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可以預測未來,3 個觀念安心投資、不怕虧損
作者 雪球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沒人可以預測未來,3 個觀念安心投資、不怕虧損

2021 年 1 月 20 日


2020 年,美國標準普爾 500 指數全回報(含紅利)為 18.3 %,MSCI世界股票指數全回報為 16.09 %。 如果你問我是否預見到 2020 年會是如此一個牛市,我可以老實告訴你:完全沒有。

讓我們回想一下 2020 年經歷過的事情:病毒流行、封城、航空公司、飯店、電影等行業大裁員、央行降息、政府連續推出多輪救助政策。你說任何一個人能預測到 2020 年股市雙位數的增長?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從來沒有人會回答「我不知道」

面對充滿未知數的未來,我們最誠實的回答,其實就是這四個字: “ 我不知道。 ” 然而,這四個字恰恰也是金融行業中最被看不起的四個字。 回顧我過去十幾年的投資生涯,至少參加過幾百場大大小小的投資峰會和研討會。到目前為止,我幾乎沒有聽到過有哪位演講者在面對聽眾提問時,主動承認說:我不知道。 這些問題五花八門,比如: “ 目前股市的估值太高嗎,會不會下跌? ”、  “ 你認為科技行業存在泡沫嗎? ”、  “ 病毒大流行對全球信貸流動有何影響? ” 、 “ 我應該買黃金嗎? ”、  “ 現在可以入手比特幣嗎? ”、  “ 特斯拉的估值合理嗎,該買入嗎? ” 事實上,不管是基金經理也好,分析師也好,經濟學家也好,他們絕無可能精通上面所有的問題。

極少數人可能對其中某一個問題有比較深入的研究,僅此而已。即使有所研究,讓他們去預測接下來的短期價格變化,也是強人所難,其實和問算命先生沒多大區別。 這倒不是因為基金經理、分析師或者經濟學家們不夠聰明,而是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實在是太複雜了,導致要準確預測未來簡直就是難上加難,幾乎不可能。然而在現實中,很少有人會主動承認自己沒有能力預測未來,或者老實的告訴別人我不知道。

為什麼大師總是會預測未來?

這背後有這麼幾個原因: 首先,市場對於預測有很大的需求,有很多人希望被告知,接下來哪個股票會大漲,哪個行業會成為下一個風口。假設你去參加一個投資峰會,有機會向台上的大咖問一個問題,你會問他什麼呢?難道不是抓住這個珍貴的機會,聽聽他對於未來充滿智慧的思考和洞見嗎? 問題在於,這些飽含智慧的見解,是不是真的靈驗,就是另一回事了。

2017 年5 月,被譽為 “ 債券之王 ” 的雙線資本(Doubleline Capital)創始人,傑夫.岡拉克(Jeff Gundluch),在美國Sohu投資峰會上拋出了極度看空標普500 指數的觀點,並建議投資者放空標普500 ,做多新興市場股市。岡拉克談到: 以市銷率和本益比來看,新興市場的估值僅為標普 500 指數的一半。在接下來的 3 年多時間裡,截止 2020 年 12 月底,標普 500 指數上漲了約 68.7% ,而MSCI新興市場指數上漲約 40% ,僅為標普 500 指數漲幅的 60% 左右。 當然,我可能對岡拉克過分苛刻了,因為當他說新興市場估值比標普 500 指數便宜時,並沒有說錯。這是一個很合理的觀察,問題在於該觀察和後面的建議沒有必然的因果聯繫。如果投資者跟隨他的建議去放空美股,買入新興市場股票,那他們將蒙受嚴重的投資損失。

其次,如果投資專業人士承認自己不知道,那他的價值何在?他還有什麼臉面去向客戶收費?我們不妨想像一下:一位高淨值客戶打算把幾百萬美元交給一位私人銀行家打理。這位客戶問銀行家:你怎麼看美股,接下來會跌嗎?銀行家如果說 “ 我不知道 ” 的話,恐怕是要丟了這筆生意了。

第三,市場對於預測家是非常寬容的。即使你錯誤百出,也不一定會受到懲罰。但如果你偶爾對了一次,則可能被冠以大師的稱號到處宣傳。所以對於預測家來說,潛在的回報和損失是不對稱的:回報遠遠高於懲罰。這種不對稱性,鼓勵了更多人熱衷於預測活動。

