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銀創辦人孫正義 已規劃好軟銀未來的260年?

作者:何加鹽   |   2020 / 07 / 05

文章來源:36氪   |   圖片來源:36氪


孫正義這個名字,對大多數人而言,聽起來很陌生。但如果你是一個創業者,或者有創業的想法,他的名字可能就如雷貫耳了。畢竟,有哪個創業者,不希望碰到一個像孫正義這樣的投資人呢?

1995,楊致遠和4個同學窩在斯坦福的實驗室,搞了一個小破站,孫正義跑過去給了一億美元,後來就有了雅虎傳奇。

1999年,馬雲和18羅漢在杭州湖畔花園熱火朝天地搞電子商務,孫正義非要給他4千萬美元,馬雲左推右擋,最終接受了2千萬,後來有了阿里神話。

時至今日,孫正義仍然是雅虎和阿里巴巴背後的最大股東,除了雅虎和阿里之外:

全球共享出行的領軍企業Uber,孫正義是最大股東。

中國共享出行的領軍企業滴滴,孫正義是最大股東。

全世界最大的共享辦公企業WeWork,孫正義是最大股東。

全世界最大的芯片架構設計商ARM,屬於孫正義旗下。

全世界有名的機器人設計制造企業波士頓動力,屬於孫正義旗下。

全世界規模最大的創投基金願景基金,握在孫正義手里。某種程度上,你我所處的這個世界,正是因為他,才呈現出今天這個樣子。孫正義,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何如此厲害?讓我們一探究竟。

北宋真宗年間,福建泉州與朝鮮半島的高麗國之間,多有海舶往來買賣。福建莆田有一位叫荀凝的人,就踏上了其中一條北上的海船,抵達一千七百公里之外的高麗國,從此再未返鄉。當時高麗的國王名叫王詢,荀凝的姓與國王的名同音,為了避諱,改姓為「孫」,從此子孫後代都以「孫」為姓。

孫凝一支在朝鮮半島開枝散葉,頗出過一些載入朝鮮史冊的文官武將,被稱為「一直孫氏」或「安東孫氏」。孫凝之後約900年,朝鮮半島被日本竊據期間,他的一位後人孫鐘慶,在18歲的年紀,藏在一艘漁船底下,渡過對馬海峽,偷渡到日本謀生。孫鐘慶到日本後,再次把姓改掉,變成日本常見的「安本」。他先是挖煤為生,後來種田、養豬,30歲才娶上媳婦,生了7個孩子,日子過得極其清苦,全家在日本幾十年,都沒有立錐之地。

1957年,安本鐘慶的長子安本三憲生下第二個孩子,取名為安本正義,戶口地址登記的是:日本九州佐賀縣鳥棲市五軒道路無番地,所謂無番地,就是沒有地址的地方。因為當時安本一家,住在鐵路旁邊私自搭建的棚屋里,每天晚上都是伴著轟隆隆的火車聲音入睡。

由於父母都為生活而奔波,安本正義小時候跟著奶奶生活。這位奶奶名叫李元照,其家族在朝鮮也曾是望族,但在父親那一輩破產,李元照不得已於14歲年齡從韓國偷渡到日本,嫁給一位30歲的「歐巴」,哦不,「阿加西」,安本鐘慶。安本正義對童年最深的印象之一,就是坐在奶奶拖泔水的板車里,挨家挨戶去收集別人不要的剩飯剩菜,運回家養豬。幾十年後,他都清楚記得泔水車滑膩的感覺。

另一個深刻記憶,是作為朝鮮僑民在日本所受的屈辱。上幼兒園時,園裡的大孩子喊他「討厭的朝鮮人」,並向他扔石頭,把他砸得頭破血流——留下的傷口到長大後,每逢天氣變化,都會隱隱作痛。

上小學時,安本正義很喜歡老師三上喬,立志長大以後要當小學老師。不過父親兜頭一盆涼水把他這個夢想澆滅。

父親說:小學老師屬於公務員編制,必須有日本國籍才能當。而當時,他們都只是“在日朝鮮人”(Zainichi Korean),沒有日本國籍。這可能是安本正義人生第一次經歷什麽叫「理想幻滅」。不過,這位父親勸孩子不要灰心,「你是個天才」,他說,「你是幹大事的料。」

安本正義聽進去了,日後,他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天才,在和別人的交往中,也毫不掩飾這一點。去談業務時,他會通過「畫」出非常誇張的「大餅」來說服人,當對方問「這怎麽可能實現」時,安本正義就會一本正經地回答:一定能實現,因為我是天才。初二那年,安本正義讀到司馬遼太郎的歷史小說《龍馬來了》,深受震撼。

小說描寫的是日本維新志士阪本龍馬的故事。其生在日本江戶時代末期,只活了31歲就被刺身亡,卻是日本歷史上僅次於織田信長的第二受歡迎的英雄人物。他短暫的一生,對終結日本幕府時代,開啟明治維新作出了重要貢獻。最打動安本正義的,不是阪本龍馬創下的豐功偉業,而是其年輕時,為了追求夢想而做出的關鍵決定:「脫藩」。阪本龍馬的出身是鄉士(低級武士的一種),歸屬於土佐藩。他年輕時日本正處於內憂外患之中,他認為救國之道是「尊王攘夷」,所以要脫離藩籍,赴京勤王。

「脫藩」在當時是重罪,家族都會受到牽連。可阪本龍馬為了救國,義無反顧地脫藩了。而他的家族也確實因此而家破人亡,一個姐姐離婚,另一個姐姐自殺,哥哥也受到領主打壓。在阪本龍馬想「脫藩」但還在猶豫時,姐姐阪本乙女知道他的心思,對他說:“龍馬,你是個男子漢,只要自己認為是對的,就應該毅然決然地去做!”據若干年後的安本正義回憶,14歲的他看書到此,心中狂震,眼淚「噗啦噗啦」地掉下來。

