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的巨人:十個改變世界潮流的人物

作者:K@W   |   2016 / 12 / 10

文章來源:K@W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先別提比爾·蓋茨 (Bill Gates) 和史帝夫·賈伯斯 (Steve Jobs) 了。還有很多傑出的人物造就了世界的全球化,雖然他們已經湮滅在現代社會的洪流中了。

傑佛瑞·E.嘉頓 (Jeffrey E. Garten) 在他的新書《從絲綢到矽谷:造就全球化的十大傑出人物》(From Silk to Silicon: The Story of Globalization Through Ten Extraordinary Lives) 中指出了十位改變世界並迎來全球化新紀元的核心人物。全書先以細緻入微的筆觸描寫了成吉思汗 (Genghis Khan),隨後跳轉至一位英國首相和一位葡萄牙王子以及其他的一些人物。

嘉頓是耶魯大學管理學院的榮譽院長,教授的科目是全球經濟和危機管理。他先前曾為尼克森、福特、卡特和克林頓數位總統效力,早期曾在華爾街的雷曼公司和黑石集團就職。

近日嘉頓現身天狼星衛星廣播公司111頻道沃頓商業電臺(Wharton Business Radio on SiriusXM channel 111)播出的“沃頓知識線上”節目,講述他如何為他的新書選擇人物以及全球化的善與惡。

以下為編輯後的訪談記錄。

沃頓知識線上:在過去三四十年間,“全球化”這個名詞在我們的言語中變得越來越常見。從當代的範疇來看,它不僅僅是一個術語,它的漫長歷史甚至可以回溯到幾個世紀之前。要瞭解這個名詞在今天的對話中的作用,我們必須回顧過去數年間全球化在塑造我們的社會中發揮的關鍵作用。您在看待生活中的許多事物方面都有著獨特的歷史視角,是這樣嗎?

傑佛瑞·E.嘉頓:是的。我認為把當前或者未來的事物放在歷史的語境中來探討大有助益。這樣可以使我們瞭解更多的特徵並且在現實中站穩腳跟。

沃頓知識線上:在過去大約30年來,全球化這個術語已經呈現出了它自己的生命。

嘉頓:是的。當我回顧歷史時,1970年代初期的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石油禁運首先出現在我的腦海裡。很多人從那時候開始意識到我們生活在一個關係更為緊密也更小的世界裡。在石油禁運事件之後,還有很多很多其他的事件讓我們清楚地認識到了這一點。

沃頓知識線上:在今天,是什麼因素激勵著企業擴大他們的營運,進軍全球?是什麼因素鞭策著許多企業接受全球化的觀點?

嘉頓:在過去大約30年間,主權國家之間的各種障礙都已經真正消失了。貿易壁壘漸退,全球關稅稅率變得非常非常低。與過去很多年前相比,其他貿易壁壘、規章和配額也變得更加寬鬆。

不久之前,大多數國家還不允許它們的貨幣在全球流通,但這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目前面對的是一個壁壘越來越少的全球市場。

如果你是一家美國公司,如果你問“市場在哪裡?”,那麼,最終會得出這樣的結論,80%到90%的市場可能都在國外。自然而然地這就會迫使企業制定全球戰略,將公司拓展至全球各個角落。

沃頓知識線上:您的新書中介紹了10位以各自的方式對全球化產生深遠影響的人物。有趣的是,您一直追溯到了成吉思汗並且以全球視角看待他的帝國構建過程。

嘉頓:我是這樣做的。首先,我開始思考我們所生存的全球環境以及我們的世界如何變得越來越小。我希望賦予它一種真正新穎的視角。所以我從接近源頭的地方開始研究全球化。我認為全球化始於大約六萬年前,當時一些非洲人種開始崛起並走出非洲。他們希望找到更多的食物和一個更加安全的環境。我認為人類的種族歷史與全球化歷史差不多是同步進行的。

