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掀藝術品狂潮,是在創造趨勢還是熱錢泡沫?
作者 雪球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NFT」掀藝術品狂潮,是在創造趨勢還是熱錢泡沫?

2021 年 4 月 9 日


這是無處可去的熱錢製造的 “ 一場遊戲一場夢 ” 的瘋狂泡沫,還是區塊鏈技術創造的潛力無窮的新型稀缺資產?沒人想到,這會是 2021 年春天最炙手可熱的資產。

一張印有 NFL 傳奇四分衛湯姆・布雷迪的新秀賽收藏卡賣出了 132 萬美元的創紀錄高價,佳士得拍賣行以 6,930 萬美元的天價售出了藝術家 Beeple 創作的數字藝術品;推特( Twitter , TWTR-US) CEO 傑克・多西的首條推特,並最終以 290 萬美元拍賣; 10 年前的彩虹貓表情包以 58 萬美元被拍賣⋯⋯。

這些聽上去不可思議的古怪交易背後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 NFT (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一種應用區塊鏈技術驗證的加密數位資產。藝術家、音樂家、各種有影響力的人、體育特許經營者都正在使用 NFT 來將以前便宜或免費的數字商品貨幣化。

與此同時, Dolphin 娛樂公司、Takung Art Co(大公文交所)、Liquid Media Group Ltd.、Cinedigm 數位影院、中環球船務、濤屏、東方文化、Hall of Fame 等與 NFT 掛鉤的概念股股價也一飛沖天。這是無處可去的熱錢製造的 “ 一場遊戲一場夢 ” 的瘋狂泡沫,還是區塊鏈技術創造的潛力無窮的新型稀缺資產?

NFT 是什麼?

想要了解 NFT ,首先要從同質化代幣(FT,Fungible Token)開始。自使用區塊鏈技術的加密貨幣問世以來,同質化代幣一直處於主導地位。好比兩張價值為 100 元的紙幣,不同的人去交換這兩張紙幣,其價值是不會發生改變的,交換前後其所有者的財富價值也不會發生變化。但如果給其中一張 100 元紙幣加上了獨一無二的印製地點、印製時間、印刷編號等資訊,且這些資訊成為了任何一方關心在意的有價值資訊時,那這張紙幣就變成了非同質化代幣,即 NFT 。

自 2010 年代中期以來,用於 NFT 的技術就一直存在,不過在 2017 年才在加密貨幣圈流行起來。 2017 年,以太坊出現了一個名為 Cryptopunks 的像素頭像項目,頭像總量上限為 10,000 個,任何兩個頭像都各不相同。擁有以太坊錢包的人可以免費領取後放到二級市場交易。在這之後,一款名為 Cryptokitties 的區塊鏈小遊戲迅速流行,讓人們可以在以太坊 “ 雲擼貓 ” ,這些虛擬貓不僅可以交易,擁有兩隻以上虛擬貓的人還可以培育新貓。一時間,這種玩法風靡幣圈,經歷了幾輪的價格暴漲暴跌,還催生了虛擬狗、虛擬兔、虛擬樹,甚至虛擬動物園等新玩法。

Cryptopunks 和 Cryptokitties 實際上就是 NFT 的一種形式,它向人們展示了區別於加密貨幣之外的獨特性。

首先,承載代幣價值的不一定是貨幣,也有可能是某個具象的事物,比如一幅畫、一張電腦上可以保存的圖片、一件收藏品等等。其次,由於每個代幣都是獨一無二的,因此 NFT 的交易不可能像同質化代幣那樣輕而易舉,好比一幅梵谷的名作不可能與贗品進行等價交換。最後,也是最為重要的一點在於, NFT 沒有辦法進行分割,例如一件陶瓷花瓶的收藏品,人們不能打碎花瓶,去交易或者收藏其中的某一塊碎片。

這些特性令 NFT 成為了藝術品、奢侈品和收藏品領域的新寵。一旦獲得區塊鏈結算系統的指定, NFT 就會永久附著在數字藝術作品上,並將其標記為原始、官方的和獨一無二的。即使複製品存在於全球各地的硬碟和伺服器上,買家也可以透過 NFT 擁有真實性證明和唯一所有權。可以說, NFT 提供了一種標記原生數位資產所有權的方法。

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讓原本在數位化進程上發展緩慢的藝術收藏產業瞬間進入了快車道。一方面,人們受限於家中、被困在電腦面前,沒有辦法親臨博物館、拍賣行,數位資產成為了新的投資熱點。更重要的是,股市的活躍和加密貨幣價值的飆升,讓人們從中看到了投資機會,進而紛紛將目光投向這個領域。

