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 中落後的網路巨人 百度如何逆境重生

作者:鐘鐘   |   2018 / 02 / 22

文章來源:獵雲網   |   圖片來源:Berber


否極泰來。

2017 年 1 月 17 日,百度 (Baidu,BIDU-US) 宣佈前微軟 (Microsoft,MSFT-US) 全球執行副總裁陸奇加盟,擔任百度集團總裁和 COO,而在此前一週馬東敏回歸百度,任“ CEO 特別助理”。

一年後的 2018 年 1 月 19 日,李彥宏成為首位登上《時代雜誌》封面的中國網路企業家,當天百度市值 888 億美元,為百度 2017 年畫上了完美的句號。但是如果把時間往前撥一年半,可能沒人會想到,百度的未來會是這樣。2016年 5 月 1日,一篇題為《一個死在百度和部隊醫院之手的年輕人》的公號文章引爆了社會輿論。

“魏則西”之死成為當年百度難以承受之痛。在此後長達半年時間裡,百度不幸成為了各路媒體口誅筆伐的對象,以至於當時罵百度才是“政治正確”,諷刺百度才會免於挨罵。更有人預測“魏則西事件“會成為李彥宏和百度的”滑鐵盧“,至於百度的未來,沒人關心。

當然,最終百度挺過來了。雖然時至今日,依然沒辦法預估“魏則西事件“對百度造成了多大的影響,不過“魏則西事件”卻可以說是百度命數中必然會遭遇的劫難,也是百度 5 年轉型失敗的最好註解。

百度轉型,寸草不生

世界上沒有絶對的公平,但相對的有。比如巨人,力量奇大無比,身體強壯,行走起來地動山搖,但也有弱點,轉身遲緩,動作笨拙。百度無疑是中國網路界的“巨人” 。

在 PC 網路時代,所有創業公司都會懾於百度的威力在選擇創業方向的時候故意避開其視線,李彥宏本人也建議創業公司應該去做 BAT 看不上的業務。

但戰場上沒有常勝將軍,在時代趨勢面前,巨人也不過是滄海一粟。從 2010 年開始的短短 1-2 年時間裡,行動網路以摧枯拉朽之勢摧毀著舊有的網路秩序,也摧毀了大半百度在十多年時間裡辛苦建立起來的進入門檻和優勢,因為轉身慢,在百度發現大勢不妙的時候卻為時已晚。

用李彥宏自己的話說就是“確實有點慌”,導致在接下來的 5 年一直疲於奔命,直到“魏則西事件”爆發。以“魏則西事件”為節點,百度失去的 5 年可以分為迷茫的 2 年和試錯的 3 年。

在 2011-2013 年的 2 年時間裡,百度一直處於戰略迷茫期,作為百度最高統帥,李彥宏對行動網路一直持抵制態度,甚至在 2012 年 6 月舉辦百度聯盟大會上,李彥宏的觀點依然是“行動網路像開豪車酒駕,刺激但危險”。

至當年 9 月,雖然李彥宏觀點有了一百八十度轉變,但其還是諷刺其投入遠大於產出,憂慮找不到行動網路的合適商業模式。

不過此時李彥宏顯然已經意識到了危機。在隨後的 11 月發佈內部公開信向全體員工喊話,要在百度內部“鼓勵狼性,淘汰小資”,並警示員工“抗拒市場的變化會很危險,不如革自己的命”,這封公開信也拉開了百度向行動網路轉型試錯的大幕。

在此後的幾個月裡,外界看到的百度還是在小打小鬧。直到 2013 年 7 月 16 日,百度以向網路圈投擲一枚重磅炸彈的方式來昭示自己向行動網路轉型的決心。 當天百度宣佈以創紀錄的 19 億美元收購 91 無線,押寶行動應用分發。

對長時間佔據 PC 網路入口的百度來說,轉型行動網路想到的第一件事便是一定要扼住行動網路的入口,即使自己沒有,花再大的代價也要得到它。當然行動應用分發最後並沒能成為行動網路的入口,這是後話。

為了在入口上做文章,收購 91 無線只是第一步。

第二步便是推輕應用試圖將長尾應用的開發者拉入自己的懷抱,宣稱輕應用可以實現“無需下載,即搜即用;訂閲推送,沉澱用戶”,這是否像極了微信公眾帳號和騰訊 (0700-HK) 2017 年 1 月才推出的微信小程序的結合體?

