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入華,難逃為他人做嫁衣的宿命

作者:郭靜   |   2015 / 08 / 25

文章來源:網易科技   |   圖片來源:Jean


作為全球共享經濟的標竿,Airbnb毫不猶豫的將擴張路徑瞄準了中國市場,8月18日,Airbnb表示要進入中國市場,為了表明其入華的決心,其還帶上了兩支“王牌軍”—紅杉資本中國和寬帶資本,頗有點有錢、有資源的意味。

Airbnb
圖片來源:網易科技

產品由外國入中國的案例比比皆是,當然,最終的結局也非常類似,無一例外的全部退出中國,成全了中國本土的同類產品。如Google、MSN、ebay、best buy等,據不完全統計,2008年—2012年,不下於20家跨國公司敗退中國市場,與之相對應的是百度、騰訊、阿里巴巴等的崛起。

不過,隨著近幾年中國互聯網市場的逐漸成熟,如Airbnb等“悍不畏死”入華的公司並沒有減少,LinkedIn、Evernote、Uber等,一個個都對中國市場覬覦不已。

水土不服的毛病能破解嗎?

如果要問為何Google、MSN、ebay、best buy等為何會退出中國,水土不服當屬最大的毛病,以美國的模式,直接COPY到中國,網站/APP漢化後,輔以資本市場的力量鋪開。不得不說的是,新穎的模式和資本的力量讓市場綻放了“花朵”,但很難如美國市場一樣大獲成功,待資金不足後,就不得不退出中國的市場。

和Airbnb同為共享經濟的Uber算是水土不服的典型,即使其在中國市場上打開了不小的市場,用戶也非常青睞新興的交通運輸方式,但比如使用美元支付、未上車就直接扣款、刷卡、司機不認路等問題,讓用戶對其是又愛又恨,而類似的產品,如滴滴專車、易到用車等中國的產品從使用邏輯上就試圖滿足用戶,並且不斷改造升級,同時在市場擴張以及產品的聯合上,比Uber更快,Uber即使模式再新穎,也很容易被“山寨”們給打敗。

Airbnb中國的合作夥伴之一,寬帶資本董事長田溯寧面對記者採訪時表示:“與新浪以及微博等本地互聯網公司和社交平台合作,也會是我們未來的工作重點。”

有意思的是,在Airbnb的官方微博上,絲毫沒有Airbnb入華的一點信息,甚至連其官方微博的友情連結上,都沒有Airbnb的入口。既然有打算和對方合作,難道不應該在該平台上多花一些功夫嗎?

數據顯示,中國旅店的線上化比例僅為10%,遠遠低於國外水平,而Airbnb進入的是非標準住宿市場,該市場的市場份額就更低於線上旅店了,Airbnb不僅要和中國已有的非標準住宿平台競爭,還要從線上化的旅店平台上搶占市場份額,這可不是從零開始。

還有一點是,Airbnb是為有閒置房出租和想租住閒置房的用戶提供交易的服務型平台,要想打開中國用戶的信任度市場,無疑難上加難,中國叫車軟體的興起就曾出現過安全隱患問題,而由住宿所帶來的安全隱患問題則更甚。中國的徵信系統才剛剛開始推出,要想真正有好的完善,估計還需要數年的時間,而這恰恰是Airbnb這類走共享經濟模式的“命脈”。

Airbnb面對的可不是美好的國外市場,其入華的水土不服問題,在短期內肯定會遭受到大量用戶的吐槽,甚至會帶來安全隱患。Airbnb的網站、APP等落地型的產品方面,也需要有生長和推廣週期。Airbnb的背後所擁有的資源是紅杉資本中國和寬帶資本兩家投資公司,投資人也提到,會在中國挑選並組建中國團隊,問題來了,Airbnb究竟是更像是美國本土的母公司,還是獨立於Airbnb更像符合中國特色的產品,面對產品的定位Airbnb很容易出現搖擺不定的狀況,這也是致命傷。

Airbnb新一輪融資的估值已經超過了250億美元,Airbnb之所以選擇入華,無疑是看中了中國的大市場,Airbnb要想在中國市場上有數十億美元甚至更多的想像空間,是非常困難的,現有的市場並不是能夠快速擴張的時候,是需要在該市場大肆投入的時期,數年之後,Airbnb的美國管理方,很難對中國市場的Airbnb保持信心。

團隊、產品、母公司的“控制”以及中國的政策等問題,會讓Airbnb入華造成諸多困難,Airbnb水土不服的毛病是很難打破的,不同的用戶群體,不同的互聯網環境,不同的住宿環境,用同樣的“模型”,肯定是走不通的。

難逃為他人做嫁衣的宿命

Airbnb在中國如何避開被山寨攻擊

不得不說的是,Uber的推出,讓中國市場上湧現了大量類似的專車產品,Uber還沒發展壯大,類似的競爭品反而茁壯成長,Uber很明顯的在為中國的專車產品做了嫁衣。

模式的複製在中國並不困難,Airbnb入華後,很有可能引發類似產品的大量出現,Airbnb不斷要開拓新市場,還要和“狼”一樣的中國產品展開競爭,Airbnb能否戰勝很難說,反正類似的國外產品在這方面幾乎都是輸家。目前中國非標準住宿方面,已經有了螞蟻短租、小豬短租、途家、去呼呼等平台。

所以,Airbnb的推出會引發更多的產品模仿,而Airbnb一旦成長,競爭品們則會以更快的速度成長,中國需要的是,驗證該模式是否在中國行得通,一旦Airbnb有崛起的的苗頭,競爭品和資本市場會毫不猶豫的衝向該市場,Airbnb很難有成長為巨頭的可能,也就是說Airbnb在給中國非標準市場做嫁衣,給有住宿方面有創業意向的創業者和投資團隊做嫁衣,Airbnb難逃這個宿命。

諸多矽谷、華爾街的“勇士”們在中國市場上敗北,Airbnb戴著紅杉資本中國和寬帶資本的光環就能逆襲嗎?還是“呵呵”吧。

美國科技公司當中,越來越多的非美國籍人士擔任CEO等要職,但最終能夠成長為巨頭的,還是美國本土的公司。中國的互聯網市場,也絕不是外來者們能夠輕而易舉就能夠侵占的,拓新是一方面,主要在競爭方面完全處於劣勢,再加上中國用戶的“用內不用外”原則,設置了更多的門檻,網絡全球化是可以的,但想要做巨頭侵占,中國人是不同意的。 (文/郭靜)

網易科技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網易科技
網易科技有態度的科技門戶,以獨特視角呈現科技圈內大事小事,內容包括互聯網、IT業界、通信、趨勢、科技訪談等。
網易科技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