2020 年 7 月,一幅名為《畢卡索的公牛》的 NFT 藝術品,以 5.5 萬美元的價格賣出;不久後,另一幅反映比特幣價格波動性的 NFT 作品《正確的地點和時間》,也以超過 10 萬美元的價格售出。

NFT 數據統計網站 Nonfungible 的資訊顯示, 2020 年全球共售出 500 萬件各個類型 NFT ,總銷售額近 1.5 億美元。 NFT 市場的價值在 2020 年成長了 299 %,截止年底超過 2.5 億美元。

萬物皆可 NFT

儘管 NFT 市場在 2020 年快速成長,但還說不上出圈。進入 2021 年以來一系列熱門事件終於令 NFT 在全球爆紅。

▲資料來源:Google趨勢

2021 年 3 月 11 日,英國老牌拍賣行佳士得(Christie’s)在其官網路上宣布,該行拍賣的拼貼圖像《Everydays – The First 5000 Days》以 6,930 萬美元(約合人民幣 4.5 億元)的價格結標,這一價格不僅刷新了數字藝術品在拍賣產業的成交記錄,在所有在世藝術家藝術品的成交價中,也排在了第三,甚至高於很多古典大師的作品,包括拉斐爾和提香。

這幅 NFT 數字收藏品的作者是 Beeple ——真名為麥克・溫克爾曼(Mike Winkelmann)的美國數字藝術家暨圖像設計師。從 2007 年 5 月 1 日開始, Beeple 每天都會創作一幅繪畫,他將十三年來累積的 5,000 個作品的照片用 NFT 技術集結為了一副數字藝術品,命名為《Everydays – The First 5000 Days》。未來這幅作品的每一次轉手, Beeple 都可以從中抽取 10% 的版稅。

▲Beeple 的 NFT 作品《Everydays – The First 5000 Days》

3 月 6 日,推特 CEO 傑克・多西(Jack Dorsey)發布了一個連結,連結打開後,他於 2006 年發布的首條推文 “ just setting up my twttr ” 正在上面拍賣。這是在一個 Valuables 的平台上進行的項目,在這個平台上,任何的推文都可以被鑄造成 NFT 進行交易。最終,傑克・多西的這條推文以 291 萬美元成交。

3 月 15 日,曾給比特幣和狗狗幣的搖旗吶喊的特斯拉(Tesla, TSLA-US) CEO 伊隆・馬斯克(Elon Musk)也瞄準了 NFT 。他在 Twitter 上發布一個 MV,畫面裡有一個金色大獎杯在太空裡轉啊轉,上面裝有馬斯克喜愛的各種加密貨幣,背景則是一首迷幻的電子舞曲。馬斯克表示要 “ 把一首關於 NFT 的歌作為 NFT 來出售 ” 。不過,馬斯克並未提供該 NFT 的連結,所以還不清楚他計劃何時發售以及在哪個平台出售。據 DappRadar 報告統計,今年前三個月, NFL 市場交易額就超過了 15 億美元,以 2627% 的季度環比漲幅急速擴張。

▲印有 NFL 傳奇四分衛湯姆・布雷迪的新秀賽收藏卡賣出了 132 萬美元

NFT 的運作並不複雜。如果一位畫家想出售自己的作品時,他可以將已有作品(或者創作一個新作品)上傳到區塊鏈平台上,並進行數位資產認證——這一 “ 鑄幣 ” 過程使 NFT 變成了一個代碼,同時產生了一份關於這個 NFT 的檔案,作品的來源、售價、副本數量等都可以被追蹤到。同時,區塊鏈技術的安全性幾乎能夠保證作品的真實性。

不僅如此,區塊鏈去中心化的特點讓作品所有者能夠從中獲取更多的利潤。假設一位音樂人想要發表一首歌,他並不能獲得這首歌曲帶來的全部收入:唱片公司會從中提取一部分收益;音樂平台或影片網站也會抽成。而如果這首歌曲成為了 NFT 並進行交易,那麼音樂人自己將獲得全部的收益。

《巴倫周刊》報導,知名倫敦藝術家、Chopperchunky 畫廊策展人馬克・克雷格(Marc Craig)在不到兩週時間裡賣出了超過 12 件自己的原創 NFT 藝術作品。他透過網路上的新聞發現了這一市場,看到了創作被烙上獨家印記的個人數字藝術作品的潛力。克雷格說, “ 這讓人感覺到新冠疫情確實正在改變一切,人們正在積極尋找既能賺錢、又能在網路世界中建立聯繫的方法。 NFT 藝術社區充滿活力,給予藝術家很多支持,我很快就被這股氛圍吸引了。 ”

