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探 IKEA 不斷創新的秘密實驗室:SPACE 10

作者:李莉蓉   |   2017 / 06 / 16

文章來源:好奇心日報   |   圖片來源:Yeah


IKEA 的創新實驗室 SPACE 10 誕生於一次長達六小時的會議。

2012 年,哥本哈根的創意公司 Rebel Agency 協助 IKEA 設計了 BRÅKIG 洛格傢俱系列。這個系列正式推出之後賣得非常好,Rebel Agency 的創始人兼 CEO Carla Cammilla Hjort 和公關總監 Simon Caspersen 因此獲得了和 IKEA  CEO 開會討論下一步打算的機會。

20170604011433UAd4iZyvSp32Yre8.jpg-w600(BRÅKIG 洛格傢俱系列 來源: IKEA)

當時 Rebel Agency 每年會花上六個月和 IKEA 合作,就在這合作的過程中,他們想到了一個不同於以往那種甲方-乙方的合作方式,“ IKEA 支付營運空間的基本費用,讓我們徹底投入,去思考未來 10 年或者 20 年, IKEA 會以怎樣的方式與世界發生聯繫。”

IKEA 同意了。2015 年 11 月,SPACE 10 正式開幕。

SPACE 10 的首席創意長 Guillaume Charny Brunet 說他們不想自己所負責的這個地方被安上 IKEA 實驗室、創新實驗室之類的名字。

20170604013550uJYHEscCD5jN3vyQ.jpeg-w600(Guillaume Charny Brunet)

SPACE 指的是他們所在的 1000 平方米的空間,也是思考空間。至於 10,是指哥本哈根 Flæsketorvet 路 10 號,但它又可以拆分為 1 和 0,“當你在數位世界進行創作,1 和 0 是你所需要的所有東西”。

IKEA 開設 SPACE 10 這樣的實驗室並不令人意外。為了保持競爭力,不少大公司都會建立類似的實驗室,鑽研一些並不能立刻實現的東西。比如 Google 的 X 實驗室所研究的奈米藥丸和人造皮膚,以及 3D 建模軟體公司 Autodesk 的機器人實驗室。

就像 Hjort 他們最初所提議的那樣,SPACE 10 並不是去做能夠馬上投入商業使用的產品,你不會在最近幾年的 IKEA 目錄冊上見到他們所做的原型。 IKEA 會支付 SPACE 10 的帳單,能夠第一時間看到他們的成果,但 IKEA 不會指定 SPACE 10 的研究方向。

和 IKEA 所宣揚的“為大多數人創造更美好的生活”理念一致,SPACE 10 的創立目的是“為大多數人創造更美好、更有意義、更可持續的生活”。

對 IKEA 來說,SPACE 10 是目前已有的創新、滿足顧客需求的工作團隊以外的補充,提供“稍微不同的創新道路”。而 SPACE 10 也並不打算做明年就能賣的產品,“那些會出現在 IKEA 目錄冊、商店的商品,從來沒有、也不會包括 SPACE 10 所設計的產品”。

SPACE 10 本身就是一個不斷調整的原型

在 SPACE 10 成員最初的構想中,SPACE 10 的營運類似於雜誌,以三個月為期,邀請外部人員,將一切資源砸在一個項目上,集中解決一個問題。很快,他們第一個項目 Fresh Living Lab 就做出了不少旨在改善人類健康和城市環境、降低能耗的概念產品。

20170604013949pBH2iYvTUgJexuFL.jpg-w600(Fresh Living Lab 展出的概念產品 來源:Dezeen)

在 Brunet 看來,SPACE 10 本身“就是一個大的原型”,至今都還在不斷作調整。

在第一個項目之後,他們很快就發現原先的做法不合適 SPACE 10,“我們需要更多時間,更多力量,更複雜的結構”。於是 SPACE 10 與 IKEA 商量之後,從原來的一個項目改成多個實驗室並行的平行結構,並且決定了他們暫時所要專注的領域。