日後,這個情節將一再在他的腦海中顯現,成為他諸多艱難決策的精神動力之源。

2

中學期間,安本正義的父親通過販私酒和開彈子房(也就是「柏青哥」,日本常見的一種賭博型遊戲廳),終於賺到了錢,家裡經濟狀況開始好轉,安本正義也考上了當地最好的高中,久留米大學附屬高中。美好的未來,開始向年輕的安本正義招手。這一年,他看了一本名為《猶太人的商法》的成功學書籍,大為傾倒,便專程跑到東京,見了書的作者藤田田。

這個藤田田可不是一般人,他是日本麥當勞之父,在日本商界響當當的人物,要見他一面可不容易,而安本正義求見藤田田的過程,充分展現了他的性格和做事方式:臉皮極厚,做事極堅韌。當時,他給藤田田的辦公室打電話,說我是一個學生,很喜歡藤田先生,想見他一面。但連打了80多個,每次都被秘書擋駕。秘書覺得,藤田先生每天那麽忙,哪有空見一個不知所謂的學生?

後來,安本正義乾脆直接飛到東京,打電話給秘書說,我已經到東京了,專程來見藤田先生。你不用幫他做決定,只要把我的原話告訴他,讓他自己決定就行。我只要見他三分鐘,能看到他的臉我就滿足了。秘書沒辦法,只好向藤田匯報。後來,藤田和安本正義聊了15分鐘。其中最重要的兩句對話是:

安本正義問藤田:我未來該從事什麽事業?藤田說:不要看過去,要看未來。如果我是你的話,我會學好英語和計算機。因為這一番對話,安本正義的人生,從此走上了另一條道路。回到家以後,他就開始尋找學習英語和計算機的機會。很快,他發現有一個在美國舉辦的英語夏令營,立馬就報名了—好在他們家現在有了錢,完全可以負擔得起這種說走就走的學習。

1973年7月,安本正義飛到美國西海岸,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英語短訓營待了4周。當時的日本尚處於騰飛的過程中,而美國早就是世界最發達國家,兩國的經濟發展程度不可同日而語,伯克利本身又是名校,且是自由主義大本營。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讓安本正義眼界大開,心中暗想:我一定要來美國,上伯克利!

回到日本後,他立馬向家人表明,我要退學,去美國讀書。這個決定驚呆了家人。當時,他父親因生病正在住院,每天大口吐血,身體康覆遙遙無期,家庭經濟也受到影響。母親一個勁地抱著他大哭,舍不得讓他遠走高飛。親戚們也都來相勸,指責他怎麽能在這個節骨眼扔下父母不管,獨自一個人去美國。但安本正義想起阪本龍馬脫藩的故事,鐵定了心要去。病床上的父親也表示支持,所以最終他還是成行。

不過,他和父母約定了兩條:第一,絕對不娶洋妞;第二,畢業後一定回來。1974年2月,安本正義從日本高中退學,獨自飛到了美國。在美國,他選擇了恢覆自己本來的韓國姓氏,改名為「孫正義」

孫正義先是在ELS語言中心補習英語。在那裡,他遇到一個名叫大野優美的女孩,對她一見鐘情。經過攀談,他得知優美比他大兩歲,在舊金山的塞拉蒙提高中讀高四(四年制高中)。當年9月,孫正義也進入塞拉蒙提讀高二。不過,此時優美已經畢業,到和舊金山隔灣相望的奧克蘭聖名大學去了。孫正義在塞拉蒙提待了一個星期後,覺得課程太簡單,加上想趕緊和優美會合,便找到校長,要求跳級到高四,直接參加SAT考試(相當於台灣的指考)。校長從來沒遇到過這種事,不過他同意了。於是,孫正義在高四又讀了兩個星期,就直接參加了高考。經過十幾天昏天暗地的學習,孫正義躊躇滿志地走進了高考考場。

結果試卷一發下來,就傻眼了。美國的考試,題量非常大,一門試卷有幾十頁之多。而孫正義的英語,只是在語言學校幾個月打下的基礎,根本就應付不來。不知道一般人遇到這種情況會怎麽辦。孫正義的做法是,找監考老師,要求特殊待遇:第一,鑒於他是日本人,不懂英語,要求允許他翻看日英辭典;第二,由於這樣太費功夫,要求他的考試時間延長。

監考老師不同意。孫正義說,你別決定,我們找校長。校長也做不了主,孫正義就再打電話找州里主管教育的官員,一層層找上去,終於從州長那裡要到了自己想要的條件。於是,別人下午3點就考完走人,而孫正義則一邊翻字典一邊作答,一直考到晚上11點才交卷。就這樣連考了三天。最終放榜的成績,他數學和物理接近滿分,英語、化學、歷史、地理剛剛及格,綜合評定,被聖名大學錄取。三周上完高中,順利考上想去的大學,孫正義已經成了塞拉蒙提高中的傳奇。

3

在聖名大學,孫正義一邊談戀愛,一邊學習,一邊還開始了商業嘗試,每天忙得不亦樂乎,有時一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他的成績是全A,是該校歷史上第一個拿到校長獎學金的留學生。他的創業,是在學校的咖啡館承包了一個廚房,搞了一個「孫食堂」,但因為合夥人矛盾,搞了半年就倒閉了。1976年的一個秋日,孫正義在奧克蘭一個小超市買了一份《大眾電子》雜志,迫不及待地開始翻看,突然,他像是被電擊中了一樣,呆立不動了。在他眼前出現的,是一張英特爾i8080芯片的照片,它只有指尖那麽大,但是看起來就像一幅未來城市的地圖。