洛杉磯藝術家、肖像攝影師賈斯汀・阿弗薩諾(Justin Aversano)除了創作自己的作品,還和合作夥伴藝術家妮可・ 巴菲特(Nicole Buffet,華倫・巴菲特的孫女)合作搞創作。二人在兩週內賣出了 130 多件作品,總價超過 10 萬美元。

對阿弗薩諾來說,透過 NFT 出售作品最獨特的一個地方是,數字藝術品出售後,實體原作依然可以在現實世界中交易。藝術家和買家可以協商如何處理實體版本,藝術家們有時會將其附在 NFT 作品中,收取額外費用,或者將其賣給另一個買家,或者乾脆自己保留。

在個體之外,越來越多的機構也開始進入 NFT 市場。除了佳士得,世界三大拍賣行之一的蘇富比正在與數字藝術家 Pak 展開 NFT 藝術品合作,並且還將允許競拍者使用加密貨幣購買合作作品。

由區塊鏈公司 Dapper Labs 開發的 NBA Top Shot 的區塊鏈項目獲得了 NBA 官方支持,它在第一季度已經創造了近 5 億美元的收入,是 NFL 領域排名第一的項目。用戶可以在這裡收集和交易包裝秤 NFT 資產的 NBA 精彩影片,比如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的一個投籃影片就被賣出了 20 萬美元左右的單價。

▲資料來源:DappRadar

從 NFT 的特性和運作方式來看,它並不會局限在藝術和內容創作方面,可以在專利、智慧財產權,不動產、收藏品,演出票務、金融交易等領域應用和交易,甚至可以成為身份證明文件、證書等文件的驗證方式。

熱錢泡沫還是價值顛覆者?

每一次市場狂熱似乎都比上一次更瘋狂,但它們都有相同的根源。央行降息和政府購債等措施增加了貨幣供應量,刺激了消費。在疫情期間從政府獲得直接現金補貼的人們湧向了Reddit 和 Discord 網站的投資社區和 Robinhood、Coinbase 等股票、加密貨幣交易平台。專業投資者和普通投資者共同推高了股票和房地產價格,並帶著這股狂熱湧向了風險最高甚至最古怪的資產。

以 GameStop 為代表的所謂 “ Meme 股 ” (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人的概念與行為)大漲, NFT 和 SPAC 這些晦澀偏僻的術語如今也變得像標普 500 指數一樣頻頻搶占頭條⋯⋯。

新創公司 Vincent 幫助人們尋找葡萄酒、收藏品和訴訟融資等另類資產的投資機會。創辦人斯拉瓦・魯賓說,今年 2 月,該網站用戶對 NFT 的興趣躍升了 44% ,對收藏品的興趣躍升了 33% ,成為網站上成長最快的兩大類別。

改寫了 NFT 歷史的 Beeple 對此反而表現得非常謹慎: “ 說實話,我絕對認為這是一個泡沫。我想到網路開始時的類似情況。那時有一個泡沫,而且泡沫破裂了。但它並沒有消滅網路。因此,這項技術本身已經足夠強大,我認為它將比這(網路泡沫)更持久。 ” 雖然 Beeple 的作品價值已經能媲美梵谷和畢卡索,但在 2020 年之前,他沒有賣出過一件作品。

方舟投資管理公司(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分析師 Yassine Elmandjra 則認為, NFT 的出現能給內容創作者帶來更多價值,鑑於當下 NFT 還處於起步階段,未來的機會將無法想像。

佳士得拍賣行的發言人麗貝卡・里格爾豪普(Rebecca Riegelhaupt)對《巴倫周刊》表示: “ 這是一個充滿熱情的市場,我們看到了嶄新的受眾群體⋯⋯。這似乎是一個巨大的機會,我們想涉足這一領域,因為這個領域對特定的市場而言至關重要。 ”

NFT 從幣圈滲透到更廣泛的領域可能也需要時間。佳士得表示,參與《Everydays – The First 5000 Days》拍賣的競拍者多是對加密技術非常熱衷的人士,或者是加密貨幣的投資者和機構,其中, 55% 的競拍者來自於美國本土、 27% 來自歐洲、 18% 來自亞洲。

值得關注的是,這些競拍者中, 64% 的人是千禧一代和 Z 世代。年輕一代的財富觀念和價值觀在虛擬世界中產生了新的變化,多元、靈活的選擇之下,他們擁有的財產可能不是一棟真正的房子、一輛貨真價實的古董車、一幅可以觸碰到的油畫,而是大量的數位資產。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