但是我必須從某個點開始,我不可能一路追溯至源頭,所以我決定從13世紀的成吉思汗開始。雖然我們所知道的成吉思汗都是關於他的暴戾行徑,但我想向人們展示的是,這個人基本上把整個世界,也就是從太平洋到我們過去所說的東歐,聚攏在同一個政治屋簷下。在殘暴的征伐之後,他建立了通信系統和交通體系,找出了一種治理不同文化的方法。從很多角度來看,這就是我們所能聯繫起來的第一個全球化時期。在這一時期,全球化以某種複雜的方式開始了。

不管你信不信,在成吉思汗的兒子的時期,你可以從現在的韓國直通匈牙利。那時候有“絲綢之路”,有通行證,有歇腳的地方,還有供你換馬的地方。當然它沒有現在這麼成熟,但也相當先進。

沃頓知識線上:從成吉思汗開始再到書中的其他人物,你還寫了約翰·D.洛克菲勒 (John D. Rockefeller)、瑪格麗特·柴契爾 (Margaret Thatcher) 和鄧小平。他們有什麼共同之處呢?是什麼因素使他們成為這本書中的恰當人選?

嘉頓:我關注的這些人物都滿足幾項標準。首先,我希望尋找在過去大約一千年中有傑出貢獻的人物,他們使這個世界變得越來越小,連結更加地緊密,最終並改變了他們居住的世界。這種變化的力量如此之大,以至於我們現在仍然與這種變化共存。第一個標準也就是他們的所作所為的重要性。第二個標準是,他們不能只是思想家,他們必須身先士卒實行他們的理念。這就大大縮小了候選人的範圍。在過去幾個時代中,的確出現了一些非常聰明的人物,他們的觀點極具未來性,但是,我只選擇那些真正把這些觀點變成現實的人物。

第三個標準是這些人必須是早期的開拓者,這樣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說他們揭開了一個新時代。在這些人物所生活的時期,曾出現過新帝國時期、新探索時期、新殖民時期、新全球金融時期等等。我大致透過十個時代來展現這些人物如何引領潮流,從而產生改變時局的巨大動力。

沃頓知識線上:對你來說,在寫這本書的時候,有沒有一兩個人物是最有趣、最扣人心弦的?

嘉頓:其中一個是航海家亨利王子 (Prince Henry the Navigator)。他是15世紀時期的一位葡萄牙王子。他組織了船隊、船員,把全世界所有的尖端航海技術整合在一起,迫使葡萄牙探險家南下非洲海岸。他們發現了印度和中國。發現新世界的也是這些船隊。這個故事之所以迷人,是因為它發生在黑暗的中世紀時期。這樣的一位人物,有這樣的財力,以這樣的方式進行海上探險著實令人不可思議。

第二個人物是塞勒斯·菲爾德 (Cyrus Field)。塞勒斯·菲爾德是對技術一無所知的美國商人,但他發明了跨大西洋的電報。想要知道這項技術有多麼激動人心,不妨這樣想像一下:回到1850年代,要從歐洲把消息傳到美國並沒有比3000年前快多少。消息傳播基本上靠的是風力。但是電報接通後,只要一分鐘我們就可以在大洋兩岸實現即時通訊。僅僅在幾年的時間裡,整個世界都被連接在一起。這個故事之所以有趣是因為它是失敗、再失敗、再再失敗後的最終成功。

這個技術進步也使我們聯想到今天的網際網路。雖然我們有理由對網際網路的作用感到震驚,但實際上網際網路並不是一個多大的進步,因為它是無線電、電話和電視之後才出現的。我們現在已經能夠即時觀看發生在其他國家的戰爭。但是在那個年代跨大西洋電報接通的時候,仍然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沃頓知識線上:我們來說說羅伯特·克萊夫 (Robert Clive) 吧。他對大英帝國的影響令人難以置信。

嘉頓:17歲的時候,羅伯特·克萊夫以文員的身份前往印度。只用了15年,他就成了當時的東印度公司的首領,這是一個擁有自己的軍隊的龐大印度英國公司。作為公司和軍隊的首領,他為大英帝國征服了印度。這在當時是一個巨大的發展,因為英國本身就是一支強大的全球化力量。你可能還記得這句話,“大英帝國的太陽永遠不會落下。”這是真正的第一大步。這個人在英國沒有後臺,沒有財力,卻在加爾各答發跡,最後掌管這一公司。我的故事描述了他如何一步一步地征服印度,如何在美國崛起之前,引領英國踏上成為當時最偉大的全球力量的道路。

沃頓知識線上:英國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都是全球最重要的國家。

嘉頓:這個國家從根本上把市場帶向了全世界,還有法治以及我們認為具有代表性的政府形式等。

沃頓知識線上:世界中心向美國轉移是否發生在大約一戰和二戰期間?