英特爾70年代的iC8080A芯片

孫正義激動得渾身顫抖,一種見證歷史轉折點的激動湧遍了全身,眼淚奪眶而出。他腦子里只有一個想法:人類終於創造出了超越自己大腦的東西。原來,這就是計算機!這就是人類的未來!孫正義連續很多天都被這種激動所包圍。他小心翼翼地剪下那張芯片照片,塑封起來,每天帶在身邊,沒事就拿出來看一看,眼裡全是癡迷,就連睡覺,也要把它放在枕頭旁邊。心潮澎湃之下,19歲的孫正義給自己定下了未來50年的人生規劃:

20歲,開始創業,向世界宣告我的存在;

30歲,賺夠千億日元(十億美元)的種子基金,用於投身偉大事業;

40歲,成為第一;

50歲,賺到一兆日元(百億美元);

60歲,退休,把事業交給接班人。

此時,大野優美已經轉學到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這所學校也是孫正義早就想去的學校,也是當時計算機科學的重鎮。孫正義馬上著手聯繫轉學事宜。他的轉學成績沒有達到計算機系的要求,最後進入了經濟學系。不過,他選修了計算機,並加入了伯克利的計算機協會。孫正義感到一種歷史緊迫感,他希望抓住一切機會學習和歷練,每天只給自己留出5分鐘時間用於休息。就連吃飯,都要一手抓著叉子一手拿著書,他甚至認為吃飯時眼睛盯著食物都是一種罪過,所以都是正眼看書,眼睛余光看盤子,常常會把辣椒、芥末叉進嘴里,然後辣得哇哇大叫。

後來,就連5分鐘的休息時間,他都覺得太浪費了,於是決定用這5分鐘,每天想出一個新發明。不管多厲害的天才,想用5分鐘就完成一項發明,而且每天要完成一個,自然是不可能的。孫正義採取了一種取巧的辦法。他想了三種發明的路徑:

第一種是問題導向,即對生活中碰到的問題,想出一個解決辦法。例如,圓柱形鉛筆放在桌子上容易滾動,老是往地上掉,如果把圓柱形變成六角形,就不會滾動了。

第二種是逆向思維,即對已經存在的物件,變換一種設計思路。例如,紅綠燈通常是按照顏色來設計,但是色盲就無法分辨,可以按照形狀設計為三角形走、正方形停、圓形等待。

第三種是隨機組合,即把已有的東西兩個三個地組合起來,形成一個新的東西。例如音樂盒與鬧鐘結合起來,就可以做成音樂鬧鐘。他甚至做了幾百張卡片,每張卡片上寫一個單詞,然後每天隨機抽取兩三張,看能組合出什麽來。

幾個月後,孫正義積累了250多個發明。其中一項是三樣物品的組合:詞典、發音設備、顯示屏,可以組合成一個電子翻譯機。他覺得這個發明很有商業前景,想把翻譯機做出來。但是,作為一個窮學生,他既沒有經費,也沒有技術。試想一想,如果你現在也是19歲,處在孫正義這個位置,會怎麽做呢?孫正義的做法是,想辦法弄到學校物理系和計算機系知名教授的名單,然後挨個拜訪或者打電話,請他們加盟。

當時,發音電子合成器的世界權威,是柏克萊物理系的福雷斯特·莫澤爾教授。孫正義直接跑到莫澤爾的辦公室,向他介紹了這款發明,然後說,我想做這個事,但是我沒有技術,需要您的支持。我現在也沒有錢,沒法給你開工資,只有東西賣出去,你才能拿到錢。如果賣不出去,就一分錢也拿不到。孫正義的滿懷激情和閃閃放光的眼睛打動了48歲的莫澤爾,後者暈暈乎乎就答應了。倆人也沒有談多少報酬,孫正義說,我不喜歡談錢,您覺得需要多少報酬,就把數字寫下來。等我們有錢了,您寫的是多少,就領多少。當天晚上,莫澤爾回去對太太說:我今天遇到一個年輕人,有朝一日,他會擁有整個日本。

就這樣,孫正義一分錢沒花,就招了6個教授給他打工,還找了一個伯克利畢業生來做全面統籌。這個畢業生名叫陸弘亮,比他高兩級,當時即將畢業,前途遠大。孫正義和他說,別找工作了,我們一起創業吧。陸弘亮暈暈乎乎地就同意了加盟孫正義的公司。他的職位是「打雜」,年薪2萬美元,這只是普通大學畢業生的平均工資而已,而且看老板窮得響叮當,還不知道能不能拿到。陸弘亮兢兢業業地工作,他不僅要全盤規劃公司未來三年發展計劃,處理一切雜事,還把自己租的房子貢獻出來當辦公室,甚至還要去幫孫正義到課堂上去答到(因為孫正義老是逃課)。

當他拿著孫正義開出的支票去銀行領工資時,發現是廢票,因為孫正義的支票賬戶根本就沒錢。下個月他再去,還是廢票。儘管如此,陸弘亮還是沒有絲毫動搖,全力支持孫正義。在團隊緊鑼密鼓的開發之下,1978年9月23日,世界上第一台電子翻譯機終於研發成功。在實驗室里,身高1米5的他拍著身高1米8的硬體設計師恰克教授的肩膀,說「幹得不錯。」然後他突然跳起來喊道:「糟了。」原來,他和大野優美約好今天去法院登記結婚,全給忘了。

4

在翻譯機產品八字還沒一撇之前,孫正義就已經四處推銷。他向日本50家家電廠商寫信,說我們有此種產品,你們是否感興趣。其中松下、索尼、佳能、卡西歐、夏普等10家廠商回了信。於是,產品出來後,孫正義帶著火熱出爐的翻譯機,回日本逐一拜訪這10家廠商。但是,實際的推銷過程,並沒有他想像的那麽簡單,他連跑了8家,全都被拒絕。最後,只剩下他寄予最大厚望的卡西歐和夏普兩家還沒跑。

他來到卡西歐,找到負責此事的課長。結果,還沒等他介紹完,課長就不由分說把他往外趕,說這個產品一文不值,絕對行不通。孫正義給氣壞了。在所有公司裡,卡西歐的態度最惡劣。日後,他再未踏足過卡西歐公司。最後的希望在夏普。如果夏普還不行的話,就全完蛋了。在夏普的進展也極其不順,跑了好幾天,雖然對方的態度很好,但核心理念是婉拒。

