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過濾投資想法

作者:John Huber   |   2016 / 04 / 17

文章來源:Base Hit Investing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我的投資過程可以概括為以下2個主要的部分:

  • 想法的萌生
  • 研究投資和應有的勤奮

我大部份的投資時間都花費在這兩個方面。(資金組合管理和執行是第三部分)

達人分享-網路名家-如何過濾想法-01

在價值投資領域,有很多公開的資訊是關於如何決定各種被低估的證券的質量,但是並沒有很多關於如何考慮實際搜尋過程的訊息。換句話說,在你準備花費很多時間在調查特定的標的之前,你必須過濾掉許多(可能)沒什麼用的想法。

想法出現時可能會有如潮水般襲來的情況發生。而且很容易從這個想法聯想到下一個,這就萌生了許多草率的想法,這些輕浮的想法,有可能讓你未能夠根據知識經驗以及相關情報而正確地作出決策。

那麼,你如何去簡化搜索過程?

我不知道我這個答案是不是能完美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我往往想要盡我所能的去涉獵許多事物。但我可以分享一些幫助我簡化投資過程的想法,使之更有條理和系統化。

從哪裡找想法

投資是門藝術,也是一門科學。藝術的部分表現在管理投資組合,評價,部位大小以及賣出等各種方面…..科學的部分(在我看來)則多表現在搜索過程中的一些方法。可能我說的有些主觀,但在大多數情況下,我都試圖將投資搜索/過濾的流程精煉成一門科學。

我之前已經討論過我的搜索過程。簡而言之……我經常在這些地方尋找投資想法:

  • 閱讀,閱讀,再閱讀(報紙,部落格,Google 新聞等等…)
  • Value Line(我試圖每周快速翻閱每項議題,有時會發現一、兩個新想法)
  • 各機構投資人所申報的13-F
  • 篩選

達人分享-網路名家-如何過濾想法-02

基本上我就是從這些地方挖掘想法的。非常簡單直接,也是我的例行公事。閱讀往往會產生最有趣的想法,而13-F是一種可靠的方法,幫助我們及時瞭解那些聰明的價值投資者都在思考什麼。

過濾想法的科學方法

建立一個搜尋的程序是非常有幫助的,但你仍然需要一種方法來過濾想法。我覺得搜索的過程就像個輸送帶,接連不斷地給我一個又一個的想法…想法源源不斷,因此我需要有一個系統的方法幫我快速地有效地過濾這些的想法。

我想出了幾個簡單的問題來問自己,以便迅速評估一個想法。這些都是非常普遍的問題,來幫我篩選掉那些不合格的想法,而不是幫我決定哪個可能是個不錯的想法。這些問題是:

  • 我真的理解這個想法嗎?
  • 這真的便宜嗎?
  • 是否有任何催化的因素?有內部人士嗎?
  • 風險是什麼?
  • 它會翻倍嗎?

這些都是非常基本的問題,但它們幫助我迅速判斷,哪些想法應該從輸送帶上立刻取下來,以便以後進一步的評估。我認為「理解」意味著:我對這項業務有一個基本的想法,並且我知道為什麼它可能會被低估。這並不一定意味著當時必須非常深入的理解。評估它價格是否便宜應該是很容易的,如果連解釋都很難,那它可能不值得進一步探討。的確複雜的情況有時候能提供潛在的機會,但大部分我不錯的投資都來自於相當簡單,有時甚至是非常明顯的機會。

風險是重要的考慮因素。我把風險分為三大類來思考:

  • 評價
  • 槓桿
  • 經營

有時,我想立刻知道是否存在評價或槓桿風險。通常,如果存在以上任意一個風險,我都會扼殺了這個想法。經營風險是難以量化的,有時還需要更多的分析。如果我理解這個想法,我願意這給一些空間進一步評估它。

上面提到的最後一個問自己的問題:“它會翻倍嗎?”似乎非常基礎,甚至有點輕浮……但我喜歡問自己這個問題,以便提醒自己:一個良好的投資有升值的潛力。 95美分可能風險很小,但它可能無法擔保能夠上漲5美分。我在尋找低風險的50美分,因此我問自己:“它會翻倍嗎?”這其實就是換種方式問:“這只值50美分嗎?”當想法出現在我的“輸送帶”時,雖然我通常不知道以上這些問題的答案,但我就是想第一時間問一問自己。我想要在開始考慮好處時也要一並考慮風險,並且儘快地思考兩者有什麼關聯。一個很有潛力但也風險十足的想法應該被淘汰掉。但一個低風險同時沒什麼潛力的想法也應該被淘汰。

我喜歡這樣一句名言:「你只需管好輸家,而贏家會自己照顧好自己。」我是靠這句話而活的,如果贏家真的能夠持續照顧好自己的話,上漲的趨勢是能夠持續的。這相當地重要。

我可能無法預先知道這個想法是低風險且有上漲機會的50美分(我不賭運氣),但有時,我能快速地確定這沒有50美分。換句話說,我可能不能確定某個股票有100%上漲的潛力,但是我卻能快速地確定那個是完全沒有上漲潛力的、哪些是可能有過度風險的。

因此這最後一個問題提醒我從一開始就應該思考這些。

達人分享-網路名家-如何過濾想法-03

想法出現在輸送帶上,我馬上就會運用這些問題來確定它們是否應該值得進一步分析。當我發現一個值得評估的想法時,我就會停止傳送帶的輸送,走進我的辦公室,開始進行更詳細的研究,包括進一步的閱讀,10-K、投資報告等等…

這個過程可以幫助我專注於手頭上的任務。當我完成對想法的研究時,我會使輸送帶重新運作(閱讀,篩選,13-F等…),並一再地檢視每一個新的想法。這樣的流程使萌生想法和詳細研究之間達到了平衡。

而至關重要的還是快速過濾想法的能力。

不久後,我會寫一個關於巴菲特如何過濾投資想法的文章,這是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案例。在我看來,作為風險管理者的巴菲特,他的快速篩選想法的能力最被眾人所輕視。(譯者:Monroe)

Base Hit Investing》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John Huber
Saber Capital Management, LLC的投資組合經理,已取得美國投資顧問執照(Registered Investment Advisor,RIA)。Saber使用價值投資策略,中心目標是以長期的耐心持有以達到資本成長。
John Huber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