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在辦公室經濟後的數兆美元,正在被遠端辦公扼殺?

作者:神譯局/Vivi   |   2020 / 10 / 19

文章來源:36氪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編者按:新冠疫情導致全球化遠端辦公的推廣,除了可以避免疫情更廣泛傳播,表面上似乎更能為企業節省成本、提升員工積極性和工作靈活性。但辦公室經濟價值鏈條上隱藏的每個環節,都受到了深刻的影響。造成衝擊的隱藏環節有哪些?這些會對整體經濟造成怎樣的影響?來看Steve LeVine的分析。原文標題為Remote Work Is Killing the Hidden Trillion-Dollar Office Economy。

劃重點:

不管復甦的時間長短,航空公司和飯店似乎都不得不縮小規模、直接倒閉或者東山再起。而各個城市在深刻的強制性改造中,將不得不對自己進行重新規劃。

插圖:Mark Wang

十年來,Carlos Silva一直在Stern修鞋店工作,每天給各種鞋子打膠、釘釘子和修拉鍊。這家店位置很好,位於華盛頓特區中央車站地鐵入口外。通常Carlos Silva早上 7 點就會到店裡,一直工作到晚上 8 點,為穿梭在上班路上的白領提供服務。但是,自從公司辦公場所和地鐵關閉之後,他下午 4 點就會關門停工。 Silva說:“如今這里基本沒有人,整個車站暫停運轉。現在這只能算得上一份兼職工作。”

新冠疫情,白領上班族也受威脅

自從新冠疫情迫使很多美國企業關閉以來,這五個月中,經濟學家將很多注意力集中在疫情對家庭小店、實體商店、酒吧、飯店以及大型連鎖店的影響上。但是,他們忽視了一個迫在眉睫的威脅,這個威脅將對更大範圍內的經濟造成更為嚴重的影響,據估計會對GDP產生每年高達數万億美元的損失,而這個未得到充分重視的經濟群體就是白領上班族。

隨著美國各個城市的公司推遲甚至取消重新開放辦公室的計劃,一度非常擁擠的城市商業區如今變成了由空空如也的摩天大樓和高檔寫字樓構成的鬼城。結果導致以白領為中心且極少受到特別關注的商業生態系統徹底陷入了癱瘓。在疫情發生之前,所有以白領為主要勞動力的企業加起來大約有將近 1 億的員工。

這些白領以前在Silva的修鞋店等小型商業體消費,包括乾洗店、健身房、飲食小推車、花店和藥房等。但是,這些商業體與另一些同樣極度依賴這些白領,並以他們為主要收入來源的更大、更不易引起關注的企業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了。這些企業包括Grubhub、Uber Eats等食品外賣公司,以及印刷耗材製造商Xerox等企業。

受新冠疫情的影響,工作服品牌公司Brooks Brothers和J.Crew已申請破產保護,上個月Brooks Brothers在出售自己的公司。此外,在 7 月下旬的季度收益電話會議上,星巴克報告虧損約 20 億美元,而他們認為主要原因在於荒廢了的城市辦公室環境。從開始在家辦公的第一天,上班時間去星巴克排隊買大杯拿鐵咖啡的人就大幅度減少了。

遠端工作,能帶來什麼損失?

遠端工作可為公司節省租賃成本,為員工節省通勤時間,但這會給其他經濟領域帶來什麼損失?

同時,對於航空公司而言,之前白領是保持業務發展的主要支柱之一,商業旅行佔所有航空公司流量的 60% – 70% 。雖然很多人取消了休閒度假出行,但事實證明,更大的衝擊在於Zoom影片會議的應用取消了大量商務旅行,分析師預計這種商務旅行的減少將持續兩到三年。

而且,沒有跡象表明遠端辦公會在近期內停止。近幾個月來,包括摩根大通(JPMorgan, JPM-US)、福特(FORD, F-US)汽車,Twitter和REI在內的許多公司都宣布員工可以長期或永久在家辦公。 8 月 28 日,Pinterest宣布願意支付 8950 萬美元的合約罰款,以解除其在舊金山租賃一座佔地 490,000 平方英尺的辦公樓的合約,開始選擇永久地遠端辦公。

通過這次疫情,很多大公司相信他們的員工可以在家中順利完成工作,甚至可以提高工作效率,從而大大減少美國公司實體辦公室的佔地面積。雖然遠端辦公節省了這些公司的租賃成本,員工也節省了通勤費用,但其他經濟體遭受了怎樣的損失呢?