無論是在演講還是採訪中,SPACE 10 的成員都能夠隨口說出一系列關於全球所面臨的挑戰的數據,比如到了 2050 年全球人口會成長到 100 億,在接下來 15 年內人類需要比現在多 35% 的食品。不僅如此,SPACE 10 還把這些數據列在了自己網站上闡述實驗室願景的頁面上,他們所關注的議題正是與這些數據息息相關。

20170604014708yfeF4taMuER1wdWc.png-w600

SPACE 為此設立了四個實驗室:The Farm、Do You Speak Human、Possible Cities、Build with Spaces,分別對應食品、人工智慧、城市規劃以及數位建築這四個議題,實驗室下再設有各種各樣的項目。

雖然 IKEA 並不要求 SPACE 10 創造出多麼實際的產品,不過這不代表他們不用做出成果。在定下來項目主題之後,項目成員就會開始開發併產品原型、測試及調整原型、與 IKEA 團隊討論並測試商業角度的可行性。

20170604020604aUP5WfVhgF4BNwls.jpg-w600

邀請外部人員的制度保留了下來。在 SPACE 10 發現需要某些專家的協助時,他們就會去尋找相關的專家,邀請他們來工作上 1-6 個月,SPACE 10 將其稱為居民 (Residencies) 。這些居民身份各異,比如 The Farm 中有設計師、建築師、生物工程師和廚師。

如今 SPACE 10 中員工與居民的數量差不多,分別有 15 人和 12 人左右,其中很多人“好奇心旺盛”,所以會同時參與數個項目。

Brunet 說,“我不再相信一個小團隊在秘密實驗室裡能夠做出來某個能改變世界的東西。 ”在他看來,作為一個要應對全球挑戰的實驗室,SPACE 10 不可能像有些大公司那樣內部一些人關門、完全不與外界交流去做實驗,他們必須依賴全球各地的專家,而居民項目能讓他們“以非常快的速度來接納這些人”。

當他們研究吃的的時候,都在研究什麼?

當被問到在這四個實驗室所代表的領域裡,他最希望人們關注哪一個的時候,Brunet 先是回答所有這些挑戰都很重要,但又指出人口增加以及中產階級的崛起將會帶來對食物的巨大需求。

20170604021203Pj9E7FiTWYXCkNUA.jpg-w600(The Farm 負責人 Stefannia Russo 來源:Bits x Bites)

某種程度上,食品領域的挑戰是最吸引大眾注意力的部分,畢竟這是大部分人都會關注的事情。2016 財年,食品業務為 IKEA 帶來了 17 億歐元 (約為 130.63 億元) 的營業額,而 The Farm 實驗室第一個項目 Tomorrow’s Meatball 的內容正是 IKEA 餐廳裡標誌性的食物——肉丸。

我們之前曾經報導過 SPACE 10 所設計的八款肉丸,因為其標誌性地位以及出現在很多國家的飲食文化中,肉丸成為了項目的重心。你能夠從中看到食品業正在試圖達成的創新方向以及科技與食品的結合,比如人造肉肉丸 (Artificial Meat Ball) 、3D 列印肉丸 (3D Printed Ball) 和脆蟲肉丸 (Crispy Bug Ball) 。

201706040229284k8O1UXNmq3AdQTo.png-w600

雖然在 2015 年推出了素肉丸,不過 IKEA 暫時沒打算在他們的餐廳菜單上加上這些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肉丸。對 SPACE 10 來說這並不是重點,他們更想讓世界注意到一件事: IKEA 正在關注這些趨勢。

Brunet 說,“我們不能告訴世界, IKEA 會做這些 (肉丸) ,但我們希望世界能夠知道是 IKEA 讓我們能夠推出這些這麼酷的東西,或者讓這麼優秀的人一起進行食品項目”。

雖然已經成立一年半,SPACE 10 依然在探索階段。如果你有關注食品業的變化,或許會發現目前 The Farm 實驗室暫時還未展示突破性的成果。無論是 Tomorrow’s Meatball,或者是消費者可以 DIY 的健康零食 SpaceBar,抑或是在城市裡種植物的建築 The Growroom,都還停留在已經有很多人做出成果的範圍內。

