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Pro 曾估值 150 億美元 如今 CEO 淪落為薪水 1 美元

作者:電商頭條   |   2018 / 01 / 22

文章來源:新芽   |   圖片來源:Jayroz


裁員 20%,砍掉無人機業務,CEO 降薪至 1 美元,美國運動相機製造商 GoPro (GPRO-US) 迎來寒冬。

在美國拉斯維加斯正在舉辦的國際消費電子展上,美國相機製造商 GoPro 執行長尼古拉斯·伍德曼 (Nicholas Woodman) 說,公司對被收購持開放態度。

他表示:“拒絶不負責任。如果有機會由更大的母公司併購 GoPro ,可能幫助我們拓展業務,為我們的投資者提供更好的投資收益,絶對好過我們作為獨立企業單打獨鬥。”

受到該消息的影響,GoPro 股價在前天暴跌 33%,創下了 5.04 美元的新低。僅僅 3 年的時間,那個曾經創下 150 億美元估值,CEO 伍德曼被業界與賈伯斯 (Steven Jobs) 相提並論的 GoPro ,就淪落到賣身的地步。

一家上市公司股價從接近 100 美元跌至 5 美元需要多久? GoPro 告訴你只需要三年。

運動相機巨頭的誕生

GoPro 最早受到用戶關注,源於其相機固定在衝浪板、滑雪頭盔、自行車架以及寵物上拍攝出來的視點影音,突然在 YouTube 上大受歡迎。這種新穎炫酷的影音拍攝方法呈現了全新的視角衝擊,受到年輕人的追捧。

在運動相機這個小眾市場, GoPro 算得上是最早收穫的人,憑藉先發優勢,GoPro 很快佔據了運動相機市場大部分市場。

2014 年 GoPro 以每股 24 美元的價格在美國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上市。彼時,GoPro 佔有運動相機市場 42% 的份額,成為該領域的領頭羊。這一年 GoPro 實現營收 13.94 億美元,淨利潤達到歷史最高點 1.28 億美元。

但凡是都不可能一直朝好的方向發展,盛世之下,必有危機!

不承認自己是硬體公司的 GoPro

GoPro 的興起源於人們的記錄和分享,於是伍德曼覺得自己有足夠的理由相信,更多由 GoPro 所拍攝的影音內容能夠進一步促進消費者的購買慾望,所以他決定開拓內容媒體業務。

伍德曼設想這種良性循環可以促進公司業務成長,使 GoPro 最終成為一家媒體公司。不論 GoPro 如何發展,運動相機依然是一個小眾市場,能經常有錢、有閒並且喜歡極限運動的人任然是少數。

伍德曼或許預期到了 GoPro 的瓶頸,積極謀求轉型,所以開啟了多元化業務,但他沒想到,這份自信毀了公司。

成也影音,敗也影音

GoPro 僱用了超過 100 位員工來專門負責新興娛樂業務的發展。另外,公司還拿出了數百萬美元的預算,製作紀錄片以及像電視上那樣的系列節目,但它並沒有蘋果 (Apple,AAPL-US) 、Adobe (ADBE-US) 那樣優秀的影音剪輯經驗。不經修飾、草草上傳的影音並沒有帶來多少的播放量。

上市後一年半的時間內,公司的員工數量從最開始上市時的 700 人增至 1600 人,預算支出增加了 10 倍。從 2015 年第四季度開始, GoPro 公司出現了自 IPO 以來首季虧損,股價下跌到 10 美元。

新業務遲遲不能盈利,且極大的拖累的主營的運動相機業務,與此同時同行卻緊追猛打,運動相機市場迎來了空前強烈的競爭。

GoPro 不得不大幅降低了自己的售價,與 GoPro 相機價格大幅下調至 399 美元形成強烈對比的是。巨大的價格懸殊背後是市場的強大競爭。

GoPro 可謂成也蕭何敗蕭何,當初火起來是因為拍攝影音,現在沒落也是因為媒體業務拖累了核心業務。此時的 GoPro 深陷泥潭,GoPro CEO決定向無人機業務發起轉型。

無人機轉型再失敗

轉型無人機需要的龐大的資金和專業的技術團隊並不比想像的簡單。

起初,GoPro 試圖與剛剛嶄露頭角的大疆 (DJI) 合作,但這個被外界普遍看好的組合最後並沒能達成合作,原因就是 GoPro 的貪心。

據悉,GoPro 要求拿走合作中三分之二的利潤,而且並沒有給與大疆太多迴旋餘地,這樣無理的要求最終也使得雙方不歡而散。

跟大疆分道揚鑣之後, GoPro 還曾試圖尋求與另一家中國無人機企業零度智控合作,但最終也未能如願,究其原因還是與當初與大疆分手一樣的問題,最終 GoPro 決定自己研究無人機。但因為問題不斷,Karma 上市一拖再拖。

在大疆上市出現脫銷狀況後,Karma 都沒有上市,在搶佔市場上 GoPro 就已經失去了先機。Karma 自身也是麻煩不斷,開售僅兩週後就有部分無人機出現了電力故障, GoPro 不得不召回了市面上已經出售的約 2500 件產品,GoPro 股價也應聲下跌 10%。

在無人機市場的再次折戟,讓這家曾經風光一時產業新星急速隕落。究其緣由,不過是貪心毀了自己。

貪心毀了一家原本前途無量的企業

眾多的現實案例表明,步子邁的太快是會跌倒的!如果賈躍亭不那麼執著於擴張,搞出樂視體育、樂視汽車這一堆燒錢的東西,樂視不會垮這麼快。

或許是因為資本的慫恿,這家公司不得不飛速前進,對年輕的創業團隊來說,資本有時候是良藥,但更多的時候是毒藥。

在資本裹挾下的創業公司,很多時候都身不由己,你需要給投資者漂亮的財報,需要給用戶好的產品,能同時滿足兩點是很難的。

所以 GoPro 想要的太多了,因為貪心錯過了大疆,從而錯過了無人機的風口。因為貪心不滿足於運動相機這塊市場,結果失去了大半江山,毀掉 GoPro 不是別人,正是它自己。貪心不足蛇吞象,最終把自己撐死了!

封面來源:https://goo.gl/WAeHcu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新芽
新芽NewSeed,正如其名字一樣,我們專注於對新銳創業項目和新興趨勢的挖掘與報導;在嘈雜的創業大潮中,我們試圖去更加清晰地解讀創業背後的新浪潮。
新芽的最新文章
More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