不甘心的孫正義打了無數個電話,見了無數個人,輾轉找到了當時夏普技術部的負責人、夏普中央研究所所長佐佐木正。佐佐木正可不是一般人。夏普當時在日本電子工業領域是執牛耳者,而他擔任技術部門的負責人,可見其地位之高。事實上,日後,他將被稱為「日本電子工業之父」。出於對佐佐木正的重視,孫正義特地請了父親一起出馬,以示尊敬。不過他和父親說好,你打個招呼,說幾句場面話就好了,剩下的交給我。於是,在佐佐木正的辦公室,孫三憲介紹了一句「這是犬子發明的機器」,孫正義就開始了他的表演。孫正義一邊演示產品,一邊講述了在松下等公司被拒絕的遭遇,他不擔心被松下等拒絕的經歷,會影響到佐佐木正的判斷,因為他對自己的產品有絕對的信心。

孫正義的自信和熱情感染了佐佐木正,後者決定支持這個年輕人的理想。他當場開出一張4000萬日元的支票,買下了翻譯機的專利,並和孫正義簽署了1千萬美元的新合約,用於開發其他語言的翻譯軟體。這筆交易最終落實的款項,是1億日元(即100萬美元),此時孫正義21歲。

有了這一百萬美元,孫正義兌現了當初給教授們的諾言。除去給教授們的報酬以外,還剩了很多,可以供他租辦公室,開另一家公司,以及給陸弘亮付薪資了。他成立了另一家公司Unisun World,並且給了陸弘亮一張空白的股票憑證,讓陸自己選擇股份,想填多少就填多少。由於這是不用出資的乾股,陸弘亮沒好意思填。孫正義自作主張寫了10%,後來又改為20%。

Unisun World主營遊戲機業務。當時,日本市場上出了一款名為《入侵者》的電子遊戲機,很快就風靡全國。孫正義認為這個如果推廣到美國,應該也會很火。於是就準備從日本引進到美國。這款遊戲機的價格是100萬日元一台,孫正義直接跑到廠家,說5萬日元一台,賣不賣?廠家冷笑著把他轟走。不過孫正義很有耐心,他判斷日本市場已經飽和,這些機子很快都將成為廢鐵,他就慢慢地等待。過了三個月,孫正義又跑過去,說:50萬日元,買10台。對方冷笑變成了苦笑,答應了。

孫正義馬上安排昂貴的空運,3天內就把機子運到了伯克利——如果是走廉價海運的話,還要三個月。他知道什麽該等,什麽時候該急。孫正義把這些機子送進飯店、咖啡館、酒吧,開出的條件非常優惠,只要店家讓他放在那裡,賺到的錢他和店家五五分。結果,只要是他去推銷的店,沒有哪家不願意的。玩遊戲機的學生排起了長隊,孫正義的腰包迅速鼓起來。他又進了更多機子,把學校周圍的飯店幾乎都攻占了,並且把超級瑪麗、銀河戰鬥者等遊戲都引入進來。半年過去,孫正義又賺了100萬美元。

1980年,Unison World業務蒸蒸日上,陸弘亮摩拳擦掌,準備大幹一場。這時,孫正義突然和他說,要畢業了,我該回去了。陸弘亮此時已經是公司第二大股東兼副總,雖然他對孫正義的這種做派已經習慣,但也還是大吃一驚。他問道,那公司怎麽辦?孫正義說:公司就送給你了。我和媽媽約好,畢業了要回日本的。不管發生了什麽事,都要回去。於是,在離畢業典禮還有一周的時候,孫正義就回家了,連畢業證都沒領。他說:「我來這是為了讀書,又不是為了畢業證書。」

5

回到日本後,孫正義成立了新的Unison World公司,但是並沒有做任何具體業務,而是開始思考,自己未來要幹什麽。這一思考,就是整整一年半。他之所以不馬上動手,是想找一個自己能做50年的工作。他不願意貿然就進入某一個行業,而是要深入地研究。他先後考慮了40多個業務方向,按照25個標準逐一打分,這些標準包括:

  • 必須是我能持續50年都專注其中的事業;
  • 必須是獨一無二、別人都沒想到的;
  • 必須能貢獻於全人類的幸福;
  • 必須具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 不需要很大的啟動資金;
  • 必須能成為第一,至少是日本第一

在做研究的期間,孫正義沒有一分錢收入,全靠在美國賺的老底。而此時,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出生。父親和妻子都感到非常焦慮,不知道未來靠什麽生活。但孫正義還是耐心地搜集資料,最後,研究的資料摞起來有幾米高。一年半之後,孫正義終於想明白了,他從40多個項目中,挑選了得分最高的那個:做計算機軟體經銷商。1981年9月,他注冊了新公司,名曰「日本軟體銀行」(Nihon SoftBank,1990年去掉了前綴,更名為SoftBank)。

公司剛開業時,孫正義興奮地搬過一個蘋果箱,站在上面向全體員工(共計兩名)發表講話:你們兩個,認真聽我說話,因為我是總經理。聽著,雖然我們是剛成立的小公司,不過我們5年要做到100億,10年做到500億,以後,我們的銷售收入要像豆腐那樣,一丁一丁地數!(日語“丁”和“兆”諧音,一丁意味著一兆,也就是一萬億)。全體員工聽了非常激動,然後就辭職了。這樣的老板,一聽就不可靠,誰願意再這幹。

不過孫正義不為所動。他又招了新人,繼續按自己的想法推進。

當時,日本一年一度的家電電子展覽會在大阪舉行,孫正義認為要抓住這個機會去展銷。可是,他並沒有一款軟體,也沒有一個客戶,經費也不充裕,只有區區1000萬日元(10萬美元)。按照正常人的思路,這種情況下,這種級別展銷會,也就是當個觀眾。但孫正義不是正常人。他直接把公司80%的錢拿出來,租下了展覽會面積最大、位置最好的一個攤位。並且向各大軟體廠商發出英雄帖,歡迎大家到他的展台免費擺攤。

