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避稅天堂」將消失?國際間稅務改革正加速成型!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企業「避稅天堂」將消失?國際間稅務改革正加速成型!

2021 年 7 月 26 日

 
展開

在低稅率或零稅率國家和地區開設分部,再將全球各地所得利潤轉移過去,從而盡可能地減少上繳的稅款,一些跨國公司的慣常避稅手法多年來一直令不少國家政府頭疼不已。尤其是隨著數位經濟的蓬勃發展,新業態不斷出現,科技巨頭的服務更多基於網路技術,而非實體經營,對跨國公司徵稅更是難上加難。

據《衛報》報導,公平稅收基金會,今年 7 月 10 日,包括中國在內的二十國集團 方案一旦正式實施,曾代表美國政府參與經合組織全球稅改討論的德勤國際稅務主管羅伯特.斯塔克,但是改革方案的執行還面臨著諸多挑戰。在斯塔克看來,美國國會能否批准與此稅率改革相對應的國內立法值得全球關注。

針對最低稅率改革方案可能給中國企業帶來的影響,多名稅務專家告訴記者,跨國企業未來會更全面地綜合考慮其他營商因素。相對於稅收,其他非稅務或商業因素,如人才、生活成本、金融基礎設施、法律制度等,對未來的商業和投資規劃將變得更加重要。

美國 “ 砍一刀 ” ,意欲何為?

英屬維爾京群島、開曼群島、百慕大群島、荷蘭、瑞士、盧森堡、愛爾蘭⋯⋯,這些國家和地區總是令全球知名企業趨之若鶩,不僅公司註冊程式簡單方便,而且繳納的企業所得稅、資本利得稅或其他稅費極低,有些地區甚至無需繳納, “ 避稅天堂 ” 之名由此而來。

多年來,跨國企業通過將全球所得利潤轉移至 “ 避稅天堂 ” ,造成本國稅基流失,令各國政府頭疼不已。尤其是隨著全球數字經濟的發展,市場和實體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分離,對跨國企業的徵稅更是面臨巨大挑戰,多數國家和地區的稅收利益顯著受損。據聯合國估算,每年全球各國因跨國公司利潤轉移行為損失的稅收達到 5,000 ~ 6,000 億美元。

今年以來,國際稅收改革加速成型。 7 月 1 日,經合組織宣布, 7 月 10 日, G20 宣布就重新分配跨國企業利潤徵稅權和設立全球有效最低企業稅率等措施達成 “ 歷史性協議 ” 。

談及協議的意義,德勤中國國際稅收及企業併購重組稅務服務華南區領導人劉明揚對《每日經濟新聞》介紹稱,全球最低企業稅率的設定或可降低大型跨國企業利用手段將利潤轉移到 “ 避稅天堂 ” 等低稅收管轄區關聯企業的動機,因為在改革後的框架下,若大型跨國企業未能在各地區繳納最低水平的稅款,企業總部所在的稅務管轄部門能夠按新規定要求企業補交所得稅至全球最低有效水平。

因此,此決議應有助於阻止企業把利潤向低稅收或無稅收管轄區轉移,同時亦可確保跨國企業履行應盡的納稅義務,繳納最低水平的所得稅稅款。同時,劉明揚表示,設定全球最低企業稅率亦可降低稅收考量因素對投資和業務選址決策的影響,目前,與 G20 合作推進全球稅改的經合組織正在緊鑼密鼓地敲定技術細節。按照計劃,詳細的規則和實施方案將在今年 10 月頒布,並於 2023 年正式實施。

曾任職於美國財政部、代表歐巴馬政府參與經合組織稅改討論的羅伯特.斯塔克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美國政府十分關注國際稅收改革的進展。目前,斯塔克擔任德勤國際稅務部董事總經理。斯塔克分析指出,為了確保美國企業的競爭力,推動設定全球最低企業稅率、遏止各稅收管轄區為吸引跨國企業投資而競相降低稅率的 “ 逐底競爭 ” 便成了重中之重。按照最新改革方案,全球企業最低稅率為至少 15% ,根據媒體先前報導,拜登政府尋求把國內的企業稅率從 21% 提高到 28% ,並將美國企業海外利潤的最低稅率從 10.5% 提高至 21% 。

曾任聯合國副秘書長的哥倫比亞經濟學教授何塞.安東尼奧.歐堪波 歐堪波教授也是倡導國際稅收體系改革的獨立專家委員會ICRICT的主席。委員會成員還包括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斯蒂格利茨,法國明星經濟學家托馬克.皮凱蒂等。

科技巨頭首當其衝?

在全球最低企業稅之外,經合組織稅改方案的另一個重點是對大跨國企業的利潤進行更加公平的分配。中金公司研究部在 6 月份的一份研報中指出,而改革後的新規則按照規定,對於年營收超過 200 億歐元且利潤率在 10% 以上的跨國企業,未來 “ 支柱一 ” 的營收門檻可能進一步下調至 100 億歐元。

當被問及哪些公司會受到影響時,斯塔克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目前還沒有一份完整的名單,但 Google、亞馬遜、臉書、蘋果等美國科技巨頭肯定囊括其中。

亞馬遜目前總體利潤率不足 10% ,但 “ 支柱一 ” 的適用範圍可以延伸到公司財報裡的業務分支上。也就是說,亞馬遜利潤豐厚的雲業務部門 AWS 也將被納入利潤分配的框架中。美國政府先前估計,按照以上標準,全球約有 100 家公司將受到影響,其中美國公司佔了多半。華盛頓的稅收政策智庫 Tax Foundation 則指出,符合標準的美國企業佔 54 個。

歐堪波教授對《每日經濟新聞》表示,儘管受影響的美國公司佔了多數,但美國也將由此獲得更多的額外稅收,這也是美國支持 “ 雙支柱方案 ” 的原因。

對於國際稅制改革的進展,Google、亞馬遜及Facebook都表達了支持態度。對此,斯塔克對記者分析稱,法國、西班牙等國家已經對科技巨頭徵收單邊數字服務稅,加拿大等也在製定類似的數字稅。 “ 支柱一 ” 的作用和數字服務稅相似,

“ 避稅天堂 ” 不復存在?

