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韓國 的年輕人甘願花錢「坐牢」?

作者:虎嗅網   |   2020 / 09 / 25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虎嗅網


距離 韓國 首爾 90 公里外的洪川郡,有一處佔地 2,500 坪的“ 監獄 旅館 ”,吸引著律師、老師、上班族等白領階級爭相入住。 旅館 裡一共 32 間房,每間房僅有 5 ㎡,提供馬桶、洗手台、被褥、茶具、紙筆。入住的住客們統一換上一樣的衣服,只能在固定的時間輪流洗澡,交出手機,斷絕和外界聯繫,工作人員會反鎖房門,定時從門底下的配食口送餐。

過著和坐牢一樣的生活,從中學習和自己對話

人們唯一無法感到幸福的理由,就是無法自己在房間裡獨處

2020 年一開始,一條攝製組前往 韓國 探訪這家特別的 旅館 ,親自體驗了兩天一夜的“ 監獄 ”生活,房間不大卻很舒適,窗外視野開闊,泡茶、寫信、看書、放空。雖然一開始沒有手機很焦慮,但把重心放回自己身上後,似乎沒了社交也沒關係,到點了就有人送飯來,還提醒你要洗澡…… 總覺得時間一下就過了。

旅館 負責人權容錫擔任檢察官和律師 20 年,因為工​​作壓力大,曾經在 監獄 裡見委託人時,有了想被關進牢房裡“靜一靜”的想法,於是他和太太蘆地香 2009 年開設了 監獄  旅館 ,為自己,也為壓力山大的都市人們,找到了一處釋放自我的 “避難所” 。

 監獄 旅館 的韓文名稱叫做幸福工廠,至今已經營運 10 年了,佔地 2500 坪,包含 3 棟建築。靠近門口那一棟是接待處和員工宿舍;第二棟是公共食堂,一樓是團體活動、看電影、劇場的空間;第三棟,也是最主要的建築,就是我們安排住宿的房間,裡面一共有 32 間房,每間房間 5 ㎡。

入住守則

監獄旅館不是全年開放,我們每個月或是每段時間,會舉辦不同性質的體驗營,兩天一夜、三天兩夜、或是七天六夜的都有,參與者可以依照自己需求選擇,每次最多接待 30 人,每晚住宿 10 萬韓幣,約 2,500 元台幣。

1. 遵守起床時間、吃飯時間、盥洗時間、集體活動時間

2. 交出手機並關機,斷絕與外界聯繫

3. 換上製服,放下對外表的追求

4. 房門反鎖後禁止外出

5. 禁止大聲喧嘩

6. 使用過的餐盒請通過配食口放置門外

7. 請勿打擾他人

第一天 10:00 報到

入住之前,我們會把大家集中在公共空間,安排每個人做自我介紹,講述來到這裡的原因,接著請大家交出手機。工作人員會在中間放一個透明盒子,每個人輪流和手機告別,交出來前記得要先關機,不然手機可能會在這箱子裡一直響。雖然不是硬性規定一定要交出手機,但我想如果手機一直拿著,你就會一直在意是不是有人發訊息來、是不是該回覆訊息等等,根本無法獲得自由,所以有人來到這裡又不交出手機的話,我們也會當場詢問他原因,真的不想交,我們不會勉強。

我們有準備衣服給每個人穿,來到這裡的住客,穿著便服來,有人甚至很在意自己的外表,但我們希望每個人在這裡,是不用互相比較的,統一換上一樣的衣服,會讓大家輕鬆點吧,有人甚至住了一晚後,都不化妝了呢。

第一天 12:00 午飯

吃的東西都很簡單,基本上以蔬食為主,吃素和宗教無關只是現代人吃得太油膩、口味太重了,我們希望來到這裡,也可以吃點清淡的,清清腸胃。

第一天 13:00 獨處

每個人分配到自己的房間後可以依照自己的喜好佈置,在這 5㎡ 空間裡有衛生間、洗臉台、小桌子、床墊、茶具、紙筆等,生活基本所需都有了。每間房有一扇很大的窗戶,所以不至於黑暗或是有壓迫感。沒有手機、房間又小,乍看之下好像只能睡覺,但來到這裡的人,沒有光睡覺或什麼事都不做的,大家反而是靜下心來 學著和自己相處。

第一天 20:00 篝火晚會

篝火晚會,一群人圍著爐火,把心中的焦慮、想拋棄的壞習慣、想忘掉的事情,寫在紙上,每個人逐一分享後,把紙燒掉,像是一種宣言或立目標吧,斷絕了捆綁,未來要更快樂走下去的感覺。