對於軟體廠商而言,有這麽好的機會,不用白不用。於是,很多廠家都在軟銀展台設了攤位。最後,軟銀的展示區成了這次展銷會最火爆的地方。所有的軟體廠商和客戶,都知道了軟銀的鼎鼎大名。

一家名為「上新電機」的大型電腦商店經理的負責人藤原,慕名找到孫正義,看軟銀能不能為他們提供軟體。孫正義馬上打包票,說肯定能。並且他能找到日本所有的軟體,以大量購進的方式拿到批發價,然後優惠賣給上新電機。藤原說還要自己的老板凈弘同意才行。於是把孫正義介紹給了凈弘。凈弘見了孫正義,一聊之下,說了一句話:你簡直和我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於是,上新電機和軟銀簽訂了合約,以後他們的所有軟體,全部從軟銀進貨。

和上新電機談好以後,客戶這一塊解決了,現在只差供貨商。孫正義直接找了日本最大的軟體公司哈德森。當初,他曾邀請哈德森去參展,雖然哈德森並沒有派人去,但是老板還是認這個情。現在孫正義找來,老板派了自己的弟弟工藤浩接待。孫正義和工藤浩沒聊幾句,就說:「工藤先生,你知道嗎?我是個天才!」

工藤都懵了,說:「你是個啥?」

孫正義重覆說:「我是個天才。我會把軟銀做成日本第一軟體流通公司。」

然後,他把自己的過往經歷和未來理想講了一遍。工藤直接被侃的暈暈乎乎的,等他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已經同意了孫正義關於獨家代理的提議。好在他及時發現不對勁,趕緊補了一條:獨家代理可以,不過要先付3000萬日元押金。對於孫正義來說,雖然他現在公司的賬上只剩下200萬日元,但自己好歹是幾次賺到過上億日元的人,根本就沒把3000萬日元放在眼裡,於是就這麽談妥了。就這樣,軟體經銷的上下遊,都被孫正義搞定了,一種全新的軟件銷售業態誕生。與此同時,孫正義還進入了出版業務,組織出版和銷售與電腦技術有關的書籍。而聯繫書店和出版社的過程,更是把孫正義的性格特點展現得淋漓盡致。

在大阪展會上,孫正義看到惠普公司展出的一本名為「PC圖書館」的編程集錦。他就和惠普的人說好想把這本冊子拿到書店去賣。惠普的人同意了。於是,孫正義直接就跑到東京有名的旭屋書店,找到負責人田邊,說我要在你們這兒賣書。田邊看到孫正義稚氣未脫的臉,翻了翻滿是程序的書,根本就提不起興趣。孫正義就給田邊普及了一下計算機知識,並告訴田邊,現在計算機在美國有多紅火,它是世界的未來雲雲。田邊很快被他侃暈了,就同意在店裡賣這本書。然後他問:你在哪個出版社出版?

孫正義驚奇地問:還要出版?田邊一頭黑線,只好給孫正義普及書籍出版的和銷售的基礎知識。

孫正義問:最好的出版代理商是哪家?田邊說:是東京出版販賣(簡稱「東販」)和日本出版販賣(簡稱「日販」)。

孫正義一鞠躬,說,那就請田邊先生帶我去東販吧。

田邊啞口無言,日本人的習慣是不喜歡給人添麻煩,所以他沒見過這麽厚臉皮的人。不過,都談到這個當口了,他也不好意思推辭,只好苦著臉,冒著酷暑帶孫正義去東販。由於田邊在東京的書籍市場也是一號人物,東販雖然不看好這本書的銷量,但是看在田邊的面子上,勉強答應了幫忙出版。

從東販出來後,孫正義又是一鞠躬,說:現在麻煩田邊先生帶我再去日販吧。田邊都驚呆了,他就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但是都已經給這家夥做了這麽多事了,只差最後一件,又不好拒絕,只好唉聲嘆氣又坐上出租車,帶著孫正義去了日販。就這樣,孫正義開始了出版業務。後來他又先後出版了《Oh!PC》、《Oh!MZ》等6本電腦雜誌,成了日本電腦行業出版巨頭。

6

到1983年,孫正義的軟銀公司,銷售額已經突破45億日元。此時,他才26歲,眼看就要提前完成自己的30歲目標。但是這年春天,他突然感覺很疲憊。起初,他以為是工作累的,並沒當回事。但是公司體檢,給了他一個晴天霹靂:他得了嚴重的慢性肝炎。

醫生告訴孫正義:你活不過5年。

如此噩耗,任是再堅強的人,也承受不住。更何況,此時他的大女兒才一歲半,妻子又懷了第二胎。美好生活才剛剛開始,就看到了終點。孫正義躺在醫院床上,整天以淚洗面,覺得世界一片黑暗。後來還是阪本龍馬幫助他重新振作起來。在醫院重新閱讀阪本龍馬的書時,孫正義想到,龍馬31歲就死了,自己再活5年,照樣是31歲,為什麽不能幹出一番大事業呢?哪怕只剩最後5年生命,我也要燦爛地燃燒自己!孫正義在心里吶喊。

從那時起,他一邊在醫院治病,一邊開始沒日沒夜地看書。尤其重點研究了《孫子兵法》,日後被他總結為「道天地將法,風林火山海」的經營戰略。

1984年,醫學界傳來喜訊,孫正義得得這種病,研發出了新療法,治癒率高達70%。

孫正義毫不猶豫地接受了新的治療。住院一年半以後,他終於康覆出院。在孫正義住院的日子裡,軟銀陷入了內憂外患的困局,負債高達10億日元。孫正義出院後,用了兩年多時間,才還清債務,重新振作。此時他30歲,沒能完成19歲立下的10億美元目標。不過他的公司已經開始突飛猛進。3年後,孫正義控制了日本軟體市場70%的份額,成為絕對的行業霸主。