受遠端辦公影響而損失的「其他經濟體」

自從 17 世紀初含咖啡因的飲料進入歐洲以來,白領就和咖啡就交織在一起。在短短幾十年中,倫敦就湧現了約 300 多家咖啡館,為各類的商人、經紀人以及在附近開展業務的其他人士提供服務。奧地利、法國、德國、荷蘭和義大利亦是如此。剛剛起步的辦公經濟誕生了。

當然,“辦公室工作”並非源自啟蒙運動,也不是從辦公室開始的,羅馬的抄寫員曾在政府辦公室和商店等公共場所做記錄工作。但兩個世紀後,隨著工業革命帶來的巨大經濟繁榮,充分集中的白領辦公室成為了必需品。由於 19 世紀末期的大量發明(摩天大樓、內燃機、照明、電梯和地下火車的電氣化),工人可以在離家較遠的城市大樓里辦公,而且還可以在辦公室舒服地工作。

但是由誰來維護這些新機器呢?如果工人們不在家裡吃午飯,那麼他們去哪兒吃呢?此外,由於他們每天都要去辦公室上班,那麼是不是應該認真考慮一下著裝服務呢?因此,全世界範圍內,所有的城市都見證了以辦公場所為中心的龐大而集中緊湊的新經濟的興起。

這些跨越多個區域開展商務活動的白領們是航空業的重要利潤中心,如今他們在家中使用Zoomers影片會議應用軟體,這給航空公司和飯店帶來了慘痛的洗禮。

MIT經濟學家:辦公室經濟正遭受威脅

然而,麻省理工學院的經濟學家David Autor在上個月的一篇論文中指出,辦公室經濟正遭受威脅。他與合著者、麻省理工學院的講師Elisabeth Reynolds在論文中寫道寫道,疫情已經導致很大一部分辦公室白領選擇永久地在家辦公。如此一來,辦公室配套經濟中成千上萬的工人都將失去工作,他們主要靠給辦公室白領提供食物、運輸、衣服和娛樂等獲得酬勞

辦公室經濟受到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常年在辦公室辦公、且頻繁出差的白領曾是旅遊度假、商務出產業的主要利潤中心,如今他們在家中使用Zoom影片電話軟體,就導致航空公司和飯店遭受慘痛的洗禮。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 7 月份的商務旅行比去年同期下降了 97% ,估計今年的商務旅行不會再達到 2 兆美元的規模。上週,美國航空(American-Airlines, AAL-US)表示 10 月份將取消飛往 15 個城市的航班,這意味著其航線服務將減少 55% 。他們表示,除非獲得政府的額外救助資金,否則他們可能需要讓 19000 名員工(三分之一的員工)休假或離職。

Delta航空也表示,如果無法獲得救助資金,他們需要暫時解僱 1941 名飛行員。 8 月,Virgin Atlantic航空公司徹底申請破產。現任和前任航空公司高層都表示,從長遠來看,辦公文化向Zoom影片電話軟體的轉變意味著商務乘客的數量在逐漸下降,這種下降趨勢可能是永久的。

旅遊度假、商務出產業受到的不利影響非常廣泛。服務於商業旅客的飯店也處於危機之中,其中一些已經面臨破產。

截至 7 月,連續 30 天拖欠房屋抵押貸款的飯店達 23.4% ,拖欠額度總計 206 億美元。相比之下,疫情爆發之前拖欠的總貸款為 11.5 億美元,而 2008 年經濟大危機頂峰時期為 135 億美元。上個月,在致美國國會的一封信中,以美國旅館及住宿協會為首的數百名旅館經營者請求債務暫緩。 8 月初,萬豪飯店報告了第二季度以來最嚴重的虧損,上週五,米高梅國際旅遊度假集團解雇了 18000 名員工,佔其總員工數的四分之一。

與此同時,複印打印機供應商Xerox等公司也受到遠端辦公革命的影響,雖然沒有航空、飯店或度假公司那麼明顯,但由於許多辦公室關閉,各個公司沒有採購設備的計劃,因此上個季度該公司的收入下降了 34.6% 。

此外,關閉辦公室還導致配餐服務供應商Aramark的季度收入下降了 45% ,該公司為大型體育館、學校和辦公室提供餐飲。同樣,對於 3M (MMM-US)公司等依賴於辦公經濟的產業來說,第二季度的銷售額與上期相比下降了 13% 。究其根源是因為美國航空公司受到了打擊,導致與之緊密相連的 3M 業務也受到了影響,同時透明膠帶和便利貼等用品的需求下降了 25% ,這些都是最能代表辦公室的標誌性商品。