嘉頓:是的,一戰後,英國在某種程度上耗盡了資源。到了二戰的時候,美國接管時局。

沃頓知識線上:約翰·D.洛克菲勒的故事也十分有趣。很多美國人都知道這個名字。但事實上,他還是兩大領域的時局改變者,能源和慈善。

嘉頓: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意外。他年紀輕輕就退休了,坐擁巨額財富,創立了全球石油產業。然後他又進一步成立洛克菲勒基金會和洛克菲勒大學。這些機構一開始就是跨國組織,以企業而非慈善機構的方式運營。直到今天,這些機構仍然存在。他們極具活力,而且仍然處在全球慈善產業的前沿地帶,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都對全球化起著關鍵作用。

沃頓知識線上:瑪格麗特·柴契爾的巨大影響不僅是在英國,甚至延伸到了整個歐洲。她的印記遍佈整個世界。

嘉頓:我同意。我覺得這可能是最具爭議的一個選擇,因為柴契爾本人就是一個富有爭議的人物。自從俄羅斯革命以後,大多數國家都朝著社會主義的方向發展,經濟大蕭條更是加快了這一趨勢。最終經濟體中的政府規模越來越大。柴契爾在1970年代後期和1980年代從根本上扭轉了這一趨勢,將整個世界引入自由市場的軌道。她樹立了一個有利的典範,以至於在歐洲的其他地方傳播開來。雖然我無法證明其中的直接因果關係,但正是這一時期中國開始放開管制,對外開放。

柴契爾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為,她所釋放和鼓勵的那些力量,正是我們今天所有爭議的核心。透過開放市場,創造了許多繁榮,卻也帶來了廣泛的不平等性。再看今天的美國選舉,你會看到人們圍繞著全球化的各個角度所展現出來的激情。貿易對我們有什麼作用呢?所有的這些都源自柴契爾所做的那些決定。最終,全球化已經不是一種混合的有益的事物,它是支配我們的強而有力的力量,我們必須面對它。

沃頓知識線上:而安德魯·格羅夫(Andrew Grove)(2016年3月21日逝世,享年79歲)的故事也十分有趣。雖然我們處在一個數位時代,我們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互有連結的,但知道安德魯·格羅夫這個名字的人並不多。但他卻是整個物聯網革命的基石。

嘉頓:是的,這是我的看法。他勝過比爾·蓋茨,勝過史帝夫·賈伯斯。但是我的書在20世紀就結束了,排除了史帝夫·賈伯斯的一些主要成就。安德魯·格魯夫想出了如何大規模生產全球所需的微處理器。在我們正在經歷的現代工業革命中,微處理器無所不在。它在你的手機裡、自動汽車裡、3D印表機裡。正是格魯夫想出了這樣一種生產方法,使得微處理器能夠在全球各地生產。

他還有著最富戲劇性的人生經歷,逃過了納粹的摧殘,也躲過了蘇聯的攻擊。如果誰覺得移民有爭議的話,應該想想像安德魯·格魯夫這樣的人。他20歲來到美國,不會說英語,卻從根本上改變了我們的國家。

K@W》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K@W
賓州大學的華頓商學院致力於在他們的線上刊物Knowledge@Wharton當中分享他們的智慧資本。網站中提供以下的免費資訊: 近期商業趨勢分析、與業界領袖和Wharton教授的訪談 、近期商業研究相關文章 、研討會概述、書評以及相關連結包含6,300多篇文章和研究摘要的檢索資料庫。
K@W的最新文章
More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