1994年,軟銀成功上市,市值高達30億美元,孫正義個人身家超過10億美元。此時,他37歲。比自己原定計劃,晚了7年。

7

上市以後,孫正義手里有了大筆資金,他開始進軍美國市場。由於他堅定看好資訊產業,所以準備把資金都投入這個行業。不過,如同剛回日本一樣,他沒有貿然行動,而是先研究。孫正義認為,訊息產業是個珍寶島。如果要去島上,有的人會帶食物,有的人會帶藥品,有的人會帶水。而他,選擇帶尋寶圖。為了這張「尋寶圖」,孫正義先後買下了做信息行業出版業務的Ziff Davis公司和做信息行業展會業務的ComDex公司,這兩筆交易共計花了29億美元。

29億,就買一張地圖,孫正義覺得非常值!因為通過這兩家公司,他掌握了美國訊息行業的所有情況。他隨時可以知道哪裡出現了最厲害的技術,誰是最厲害的人。收購Ziff Davis的業務一結束,他就問該公司CEO,如果我現在想投資一家互聯網企業,你會推薦哪一家?該CEO說,在史丹佛,有個叫楊致遠的年輕人,你可以關注一下。

孫正義立馬跑到史丹佛,在一個狹小的、扔滿了臟衣服,充滿了汗臭味的實驗室,找到了擠成一團、正在熱火朝天地開發一個網站的楊致遠五人團隊。他把楊致遠叫出來,聊了一會兒,就說,你們要錢嗎?我給你200萬美元。

楊致遠還以為孫正義是個瘋子,後來才弄明白,孫正義是認真的。他接受了孫正義的200萬美元,讓自己的小破公司鳥槍換炮,開始在互聯網高速公路上狂奔。過了4個月,孫正義越想越不對。他覺得自己太蠢了,怎麽能投200萬美元呢?他又跑到史丹佛找到楊致遠,說,我要給你一個億,美元!楊致遠一聽就急了。那年頭,風險投資投個一百萬美元,就是了不得的事了。上次投200萬,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現在投一個億,這是要幹嘛?

楊致遠激烈反對,但孫正義不為所動。他說,你要是不接受,我就把這一個億投給你的競爭對手。楊致遠生氣了,只好捏著鼻子接受了這一個億美元,出讓了雅虎33%的股份(兩次合計)。有了這一個多億美元打底,雅虎的資金實力遠超當時所有的互聯網創業公司,很快就一騎絕塵,成為發展最快,影響最大的互聯網企業,並開創了免費網絡這一劃時代的商業模式(在雅虎之前,網站都是要付費才能登入的)。

當年12月,雅虎成功上市,其後股票一路狂漲,把孫正義推向世界首富的寶座。不過,他這個首富沒當幾個小時,就又被比爾·蓋茨追上了,後來被稱為「一日首富」。

8

經過雅虎之戰,軟銀成了所有創業者都渴慕的風投,每年收到無數的融資申請書。由於申請書實在是太多,孫正義最後決定,一年只接受700多份申請,投資70家,他親自面試1家。1999年,孫正義覺得中國的互聯網市場也有巨大的發展前途,想找一家中國公司入股。組織者安排了20家創業公司路演,孫正義都不置可否。這時,一個長得像外星人的小個子走上台來,開始介紹他的電子商務公司。

孫正義看到這小子滿眼放光,講話充滿激情,感覺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於是他連展示的幻燈片都不看,只直勾勾地盯著正在演講的「外星人」。聽了6分鐘,孫正義忍不住了,直接跑過去,握著「外星人」的手,急切地說:「我決定投資你的公司,你要多少錢?」

「外星人」說:「我沒打算要錢。」這個“外星人”,就是馬雲。當時,阿里巴巴已經拿到了高盛領投的500萬美元,暫時不缺錢,所以確實沒有想過要融資。只是因為朋友牽線,他就過來介紹了一下阿里巴巴。不過,孫正義可沒打算放過馬雲。他堅決邀請馬雲到東京去談。

馬雲推辭不過,就於2000年1月,一行三人飛到東京拜訪孫正義,即便此時,他心裡還是抱著無所謂的態度。孫正義告訴馬雲,他要投4千萬美元,並說了馬雲應該接受的理由。馬雲聽著聽著就心潮澎湃,覺得孫正義說得太有道理了,正要暈暈乎乎地答應。只聽蔡崇信在一旁冷冷地說:No!孫正義只好把金額和股份比例往下調,好說歹說,蔡崇信才勉強答應了3000萬投資、30%股份的條件。但是馬雲等回來後,在公司內部遭到激烈反對。團隊覺得股權分出去太多了,馬雲也從暈乎勁中回過神來,覺得不對,於是給孫正義的助理打電話,說要改為2000萬美元。

助手不同意,生氣地說,都談好了怎麽能改呢。馬雲就直接給孫正義發郵件說,投資額改為2000萬美元,同意就幹,不同意拉到。孫正義很快回了郵件:Go ahead(幹吧!)。這可能是在孫正義所經歷過的所有談判中,讓步最多、對談判對象最尊重的一次。他對馬雲說:「謝謝你給我一個商業機會,我們會一起創造奇跡的。」

日後,他們成了最好的朋友。在各自艱難的時候,都無條件信任對方,並給予力所能及的幫助。對阿里巴巴的投資,後來甚至超越雅虎,成為軟銀最成功的一筆投資,也是人類歷史上最成功的風險投資之一。

