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東 之王」的 石油 戰爭:結盟、反叛、欺詐和低價時代

作者:虎嗅網   |   2020 / 09 / 28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虎嗅網


2017 年,31 歲的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登上了覬覦已久的寶座,在伊斯蘭教的聖城麥加,薩勒曼宣誓就職,成為沙烏地阿拉伯的新王儲。 中東 的沙烏地王室成員的眼中,薩勒曼代表著“改變”。薩勒曼一直致力於改變沙烏地對 石油 的依賴,朝著多元化方向轉型;他還主導了對葉門胡塞武裝的軍事打擊行動;顛覆了傳統的 “兄終弟及” 王位繼承製度。他的上位,除了自身殺伐果斷,是個狠人,還有著諸多國內外盟友的支持,例如 美國 。

首先,由於世界油價持續低迷,沙烏地財政壓力上升, 中東 地區亂局持續。沙烏地面臨的內外壓力越來越大,王室掌權者不希望看到因為繼承人問題發生內亂。另一方面, 美國 特朗普政府上台後,明顯表露出對薩勒曼的支持態度。同時,美國也希望沙烏地早日完成繼承人調整,鞏固美沙同盟。但讓世界警察沒想到的是,他親手扶上位的沙烏地發動了“ 石油 戰爭”,還把矛頭指向了自己。

中東 石油 美國

 美國昔日的 中東 “情人” ——沙烏地阿拉伯

沙烏地這個“情人”,是羅斯福為美國找的。1945 年初,二戰即將結束, 美國 對世界霸主的位置充滿了野望。羅斯福參加完雅爾塔會議回國時,在途中軍艦上接見了沙烏地國王伊本 • 沙特。這位征服過沙漠的國王,所到之處都讓人感覺到了極端的 中東 力量,他被西方盟友稱為“自先知穆罕默德以來最偉大的阿拉伯人”。

情人節當天,美國人再次向沙烏地人秀了肌肉。沙烏地國王身著長袍,拄著拐杖,登上了“約翰·昆西”號巡洋艦。他向坐在輪椅上的羅斯福總統打招呼,然後兩人就去了一間小屋進行秘密交流。

關於二人密談的確切內容,兩國政府沒有正式對外公佈。但有一項內容可以肯定,雙方達成了一項公開的秘密協議:確立 “ 石油 換安全” 合作模式,美國保證沙烏地王室的安全和穩定。作為回報,沙烏地把石油當做“保護費”,並且讓美國參與發展自己的石油工業。

美國對於石油的巨大需求,是從二戰開始的。

1941 年底 美國 正式參加二戰,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消耗著資源,沙特的石油對於美國人來講愈發重要。 1943 年 2 月,一些美國石油公司的負責人請求政府直接援助沙烏地,以確保“戰後那裡繼續成為美國企業”。為籠絡沙特,羅斯福政府開始直接對沙烏地進行經濟援助。美國也因為與沙烏地達成的協議保障了 石油 供應,使自身的國力得到迅速膨脹。

到了 70 年代初,由於越戰等一系列因素,美國對世界的影響力大幅下降。 1974 年,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後,美國必須找到黃金的替代品,將其與美元掛鉤,如此方能使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能夠繼續下去。

作為工業基礎資源的大宗商品石油,是最合適的選擇。由此形成的石油美元環流,使得僅僅一紙信用的美元,在全球平穩運轉了半個世紀。但是,石油美元體系卻十分依賴中東產油國的配合。因此美國歷屆政府一直與沙烏地保持同盟關係。沙烏地靠著石油暴富,自然招人覬覦。尤其是伊朗、伊拉克這些鄰近大國,都有一統伊斯蘭的想法。

儘管沙烏地的軍事力量有所增強,但沙烏地作風偏軟,不是伊朗對手。而且,伊朗、伊拉克除了有油,還有伊朗高原、兩河流域的工農業支撐。反觀沙特,除了石油,沒有像樣的產業。美國對沙烏地強大的軍事力量保護尤為重要,但也是有報酬的。 2017 年起,沙烏地計劃在未來 10 年會向美國採購 3,500 億美元軍事裝備。一年後,沙烏地採購的軍備,就達到了 125 億美元。沙烏地不但為美國的全球霸權戰略提供了穩定的石油,還買了美國的武器,讓美元轉了一圈,又回到了美國的口袋裡。這樣的“情人”真讓人滿意。

美國開採頁岩油,昔日情人逐漸變成了競爭對手

美國和沙烏地的 “情人” 關係,僅維繫於雙方的石油愛情,所以出軌很容易。上世紀九十年代的頁岩油革命,使美國從最大的原油進口國之一,到 2018 年超過沙烏地和俄羅斯,成為全球最大的原油生產國。有了頁岩油的美國,就不再過分依賴沙烏地的石油供應。而且雙方都想多賣石油,昔日的“情人”逐漸變成了“競爭對手”。

