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陷入價值陷阱,4 個重點找出「被低估」的股票
作者 雪球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避免陷入價值陷阱,4 個重點找出「被低估」的股票

2021 年 3 月 8 日


價值和成長二分法存在缺陷,在判斷一家公司的估值時,本益比不是唯一決定因素。

當製藥公司輝瑞(Pfizer, PFE-US)和合作夥伴 BioNTech 在 2020 年 11 月宣布已開發出針對新冠病毒的有效疫苗時,市場發生了巨大變化。在第一波有關疫苗的好消息到來前的九個月裡,投資者將大量資金投向亞馬遜( Amazon, AMZN-US )、特斯拉( Tesla, TSLA-US )和電商平台 Shopify 等公司, 2020 年這些 “ 成長型 ” 股票的表現格外耀眼。但當疫苗即將問世時,市場發生了巨大轉變:投資者撤出了這些投資,轉而選擇航空公司等受到新冠疫情重創的 “ 價值型 ” 股票。

這次輪轉基於一個基本概念:從一些標準指標來看,有些股票目前很明顯被低估了。然而總部設在倫敦、專門研究估值的基金管理及股票投資公司 ValuAnalysis 的研究表明,上述概念存在重大缺陷。

價值股與成長股的二分法是錯誤的

從表面看,成長股與價值股之間的區別在於,從一些基本指標來看,前者被高估,而後者被低估。成長股是那些股價中反映了成長預期的股票,價值股是那些相比基本面股價有折價的股票。

ValuAnalysis 負責此次研究的 Pascal Costantini 對《 巴倫週刊 》說, “ 每個人都知道這種二分法沒有任何意義,因為成長不是價值的對立面。 ”

分析師使用股價與利潤之比(即本益比)等指標為股票估值。 ValuAnalysis 把股價是標準化淨自由現金流的多少倍作為基準,以此做判斷時,人們一般認為 35 倍(市場上的中位值)是價值股和成長股之間的分界線。

但 Costantini 指出, 35 倍並不是這兩類股票之間的區別所在,只是公司成長梯度上的一個點。他說, “ 35 倍其實沒有什麼實際意義,但所有人都按這個分界線對投資組合進行分析。 ” ValuAnalysis 的團隊認為,在資管產業,基金經理被迫把價值股和成長股按 35 倍這個點區分開來。

所謂價值股其實是低成長股

那麼,為什麼有些股票的價格遠低於自由現金流的 35 倍? Costantini 說,這是因為市場在對股票定價時把資本的實際成本作為衡量成長的基準。

ValuAnalysis 發現,長期實際股本報酬率在 5 %至 6 %之間,此外,在靜態模型中,價格乘數與資本成本之間呈反比關係。因此,在所有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這意味著零成長或低成長公司的本益比往往在 17 倍至 20 倍之間( 5 %至 6 %的倒數)。根據這一點,投資者應將本益比看作一家公司是否會成長的一個基礎指標。投資風險溢價的變化會令估值發生變化,但價格乘數的上昇實際上是通過自由現金流增加來實現的。

如果把價值股與成長股區分來看,這意味著本益比為 17 倍的公司是被低估的,而 ValuAnalysis 認為,實際上這說明這家公司可能不會成長。

如何避免落入價值陷阱

把價值股與成長股區分來看可能會導致投資者陷入 ValuAnalysis 所謂的價值陷阱。

價值陷阱是指投資者誤以為一隻本益比遠低於市場中位值的股票有機會大幅上漲。最常見的價值陷阱是一家老牌公司承諾開展新業務、而且制定了宏大的成長目標。雖然這對投資者很有吸引力,但如果這家公司的自由現金流實際上沒有增加(例如通過出售低收益業務轉向高收益業務),那麼就沒有理由認為這家公司會成長。

怎樣選擇真正被低估的股票?

Costantini 說,真正被低估的股票的價格是自由現金流的 25 倍到 35 倍,雖然資本成本較高,但沒有市場中位值那麼高。

要實現成長,一家公司的資產累積或收入增幅必須超過全球 GPD 的增幅,最理想的情況是展現出增幅加速上升的跡象。此外,如果一家公司能夠通過收入成長或利潤率上升提高營運槓桿,也能實現成長。風險溢價下降同樣有助於實現成長。

在判斷一家公司的估值時,本益比不是唯一決定因素,但是一個不錯的起點。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