9

不過,在2000年的時候,阿里巴巴才剛剛獲得投資,還要很多年才能上市。而孫正義,遇到了個人歷史上最大的麻煩。在孫正義經歷過「一日首富」的輝煌後不久,互聯網迎來了泡沫破裂的寒冬。當時,孫正義投資了300多家美國公司,占據了互聯網行業將近8%的市值。而當整個行業突然崩塌時,他受到的沖擊也最為嚴重。軟銀的市值蒸發了99%,在股東大會上,他被股東破口大罵為騙子,圍攻了6個小時。

面對這種整個行業都已經雪崩的情況,孫正義再天才,也沒有絲毫辦法可想。只好一方面咬緊牙關苦苦堅持,一方面尋找別的出路。儘管互聯網遭遇重大挫折,但他仍然堅信互聯網是未來必不可少的基礎設施。既然網站不行了,他就再往低層去,搞互聯網時代必不可少的基礎產業:電信寬帶。

2001年,軟銀成立了Yahoo BroadBand公司(簡稱雅虎BB),開始進入日本互聯網寬帶市場。在孫正義看來,隨著互聯網時代在日本的興盛,寬帶將成為人人都不可缺少的基礎設施。當時,日本市場上的寬帶巨頭,是已經有一百多年歷史的日本電信電話株式會社(NTT),其占據了電信業務的主要基礎設施,在政府部門也有盤根錯節的關系。軟銀想在這個市場分一杯羹,無異於虎口奪食。

NTT對雅虎BB發起了猛烈進攻,百般阻撓,讓後者的業務舉步維艱,最艱難的一次,是雅虎BB推出了一個套餐,大受市場歡迎,有百萬用戶訂購。但NTT作為光纖設備提供商,只願意供應4萬個用戶接口。

對雅虎BB來說,如果百萬用戶退訂套餐,失望而去,無疑是滅頂之災。而雪上加霜的是,NTT租給雅虎BB的機房,還三天兩頭故障,每次維修,都要經歷漫長而覆雜的流程。這些動作,都足以致雅虎BB於死地,心急火燎的孫正義,跑到日本郵政省(日本的“省”約等同於中國的“部”)去投訴,並提出了十項要求NTT整改的要求。郵政省負責接待他的官員藤野濱田剛開始不同意,孫正義急了,摸出一個打火機,沖藤野喊道:今天我們做個了斷!你要是不幫我,我就把自己渾身澆滿汽油,燒死在這裡!

藤野被嚇壞了,趕緊全盤答應了他的要求,解除了NTT的故意設障後,雅虎BB迅速壯大起來,發展為日本最大的寬帶服務商。有了寬帶業務作為支撐,軟銀頑強地活了下來。2006年,軟銀又斥資2萬億日元(153億美元),買下了日本第三大移動通訊運營商沃達豐,改名為軟銀移動,又在移動互聯網行業的底層設備平台占有了一席之地。

此時,儘管市場上還沒有統治性的智能手機出現,但孫正義已經敏銳的覺察到,移動互聯網,即將成為新的未來。早在還沒有收購沃達豐之前,當孫正義和賈伯斯在甲骨文CEO埃里森家的櫻花樹下聊天時,他倆就談過對未來智慧手機的設想。

當時,他拿出一張草圖給賈伯斯看,說這就是我對未來手機的設想。賈伯斯一看,那是一張把iPod和手機綁在一起的設計圖。他不滿的說:Masa,你別給我看這麽醜的圖。孫正義認真地和賈伯斯講:史蒂夫,如果未來有人能創造一款革命性的手機,那一定是你。賈伯斯神秘一笑,說:等著瞧吧,到時我給你看一樣東西,你一定會嚇死。

孫正義這才明白,賈伯斯早就胸有成竹了。他趕緊激動地提出要求,如果這東西造出來,一定要給他在日本的獨家代理權。賈伯斯答應了。2007年1月,賈伯斯正式發布了蘋果手機,人類從此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孫正義看到手機之後,沒有嚇尿,但是卻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心中不由感嘆,賈伯斯就是賈伯斯!憑借軟銀移動和蘋果手機的獨家代理權,孫正義賺的盆滿缽滿。

10

2010年,軟銀舉行了成立30年大會(從1980年成立日本Unison World開始算起),在會上,孫正義用了133張ppt和2小時的演講,講述了他的未來規劃。這個規劃的年限是:300年!實際上,孫正義早在2004年,就有了做300年企業的設想。別人把百年企業當做遙不可及的目標,而孫正義卻覺得,100年太小兒科了,要做就做300年。他甚至專門招了一個人,來幫忙做300年規劃。

招這個人的過程,也特別有意思,代表了孫正義招人的典型風格。當時,軟銀正在大肆擴張,日本最大的獵頭公司Recruit幫忙招人,沒想到,Recruit自己的總裁青野史寬卻被孫正義看上了。

孫正義對青野說:你不如到我這裡來吧。青野當場回絕:我沒有換工作的打算。過幾天,青野接到孫正義秘書的電話,說孫總想見他,青野說,如果是邀請我加盟公司,很抱歉,我就不過去了。如果是其他工作的事,我可以過去聊聊。請幫我確認一下。

過一會,秘書打電話過來說:孫總說,別說了,過來吧。

青野很不情願地過去,他知道孫正義肯定還是想招攬他。他打定主意,不論孫說什麽,給多高工資,他都不會同意的。

結果到了以後,孫正義第一句話是:青野君,你覺得300年以後的世界會變成什麽樣?青野毫無防備,瞠目結舌地回答不上來,孫正義就自顧自地說起來。然後說:我要改變世界,我終於找到你了!我要把集團的800家公司交給你,我要改變世界,請你搭乘我的夢想,青野一下子就被擊倒了。“我終於找到你了”這句話,讓他毫無反抗之力。他當即情不自禁地脫口而出:好,我來。

僅僅30分鐘時間,原來堅決不願跳槽的一個人,就這樣暈暈乎乎地被孫正義忽悠過來了,青野來了以後,著手研究公司運作300年的規劃,並按照這個標準,為公司搭建人才培養體系。所以,2010年孫正義公布的300年規劃,是研究了6年的結果。

