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片廠的中年危機!AMD 終於要和 英特爾 硬碰硬了嗎?

作者:極客公園   |   2020 / 10 / 15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晶片巨頭們的中年危機洶湧而來。

隨著摩爾定律的逐步失效,消費級電腦晶片的市場發展速度放緩,趨於停滯。過去主要專注於PC 晶片的巨頭們,紛紛開始給自己“找出路”。

英特爾(Intel, INTC-US)將旗下本就極為寬廣的產品鏈拉得更長了。除了PC 和伺服器晶片,它還開始加註AI 和物聯網。輝達(NVIDIA, NVDA-US)則在上個月宣布將收購ARM,希望通過整合更上游的晶片技術,增加自己產品發展的可能性。

AMD(Advanced Micro Devices, AMD-US)也不甘落後。上週,據華爾街日報報導,AMD正與門陣列晶片(FPGA)製造商賽靈思(Xilinx Inc.)進行談判,尋求收購後者根據賽靈思當前股價估算,最終的交易金額可能會超過 300 億美元,規模不亞於輝達對ARM的收購案。如果交易最終落地,意味著AMD 將以更激進的姿態進入雲端運算、AI 等前沿領域,探索更廣闊的藍海。它與英特爾的競爭也會愈演愈烈。

晶片廠的中年危機

過去 10 年,整個PC 產業經歷了“失去的 10 年”。

從 2010 年開始,全球PC 出貨量在波動中連年下滑,PC 處理器以及顯卡市場自然也隨之萎縮。儘管各家採取了一系列手段,比如提升產品定位,提高售價,試圖維持自身收入成長,但整個產業的大趨勢已不可逆轉,圍繞PC 展開的晶片產業很難再爆發出巨大增量了。

這個市場裡,英特爾和輝達分別坐穩了CPU 和GPU 市場佔有率的頭把交椅,而AMD 則是在兩個領域都扮演著“老二”的角色。

▲AMD 在CPU 和GPU 領域都有長久耕耘

對三家公司來說,“中年危機”都是一個繞不開的大難題。行動設備時代,以蘋果(Apple, AAPL-US)和華為為代表的設備廠商,都開始尋求自研晶片。它們找ARM 買方案,自主設計晶片,然後找台積電( 2330-TW )代工生產,完美繞開了晶片廠。傳統晶片大廠在行動時代失去了話語權而且隨著ARM 架構的流行,這樣的模式甚至開始“反噬”PC。 6 月,蘋果宣布將在Mac 上逐漸棄用英特爾晶片,轉而使用自研的ARM 晶片。

最近兩年,英特爾因為堅持採用IDM 的晶片製造模式,自己負責晶片設計、製造的全部流程,導致晶片製程工藝迭代不斷延緩在製程工藝上被台積電、三星等晶片代工廠後來居上,甩開了一個身位。今年 7 月,英特爾在財報會議上宣布 7nm 晶片在試產過程中良率較低,將延遲半年到一年,直到 2022 年底才會正式發售。這一消息,使英特爾的股價在一周內狂跌近 20% 。

AMD 早早放棄了自主設計、生產的“大包大攬”模式,與台積電合作,推出了工藝領先英特爾的產品。過去一年多時間,AMD 在 X86 架構晶片領域的市場佔有率,從 23% 一路飆升至 37% ,股價也在過去一年裡翻了 1.8 倍。 7 月底,AMD 市值首次超越了英特爾。這樣的“逆襲”,並不代表AMD 就此鹹魚翻身,因為整個產業的前途並不光明。但飆升的市值,卻給了它一次改變命運的機會。

“蛇吞象”的收購

單純從現金儲備上來說,AMD 並不具備收購賽靈思的能力。

賽靈思並不是一家簡單的小公司。它的主要產品FGPA 晶片是一種可寫程式的SoC。這種可寫程式的特性,讓FGPA 晶片能夠反復重新寫程式,以適應不同類型的計算工作,為很多細分功能的晶片提供原型設計支持。