這還不夠,百度意識到不管是手機助手還是輕應用,解決的似乎只是線上分發的問題,於是在 2014 年 9 月將輕應用翻新,推出直達號,要從連接用戶和訊息轉向連接用戶和線下的服務,但還是失敗了。

從收購 91 無線,到推出輕應用和直達號,百度在行動網路的探索不可謂不努力,卻總是只見開花不見結果。究其原因,用戶使用百度的搜尋服務雖然頻率高但黏著度低,海量的搜尋流量無法長期持續的有效轉化成交易量 。

雖然探索失敗了,路還要接著走,就像夜再黑,你也得堅持走到黎明到來的時候。時間已經到了 2015 年, O2O 大火,從餐飲、美容業到生鮮、汽車售後市場,彷彿一夜之間傳統的服務業都能和線上結合起來,這不就是百度所謂的連接用戶與服務嗎?

作為戰略嘗試,百度在 2014 年便完成了對糯米網的全資收購,同年還推出百度外賣,似乎這次百度踩在了風口上。

李彥宏興奮得在 2015 年 7 月再次加碼,宣佈在 3 年內對糯米業務追加投資 200 億人民幣,稱要用兩年的時間,把百度從以 PC 網路為主的搜尋引擎換成以行動網路為主的搜尋引擎。而對百度外賣也計劃在 5 年內投資 90 億人民幣。

但所謂風口來得快,去得也快,百度正準備擼起袖子大幹一場,O2O 倒閉潮卻在 2015 年下半年不期而至,這對於一個處在轉型期的巨頭來說,受打擊程度可想而知。當然最大的打擊還是“魏則西事件”。

百度對行動網路的探索未能符合預期,後院還失了火,整個 2016 年的下半年百度幾乎都是在輿論的炮轟中度過,以至於這屆百度公關都換了種路線,玩起了自嘲的花招。只是換一種路線的不只是這屆百度公關,其實是百度整個公司,包括李彥宏。

於是我們看到了百度自將陸奇招致麾下以後,便開啟了大刀闊斧的改革,李彥宏鮮有的強硬表態“對外要迎接新趨勢,對內則要打掃門庭,對沒有市場競爭力的產品該撤就撤,該關就關,該併就併。”

這也才有了去年 8 月,曾被百度給予厚望的外賣業務賣身餓了麼。10 月,百度裁撤福州研發中心,19 億美元收購的 91 無線徹底謝幕。

而百度早期探索行動網路的標誌性產品輕應用和直達號早已不見了蹤影,只剩下百度糯米還不溫不火的活著……。

至此百度算是徹底放棄了行動網路,將公司戰略重心轉移到到了被陸奇喻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賽道上來 — AI。

錯過一個時代,還好沒錯過 AI

陸奇加盟百度後 2 個月,由貝爺打造的野外生存真人秀節目第三期播出,這本是一檔和網路毫無關係的節目,卻因為一個人的參加引起了科技媒體的廣泛關注,當然這個人不是陸奇,而是李彥宏。

眾所周知,李彥宏此前一直塑造的公眾形象都是溫文爾雅的霸道總裁,唯一略脫離常軌的行為是參與冰桶挑戰。至於參加真人秀,並且是吃蟲子、撿牛糞、爬泥潭,大毀形象的真人秀,還是大大的超出了外界的預料,但卻完美貼切了去年一年百度的發展 —“荒野求生”。

自行動網路鎩羽而歸的百度,並沒有太多的路可以走,幸好有了 AI。李彥宏近日在參加某科技大會上就感嘆“屬於我們的日子終於來了。”在其看來,搜尋的本質就是一個人工智慧問題,所以百度切入 AI 自然而然,沒有了行動網路時代到來時的那種慌亂。

但真的是因為百度做搜尋就天然適合做 AI 嗎 ?事實上不盡然。

李彥宏坦言在 2011、2012 年行動網路來的時候百度沒有 ready,沒有佈局,那時候就有點慌,心態有些變化。而同樣是另一個時代的到來,心態為何卻可以從容以對了?答案其實就是這段話裡,因為百度早早的就在佈局 AI。

百度在 AI 領域的野心可以追溯至 2013 年甚至更早。

在 2012 年年會上,李彥宏提出創立深度學習研究院 (簡稱 IDL )。2014 年,百度任命人工智慧研究專家吳恩達為公司首席科學家,負責百度旗下位於矽谷的人工智慧實驗室和北京的兩個實驗室。

據美國科技網站 Wired 報導,吳恩達為百度制定了對話式人工智慧系統 DuerOS 和百度大腦的戰略,在百度對自動駕駛的開發初期貢獻了自己的力量。

此外,百度還在不同時間成立了增強現實實驗室、大數據實驗室和深度學習及應用國家工程實驗室。

同樣在 2014 年百度啟動了“無人駕駛汽車”研發計劃,並在 2015 年成立自動駕駛事業部。這只是百度佈局 AI 一長串 list 中的一小部分,但已經足以證明百度在 AI 領域的前瞻性佈局了。

