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靠仿冒 AirPods 大發山寨財,蘋果為何坐視不理?
作者 36氪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有人靠仿冒 AirPods 大發山寨財,蘋果為何坐視不理?

2020 年 12 月 29 日


“ 你放心,我們家的貨,就算是蘋果(Apple, AAPL-US) CEO 庫克來了也分辨不出來。 ” 深圳華強北賽格電子大廈,經營山寨蘋果耳機的陳銳展示著手裡的高仿 AirPods ,滿臉 “ 自豪 ” 的對《深網》說道。高仿 AirPods 是華強北時下的熱銷貨,在賽格電子大廈和周邊幾座數位商城裡,這些做工精緻山寨貨擺放在櫃檯的顯眼位置,商家熱情招攬前來詢價的客戶, “ 商機 ” 面前,似乎沒有人擔心背後存在的風險。很長一段時間,華強北都以完備的電子零組件配套而聞名,隨著珠三角地區電子代工業繁榮帶來的工程仿製能力,讓它被視為全球消費電子的風向球。

無線藍牙耳機引爆市場

2016 年 9 月,蘋果在秋季新品發表會上推出了初代 AirPods ,這款主打降噪和音質的無線藍芽( TWS )耳機迅速引爆了一個全新市場。相比於不到 300 元(人民幣,下同)的硬體成本,初代 AirPods 1276 元的起售價,讓蘋果獲得了超過 400% 的毛利。以 AirPods 為主的可穿戴設備業務拉動著公司股價節節攀升,立訊精密( 002475-CN )、歌爾股份等蘋果聲學產業鏈上的公司也受益其中。

大幅地, AirPods 是蘋果繼 iPhone 之後推出的最成功的產品。市場市調研究機構Counterpoint的數據顯示, 2019 年,全球 TWS 耳機的規模為 1.2 億部, AirPods 銷量佔其中的近一半,預計 2020 年, TWS 耳機的市場規模將達 2.3 億部, AirPods 銷量也將成長至 8,900 萬部。

便引來山寨分一杯羹

快速成長的市場、巨大的利潤空間, AirPods 自然難逃被山寨的命運。陳銳告訴《深網》, 2017 年初,第一代 AirPods 上市一個多月,華強北就出現了最早的山寨品,起初只是簡單的外觀仿製,經過幾年迭代,現在的高仿 AirPods 除了外觀上與正版一模一樣, AirPods 有的軟體功能也全都能實現。

多位業者向《深網》展示的高仿 AirPods 都足夠以假亂真,開機後能自動與 iPhone 手機進行識別配對,可以查看序列號,支持改名、定位,降噪、通透等功能一應俱全,甚至能用蘋果語音助手Siri來喚醒。

山寨 AirPods 越來越逼真背後是巨大的財富效應,低調的華強北商人有時並不避諱講述身邊的財富故事: “ 前幾年做的基本都發財了 ” 、 “ 生意好的時候一天賺幾十萬都有過 ” 、 “ 我有朋友靠做白牌在深圳買了幾套房 ” 。

▲與正版外觀相同的高仿 AirPods

“ 一場關係與金錢的較量 ”

兩年前進入白牌耳機產業的李飛,向《深網》還原了山寨 AirPods 的生產過程。李飛告訴《深網》,如果有人想要做白牌的生意,一般是先在產業內尋找公模,所謂公模就是 AirPods 的模具。 AirPods 一代、二代和三代出來以後,就會有人按照蘋果的模具開發一套相同的模具,這種模具做出來的產品能保證外觀和蘋果一模一樣。

也有人為了避開風險,選擇中性模具,所謂中性模具其實也是公模,只是在 AirPods 的基礎上做了放大或者縮小,如果被問有沒有高仿的蘋果耳機,對方會說這是公模,但其實也是高仿耳機。當然,一些有深厚資源的玩家不會等到在業內尋找公模,而是在蘋果正式發布 AirPods 新品之前,就透過自己的管道拿到了原始圖紙。這背後的灰色產業早已是公開的秘密,就像新款 iPhone 發布前,總會有人提前拿到圖紙生產出手機殼開始銷售,而這些人往往能賺到第一波錢。

