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會長李健熙去世:青瓦台勢力更迭,財閥家族風雨飄搖

作者:深網騰訊新聞/張睿   |   2020 / 10 / 26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據韓媒 10 月 25 日報導,三星集團會長李健熙去世,享年 78 歲。自此,帶領三星集團走向輝煌的第二代企業家李健熙落下帷幕。作為三星創辦人李秉喆的三子,李健熙能替代大哥李孟熙成為三星集團的第二代接班人,與其開拓創新能力及其在半導體領域的成績息息相關。 1974 年 12 月,時任三星旗下電視台東洋電視台董事的李健熙收購美國Kamco投資的韓國半導體(三星半導體部門的前身),這為三星電子(Samsung, 005930-KR )從一個仿冒電器製造商轉變成全球智慧型手機、電視及主記憶體巨頭奠定了基礎。

1987 年 11 月,李秉喆去世,當年 12 月 1 日,李健熙就任三星集團新會長,並開啟了三星「二次創業時代」。「除了老婆孩子一切都要變」, 1993 年李健熙在提出「新經營宣言」時表示。

二次創業後,李健熙將三星集團的業務從貿易、食品、纖維、保險、家電、零組件、半導體、機械、化學等領域延伸至石油、汽車、醫療等產業,使三星成為名副其實的網羅所有產業的「綜合性財閥」,滲透到韓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路透社曾這樣描述三星集團在韓國的地位:

三星會長李健熙一「咳嗽」,整個韓國都會「感冒」。

有數據統計,三星集團旗下至少有 62 家子公司,其中,三星電子、三星人壽、三星物產都躋身 2019 年《財富》世界top500 。

轉折點發生在 2014 年 5 月 10 日。當天李健熙因為心臟病被緊急送往三星醫療中心接受了支架置入手術,並一直在醫院的專屬區域接受治療,李健熙獨子李在鎔成為三星集團的實質控制者。但這個階段,由於身陷韓國前總統朴槿惠「親信干政」事件,李在鎔一直「官司纏身」,三星一直處於管理權交付給第三代接班人的敏感時期。

李健熙去世後,三星「帝國」的權利將如何分配?實質控制人李在鎔能否順利成為三星集團第三任會長?在李在鎔已經承諾「不會把公司控制權傳給子女」的背景下,韓國財閥「子承父業」狀態還能延續多久?

生前大力栽培長子李在鎔接班

從財富傳承看,三星集團算名副其實的「家族企業」。三星第一代創辦人李秉喆於 1987 年 11 月 19 日逝世後,其三子李健熙全面接管集團。李健熙去世後,外界的關注點都集中在於李健熙的三個孩子的權利會如何分配和更迭?長子李在鎔能否順利成為三星集團第三任會長?

李健熙有三女一子,長子李在鎔、長女李富真、二女兒李敘顯、小女兒李尹馨,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四人除小女兒李尹馨外,都在三星集團內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有自己的「勢力範圍」。

圖為三星家族的關鍵人物,製圖:財看見

據公開資料顯示,李在鎔是三星電子副會長,並持有三星物產 16.5% 股份,是三星集團實質控制人;李富真是三星旗下新羅飯店社長及三星物產度假村建設部門經營戰略部門社長;李敘顯是三星集團主要控股公司愛寶樂園服裝事業部社長;李尹馨是李健熙最小的孩子,熱衷於賽車和極限運動。有數據透露,截至 2003 年,李尹馨擁有 1.91 億美元的三星股份。 2005 年 11 月,李尹馨在其位於曼哈頓一處公寓內自縊身亡,此時她的個人財富超過了 1.57 億美元。

雖然李在鎔、李富真、李敘顯在三星集團都身處「要職」,但從他們所處分公司的職位及各個分公司的營收占比就可以看出,李在鎔一直被當成三星集團接班人來培養。三星電子一直都是三星集團的根基和命脈,占了三星集團所有營收的 70% 至 80% 。據 2019 年《財富》世界 top500 數據顯示,三星電子 2019 年營收 2,215 億美元,三星人壽營收 293 億美元、三星物產營收 283 億美元。為了培養李在鎔成為李健熙的接班人,李在鎔一畢業就被安排進入三星電子歷練。

