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美國總統大選,這四種 選情預測,對投資者各有什麼影響?
作者 雪球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2020美國總統大選,這四種 選情預測,對投資者各有什麼影響?

2020 年 8 月 19 日

 
展開

進入 2020 年,毫無疑問,美國總統大選將成為今年最大的新聞。然而疫情的爆發徹底改變了這種說法,醫保危機引發了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大選被拋在一邊。不過,在距離大選還有不到 100 天的時候,投資者把注意力轉回到了 11 月 3 日的投票上。在新冠肺炎(COVID- 19 )感染人數不斷上升、經濟受到重創、美國幾個城市出現內亂的情況下,美國總統川普在民調中大幅落後於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

Capital Group資深政治經濟學家米勒(Matt Miller)說,許多權威人士都預測總統將落敗,但投資者現在就下結論還為時過早。他說:“距離大選還有三個多月的時間。這在政治上是一輩子的事,”米勒說。 “考慮到快速的發展速度和壓縮的新聞周期,從現在到11 月,我們可能會有很多轉折。在我看來,隨著共和黨和民主黨的競選活動進入超速發展,競爭將變得更加激烈。 ”

選舉情景規劃

對於長期投資者來說,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不如繼續投資和保持多樣化投資組合來得重要。無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贏得總統大選,市場因素往往會在總統選舉過程中的股市表現發揮主導作用,其間會出現一些波動。

儘管如此,選舉情景規劃在宏觀經濟分析中起著一定的作用,尤其是近年來,政府在危機時期越來越多地對金融市場進行干預。排除有爭議的選舉(雖然這是有可能的) ——我們來簡要看看 11 月可能發生的四種情況以及對投資者的潛在影響。

情景 1 :民主黨大獲全勝

民主黨人贏得了白宮、參議院和眾議院的控制權,也就是所謂的“藍色浪潮”。這種情況將帶來最大程度的政治變化,首先可能會逆轉川普在許多方面的政策議程,包括稅收、移民和監管。一個結果可能是全面或部分取消 2017 年的《減稅和就業法案》。該法案包括大幅減稅。整體公司稅稅率從 35% 降至 21% ,極大地提振了企業收益。如果稅率完全或部分逆轉,則會產生相反的效果,促使投資者在預測企業整體盈利前景時將這一點考慮在內。

米勒解釋說:“我們將看到,稅收和監管將得到更大的重視,這將對能源部門、電信和科技公司產生重大影響。” “我們還將看到參議院取消阻撓議事的做法,與今天不同的是,這將允許立法以簡單的多數投票通過。”

情景 2 :陷入僵局

拜登入主白宮; 共和黨人繼續控制參議院。這一結果可能會造成重大立法難以通過的僵局。參議院的共和黨人可能會阻止民主黨的重大提案,就像他們在奧巴馬第二任期所做的那樣。

“在這種情況下,我認為我們會看到拜登通過行政命令來執政,”CapitalGroup華盛頓特區政府關係主管Clarke Camper說。他說:“兩黨會有大量積壓的挫折感。這是一個很容易預測的結果,但是可能不那麼容易接受。”

在這種情況下,聯邦監管機構也可能會行使更多權力。從金融市場的角度來看,這可能意味著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將加大執法力度,以及勞工部對監督員工退休計劃方面政策再次發力。

情景 3 :維持現狀

川普贏得連任,共和黨保住參議院。這種情況涉及的變化最小,因為它確實是我們今天的處境。眾議院很可能繼續掌握在民主黨手中,因此當前的政治對抗環境將繼續下去,以及對批准新冠肺炎救助法案的激烈嘗試,包括 2 萬億美元的醫保法案。資本集團政府關係部高級副總裁裡根·安德森(Reagan Anderson)解釋說:“不管一月份誰入主白宮,在疫情過後將有很多清理工作要做。” “現在我們處於穩定狀態,希望到2021 年進入復甦狀態。”

情景 4 :不太可能的分裂

川普贏得連任,民主黨拿下參議院。這種情況可能會引發比過去兩年更大的敵意。雖然這樣的結果在理論上是可能的,但考慮到參議院競選的政治動態(參議院選舉越來越多地跟蹤每個州的總統投票),這一結果不太可能出現。

米勒解釋:“例如,如果共和黨人在亞利桑那州、科羅拉多州、緬因州和北卡羅來納州的關鍵參議員競選中失利,那麼這就明顯表明出現了’藍色浪潮’。” “如果那樣的話,很難想像川普會贏得白宮。”

涉及川普連任的任何一種情況都會帶來另一種風險: 米勒警告稱,如果川普在沒有像2016 年那樣獲得多數選票的情況下獲勝,可能會導致更多的內亂,並引發廢除選舉團制度的要求。

選舉對投資的影響

鑑於政治往往會引發強烈的情緒,選舉季對投資者來說是一個保持長期視角的艱難時刻。競選言論往往會放大負面和分裂問題。尤其是這次選舉,在現代社會是前所未有的,其特點是致命的流行病、全球經濟衰退、廣泛的內亂和極端的市場波動的結合。

對於那些喜歡靜觀其變的焦慮投資者來說,轉入旁觀是可以理解的做法。然而歷史表明,這往往是錯誤的。最重要的不是選舉結果,而是繼續投資。看看標普 500 指數過去 80 年的歷史表現。在 19 次總統選舉中,有 18 次在每個選舉年開始時投資 1 萬美元, 10 年後就會增值。這與哪個政黨的候選人獲勝無關。在其中的 15 個 10 年期間, 1 萬美元的投資會翻一倍以上。雖然過去的業績不能保證未來的回報,但大選年的不安不應阻止投資者保持長期眼光。

唯一的 10 年負值時期是在 2000 年小布希當選之後。在這 10 年中,標普 500 指數在 2000 年網路股災和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機這兩個遭難事件中出現了負收益。相比之下,最大的選舉年回報應該是在 1988 年,老布希當選總統,到 1997 年底, 1 萬美元將增長到 52,567 美元。

選舉有贏家和輸家,但真正的贏家是那些堅持不懈、避免市場時間誘惑的投資者。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