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投資大熱 傳統的總體策略沒落了嗎?

作者:海鯨金融   |   2017 / 08 / 26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15d2fc8a67f31023fef4186d

宏觀基金經理現在是越來越看不懂市場了。

Mark Spindel 是一名宏觀基金經理人, 關注經濟趨勢、外匯波動、政治及政策已經三十幾年了。但現在市場上更多地充斥著波動率交易、算法交易等新型交易法。 他表示:“在政治和經濟混亂日益加劇的情況下,我更加難以預測市場的走勢。

我的整個職業生涯都在研究貨幣政策,但現在它變化的太快以至於我無法及時捕捉到所有信息。”Mark 最終放棄掙扎,選擇關閉了由他創建並管理了 9 年的對沖基金公司,位於華盛頓的 Potomac River Capital。

今年,傳統宏觀策略基金的日子尤其難熬,他們的基金回報甚至比一些便宜的指數基金還要遜色,因此許多投資人也都撤資離去了。

即使是高盛的前合夥人 Andrew Law 執掌的 Caxton Associates 上半年也蒙受業績虧損,並且創下了其基金管理歷史中的最大損失。 業界老手路易斯·培根 (Louis Bacon) 也沒倖免於此。就連索羅斯 (George Soros) 的兒子羅伯特上個月也承認,他的家族企業也基本不使用基本面策略交易了。

但在中央銀行改變了貨幣政策之後,同時各種新型算法效果不明確的情況下,宏觀基金經理不禁考慮:在這個新的時代,這種經典的對沖基金風格還可以捲土重來嗎?

曾經的不透明市場

當市場透明度和有效性不高,以及獲取市場信息的渠道十分有限的時候,宏觀基金賺取了高額回報。 因為價格趨勢更容易判斷,槓桿使用的更多,並且競爭對手更少。但現今,宏觀基金面臨著技術革新的猛攻。這些技術可以更迅速和廣泛地傳播信息,一些算法能夠即時發現和捕獲價格異常,並且使用這些技術去追蹤市場趨勢的成本更低。

對沖基金研究公司 (Hedge Fund Research Inc.) 的數據顯示,宏觀基金經理在 2017 年上半年的平均回報不到 1%,在過去五年幾乎沒有賺錢。 而今年整個對沖基金行業回報則為 2.6%,而過去五年平均年回報為 1.9%。

雖然在唐納·川普 (Donald Trump) 總統選舉勝利之後,宏觀基金大賺了一筆,但是隨著美元和石油下跌,股市不斷上漲,同時還有巴西政治危機的爆發,宏觀基金的收益也差不多被耗沒了。

股票和貨幣市場的波動也下降到幾年來的最低點。即使受央行鷹派作風影響,最近國債收益率升高,但是還遠低於歷史平均水平。投資者漸漸得對這種策略失去了耐心。HFR 數據顯示,在第一季度,投資者從宏觀基金中撤離了約 38 億美元資金,連續第五個季度資金流出,但是基於電腦算法的宏觀基金的資金量反而增加了 49 億美元。

多年來,基金經理們把未能獲取豐潤回報怪罪在央行的政策上。他們說,全球低利率使得他們難以從國家之間的利率差中賺錢。同時,隨著可以運用概率預測經濟和市場走勢,計算機算法同時導致了更短和更不穩定的投資週期,傳統的宏觀策略很難生存。

斷節的市場

在上個月訪問紐約之行時,Mark Spindel 憶起了當年。他曾數次準確地捕捉到了經濟動態,即使市場的預測與之相反。Spindel 的基金曾在 2007 年到 2015 年 7 月的年均回報率達到 11%。

但現在,Mark Spindel 正努力尋找宏觀策略失效的原因。他表示:“市場變化與經濟和政治越來越脫節了。在希臘要退出歐元區和英國退歐這兩次黑天鵝事件中,這種分歧感更加明顯。”兩年前,在希臘鬧著要退出歐元區時,他就開始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了。再加上對中國的貨幣貶值和英國脫歐的錯誤預測,導致他一敗塗地。

此外,監管制度的加強和費用壓力的增大使得他營運 7.6 億美元的公司變得更加困難。 在去年 9 月份虧損 12% 後,他把資金都返還了客戶。

自欺欺人

總部設在波士頓的 Cambridge Associates 投資管理公司總經理亞當·鄧肯 (Adam Duncan) 說:“自欺欺人的是,由於政治和經濟事件,宏觀策略在過去七年裡做得很好。但現在,卻沒有人賺到錢。但只要市場還在運行,機會還是存在的,不是嗎?

在過去兩年中,英鎊對美元匯率跌至三十年來最低水平,加拿大元跌至 2003 年以來的最低點,黃金下跌至五年最低點。鄧肯認為,基金經理要敢於增加風險,更加頻繁地進行交易才有可能獲利。一些基金公司創始人不得不重新考慮他們的運行模式,特別是那些擁有數十名基金經理的公司。

基金表現

Paul Tudor Jone,都鐸投資公司 (Tudor Investment Corp.) 的創始人,也看到了客戶的流失。去年,他告訴投資者他會親自操盤,並要求他旗下的經理承擔更多的風險。 截至 6 月份,該基金今年虧損了2.5%。

而 Caxton Associates 管理公司負責人 Law 早已自行管理大部分資金,並稱不再使用動量交易策略 。 截至 6 月份,該公司今年已虧損了 10.4%。路易斯·培根 (Louis Bacon) ,營運摩爾資本管理 (Moore Capital Management) 的基金經理,表示在賭對川普選舉勝利後,他很久沒有那麼激動過了。截至今年 6 月 22 日,他的基金僅虧損 2%。

儘管目前的傳統宏觀基金表現不佳,但仍存在表現優異的新星。一些年輕的管理者隊伍,例如傑夫·塔爾皮斯 (Chris Talpins) 和克里斯·羅科斯 (Chris Rokos) 等,已在今年吸引了數十億美元的新投資 。同時,專注於新興市場的宏觀基金 Glen Point Capital 的收益遠遠超出大盤。

以下是彭博提供的部分宏觀基金業績:

15d2fc87b7431353fe3c55b2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