1991 年,從哈佛大學商學院博士班肄業的李在鎔加入三星集團。 10 年後( 2001 年),李在鎔就成為三星電子常務助理,後任經營企劃組常務; 2009 年 12 月,李在鎔升任三星電子副社長兼客戶總監; 2010 年 11 月升任社長; 2012 年 12 月出任副會長。 2016 年 10 月李在鎔進入理事會正式掌握公司決策權。

除在三星電子擔任要職外,李在鎔還是三星集團另外一個核心資產三星物產的大股東。有數據顯示,李在鎔擁有三星物產 16.5% 股份,李富真和李敘顯各持有 5.5% 的股份。

長女李富真執掌新羅飯店

從李富真在三星集團的履歷可以看出,李富真的「勢力範圍」主要在新羅飯店。 2001 年至 2010 年,李富真分別擔任過新羅飯店的企劃部部長、常務、社長等職務。據《中國經濟周刊》報導,李富真執掌新羅飯店後,把飯店的銷售額從當時的 4,304 億韓元提升至 2015 年的 3.25 兆韓元,增幅超過 650% 。

從 1979 年創辦至今,新羅飯店已經有 40 多年的歷史。現在它不僅是張東健、權相佑等韓國知名影星首選的婚禮聖殿,還是各國首腦和政要到訪首爾時入住的首選。從其創辦的初衷看,新羅飯店已經成為三星與青瓦台關係變遷的一個註腳。 1979 年,青瓦台內迎賓館建成,舊的國賓館不再被政府使用,李秉喆便向當時的韓國總統朴正熙收購含國賓館在內的整座山頭,並在旁開設了新羅飯店。

除執掌新羅飯店外,李富真還擔任三星物產度假村建設部門經營戰略部門社長。但與其業務能力相比,李富真為世人所熟知的還是其 2016 年的「天價離婚案」。 2016 年 6 月,李富真前夫任佑宰上訴,提出了 10 億美元人民幣的財產分割訴求。

次女李敘顯獨鍾時尚

相比起大姐李富真,李健熙的二女兒李敘顯更為低調。有資料記載,李敘顯一直對時尚興趣濃厚,早年畢業於美國紐約帕森設計學院, 2002 年進入三星集團下屬的第一毛織公司,負責時裝及奢侈品業務。隨後數年,三星的時尚業務在李敘顯的推動下得以拓展,她也一路晉升為集團執行副總裁。

2015 年 7 月 17 ,三星物產(三星 Moolsan1951 年成立)和第一毛織( 1954 年成立)通過了兩家公司的合併方案,李敘顯持有合併後「三星物產」 5.5% 的股份。

李在鎔接班之路一波三折

從李健熙三位健在子女在三星集團的職位看,如果沒有意外,已經是三星電子副會長的李在鎔就會成為李健熙的接班人。但現實中,李在鎔的接班之路並不順利,先後經歷兩次危機和牢獄之災。

2008 年 7 月 16 日,李健熙因涉嫌非法轉讓經營權和逃稅而被起訴。李在鎔因為協助李健熙轉移資產同樣被牽扯進去。 2008 年 8 月 22 日,李健熙迫於壓力,辭去了三星會長一職。為了規避風險,李在鎔前往三星的海外辦事處暫避風頭。直到 2009 年李健熙獲得了當時的韓國總統李明博的特赦後,李在鎔才於 2009 年年底回歸三星集團。

第二次危機發生於2016 年 11 月 2 日,韓國檢方表示,調查發現三星集團 2015 年向前總統朴槿惠「親信干政門」主角崔順實和其女兒鄭某在德國成立的「Widec體育」公司匯款 280 萬歐元,檢方對此展開調查並將傳喚三星方面有關人員。據報導, 2017 年 1 月 16 日,韓國「總統親信門」獨立檢察組針對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向法院提請逮捕令,指控李在鎔涉嫌介入三星向總統朴槿惠的親信崔順實提供資金援助。

