

自從 Orville Wright 發明飛機以來,航空公司給投資者帶來的財富總和接近零。當萊特兄弟試飛的時候,如果有哪位資本家當場把他們擊落就好了,那就算給我們後世這些投資者造福了。

再以生產電視機的公司為例。電視機廠商也曾經遍地都是,RCA 和 GE 都生產過電視機,現在你在美國根本找不到一家電視機廠商。

什麼樣的生意才是好生意?可口可樂 (The Coca-Cola Co,KO-US) 是好生意。它的產品始終沒變,從它誕生起到 122 年後的今天,可口可樂每天賣出 15 億瓶。可口可樂擁有護城河。你掌握了一座城堡,總有人來爭奪。

吉列 (母公司Procter & Gamble,PG-US) 刮鬍刀 70% 的市場佔有率,毛利率為 80%,產品始終是那個產品。男人不善變,刮鬍子幾乎是他們唯一的打扮。

士力架 (Snickers母公司) 在過去 40 年裡始終佔據糖果第一的寶座。如果你給我 10 億美元,讓我打倒士力架,我做不到。好生意經得起這樣的檢驗。可口可樂、吉列,是打不倒的。

理查·布蘭森 (Richard Branson) 是一位行銷天才,他搞出了一個維珍可樂,到底也沒能撼動可口可樂。用好生意構築的城堡周圍環繞著寬廣的護城河,我們就找這樣的投資機會。

成長性當然好,但我們更喜歡好生意。在 2008 的年報中,有一部分內容的標題是 “The Great, the Good, and the Gruesome” ,我將專門討論這個問題。

問題 4:在眾多的經理人之中,有一些最終能成為傑出的領導者。請問這樣的經理人具備哪些品質?您認為他們身上具有哪些“軟”技能和“硬”技能?

巴菲特:波克夏有 45 位經理人。我們和這些經理人,有的是一年交流一次、有的是一個月交流一次,有的是每天都交流。我一般每個月都和 Blumkins 一家吃飯,我們也一起出去度假,因為我們是朋友。

我們選擇經理人,主要看他們是否熱愛自己的生意。一般是經理人自己來找我們。我從來沒買過別人轉手倒賣的公司。我們沒辦法親自打理生意,我希望經理人不辜負我們的託付。

我們幾乎不和經理人簽什麼合約。經理人把生意賣給我,我開出支票以後,希望他們仍然像以前一樣管理生意。我最關注的一個問題是,有了 5 億美元之後,這位經理人是否還能早上 6 點鐘起來去工作,把賺來的錢都送到奧馬哈。

我要盯著他們的眼睛,看他們愛的是生意,還是金錢。愛錢沒關係,但是他們要更愛自己的生意。我為什麼每天早上 7 點就到公司上班,急著開始工作,因為我可以自由地創作自己的作品,而且我也喜歡聽到別人的掌聲。

我收購了一家珠寶商, Ben Bridge 。這家公司已經傳到第四代了,有 100 多家分店。他們只想賣給波克夏。創始家族和員工都不想把公司賣給別人,只選波克夏。

在波克夏旗下的 Borsheims ,我們有一位經理人來自辛巴威,她根本沒讀過 MBA 。我們不看學歷、分數或 HR 推薦,我們看的是對生意的熱愛。我們也提供公平合理的薪資,我們不願經理人因為覺得不公平而有怨言。

這樣的人,是開多高的薪水,都請不來的。我們很榮幸,從 1965 年到現在,我們沒有一個經理人轉投競爭對手。有的經理人退休了、有的被辭退了。總之,我們把畫布交給經理人,讓他們有自由施展的天地。

投資生涯中最後悔的事

問題 5:在您的投資生涯中,您是否有受過誘惑,偏離了您的投資策略?如果有,您是如何處理的?