有意思的是,2013 年同樣是百度大力進軍行動網路的年份,作為技術男,李彥宏顯然對技術的變革有著敏鋭的嗅覺,誰都不知道在痛苦的探索行動網路的幾年時間裡,李彥宏是否同時在心心唸唸人工智慧的東風早點颳到。

同樣有意思的是,對比行動網路和人工智慧兩個時代,你會發現百度這家公司所表現出來的迥然不同的心態。

在行動網路時代百度始終都在追逐風口,不管是收購 91 無線還是押寶 O2O,因為錯過了進入的最佳時機,就害怕放過每一個潛在的機會。

而在人工智慧時代百度的定力卻強了不少,就比如同樣是近兩年紅得發紫的共享單車和新零售,只見阿里 (Alibaba,BABA-US) 和騰訊赤膊上陣,卻不見百度的影子。

唯一能解釋這種現象的理由就是,百度真的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時代。

百度強勢復甦

借用范爺的名言佳句“我能經得住多大詆毀,就能擔得起多少讚美”,這或許是百度現在的心聲。

與 2017 年年初還在承受著輿論攻擊不同,現在的百度已經開始收穫更多的讚美。這很難說與工作狂陸奇近一年來的表現沒有關係。

陸奇走馬上任以後花了 3 個月重組百度的業務。

  • 一是加快從事企業風投投資的公司 — 百度風投落地;
  • 二是裁撤曾引發公共憤怒的百度醫療事業部,員工強制離職或轉調;
  • 三是梳理人工智慧業務體系,成立度秘事業部,整頓自動駕駛業務,將三個事業部合併為一個並向其彙報,還全資收購了渡鴉科技並投資蔚來汽車。

這其中還有沒被媒體報導以及不為外人所知的調整和改革,但不到一年的時間已然開始起到積極的效果。

最明顯的變化就是來自資本市場的認可,去年 6 月 26 日,京東 (JD-US) 市值突破 612 億美元,當時百度的市值是 619 億美元,兩家公司的市值僅僅相差 5 億美元。

為數不少的媒體都在期待京東市值超越百度,熬夜準備見證統治中國網路多年的 BAT 三巨頭變為 ATJ 的歷史性時刻,但媒體最終沒有等來這樣的時刻。

2017 年 7 月 5 日,百度舉辦 AI 開發者大會,首次集中展現百度 AI 生態重要戰略、技術、業務進展和解決方案,大會上重磅發佈了對話式人工智慧系統 DuerOS 和自動駕駛 Apollo 兩大開放平台,並首次提出 All in AI 的口號。

這已經讓資本市場看到了百度轉型 AI 的初步成果。隨後百度還交出了一份強於預期的二季度業績,同時財報證明了由 AI 驅動的訊息流廣告業務所呈現的成長前景。這直接刺激了百度股價開啟了一輪強力的上漲模式。

截止 2018 年 1 月 19 日,百度市值已經達到 888 億美元,僅僅 6 個月不到的時間,其市值便增加了接近 270 億美元,而京東的市值還在 600 億美元左右徘徊。

隨著百度對 AI 戰略的持續推進,旗下的業務如訊息串流,應用如手機百度、愛奇藝越來越多的受惠於 AI 技術的進步。

此外,百度已經宣佈將於今年小規模量產特定環境的無人駕駛汽車,經過長達 6 年的佈局和投資研發,百度正在享受著經歷轉型陣痛後的喜悅。

當然一切也才剛剛開始,另外兩大巨頭騰訊和阿里當然也沒閒著,未來的競爭並不會讓百度感到輕鬆,只是這一次百度沒有掉隊,反而是阿里和騰訊慢了半拍,接下來就看 AT 怎麼應對了。

回望剛剛過去的這一年,AI 爆紅,新零售方興未艾,《王者榮耀》和《絕地求生:大逃殺》也是網路人難以迴避的關鍵詞。

世界萬事萬物均有聯繫,百度所經歷的這一切,何嘗不是玩了一場《絕地求生:大逃殺》。

總之,以百度為代表的“中國技術”正在崛起,現如今不乏像《紐約時報》、《麻省理工科技評論》等國外知名媒體,評論稱中國 AI 發展速度正在趕超美國。儘管各界對此看法不一, 但不可否認的是,中國的原創技術尤其以 AI 為代表,正加速崛起。

獵雲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loading animation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分享好文章

獵雲網
「獵雲網」用心服務創業者。
創業本就是一場征途式的孤獨馬拉松。我們關注那些會改變世界的小火苗!不做隔岸觀火者,也不做只拍手稱快者。我們願意參與近這場創業大潮。我們是一群年輕有夢想的創業派。遵守規則,也蔑視規則,推崇創新,也扼殺創新。我們不用別人來指點未來應該走向哪裡。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獵雲網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