2017 年 8 月 25 日下午,韓國法院對李在鎔行賄案作出一審判決,李在鎔獲刑 5 年。對於指控,李在鎔稱自己是迫於朴槿惠的要求而不得已行賄,「總統托付的事沒辦法拒絕,才在財團花了錢」。 2018 年 2 月 5 日,李在鎔二審被判處有期徒刑 2 年 6 個月,緩刑 4 年,並當庭釋放。

6 個月後,三星拋出了未來三年將新增投資 180 兆韓元的新方案,並將錄用 4 萬名新員工,成為韓國單一企業集團史上最大規模的投資計劃。雖然被當庭釋放,但二審李在鎔仍然被判處有罪。 2019 年 8 月,韓國最高法院推翻了先前的裁決,下令覆審李在鎔行賄案,這也為 2020 年 5 月 26 日李在鎔被要求以被控告人身份非公開到案接受審訊埋下了伏筆。

2020 年 6 月 4 日,首爾中央地方檢察廳以涉嫌違反《資本市場法》和上市公司外部審計相關法律為由,向法院提請批捕李在鎔及兩名三星前高層(前三星未來戰略室室長崔志成、戰略組組長金鐘重)。檢方認為, 2015 年三星集團旗下三星物產公司和第一毛織公司違規合併,以及三星生物制劑公司為拉抬市場估值而財務造假等一系列操作都在為李在鎔從父親李健熙手中接掌三星集團創造有利條件。

5 天後的 6 月 9 日,韓國首爾中央地方法院駁回檢方對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的批捕申請,決定不予批捕。雖然李在鎔再次躲過了被批捕的命運,但這次躲過是有代價的。就在前一個月,李在鎔公開表示 :「不會把公司控制權傳給子女」。

「子承父業」還能延續多久?

2020 年 5 月 6 日,李在鎔在首爾市內召開的記者會上表示,一切都是他的錯,承認圍繞自己和公司引發的眾多爭議歸根究柢是由接班問題引起的,並表示「不會把經營權交給子女,這種想法由來已久」。

「不會把經營權交給子女」對於將家族經營視為理所當然的韓國財閥來說,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而從李在鎔 2017 年被關押期間三星電子的業績來看,「潛在繼承人」的負面新聞也並未對公司的發展產生太大的影響。據三星電子 2017 年第四季度財報數據顯示,當季度,三星電子營收達 66 兆韓元,與上期相比成長 24% ;凈利潤 12 兆韓元,與上期相比成長 73% 。

「與政治不可近也不可遠」

集團業績之外,韓國財閥權利能否「世襲」背後更是韓國政府和三星集團等幾大財閥的較量和纏鬥。三星集團這三代「掌舵人」李秉喆、李健熙、李在鎔雖然在公司發展過程中發揮了不同的作用,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即他們人生的起伏都和青瓦台「勢力」的更迭密切相關。三星創辦人李秉喆靠「上交財產」換回了自身平安,李健熙靠捐贈和「助力」國家大型項目,獲得多次特赦;李在鎔也因為「政府現在需要三星」,刑期從 5 年更改為 2 年 6 個月,緩刑 4 年。

1961 年 5 月 16 日,韓國陸軍少將朴正熙以政變方式推翻李承晚政權,得手後以非法斂財罪監禁了 11 名企業家。有資料記載,準備從日本回國的李秉喆在上飛機前給朴正熙的軍政府寫了封信,大意是「沒有經濟的穩定,就無法消除貧困。如果能解決國民的貧困問題,我願意獻出全部財產。」

據山崎勝彥著作《創業之神:三星創辦人李秉喆傳》中記載,落地後,李秉喆被軟禁在明洞大都會飯店。第二天,朴正熙親自到飯店見他,第一句話就是「讓你受委屈了」,在李秉喆的堅持下,扣押的企業家悉數被放,但 27 家企業被追加了 378 億韓元的稅款,其中的 27% 由三星承擔,李秉喆還把旗下的三家銀行上交給了國家。顯然,將家族旗下部分財產上交國家為李秉喆及三星的「平安著落」的提供了經濟保障。 1987 年,李秉喆去世後,接任三星集團會長之職的李健熙又將這種「政府關係」籌碼用到了極致,三星的興衰從此和青瓦台的關係更進一步。

