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09追求股東極大化利益的維權主義

作者:Ing   |   2020 / 06 / 19

文章來源:股感知識庫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股東,是企業的所有人,手上的每一股股票,都具有投票表決權。但一般的投資大眾,因為持有的股數少,因此往往很難對公司有重大的影響力。但有一群人可不一樣—這些被稱為維權股東 (Activist shareholder) 的人們,為了自己的利益,站出來左右公司的管理,希望能夠極大化自己的利益。

被稱之為企業狙擊手的卡爾・伊坎 (Carl Icahn) 就是當中的佼佼者。就連蘋果(Apple, AAPL-US)公司都曾是它的獵物之一。身為大股東的伊坎,一直不斷地說服蘋果將公司手頭上多餘的現金返還給股東。蘋果的確也這樣作了。在 2015 年至 2017 年間,它透過股票回購以及發放股利的方式,把超過二千億美元返還給股東們。這也讓在 2015 年持有約 5 千 2 百萬股蘋果的伊坎手頭上的股票價值增值不少。

資料來源:The Business Ethic Blog

這些維權股東們,讓管理階層聞風喪膽,憑藉著的,就是股東手上握有的權利。從公司管理的架構來看,股東是實實在在的企業持有者。一般來說,股東每年都會有一次股東會 (Annual general meeting)。在這個會議當中,股東能夠行使的權利包括:批准公司的會計報表以及盈餘分配、指定外部的監察人、決定公司的轉型、分拆、資本增資以及最重要的權益—任命董事會成員。

之所以說這是最重要的事情,主要的原因在於股東實際並未參與公司的日常營運,因此無法作出決策,因此股東透過選出董事,來代表他們進行監督、決定重要事項。而公司的大方向、實際營運主軸則掌握在他們所雇用的執行長手裡。為了要完成公司想作的事情,掌控各個營運單位的情況,執行長則會任命各部門的管理高層,這些高層們負責控管實際執行的員工。

也因此,公司的主要權利中軸,基本上掌握在董事會手上。董事會除了對執行長所訂定的重要計劃有決策權之外,還能夠任命或解雇執行長。因此如果想要讓公司照著自己的想法作決策,最重要的,就是股東手上的投票權。手上握有的股份越多,才能夠讓心中所屬的董事當選,在董事會當中作出有利於自己的決策。因此有許多的維權股東,透過大量的買進股份或者是和盟友結盟、爭奪股東的代理權,來前進董事會,希望能夠操控公司的決策。

近期仍十分活躍的維權股東,除了前面所提到,有自己同名基金公司的伊坎之外,還有創辦潘興廣場資本管理(Pershing Square(SQ-US)) 的比爾・阿克曼 (Bill Ackman)、管理 Trian Partner 基金的納爾遜・佩爾茲 (Nelson Peltz)、Third Point 的創辦人丹尼爾・勒布 (Daniel Loeb)、綠光資本 (Greenlight Capital) 的創辦人戴維・安霍恩(David Einhorn)、Jana Partner基金的巴里・羅森斯坦 (Barry Rosenstein)、避險基金 Glenview 的 Larry Robbins。

這些維權股東們,曾經立下許多的戰蹟:

  • 佩爾茲在 2005 年買進了曾經榮耀,但在當時卻暗淡無光的溫蒂漢堡 (Wendy’s)。在買進溫蒂漢堡之後,除了幫助促成溫蒂漢堡和 Arby’s 的合併之外,具有三席董事席次的他,也積極參與公司日常營運決策,推動公司的品牌形象再造,像是 2012 年所推出的品牌形象活化計劃 (Image Activation program),由此可見佩爾茲投資溫蒂漢堡,是希望透過改善公司的營運來讓自己的長期投資得到回報。
  • 勒布,則是在 2011 年取得約 5% 雅虎(母公司 Verizon,VZ-US)的股票,他認為雅虎需要新的董事會和高瞻遠矚的執行長,來帶領公司轉型。他和董事會達成協議,找來 Michael Wolf 和 Harry Wilson 來擔任董事會成員,不久之後,雅虎就宣佈了將阿里巴巴(Alibaba, BABA-US)股票賣出的計畫,這讓雅虎賺了 70 億美元,也推升了雅虎的股價。在 2013 年,他把絕大部份的雅虎股票賣出,這些平均買入成本約為 13.5 美元的股票,最後以 29.11 美元賣出,讓他在兩年之內獲得了將近 10 億美元的獲利。
  • 羅森斯坦在 2017 年 4 月份,以 795 萬美元取得了全食超市(Whole Foods, WFM-US)(Wholefood)將近 9% 的股份,並向公司的管理階層施壓,希望公司能夠出售。在短短的兩個月裡,就傳出了亞馬遜(Amazon, AMZN-US)將以每股 42 美元買進全食超市的消息。而他也趁機以 10.9 億美元出售自己的持股,在短期之內即賺得了 298 萬美元。

但並非所有的維權股東們,每一次的出手,都有好的下場。從 2004 年開始伊坎持續投資百視達。當時百視達(Blockbuster) 是全球最大的租片公司,市值約有 50 億美元。但因為網飛(Netflix, NFLX-US)(Netflix)的出現,使得百視達開始走下坡。而伊坎認為它是檔不錯的轉機股,因此以平均 8 美元的價格,買進了約 1,400 萬股的股份

當時CEO 約翰・安提奧科 (John Antioco) 預計斥資約 2 億美元,成立了百視達線上租片館,準備和網飛一決高下。並取消了過去深受客戶抱怨的逾期還片罰金,提撥了 2 億美元的損失。伊坎認為這是不合理的策略,也因此怪罪當時的執行長,認為他所領的獎酬過高。因此伊坎透過他與同夥在董事會的 3 席董事以及強悍的影響力,決議降低該給他的獎酬。也因為如此,安提奧科憤而在 2007 年 7 月離去,他離開之後的三年,百視達也宣佈破產倒閉。而伊坎則在 2010 年 3 月,徹底放棄了這間公司,以 0.26 美元的價格出售股份,承受了將近 98% 的虧損。

雖然維權股東們,企圖影響公司都是希望公司變得更好,或者是透過各式各樣的方式,把公司的資產釋放,讓自己以及其他的股東獲得利益,但是偶而也會發生維權股東對於未來情勢判斷錯誤,而親手將公司推入死胡同,讓自己的資產也跟著沉沒的情形,因此在遇到維權股東入資公司時,仍需小心謹慎,有時過於重視短期的利益,反而親手葬送了公司的未來。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Ing
擁有一顆學習新知的心 藉由不斷充實自己 來使生活變得更豐富!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