他認為人類歷史上只有兩次最重要的「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一次是工業革命,一次是訊息革命,而後者比前者更重要。工業革命引領了過去300年的人類歷史進程,訊息革命將引領後300年的人類未來進程,孫正義提出,軟銀的使命是「致力於增加人類的歡樂」(joy),而訊息革命,將創造人類幸福。軟銀,要在這300年,成為引領人類信息革命的領軍企業。

此後,軟銀在投資的路上一路狂奔。他用320億美元收購了處理器架構設計公司ARM;用220億美元買下了美國第三大移動通信運營商Sprint;用93億美元投資了網約車巨頭Uber;用至少80億美元投資了中國的滴滴。用75億美元投資了共享辦公的WeWork,用15億美元領投了共享酒店巨頭OYO;用1億美元買下了機器人制造公司Boston Dynamics。

上述這些公司,孫正義(通過軟銀)都是第一大股東。而其他投資十幾億和幾億美元的公司,更是數不勝數。為了支撐這麽大規模的投資行為,2016年,孫正義發起了募資總額為1000億美元的願景基金,出資方主要來自沙特和阿聯酋的主權基金、軟銀、以及蘋果等公司。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單筆基金,也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創投基金。實際上,那一年,全世界所有其他創投基金加起來,總額還沒有願景一支基金高。不過,「投資之神」的名頭,這次不再好使。上面所有這些投資,基本上都虧得一塌糊塗。

他以470億美元的估值入股WeWork,結果WeWork上市失敗,估值一路狂跌到29億美元。他以1200億美元的估值入股Uber,Uber倒是上市成功,不過其股價一路下跌,市值連此前估值的一半都不到。願景基金共投資了88家企業,大多屬於虧損或嚴重虧損狀態,其中15家甚至瀕臨破產或者已經破產。在這樣的投資業績下,原來想募資1080億美元的願景基金二期,後來目標下調為500億美元,但最終無人應答,被迫流產。

根據軟銀集團今年5月公布的財報,軟銀2019財年巨虧130億美元,是公司歷史上最大的虧損。而願景基金,也虧損了180億美元,可能是創投基金歷史上最大的虧損。當年投資雅虎和阿里巴巴的風光,已經一去不返。

11

孫正義已經63歲,離他19歲所做的「50年規劃」所規定的退休日期,已經超期3年。此前,他曾經找過接班人。

2014年,他用300億日元的代價,把谷歌公司的印度裔副總裁尼科什·阿羅拉(Nikesh Arora)挖到軟銀。他明確告訴阿羅拉,軟銀公司未來的船長就是你。他的一系列人士安排,也明確無誤地告訴外界,阿羅拉就是軟銀帝國的儲君。2016年,孫正義59歲時,眼看著太子就要繼位。但他突然把阿羅拉廢黜了。當然,說辭還是一貫地高大上。

孫正義是這樣說的:阿羅拉,我決定發起一個新的挑戰。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範式轉移近在眼前,我必須親自擔任船長。我還要當10年船長,如果讓你當副船長等我10年,就太委屈你了。你覺得呢?

阿羅拉沈默半晌,回答說:我等不了10年。

孫正義說:那好,你去找一條新船吧。於是,阿羅拉就黯然離去。

後來,孫正義解釋說:這樣艱巨的挑戰,還是要我親自當船長。我要抱著用鎖鏈把自己綁在桅桿上的決心去挑戰。從孫正義的這番話來看,他對未來將要遭遇的挫折,早已心裡有數。投資的虧損算什麽呢?投一百家,可能只成功一家,這不就是風險投資行業的常態嗎?只要有一家公司獲得巨大的成功,所有的虧損都可以彌補回來。這不就是風險投資的魅力嗎?從孫正義的投資歷史看,其投資的項目,絕大多數都是失敗的,但是只要有雅虎和阿里兩家成功,就足以讓他封神。

實際上,孫正義的長遠眼光、超強耐心和布局的巧妙,都讓人驚嘆。在70年代,他就看中計算機是未來;在80年代,他進軍了軟體銷售產業;在90年代,他投資互聯網和電子商務;在00年代,他押寶賈伯斯的蘋果手機,布局移動互聯網。你發現沒有,他投資的都是歷史發展的趨勢,都是人類必不可少的平台型企業,或者直接是不可或缺的底層基礎設施。

如果說一次預見正確是運氣,那麽三次四次都預見正確,還能說是運氣嗎?儘管這幾年他投的WeWork、Uber都虧得一塌糊塗,但是誰能肯定,其他公司裡不會出來另一個雅虎,另一個阿里巴巴?就拿ARM來說,全世界所有的芯片巨頭,都要用ARM的架構設計,全球95%以上的智能手機,用的是ARM內核的芯片,這是多大的市場?而未來的萬物互聯時代,人工智能時代,要用多少芯片,這又是多大的市場?

我認為,孫正義的戰爭,遠遠沒有結束。從1980到2020,他規劃的300年,現在才剛剛過40年而已,後面還有260年,在等著他和軟銀。孫正義還會繼續創造奇跡,軟銀還會繼續輝煌。這奇跡和輝煌,持續的時間也許沒有260年。

但是,當孫正義像他的偶像阪本龍馬一樣,用盡自己的生命,去為理想而燃燒,世界就永遠會留下他的光芒。世界上所有正在為心中理想而不屈奮鬥的人,如你,如我,亦會像歷史上所有曾為心中理想而不屈奮鬥的人一樣,留下自己不滅的光芒。

《36氪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36氪
致力於服務中國新經濟參與者的卓越品牌和開創性平台,以賦能新經濟參與者實現更高的成就為使命,連接和服務初創企業、TMT 巨頭、傳統企業、機構投資者、地方政府、個人用戶等新經濟社群,加速信息、人才、資金和技術四大要素的充分流動。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