“ 這是一場關係與金錢的較量。 ” 李飛形容。

最難仿的是降噪功能

硬體的部分比較容易解決,軟體的部分則需要專業的藍芽晶片。目前,蘋果、華為都有自研的藍芽晶片,其他佈局 TWS 耳機的安卓系手機廠商則採用高通(Qualcomm, QCOM-US)的方案,華強北陣營為主的山寨玩家基於成本的考慮,大多採用傑里、中科藍汛和洛達藍芽晶片。

很多從業者駕輕就熟,有了外形和晶片,細節功能就看各自的使用的零配件和軟體調校。有實力的山寨廠商會由自己的技術團隊進行軟體調校,而規模較小的廠商則一般外包給方案公司。從山寨 AirPods 的進化路徑來看,傑里、藍汛和洛達等第三方藍芽晶片廠商的技術進步,以及專業方案公司的成熟,讓山寨產品做得越來越精緻,也催生了白牌市場的繁榮。

從外觀上,已經無法辨別仿冒品與正版的區別。華強北的多位業者告訴《深網》,目前 AirPods 的壓感、觸控、喇叭和降噪等功能配置,在仿冒品上都能實現,不過真實體驗自然不如正版。 “ 你花一百塊買一個中性(仿冒)的,和一千多的真貨比肯定還是有區別的。 ” 一位從業者說。

目前山寨 AirPods 製造環節中最難的是降噪功能,李飛告訴《深網》, “ 降噪技術難度大,要靠公司實力,調得很好,降噪就好,如果調得不好,就差一些。降噪的功能是華強北還沒有攻克的,很多宣稱有降噪功能的其實是靠晶片自帶的,或者單純把耳塞做大了一點,物理降噪。蘋果已經把降噪做得非常好了,無論是白牌市場還是品牌市場都想攻克這個難題。 ”

“ 有人每月能賺一兩千萬 ”

山寨 AirPods 的銷售環節主要分為線下和電商兩個管道,據《深網》了解,華強北地區主要做線下批發和外貿市場,電商則集中在深圳坂田和光明兩地。賽格電子大廈的從業者陳銳告訴《深網》,華強北主要靠走量,很多店家都有廠,買個模具過來就可以做,開模需要花點錢,把模具做出來還可以賣給很多家,公模產品出來就是跑量,每個賺幾塊錢就可以了。陳銳稱,他店裡每天的 “ 蘋果耳機 ” 銷量也就幾十、上百個,他位於賽格電子大廈三層的櫃檯主要是充當導流,做批發生意,客戶主要是三四線城市的從業者、網店、微商和海外商家。

有商家提供了更低的報價。主做外貿市場的從業者張強,向《深網》展示了他與一位菲律賓客戶的聊天記錄,他給這位客戶報的批發價二代傑里為 22 元,二代藍汛為 30 元。張強告訴《深網》,這批貨主要是一些庫存貨、殘次品和翻新貨,所以價格能做到這麼低,如果用更差的零組件成本甚至能做到 10 塊以下。 “ 我以前主要做東南亞、中東和南美,現在歐洲也越來越多了。 ” 張強介紹。

華強北業者在低階仿冒市場激烈廝殺的同時,也有人瞄準了 “ 高端 ” 市場,產品報價達到了 300 至 400 元。李飛對《深網》表示,他認識的一位業者採用洛達晶片,把音質、降噪和續航都做得非常好,每個月出貨做到了 300 萬副以上,保守估計每月能賺一兩千萬。李飛稱這樣的從業者都非常低調,不會對外發聲。

除了華強北為主的線下管道,經營山寨 AirPods 的店家也把管道鋪到了中國國內各大電商平台。電商平台的商家不會明目張膽的使用 AirPods 字樣,而是配以 “ 華強北蘋果耳機 ” “ 華強北黑科技 ” “ 蘋果官方三代 ” “ 官方原封三代耳機 ” 等導流文案。有的店家為了規避平台審核風險,還會採用與 AirPods 相似的英文名,比如AirPors、AirPros、AirPlus等等,不過換湯不換藥,銷售的產品其實也都是使用相同公模的山寨 AirPods 。

電商平台上的商家主要做零售,但也不乏工廠店,基本上是線上導流,線下成交。這些店會標註 “ 接受訂做 ” 等字樣,能對買家的訂單進行個人化訂做,比如包裝盒上、圖標、識別碼等等。

山寨耳機傷害了誰?