1995 年 12 月 5 日,韓國檢察機關對韓國前總統盧泰愚進行起訴,指控他在 1988 年 2 月至 1993 年 2 月任總統期間建立了約 6 億美元秘密政治資金,從 30 多家企業接受了約 3.7 億美元的賄賂,三星集團會長李健熙就在行賄名單之內。1996 年,李健熙因行賄被判 2 年緩刑。 1997 年總統大選前,李健熙讚助李會昌高達一千萬美元政治獻金。也是在這一年,李健熙的「刑期」被赦免。

在三星公司的發展進程中, 90 年代的三星商業版圖已經涵蓋了貿易、食品、纖維、保險、家電、零組件、半導體、機械、化學等各個領域。隨著三星商業版圖的擴張,法律邊界在三星掌權人身上越來越模糊。

2007 年,前三星秘書室法務組長金勇澈曝光了李健熙治下三星的多項違法行為,包括挪用巨額公款行賄、子公司內線交易和偷稅漏稅,他的檢舉促使大量民間團體向韓國檢察廳發起控告,檢方設立了特別檢查組發起調查。 2008 年 7 月 16 日,李健熙因涉嫌非法轉讓經營權和逃稅而被起訴。 2008 年 8 月 22 日,李健熙宣布辭職,並就集團經濟醜聞對韓國國民帶來的困擾道歉。 2009 年 8 月 14 日,李健熙被首爾高等法院宣布判處有期徒刑 3 年、緩刑 5 年,另處罰金 1 億美元。

這次李健熙同樣得到了特赦,在 2009 年的最後一天,李健熙獲得了韓國總統李明博的特赦,名義是「以助力韓國申辦 2018 年冬季奧運會」。此時的三星集團已經在 68 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 429 個網點,擁有員工 23 萬人,業務涉及電子、金融、機械化學、貿易服務等眾多領域,三星集團在韓國經濟中的地位不可撼動。

而據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分析的 1996 年至 2015 年 20 年間富比士億萬富豪名單顯示,資產超過 10 億(約合 1.2 兆韓元)的富豪中,從繼承者的比例來看, 2014 年韓國為 74.1% 。這一數值是世界平均水平( 30.4% )的兩倍多。對此,有媒體評論「韓國年輕人以前認為熬夜讀書就能實現理想,但在畢業後發現沒有家世就無法跨越階級,只有進入三星這樣的大財閥才能安穩地度過一生」。

三星的崛起、發展、權利更迭、富可敵國,將三星創辦人李秉喆的從商理念「與政治不可近也不可遠」演繹的淋淋盡致,作為三星集團第三代接班人,李在鎔依然不能從政府和財閥「相愛相殺」的窠臼中走出。但隨著三星等財閥的規模的「無限」擴大,清除財閥積弊就成了一些韓國政要競選總統的承諾之一。

「如果我當選,財閥改革的重點將放在三星」,作為前總統盧武鉉的生死摯友,韓國現任總統文在寅競選時曾公開表態。想短時間內撼動韓國財閥制度的根基顯然不是一件易事。但 5 月 6 日李在鎔的一句 「沒有想法將公司的經營權繼承給子女」已經把韓國財閥體系打開了一條「破冰」的縫隙。

不過,對於三星家族及李健熙的子女來說,當下最棘手的問題還不是集團「權利」能否「世襲」,而是李健熙的遺產該如何分配及巨額的遺產稅該怎麼交。在 2020 年韓國富豪榜中,李健熙以 173 億美元的財富居韓國「財閥」之首。按照韓國法律規定,政府將對超過 250 萬美元的遺產徵收 50% 的稅率,這就意味著,李健熙的子女要繼承遺產就要繳納近百億美元的遺產稅。曾有業內人士判斷:「為了支付高額的遺產稅,李健熙的收益人很可能需要出售他的部分遺產來支付遺產稅,這會攤薄他們持有的三星股份」。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