每經記者查閱經合組織 “ 包容性框架 ” 的成員名單發現,百慕大群島、開曼群島、維爾京群島已經同意 “ 雙支柱 ” 方案,

以企業稅率設定為 12.5% 的愛爾蘭為例,得益於低稅率,愛爾蘭成功吸引到蘋果、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微軟(Microsoft, MSFT-US)、Facebook 等科技巨頭在當地設立海外業務總部,創造了豐厚的財政收入。如果採用新規則,以全球企業最低稅率設定為 15% 為例,即使愛爾蘭拒絕提高企業稅,美國也可以單方面向這些公司額外收取 2.5% 的稅,補足 15% 的稅率。

斯塔克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析稱,愛爾蘭、匈牙利、愛沙尼亞希望保持靈活性,利用歐盟修改政策時需滿足 “ 一致同意 ” 原則的機制,為自己尋求盡可能優惠的條件。對於缺乏經濟資源,長期以零稅率吸引外國公司註冊以賺取服務費的 “ 避稅群島 ” ,斯塔克認為,全球最低稅率如果實施,此外, “ 避稅群島 ” 還可以通過提供精細化的會計、法律、保險等服務,提高競爭力。

在歐堪波教授看來, 15% 的稅率定得過低,與愛爾蘭、瑞士等國的現有企業稅相去不遠。未來,改革新規則實施後,各國和地區可能會比拼誰更接近 15% 的最低稅率線,無法明顯削弱跨國企業將利潤轉移至低稅率地區的動機。ICRICT 一直呼籲將最低稅率提高至 25% 。

儘管 “ 雙支柱 ” 國際稅改框架目前已得到廣泛支持,但其正式實施還面臨著諸多變數。斯塔克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美國國內是否立法支持 “ 雙支柱 ” 方案將是接下來的焦點,也是國際稅收改革面臨的最大不確定性之一,因為目前拜登所在的民主黨僅在國會佔據微弱優勢。此外,斯塔克認為稅收體系的改革還面臨著技術性的挑戰。協調全球的跨國稅收是一項極度複雜的體系,

對中企影有什麼影響?

對於改革方案可能對中國企業帶來的影響,中國銀行( 601988-CN )(Bank of China, BACHY-US)研究院研究員曹鴻宇認為,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制度對中國整體負面影響較為有限。中國企業海外收入相對較低,受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影響的企業海外利潤並不大,而政府支持企業 “ 走出去 ” ,對企業海外利潤徵稅也持寬鬆態度。

中國已於 2008 年對內外資企業所得稅進行 “ 兩稅合併 ” ,統一了該兩類企業的所得稅。目前,中國法定企業所得稅率為 25% ,非居民營企業業稅率為 20% ,而一些特定產業

普華永道中國國際稅務服務主管合夥人王鵬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鑑於中國企業所得稅率是 25% ,如果進入門檻範圍的中國企業大部分營運在境內,境外營運規模較小,那麼該規則對其影響將非常有限。如果中國企業在境外有一定規模的營運,未來則需要重點關注位於低稅率稅收管轄地的實體營運情況以及當地所獲得的稅收優惠情況。

劉明揚告訴記者,為適應新的全球稅制,大型跨國企業應檢視其現有或未來的海外業務情況,評估最低稅率可能對其帶來的影響,如有需要,可進行適當的業務重組。多名稅務專家同時認為,國際稅收體系改革不會讓中國的營商環境發生大的改變。

在劉明揚看來,相對於稅收,其他非稅務或商業因素,如人才、生活成本、金融基礎設施、法律制度等,對跨國公司未來的商業和投資規劃將變得更加重要。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也如此認為。

香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之一,在此次全球稅率改革中所受到的影響也備受關注。莊太量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介紹稱,目前香港相比中國稅率偏低,法定企業利得稅率是 16.5% ,從 2018 年開始,前 200 萬港元利潤的利得稅率降到了 8.25% 。但 “ 香港納稅的主力是當地的電力公司、地產商等,以及部分國際銀行,而全球稅制改革對這些公司影響不大,而且它們搬遷的可能性也不大。 ”

那麼對於來港的大型跨國企業會有影響嗎?

“ 新制度對所有低稅率地區都有影響,因此,跨國企業會更全面地綜合考慮其他營商因素。 ” 劉明揚對記者說。據他分析,大型跨國企業在中國香港享受著低稅率、地域來源徵稅原則、免徵資本收益原則及稅務優惠措施,但如果有效稅率低於全球最低稅率,那麼這些企業就需要繳納補足稅。

德勤中國稅務合夥人 Jonathan Culver 也在採訪中對記者表達了類似觀點。他表示,香港可能會考慮在全球最低稅率的基礎上建立自己內部的最低稅額體系,這樣一來,香港就可以自己徵收部分需要補足的稅款。另外,許多企業在香港設立公司也出於其他目的,便於進入中國市場就是其中一個重要原因。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