最明顯的例子,房地產市場

辦公室生態系統的變化導致一些以白領辦公為主的城市陷入了困境。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房地產市場。由於不受辦公地點的束縛,許多員工都選擇了離開。高盛在 8 月 19 日給客戶的說明中表示,成千上萬的人離開紐約,在卡羅來納州、喬治亞州和佛羅里達州尋找更便宜、更寬敞的辦公地點。房地產評估師Miller Samuel的報告顯示,曼哈頓的公寓空置率比上一年翻了一番, 7 月份約為 13000 戶,並且平均租金下降了 6.1% ,為九年來最大跌幅。公寓租賃網站Zumper的數據顯示,科技及其他產業白領階層也正在逃離舊金山,一居室和兩居室公寓的租金比去年下降了 11% 。

小城市中也可以看到這種變化,尤其是依賴辦公室白領的午餐和酒吧。俄亥俄州哥倫布市的紐約式熟食店Lexi’s Third的老闆Dan Georges說,公司失去了一半的業務。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Lexi的店舖位於大通大廈的 25 層。但是自三月以來,這座建築幾乎是空的,現在他的業務完全依靠附近建築工地工作的工人以及郊區的長期忠實客戶。他知道即便疫情過去,許多普通白領顧客也不會再來了,但他希望自己的餐館能夠憑藉質量和價格生存下來。

這種情況遍布整個美國的城市。 Goldman Sachs表示,截至 8 月 16 日當週,全國范圍內的就餐人數較前一周下降了 54% 。紐約有 1200 多家餐館永久關閉,而分析師預估,整個城市的小企業中有三分之一可能永久關閉。

這個問題已非常嚴重,甚至可能會損害城市本身的經濟。麻省理工學院的Autor和Reynolds寫道,此次疫情將導致“城市經濟中心地位甚至文化活力的下降”。根據美國全國城市聯盟的一項調查, 90% 的城市預計明年經濟流量平均下降 13% ,主要是收入和營業稅的下降,這些都與白領有關。這是自金融危機以來的最大跌幅。例如,休斯頓的營業稅收入在 5 月下降了 13% , 4 月下降了 17% , 3 月下降了 10% 。 Bankrate的首席經濟學家Mark Hamrick說:“這是類似於 50 個州都在經歷的一場自然災害,大部分建築基本都陷入了空置。”

辦公室經濟的危機,並不一定只有毀滅性

然而,辦公室經濟的危機並不一定單純是毀滅性的。城市的復甦是經濟歷史的支柱。我們經歷過戰爭、經濟不景氣和災難性的自然災害,但很少有大城市直接消失或者永久翻不了身。相反,在危機結束之後,大多數城市的經濟和人口都會復甦。

不管復甦的時間長短,航空公司和飯店似乎都不得不縮小規模、直接倒閉或者東山再起。而各個城市在深刻的強制性改造中,將不得不對自己重新進行規劃。

從二戰日本的復甦,看見經濟反彈的可能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美國摧毀了日本大部分經濟。但在不到 15 年的時間裡,日本的大多數企業基本都恢復過來了,並且在之後的 15 年裡,日本的企業和員工在汽車和電子產品等全球關鍵產業,對美國發起了挑戰。

哥倫比亞大學的兩位教授Donald Davis和David Weinstein在 2002 年的一篇有影響力的論文中說,日本的經濟復甦表明,遭受暫時性巨大衝擊的城市,其經濟往往會反彈。他們二人斷言,這些城市具有一種幾乎是先天性的毅力,能夠抵抗外界的衝擊。

當然,十五年是一段漫長的恢復期,對那一代企業家及其僱用的許多工人而言,這段漫長的時期產生的影響具有毀滅性,且不可逆轉。

無論此次的復甦期有多長,航空公司和飯店似乎都不得不面對縮小規模、直接倒閉或者東山再起等境況。而各個城市在深刻的強制性改造中,將不得不對自己重新進行規劃,即使整個國家的GDP將遭受數年的嚴重打擊。

這絕對不是世界末日

卡內基·梅隆大學經濟學教授Lee Branstetter指出,即便辦公室無法再以相同的規模重新開放,但許多白領可以搬到價格便宜的地方。這樣不僅可以緩解交通擁堵,而且還可以降低紐約、舊金山和波士頓等所謂的超級明星城市的辦公室和住房租金。

而如今無力承擔昂貴租金的企業和白領階層也有機會重新入駐這些城市。 Branstetter表示:“現在的許多餐館、酒吧、藥店和乾洗店可能無法存活下來,但它們的替代店一定會出現,針對不同的客戶群–這些新店可能會縮小規模,但絕對不可能消失。這絕對不是世界末日。”

36氪》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劉茜汶
「Make smarter financial decisions.」 熱愛追逐趨勢與探索新知,在人生 OKR 的 O 是得到快樂。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