而美國出軌伊朗,更讓沙烏地沒有安全感。美國與伊朗自 1979 年伊朗伊斯蘭革命後,長期敵對。 30 多年來,美國不僅孤立、制裁伊朗,還多次揚言對發動軍事打擊。但 2013 年“溫和派”魯哈尼當選伊朗總統後,對美國發動“魅力攻勢”。 8 月中旬,魯哈尼與奧巴馬政府進行“信函外交”,美伊互動頻繁。

《經濟學人》雜誌曾發表題為《他那最燦爛的微笑》的文章,講述伊朗急速轉變的外交政策。伊朗態度的轉變起了作用, 2015 年,伊核協議達成,歐巴馬政府部分解除了對伊制裁。儘管三年後,川普政府退出了歐巴馬政府達成的《伊核協議》,重啟對伊朗的戰略壓制。但是美國的出軌,讓沙烏地覺得,這個“情人”不靠譜。

中東 石油 美國

沙烏地開始為自己尋找後路,俄羅斯同樣在頁岩油革命中受到重創。作為全球產油大國,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占出口份額的 60% ,而油價自 2014 年來的斷崖式下跌,讓俄羅斯經濟蒙受了巨大的損失。2017 年,沙烏地國王老薩勒曼成為第一個訪問俄羅斯的沙烏地君主,與普丁簽訂了能源和防務協議,以及價值數十億美元的聯合投資。這標誌著兩國關係的好轉。

2018 年 3 月,沙烏地王儲薩勒曼在紐約接受路透社採訪時稱,“沙烏地和俄羅斯正在努力從一個年度協議轉為一個 10-20 年的協議,我們在大方向上已經達成一致,但細節上還沒有。”至此,沙烏地與俄羅斯的關係不僅限於石油利益。而且王儲薩勒曼和普丁的“私交”可能是促成這一石油聯盟的重要因素。

2018 年 11 月,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 G20 峰會上,普丁和薩勒曼的座位被安排在一起,兩人擊掌、握手,進行了熱烈互動,震驚世界。

2019 年,為準備沙烏地阿美上市,沙烏地又一次與俄羅斯聯手限製石油產量,維持高油價,提高公司股票的估值。金錢最終還是毀了美國與沙烏地的愛情。

中東 石油 美國

沙烏地、俄羅斯聯合對付美國,全球油價暴跌

面對 美國 的霸權,沙烏地和俄羅斯一直在忍讓度日。美國頁岩油的大量生產、出口,造成石油過剩,使得 石油 價格在 2014 年從 100 美元上方大跌。2016 年底,為了把油價維持在每桶 50-70 美元的區間,沙烏地和俄羅斯才聯手進行了持續的減產。 這樣做的代價是,三年多來沙烏地與俄羅斯的市場份額不斷下降,而美國頁岩油的份額卻一直增長。

2018 年,美國的石油產量佔據全球石油市場的 16% ,與沙烏地、俄羅斯持平。到了 2019 年,美國的市場份額進一步上升至 18% ,超過俄羅斯和沙烏地的 16% 和 15% ,成功躋身全球第一大產油國。此時的沙烏地和俄羅斯彷彿陷入了一個死局。只有減產才能維持高油價,但是減產會縮小自身的市場份額,拱手讓給美國。這就彷佛是個死循環,除了反抗沒有辦法解決。

2020 年,突如其來的疫情導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弱化,原油需求承壓。若要維持油價,只能加大減產力度。沙烏地、俄羅斯如何才能破局?需要引入 “囚徒困境” 概念來分析:

(1)沙烏地和俄羅斯妥協減產,像 2017-2019 年一樣將市場讓給擴產方美國,美國贏;

(2)沙烏地和俄羅斯任何一方率先減產,相當於將市場讓給擴產方和美國,一方輸,美國贏;

(3)沙烏地和俄羅斯都不減產,油價暴跌,雙輸,美國輸更多。

所以,只有 中東 的沙烏地和俄羅斯都不減產,才能用“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的方式與美國抗爭到底。

美國的頁岩油有一個致命的缺陷,就是頁岩油開採成本過高,在 40 美元/桶以上;俄羅斯的石油開採成本略高於沙烏地,但其成本仍然在 20 美元/桶以下;沙烏地產油成本最低。因此,打價格戰是無奈的選擇。

3 月 6 日,OPEC 與俄羅斯談崩,無法達成進一步減產 150 萬桶/日的協議。次日,沙烏地王儲發動全面石油戰爭。大幅調低其不同級別的主要原油定價,削減的幅度是 20 年來最大。