FGPA 晶片技術目前主要應用於雲端運算、 5G 通訊、雷達等領域,已經有比較成熟的應用市場。更重要的是,它在很多分散計算場景裡都有應用潛力,比如車載系統、工控系統、影片編解碼加速卡等等,未來潛力巨大。

作為全球最大的FGPA 晶片製造商,賽靈思與騰訊( 00700-HK )、阿里、亞馬遜(Amazon, AMZN-US)、華為等巨頭都有業務往來,佔據了整個市場大半的份額。賽靈思 2020 財年營收約 31 億美元,其中最重要的客戶就是華為。據分析師估計,來自華為的業務收入,可以占到賽靈思總營收的 6% ~ 8% 。

這可能也是賽靈思願意委身AMD 的重要原因之一。過去一年,賽靈思的業務受到了不小衝擊。 2020 財年第四季度營收相比去年同期下跌 9% ,淨利潤下跌 20% 。而AMD 恰好剛剛獲得了美國商務部的許可,能夠向華為供貨,如果這樁收購案成功落地,賽靈思也將有望恢復對華為的供貨。

周旋於政府、客戶、競爭對手之間,賽靈思需要更大的籌碼,為風雨飄搖的未來護航。對AMD 來說,收購賽靈思則意味著更廣闊的前景和更多的可能性。兩家聯手,與其說是收購,其實更像是合併。

▲賽靈思已經是FGPA 領域最大的公司

今年二季度,AMD 實現營收 19.3 億美元,與上期相比成長 26% ;淨利潤 1.57 億美元,與上期相比成長 4 倍以上。這對AMD 來說已經是非常好的成績單,但仍不足以收購市值兩百多億的賽靈思。據華爾街日報報導,AMD 很可能會採用換股的方式對賽靈思進行收購。因為今年以來AMD 股價飆升 89% ,市值超過 1000 億美元。利用自身超高價值的股權來實現併購,是AMD 最好的選擇。

與此同時,併購後的風險也不可忽略。吃下一個相當於自身總市值 30% 的企業,引入一項規模接近自身年營收 50% 的新業務,對整個企業未來的管理、決策,未來的發展方向都會帶來巨大影響。

2006 年,當時市值 300 億美元的AMD 曾以總價值 54 億美元收購顯卡廠商ATI(Allegheny Technologies, ATI-US)。為支付收購方案中的 42 億美元現金,AMD 的現金流遭遇重大危機,甚至一度瀕臨破產。此次收購賽靈思,AMD 可能會面臨類似處境。

晶片產業的終局之戰

賽靈思和AMD 攜手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在於它們有共同的競爭對手,英特爾。

2015 年,英特爾耗資 167 億美元,收購了當時最領先的FGPA 廠商Altera,入局可寫程式晶片。之後幾年裡,英特爾又接連收購了包括Nervana Systems、Movidius、Mobileye 等一系列AI 晶片和算法系統公司,試圖建立起自己在雲端運算和AI 領域的優勢。

博採眾長的英特爾並未取得特別顯著的成效。在FGPA 領域,賽靈思發展迅速,很快超越了Altera,並將差距越拉越大。但在最主要的電腦和伺服器CPU 領域,英特爾仍佔據著絕對的主導地位,並且它還在“攢大招”。

收購賽靈思後,AMD 將與英特爾,在新的領域繼續針鋒相對。受疫情和經濟整體下行的影響,今年的資本市場並不活躍。根據Dealogic 的數據,全球併購活動的交易額下跌了 18% ,美國則下跌了 40% 。就是這樣的背景下,整個半導體產業卻在加速洗牌,無論是輝達收購ARM,還是AMD 收購賽靈思,交易規模都在數百億美元的量級。這些傳統晶片製造商,都在將自己的觸手伸到產業上游,給自身的未來找一個答案。

如果這兩樁交易最終成功落地,晶片領域將迎來新的終局之戰。新的戰場是雲端運算、AI、物聯網,英特爾、輝達和AMD,站在了新的起跑線上。

虎嗅》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