第一天 21:00 洗澡就寢

洗澡時我們有規定的時間和排序,錯過的話就不能洗了,避免有人太晚洗澡,水聲會影響其他住客。睡前工作人員會反鎖房門,不過鎖也可以輕易從裡面打開,住客也不用太擔心。

第二天 06:00 起床敲鐘

早上 6 點到 6 點半,工作人員會敲鐘,叫大家起床,把每個人的餐放在門口,住客可以透過門底下的配食口,伸手把食物拿進房內獨自享用。

自己一個人吃,可以更感受到食物原味像我們熬的粥,曾經有女住客吃到粥時落淚了,因為她想起小時候媽媽煮粥的回憶,當你真正靜下來和自己對話時,情緒很容易湧現。

第二天 13:30 戶外活動

通常第二天,大家已經不太在意外表了,天氣不錯的話,會有戶外活動,這次是兩人一組,一人蒙眼,另一人帶領著他在草地上奔跑,感受黑暗的世界;園區也有養狗狗,可以和它們玩;周邊的田野也很適合散步。

入住客人:文賢成,自由業者

我不是自願來的,也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是我一個來過這裡的朋友給我報名的。一開始聽到院長介紹,我覺得這裡是監禁的冬令營嗎,要交出手機還要在獨房生活,一度想說是不是該回去了。進到房間後第一個想法是有點窄,然後也覺得有點悶,但過了段時間之後覺得滿小巧又舒服的,習慣了還覺得反而獲得和自己相處的時間。我讀了些書,還有塗鴉,也寫了日記,就沒有任何想法的寫下自己喜歡的東西或者想到的東西,晚上關了燈就睡了。嗯…… 手機好像該拿回來,但在這裡生活的期間好像沒有也可以,沒有的話還比較好,我一開始進來的時候我以為會後悔,但不會後悔的,很棒。

入住客人:樸顯貞,教育工作者

我一開始覺得廁所也很小,洗臉台也很小,以為會很不方便,但過了一天覺得我在家不需要的東西太多了呀,回家之後要把很多東西好好整理一下了!那手機的部分,其實我常常一直抓在手裡,早上看、睡前看,但現在覺得我該給自己一些離開手機的時間了,像這一本書,我在家要看完是很不容易的,家裡有電視或是其它讓我分心的東西,但來到這裡之後,我 3 個小時就把它看完了。

來到這讓我思考我未來的時間分配。

開設監獄酒店的初衷:給現代人一個與外界切割、與自己對話的空間

韓國 社會壓力很大,也看重職業、外表、收入等等,但我想這不是只在我們國家,其他地方一定也會這樣,而且現代人接收資訊太多太雜,可能連一個真正靜下來的時間都沒有。我以前是演劇治療師,這是一種透過劇場的方式去演出一個人內心的故事或傷痛,藉此療癒的方式。我先生權容錫 20 年前是檢察官,後來改做律師,在他當檢察官的時期,壓力非常大,偵辦很多殺人、竊盜、詐欺、貪污等等案件,每天要翻閱很多資料。

他曾說“真希望可以到監獄裡待一陣子”,而且他真的和獄所的人提出這個想法,當然,被否決了,但他沒有放棄。這過程中,我們嘗試過很多種方法,像是盡量不看手機,或是去教堂的告解室等,但都很難真的和外界切割,直到 2009 年,我先生和我才決定成立監獄酒店。

一開始我們想要不就蓋個 5、6 間房,比較不需要花太多,但這樣一來不可能對外營業,也不能幫助外人釋放焦慮,幾經思考後,決定蓋 32 間房。這裡開始經營後,我負責規劃活動、制定規則,我先生負責硬體設備打理、維護環境。

我和先生平常住在 韓國 首都首爾,洪荒郡在江原道,距離首爾 90 公里,開車大約需要兩小時,這裡是很安靜的小村莊,周遭沒有什麼人,算是可以稍微遠離繁忙又相對方便的地點吧。住客有律師、檢察官、老師、會計師、學生,年紀最小的是中學二年級,最大的有 80 幾歲的老年人。很多人一年都會來一次,重複過來的人也很多,好像這裡已經變成他們生活的一部分,類似在都市生活久了,偶爾也會有要淨化心靈的時候吧。

每個人從出生就是不一樣的個體,長得不一樣,擁有的不一樣,喜歡的東西不一樣,可是經過社會歷練後,好像開始去隱藏、去迎合大眾、漸漸地失去自己,每天忙於生活,過得很急促,即使閒下來,也沒有面對自己的時間。

我希望來到這裡的人可以照著自己的想法過活,在小房間裡待一兩天,靜下心來去思考,把重心放在自己身上,不要去管別人,了解自己後,即使回到自己家,也會有更明確的人生方向,原本堂堂正正的人,可以繼續堂堂正正的生活;活潑的人也可以活潑,每個人都能開出屬於自己的花,如果能有一個這樣的世界,就太美好了。

酒店負責人權容錫、蘆地香(後排左一左二)與一條團隊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