蘋果對市場上氾濫的山寨 AirPods 並非毫不知情。事實上,由於出現山寨 AirPods 騙過蘋果官方售後管道的情況,蘋果已經悄然升級了 AirPods 的售後規則。一位蘋果Apple Store店員告訴《深網》, AirPods 一代和二代的時候,蘋果售後看了外形和序號就會給顧客更換新耳機,但是後來有人拿假的 AirPods 換正版,蘋果售後現在都會對耳機進行詳細比對和檢測。

奇怪的是,相較於對山寨 iPhone 的窮追猛打,蘋果對華強北地區和電商平台上隨處可見山寨 AirPods 卻幾乎坐視不理。華強北地區的多位業者向《深網》證實了這一點, “ 蘋果的人從來沒管過,而且我們賣的時候就已經說了是高仿,沒出過事。 ” 一位從業者說。多數 TWS 產業研究人士的普遍認為,蘋果置之不理是因為山寨 AirPods 沒有撼動它的利益。

正版 AirPods 的售價均在一千元以上,售價幾十、幾百元的山寨 AirPods 並不會搶占蘋果的市場,只會侵蝕相鄰價位的耳機品牌。有人甚至把蘋果的這種做法,與當年微軟(Microsoft, MSFT-US)放任盜版軟體的策略相提並論。華強北地區一位代理自主耳機品牌的商家對《深網》表示,從 2019 年初開始,他的生意就明顯受到了山寨 AirPods 產品的衝擊,因為當時周邊開始出現高仿 AirPods ,開蓋彈窗、查看電量功能都有了,但是價格基本沒變。該商家稱從去年底他開始轉型賣起了遊戲機。

近年來,山寨 AirPods 越來越肆虐。據產業研究機構旭日大數據結合藍芽晶片出貨量等資訊測算,山寨 AirPods 今年的出貨量將達到 2 億對,佔整體 TWS 耳機市場 50% 的比例,而剩餘的 50% 中,又有 50 %左右是蘋果正版 AirPods 的市場。顯然,留給其他品牌耳機的生存空間已經十分有限。

他牌耳機何去何從?

長期關注消費電子產業的第一手機研究院院長孫燕飚對《深網》表示, “ 如果沒有白牌手機的氾濫,華米OV可能更早就出現了,因為白牌手機壓低了價格,讓廠商缺少利潤,也就沒有研發,沒有競爭力,白牌手機從來沒有擠占諾基亞(Nokia, NOK-US)( 3176-TW )的市場,它侵蝕的是中國國內他牌。今天的 TWS 耳機市場也是一樣,山寨產品帶來的仍是價廉質劣的產品,比如電池系統就存在安全隱患,又由於這些廠商存在偷稅漏稅的行為,同價位的中國國內自主 TWS 耳機品牌市場深受影響,華為、小米( 01810-HK )、OPPO、VIVO、安客創新和漫步者等國產他牌市場都受到侵蝕。 ” 華強北從業者陳銳向《深網》提到了一個細節,在拆封之前,首先可以透過包裝盒上的塑料膜辨識真偽:如果封裝膜有明顯的切割和熨燙痕跡,那一定是仿冒品。

陳銳告訴《深網》,目前產業內的山寨 AirPods 一般是人工封裝,即便使用機器封裝也非常粗糙。如果要實現和正版 AirPods 一樣的封裝效果,機器的投入成本需要數千萬元,這會讓每一個山寨 AirPods 增加幾塊錢的成本。

可就是這幾塊錢的成本,導致幾乎無人使用更先進的機器封裝。多名業者均對《深網》表示,雖然產業裡已經有工廠能做,但是目前市面上沒人用,也就沒有和正版 AirPods 一樣的外包裝。 “ 拆了反正都看不出來 ” ,一位從業者說。如今的山寨 AirPods 產業,像極了 2010 年前後的山寨手機市場。他牌 TWS 耳機品牌面前,一面是品牌和技術實力都更勝一籌的蘋果,另一面是偷逃漏稅、掀起價格戰的山寨廠,突圍之路任重道遠。

36氪》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