巴菲特:我不是那種自制力超強的人。我天生只想做符合邏輯的事。我在私人生活中也一樣,我不在乎其他富人怎麼生活。

我不會因為別人有一艘 400 英呎長的豪華遊艇,我就要搞一艘 405 英呎的。我的一些朋友有豪華遊艇。在他們的豪華遊艇上,55 個服務人員伺候 14 個人。在這 55 個人裡,有偷雞摸狗的,有互相亂搞關係的,我可不想管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反正我朋友有豪華遊艇,我能免費坐,多好。

我也不需要好幾處大別墅。如果我想做一些發瘋發狂的事,我可以做,可惜 Anna Smith 已經不在人間了。我想起一個笑話,有個 60 歲的老頭,娶了一個 25 歲的女生。這個老頭的朋友問他,你怎麼做到的。他說:“我跟她說我 90 了。”

問題 6:請問您最嚴重的錯誤是什麼?您最後悔的事是什麼?

巴菲特:我們犯過很多錯,錯了就錯了,我不糾結。我們沒什麼後悔的。投資的過程,就是做大量決策的過程,不犯錯不可能。我們有些該做的投資,卻沒做,少賺了 100 億美元,這樣的錯誤不會顯示在財務報表中,是別人看不出來的。

1994 年,我們支付波克夏的股票,收購了一家鞋業公司。這家鞋業公司現在的價值是零,當年我們支付的波克夏股票現在值 35 億美元。現在,波克夏股票跌下來,我反倒開心。跌下來的時候,我當年因犯錯而付出的代價就沒那麼大了。

1973 年,湯姆·墨菲 (Tom Murphy) 推薦為以 3500 萬美元收購 NBC,我們拒絶了。該做的沒做,這是大錯。

就我個人的生活而言,總有些事,我本來可以換一種做法。在我的生活中,太多的好事眷顧了我,為不開心的事耿耿於懷,不值得。

找到好伴侶,就成功了一大半。只要你身體健康、家庭幸福,一輩子一定能過得很好。沒被哈佛商學院錄取是我最幸運的事之一,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走向成功的建議:千萬別斤斤計較

問題 7:雖然您公開了自己的投資方法,但很少有人能模仿您取得成功,請問這是為什麼?

巴菲特:我問過班傑明·葛拉漢 (Benjamin Graham) 同樣的問題。很多人都去哥倫比亞大學聽他講課。他用當時的股票作為例子講課。聽完一學期的課,用葛拉漢講的例子,學生們都能做出一個肯定賺錢的投資組合了。

葛拉漢的一生是分享的一生。因為他分享,或許他聚集的財富少了,但是他活得更幸福。錢只不過是紙面上的一串數字,一個人去世時擁有 8600 萬還是 4200 萬,沒多大區別。在聽過葛拉漢講課的學生中,最後 90% 都去做別的事了。

我從 11 歲開始投資,第一次買股票買了 3 股 Cities Service 的優先股。我把奧馬哈圖書館所有關於投資的書都讀了。我開始的時候研究走勢圖、學技術分析。我很痴迷技術分析,但用技術分析根本沒賺到錢。

19 歲的時候,我讀了葛拉漢的《智慧型股票投資人 (The Intelligent Investor) 》,這本書改變了我的一生。因為我讀了這本書,葛拉漢是不是有什麼損失呢?或許吧,我們在投資中相互競爭,葛拉漢因此賺得錢少了,但是葛拉漢不在乎。

葛拉漢講的理念,能聽進去的人,一聽就懂了;聽不進去的人,怎麼跟他講都沒用。歸根結底在於人們性格的差異。人人都想要賺錢快,但錢不是這麼賺的。

許多人想要的東西,葛拉漢講的道理他們都聽不進去。按葛拉漢講的,投資者做不到能掐會算,只能堅守自己的能力圈,等待明顯的好機會。與賭股票第二天的漲跌相比,葛拉漢的方法不夠刺激。

大多數買網路公司的人,連市值多少都不清楚。他們買,是因為自己覺得能漲。你讓他們寫下來,“我買市值 60 億美元的 XYZ 公司,是因為……”,他們根本寫不出來。

這是龜兔賽跑的道理,最後一定是烏龜勝利。查理和我兩個人講怎麼投資,我們是培養了競爭對手。然而,大多數人不和我們競爭。有和我們競爭的,也沒關係,我們的錢早就花不完了。

問題 8:在去年的 Wesco 年會上,查理說:“獲得成功的最佳途徑是讓自己配得上成功”。請您根據您的經歷談一談,您做了哪些努力讓自己配得上成功?請您給我提供一些建議,告訴我們如何做才能配得上成功?