3 月 9 日,布倫特原油期貨大跌超 31%,從 40 美元/桶以上直接跌到了 32.14 美元/桶,紐約原油期貨大跌 27% ,到了 30.07 美元/桶,美股三大股指期貨崩盤並多次熔斷。因為供應超過需求的幅度過大,以及儲油空間的緊缺,油價持續下跌。

4 月 20 日,紐約原油期貨價格暴跌,歷史上首次轉為負值, 5 月合約價格收報 -37.63 美元/桶,意味著如果進行實物交割,賣方不僅不收取費用,還向買方“倒貼”。

美國的頁岩油產業在此輪油價暴跌中,元氣大傷。低廉的石油價格讓美國不少石油公司面臨債務償還壓力。除了懷丁石油、 Yuma Energy ,近期另外兩家上市石油公司 Chesapeake Energy、Denbury Resources 也被曝出聘請了債務顧問機構。據 Rystad Energy 的研究顯示,如果油價持續在每桶 20 美元的低點,預計 2020 年美國會有 140 家石油生產廠商申請破產, 2021年會有 400 家申請破產。

是誰給了沙烏地阿拉伯勇氣捅美國一刀?只能從他的利益共同體裡尋找答案。

排擠頁岩油的策略有望成功,世界石油格局將改變

從歷史看,油價有三次主要暴跌。其中一次引發了“戰爭”,兩次在產油國減產後油價企穩。

(1)1985-1986年

1985 年 8 月,美國雷根政府迫使沙烏地阿拉伯增產,向已顯蕭條的世界市場注入石油,打壓油價,抑制西方的通貨膨脹,使熱錢回流美國股市並投入房地產市場。隨後,油價從 1985 年 11 月最高 31.72 美元/桶一路下跌 67% 到 10.42 美元/桶,僅用了 3 個月。在 10 美元的油價下,蘇聯首先撐不住了。當時石油出口成了蘇聯支柱產業,油價暴跌造成蘇聯財政巨大損失,引發嚴重社會問題,加速了蘇聯解體。

其次,油價下跌 1 美元,伊拉克的損失就高達 10 億美元。伊拉克欠下驚人債務,低油價讓其無法償還,使得薩達姆隨後入侵科威特,引發 中東 海灣戰爭。另外,美國產油區陷入嚴重衰退,多家金融機構倒閉,大量壞賬引發在 1987–1990 的美國經濟下滑。

(2) 2008-2009 年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全球經濟陷入衰退,原油需求出現連續兩年負增長。隨後 2008 年 7 月至 2008 年 12 月,布倫特原油價格從創紀錄高位 144.49 美元/桶跌至 36.61 美元/桶低點,區間最大跌幅 75% 。之後, OPEC 三次減產保價,各國政府積極救市,實施量化寬鬆政策,經濟逐步企穩。原油價格在 2008 年底觸底企穩後迅速反彈, 2009 年 5 月原油價格回到 60 美元/桶,之後在 2011 年 5 月回到 120 美元/桶高位。

(3)2014-2016年

由於美國的頁岩油產量迅速增長,OPEC 拒絕減產,選擇增產試圖將頁岩油擠出市場,美國對伊朗的經濟制裁解除,加之原油需求增速放緩,導致全球供需寬鬆,原油顯性庫存大幅累積。隨後, 2014 年 6 月至 2016 年 1 月,布倫特原油價格從 115.06 美元/桶跌至 27.88 美元/桶,區間最大跌幅 76% 。

之後, OPEC 與俄羅斯等產油國組成減產聯盟,自 2017 年開始減產 180 萬桶/日,減產聯盟一直持續至今。原油價格在 2016 年觸底後緩慢回升, 2018 年初布倫特原油價格回到 70 美元/桶。

這次由供給端引發的油價暴跌下跌持續時間較長,且需要較長時間消化市場過剩,原油供給方需要與新增供給方在新的油價位置達到平衡。從下跌的原因來看,此次油價暴跌堪比 2014-2016 年。也是沙特和俄羅斯試圖把美國的頁岩油擠出市場而主動打壓油價。

值得注意的是,2014-2016 年沙烏地用低價油擠出頁岩油的策略之所以失敗,是因為當時油價壓得不夠低,最低到 27.88 美元。然而只有當油價低於 30 美元時,頁岩油企業才會出現負現金流。而且自 2014 年後,由於服務業成本出現急劇通縮,且頁岩油開採效率提高,因此面對較低的油價,頁岩油產量保持比原先設想更大的彈性。

而這次的情形似乎有所不同。不但出現了負油價,而且紐約原油期貨六月合約也跌到了 10 美元左右,堪比 1985-1986 年。也就是說,此次沙特排擠頁岩油企業市場份額的“石油戰爭”,很有可能成功。而後續影響,或許是此次事件將成為顛覆舊世界格局的導火索。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