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女財政部長葉倫,上任將會帶來這 2大變革!?
作者 雪球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首位女財政部長葉倫,上任將會帶來這 2大變革!?

2020 年 11 月 28 日


葉倫一貫表示支持進一步的財政刺激,特別是對州和地方政府的援助。她還認為,在 2007 年至 2009 年的嚴重經濟衰退之後,各州和地方的財政緊縮拖慢了經濟復甦的步伐。

美國當選總統拜登正在為組建新一屆政府尋找候選人。根據媒體最新報導,在財政部長這一備受關注的職位上,美國聯準會前主席耶倫成為拜登確定的人選。

《巴倫周刊》的報導指出,這一任命將有助於拜登的政策計劃在國會獲得通過。同時,作為一位溫和派、又是美國聯準會的 “ 老兵 ” ,葉倫將有助於修復美國聯準會與美國財政部的關係,使美國的財政、貨幣政策在應對新冠疫情之際更加協調。

溫和派 “ 老兵 ” 幫助彌合美國聯準會和財政部關係

葉倫或將成為第一位女性財政部長,也曾是首位女性美國聯準會主席。她的預期提名並不令人意外,因為上週晚些時候人們普遍猜測她會獲得提名,而且相對而言不會引起爭議——這有助於她的任命從一個兩黨席位接近的參議院獲得批准。

事實上,市場研究機構Renaissance Macro華盛頓分析師斯蒂芬.帕夫利克(Stephen Pavlick)認為,從政治角度來看,葉倫的提名似乎很受溫和派的歡迎。這可能是 1 月 5 日喬治亞州參議院決選中的一個關鍵考慮因素。在葉倫被選中的消息傳開之前,他在一份客戶報告中寫道,共和黨人可能會試圖將進步議程與一個由民主黨領導的參議院聯繫起來,而任命一位溫和派可能反制這種努力。

不過,民主黨進步派領袖、參議員伊莉莎白.華倫(馬薩諸塞州)在推特上表示支持葉倫的提名。川普政府國家經濟委員會前主任、高盛前總裁加里 · 科恩(Gary Cohn)也表示支持。

在這個特殊的時刻,葉倫在美國聯準會長期任職的歷史可能會對她有所幫助。 “ 美國財政部和美國聯準會之間的關係已經遭到破壞。 ” 布朗兄弟哈里曼銀行(Brown Brothers Harriman)首席貨幣分析師希恩(Win Thin)表示。這是美國財政部長斯蒂芬.姆努欽(Stephen Mnuchin)導致的結果。他終止了今年早些時候根據 “ 疫情救助法案 ” (Cares Act)實施的美國聯準會企業和市政信貸安排,並從美國聯準會追回 2000 億美元的未動用資金。希恩在一份客戶報告中寫道,葉倫先前曾與美國聯準會現任主席鮑威爾密切合作,她可以 “ 幫助修補財政部與美國聯準會之間的關係,促進它們之間的協調 ” 。

財政刺激支持者

在救助法案的多項規定於 12 月 31 日到期後,外界預計拜登政府將推動進一步的財政救濟措施。但眼前,姆努欽與民主黨國會領導人未能就新的措施措施達成一致。

葉倫一貫表示支持進一步的財政刺激,特別是對州和地方政府的援助。聯邦政府可以出現巨額赤字,但幾乎​​所有的州和地方都必須平衡他們的預算。由於新冠疫情危機期間稅收銳減,這迫使他們大幅削減開支。葉倫還指出,在 2007 年至 2009 年的嚴重經濟衰退之後,州和地方的財政緊縮拖慢了經濟復甦的步伐。

無論如何,耶倫歸根究柢是一個經驗豐富但又符合預期的候選者,類似於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據報導,他將成為拜登的國務卿人選。 “ 布林肯和耶倫是大致相似的人選,如果說他們預示著什麼的話,那就是拜登政府將由傳統的、有經驗的、乏味的技術官僚主導。 ” Bespoke投資集團的一份客戶報告寫道。

在經歷了過去幾年的動蕩之後,乏味可能並不是一件壞事,尤其是在試圖與一個兩黨分治的政府打交道時。

通膨問題上的 “ 守舊派 ”

然而,對於還不那麼了解葉倫的人來說,分析她過往的 “ 政績 ” 或許可以預見她的財長生涯將如何作為。

《巴倫周刊》的評論文章指出,葉倫的學術生涯和經濟官員經歷中皆有成功、也有失敗。至於這將如何影響她作為財長的表現,投資者應該保持謹慎。

葉倫的學術生涯主要關注就業市場、工資和失業問題,但也涉及諸如兩德統一和生育規範的變化等話題。

葉倫在 1995 年成功地反駁了僵化的通膨目標,她是推動美國聯準會積極應對 2008 年後房地產債務泡沫破裂的人之一,並擴大了美國聯準會的職權範圍,使其能夠考量諸如不平等等問題。

葉倫是 “ 負責任聯邦預算委員會 ” (Committee for a Responsible Federal Budget)的主任,該委員會稱自己是 “ 財政責任的權威聲音 ” 。她還是氣候領導委員會(Climate Leadership Council)的聯合創辦人,該委員會與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XOM-US)和殼牌等大型石油公司合作,推動 “ 碳稅和紅利 ” 。

對葉倫最大的批評是,她在若干關鍵時刻對經濟狀況的估計出了錯。 20 世紀90 年代中期,當葉倫在美國聯準會工作時,她是少數認為失業率不能低於 5.5% 的人。這在當時並不重要,因為事實證明,時任美國聯準會主席葛林斯潘對他的同事們更有說服力,但葉倫的錯誤在過去十年影響更大。

原因是,葉倫認為過度的通貨膨脹是由於失業率 “ 太低 ” 造成的。正如她在 2017 年的一次演講中所說, “ 重要的是嘗試估算’充分就業’狀態下的失業率,因為失業率持續低於這一水平會推高通膨。 ” 最近的學術研究——更不用說過去 35 年的經驗——表明,這種 “ 菲利普斯曲線 ” 模型在預測通膨方面沒有用處。但這並沒有阻止葉倫和她那一代的許多人依靠對 “ 充分就業 ” 水平的猜測做出決策。

儘管自 2012 年首次宣布通膨目標以來,美國聯準會一直未能實現目標水平,但葉倫經常堅稱,這些失誤是 “ 暫時的 ” ,而且由於失業率持續下降,通膨指日可待。 2014 年,當失業率超過 6% 時,葉倫認為就業市場比工資緩慢成長所暗示的更加緊俏,並警告說,等待通貨膨脹接近目標將 “ 不適當地延緩寬鬆政策的退出 ” 。

隨後美元升值和公司信貸利差激增導致採礦、能源和製造業顯著放緩,甚至可能影響了 2016 年大選的結果。就在新冠疫情之前,美國失業率一路下降到了 3.5% 。即便如此,美國聯準會偏愛的價格指標上漲速度也低於目標。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