20170604023005LNl8ce6CgHPVToZt.jpg-w600(SpaceBar)

而 Brunet 將 The Farm 已經公佈的這些成果當做是吸引過去沒有關注食物問題的人的工具,同時他又期待這成為他們與相關專家溝通的起點:“它們不是解決方案,而是對話開始的方法。 ”

實際上,去年年底完成的 The Growroom 就給 SPACE 10 帶來了意料之外的互動。他們與丹麥建築師 Mads-Ulrik Husum、Sine Lindholm、交互設計師 Thomas Sandahl Christensen 以及園丁 Sebastian Dragelykke 一起,創造了這個讓居民在城市空間中種植各種作物的建築,希望能讓人們開始討論如何儘可能在當地、尤其是在城市中種食物。

20170604023102QBpzCMYE5LofsT1H.jpeg-w600

The Growroom 展出之後,SPACE 10 收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詢問,不少人都希望能像買 IKEA 傢俱那樣買一個 Growroom,而這是 SPACE 10 的成員最初根本沒想到的。

不過 SPACE 10 也不認為這是轉入商業生產的契機,“沒道理為了推廣當地農業生產,然後跨越海洋與大陸去運輸它”。與兩位建築師商量之後,SPACE 10 決定將 The Growroom 開源,提供詳細的設計圖,讓想要製造 Growroom 的人找有電腦數控技術的工廠去製造零件並組裝。而製作者要做的則是標明原作者以及與 SPACE 10 分享他們的成果。

20170604023551F9BSOH3rVe2oRQUu.jpeg-w600

如今 The Farm 依然在進行各種各樣的項目,比如怎樣結合 AI 在他們的實驗室裡種出足夠滿足 SPACE 10 成員需求的蔬菜,或者是製作沒有肉但還含有一定蛋白質的熱狗 Dogless Hotdog。

在 Brunet 的設想中,SPACE 10 將會繼續成長,並且拓展到哥本哈根以外的地方,比如在美國和中國也設立 SPACE 10,以同樣的方法、不同的團隊工作,“我們不可能在哥本哈根思考全球面臨的挑戰” 。

(Q=Qdaily,G=Guillaume Charny Brunet)

Q:作為一個未來生活實驗室,你們是如何去瞭解世界的變化?

G:我們有三個來源。

第一個是, Inter IKEA Systems 有個特別團隊,Consumer and Business Intelligence,他們專注於從微觀角度分析世界的變化,他們將之稱為 microtrend。另一個來源是,與 Inter IKEA Systems 直接溝通,比如他們告訴我們,沒人知道怎樣才能進入更循環的經濟,但我們對此很感興趣,改善、並往那個方向前進。

在 SPACE 10 的每個人,會做研究,觀察、調查,觀察那些我們稱之為微弱信號 (weak signal) 的東西,它們是我們所發現的,正在小的領域進行的趨勢、運動和機會,我們會留意正在大力進行各種投資的風投,我們用關鍵詞、媒體、公眾參與,用各種各樣類似的資源去留意,儘可能跟上最新情況,儘可能廣泛地去關注。

Q:你們怎麼確保自己在向正確的方向前進?

G:什麼是正確的方向?對誰來說?目前為止,我們的工作還在非常早期的階段,我們將我們的想法和人們分享,看他們喜不喜歡。如果他們不喜歡,我們就會立刻看到。

如果是這樣,我們會做出決定,往另一個方向前進,或者是投入更多資源,再嘗試一兩次。不過,如果一步步地,很多人,在每個階段做出積極的反應,這樣我們將會降低風險。而非在秘密實驗室裡投入大量資源並宣佈一些不相干的東西。

好奇心日報》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好奇心日報
「好奇心日報」WeChat ID:qdailycom — 與你有關的商業新聞。每日報導與你有關的商業新聞,無論它是科技、設計、營銷、娛樂還是生活方式。另外還有一個“好奇心研究所”供你吐槽生活。
好奇心日報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