事實上,從 2012 年開始,上文中提到的岡拉克就一直看空美股。與此同時,從 2012 年到 2020 年底,標普 500 指數累計上漲了 250% 以上。如果投資者從 2012 年開始,就聽從岡拉克的建議放空美股的話,很可能虧的底褲都不剩了。但這並沒有妨礙岡拉克年復一年成為媒體報導的熱門人物,並且年復一年的廣播他的看空觀點。

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市場遲早會發生像 2000 或者 2008 年那樣的大跌。到時候,岡拉克很可能就可以大言不慚的說:你看,我早告訴你了,市場會跌!英語裡有句老話叫做 “ 一隻壞的鐘每天也會準兩次 ” 。如果你不斷的做出大量預測,偶然間總可能會遇到一兩次對的時候。 這也是為什麼,岡拉克遠遠不是特殊的個例,而是一種更普遍的現象。

如果依照專家的建議,平均損失30% ~ 60%

在一份研究報告(Cembalest, 2020 )中,作者回顧並統計了一些被媒體廣為報導的 “ 末日專家團 ” 。末日專家團成員的共同特點,是他們對股市看衰,多次在公開場合預測股市的 “ 世界末日 ” 即將到來。專家團陣容非常豪華,包括 “ 末日博士 ” 魯比尼、諾貝爾獎經濟學家克魯格曼、基金經理卡爾.伊坎和喬治.索羅斯等。作者假設投資者聽從這些專家意見,賣出股票、買入債券,然後統計了由此造成的投資回報。得出的結論讓人沮喪:平均來說,投資者會蒙受 30% 到 60% 左右的投資損失。越早開始聽他們的話,蒙受的損失越大。

從上面這些分析中,我們可以得出哪些教訓?

第一,世界充滿複雜性

如果你覺得未來很容易預測,那麼多半是你跌入了過度自信的陷阱。 在 2019 年底的時候,美國 10 年期國債報酬率為 1.92 %。這是當時專業人士的一些預測:

  1. 《華爾街日報》在 2019 年 11 月對一些經濟學家發起問卷調查,讓他們預測下一年的國債報酬率。經濟學家們主要分成看多和看空兩大陣營。看多的預測報酬率超過 1% ,看空的預測報酬率超過 3% 。
  2. 路透社調查顯示,華爾街的固定收益策略師預測,到 2020 年底, 10 年期美國國債的報酬率將為 1.9 %。
  3. 東方匯理資產管理公司的固定收益團隊預測,十年期國債的交易價格將與 2019 年相似,約為 1.46 %至 2.78 %。
  4. 新加坡華僑銀行的經濟學家預測,到 2020 年第四季度,十年期國債報酬率將達到 1.7 %左右。

那麼 2020 年 12 月底的 10 年期國債報酬率為多少呢?答案是 0.92 %!也就是說,即使是那些預測範圍最低的專家,也完全錯了。在一年之前,幾乎沒有人預測到國債報酬率會下降到 1% 以下。

第二、獨立思考無法外包

對於我們廣大投資者來說,真正有價值的並不是專家做出的預測結論和投資建議,而是他們分析思考的邏輯。我們應該更關注他們列舉的數據、思考的過程和邏輯,而不是他們最後的結論。如果我們不經大腦思考,就盲信專家的建議去做出投資買賣決定,那就注定會吃虧。在金融投資中,獨立思考的過程無法外包。

第三、任何時候,都不要忘記多元分散

多元分散的最重要價值之一,就是幫助你應對 “ 萬一錯了 ” 這樣一種可能性。很多時候,我們會覺得某一個投資策略看上去板上釘釘,肯定會賺錢。比如日本的 10 年期國債報酬率長期處於比較低的位置。任何時候你都可能覺得已經低到不能再低了,接下來只會上升,不可能下降。但事實上日本國債的報酬率在過去 20 年一直在 2% 以下,從 2016 年開始的零收益/負收益已經持續了 4 年多。那些基於自己深信不疑的理由去放空日本國債的投資者們,為自己的盲目自信和集中投資付出了代價。

看不清未來,不確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其實並不可怕,因為這才是生活的常態。我們需要警惕自己不要犯的錯誤,是以井底之蛙的心態去看世界,誤以為自己看清了方向,其實只不過是 “ 無知者無畏 ” 而已。我們應該承認自己認知的邊界,接受未來的不確定性,堅持以多元分散的原則來應對和擁抱這些不確定性,努力讓自己成為更聰明的投資者。

參考資料:

  • Michael Cembalest, Thanksgiving eye on the market, JP Morgan, Nov 18, 2020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