巴菲特:最主要的是,行得正坐得端。我剛一畢業,就向葛拉漢提出免費為他打工,他說我免費都太貴了。我一直沒放棄,始終希望能為葛拉漢做些什麼,我始終在葛拉漢眼前出現。我一直為葛拉漢提供股票線索,一直與他保持聯繫。

做好事總能得好報。在生活中,千萬別斤斤計較。湯姆·墨菲從來不算計。他總是為我做很多事,我根本回報不了。無論是在婚姻中,還是在商業上,斤斤計較都是個大毛病。我總是換位思考。大多數人都知恩圖報。你為別人做一件事,別人能為你做兩件事。

在午飯時加班,早晨第一個上班,這樣的人很少。多出一份力,別人一定能注意到你。不求別人的表揚和回報,總是願意主動出一份力。

1959 年,查理和我開始合夥做投資。我們經常各執己見。我們有分歧,但從來不爭吵。出了什麼錯,我們從來不往對方頭上算。推薦各位讀《窮查理寶典 (Poor Charlie’s Almanack) 》

巴菲特保持工作和生活平衡的秘訣

問題 9:您在商業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擁有大量財富、是一位名人,您為什麼能仍然如此平易近人、不驕不躁?請問您在人生中遇到的哪些人或經歷的哪些事對您的世界觀、人生觀影響最大?

巴菲特:我很幸運,有正確的榜樣引導我。告訴我你的榜樣是誰,我就知道你能成為什麼樣的人。

人生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養育兒女。學校教的知識再多,都不如子女從父母身上學到的多。我的父親對我的影響特別大,後來葛拉漢也對我產生了很大影響。我的榜樣從來沒讓我失望。

我能取得今時今日的成就,和我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我父親是一位股票經紀人,大崩盤之後,他沒事可做了。

我出生在 1930 年的美國,出生在美國最嚴重的一場資本市場危機之中。我一生下來,天生就有資產配置的能力。我生在了我的天賦大有用武之地的時代。性格是我的天賦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我天生善於做投資,後來又通過實踐,完善了自己的這種能力。我沒什麼好驕傲的。蓋茲說過,如果我出生在原始社會,早成了野獸的盤中餐。我跑不快、爬不高。我跟野獸講資產配置,它們只能把我吃了。

我從來沒捐過可能影響我生活的一分錢。有些人真是為捐款而在生活上做出了犧牲。他們因為給教堂捐款,或者在別的地方捐了錢,而放棄外出就餐,或放棄帶孩子去迪士尼遊玩。有些東西不是自己掌控的,有什麼理由自我膨脹。

問題 10:有人說,您能獲得成功,一部分原因是您住在奧馬哈,遠離了華爾街的喧囂。請問您認為工作和生活哪個更重要,您如何保持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巴菲特:我在工作時非常開心,工作對我來說不是工作,我可以無拘無束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我妻子負責帶小孩。我們兩個人都接受這樣的安排,這也符合亞當·斯密 (Adam Smith) 講的“分工”。女人的選擇有限,男女的地位不是那麼平等。

在我自己的生活中,我根本不參與自己不喜歡的社交活動或會議。在我的事業走上正軌以後,我從來不需要在工作和生活之間做取捨。我的消遣很簡單,每週在網路上打 12 個小時的橋牌。

有一次,我在哈佛大學演講,我告訴學生們,給自己最欣賞的人打工。學生們聽了,都自己做老闆去了。找工作,一定要找自己欣賞的老闆、自己欣賞的公司。男人一般很少有在工作和生活二者之間取捨的問題,女人經常面對這樣的取捨。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