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多歲,他們就開始存錢準備退休?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劉茜汶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20 多歲,他們就開始存錢準備退休?

2020 年 12 月 21 日

 
展開

編者按:提到儲蓄,很多人可能會以為只有年長人士才會有儲蓄的習慣,有的甚至認為如今的青年群體都有提前消費的習慣。這篇翻譯自《紐約時報》的文章,原標題是In Their 20s and Saving for Retirement: How It Started, How It’s Going,作者Elizabeth Harris在文章仲介紹了美國幾位 20 多歲的年輕人早早為退休而儲蓄的故事,這種習慣也讓他們安全地經歷住了新冠疫情對他們的種種影響。

▲現年 21 歲的德雷·法利(Dray Farley)。圖片來源:Heather Ainswort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15 歲的時候,德雷·法利(Dray Farley)在 YouTube 上看到喜歡的遊戲主播發了個影片。這個主播玩《使命召喚》(Call of Duty),但那個影片不是講遊戲的。

“那個影片內容講的是如何在 22 年內致富,其中提到一些數學問題以及復利和雪球效應等概念,以及你的收益最終是如何產生更多收益的。”法利說,“看完那個影片後,我就在人生中首次想到了退休帳戶這個問題。”

如今 21 歲的法利,是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的準畢業生。他知道自己在初中和高中時期的遊戲習慣不太可能讓他培養並保持對儲蓄和投資的興趣。

然而,新冠疫情的突然暴發,不僅讓他沒有按原計劃在校完成最後一年的本科學習,還讓他錯失了一些實習機會,這也讓他更加重視儲蓄。

“這場疫情真的增強了我自身儲蓄的動力,也讓我明白了在任何恐慌之中,都要保持紀律性和堅持不懈的做法。”法利說。

保持充足的儲蓄水平,可以成為對抗不確定因素的最安全對沖方法。當經濟不確定性增強、新冠病毒確診病例暴增的同時,靠著平時為自己準備的“未雨綢繆基金”來渡過難關,不僅可以增強自己的信心,還能緩解焦慮。

一些 20 歲出頭的年輕人很早就養成了儲蓄習慣,他們甚至已經在考慮和規劃自己的退休生活。對於他們而言,無論是金錢還是物質方面的“儲蓄”,都會讓他們獲得一種直接的安全感。

“對於全球各地存在的一些不穩定性和不確定性因素,實際上也是有一線希望的——它可能會讓一部分群體儲蓄更多的錢。”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安德森管理學院市場行銷和行為決策副教授哈爾·赫什菲爾德(Hal Hershfield)稱。

“這些無疑是世界各地都在發生的壞事,但在認識到收入和工作穩定性並無法得到保證的時候,可能有人就會意識到,事情會在一夜之間會發生變化。”赫什菲爾德教授補充說。

這就是今年年初許多美國人所遭遇的情況。一場幾乎沒有任何預警的新冠病毒大流行暴發蔓延開來,導致數以百萬計的美國民眾感染病毒,同時還導致了他們的工作和收入的消失。

根據美國經濟分析局(US 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的數據,由於美國民眾被迫待在家裡,同時也減少了開支,他們的平均儲蓄率從前三年均保持在 7% 至 8% 的浮動範圍內,一下在今年 4 月份躍升至 33.7% 。

在此之後,這一儲蓄率也在漸漸下降,到今年 10 月份,它已經下降至比較合理但仍然相對較高的 13.6% 。

比爾·蓋爾(Bill Gale)是美國著名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的高級研究員,他一直在研究千禧一代在面對經濟逆風時的反應。對許多人而言,這種逆風最早要從 2008 年的金融危機說起。

據蓋爾稱,總體而言,千禧一代比之前幾代的受教育程度更高,他們可能具備更好的條件,並傾向於在體力負擔較輕的工作中工作更長時間。這些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能抵消了他們在個人財務方面的壓力。

然而,即便在大流行之前,年輕人的資產仍然因為之前的經濟衰退而“傷痕累累”。一項在 1989 年至 2016 年期間針對 20 歲至 35 歲的家庭淨資產中位數的研究表明,上一次經濟衰退對資源產生了一定影響的衝擊,並且在近十年後仍然揮之不去。

如今存在的一個問題是,對於那些有穩定工作的人而言,儲蓄的衝動是否依然存在?脆弱感是否又意味著更持久的習慣改變?

蓋爾還稱,Z世代群體,即 1996 年以後出生的人,可能會遇到某些類似的趨勢變化。他指出,Z世代可能會意識到,人們在如何應對未來不確定性和當下不確定性時,仍然是存在區別的。

“通過儲蓄來起到緩衝作用,是非常正常的做法。要不就晚點再買貴重的物品,要么就直接不買得了。”蓋爾說。

一部分美國年輕人已經學到了寶貴的一課,這些經驗和教訓也在幫他忙為退休而儲蓄,即便退休這個話題​​對他們而言是非常遙遠的話題。

瘋狂儲蓄,減少開支

麥克·卡薩爾(Mike Cassar)今年 28 歲,是一名保險辯護律師。對他而言,盡可能多地儲蓄是他堅持如一的目標。

他從 2017 年在密歇根州找到第一份工作後,就開始關注退休計劃了。自那以後,他在儲蓄方面獲得了驚人的收穫:他把超過 70% 的個人收入都儲蓄了起來。

卡薩爾稱,關鍵還是在於保持少量支出。大學期間,他沒有選擇學生貸款,讓自己還沒開始畢業就擔負起債務,而是選擇了可以為他提供涵蓋 75% 學費獎學金的法學院。此外,他還跟自己的父母住在一起。

大學畢業後,他給自己的預算也非常緊張,在密歇根州立大學校園附近的一棟大樓裡租了一套小公寓,租住公寓的大多也都是大學生。他當時開的是一輛福特福克斯汽車。他還會把現金儲蓄起來,看著自己的退休帳戶、投資帳戶和儲蓄帳戶的存款不斷成長到超過 20 萬美元。

最近,卡薩爾又實現了新的人生里程碑——這背後所需要的資金也主要來自於他的儲蓄帳戶。他去年 9 月結婚,並且在底特律郊區法明頓山區域買了一棟房子。他的妻子今年也是 28 歲,是一名護士。他們倆的收入大約 50% 都會用於儲蓄,為退休後的生活做準備。對此,他們感到非常有安全感。

不過,這種安全感也出現了一定的挑戰。

今年年初,隨著新冠疫情暴發對各行各業就業和資本市場的影響,卡薩爾也賣掉了他的一些投資,認為他和妻子在這種時期需要增加手中的現金,來應對各種緊急情況。

“幾週之後,我又把所有套現的錢投了回去。”卡薩爾說,“我其實不應該這麼做。實際上,我當時也非常擔心,認為自己手頭上現金多一點的話,就能讓自己能夠更加從容地應對當下局面。但到最後,我其實並不需要那樣去做。”

這也是一個教訓,也讓卡薩爾更加相信和認可其規劃和儲蓄的能力。

“這就是應急基金的作用。”卡薩爾說。他提到,應急基金應該至少能支付 6 至 9 個月的開支。 “如果我們失去了工作,那也不會有太大的壓力。”他補充說。

卡薩爾把目前經濟的不確定性看作是一場壓力測試。讓他感到非常幸運的是,他自己有儲蓄來緩衝,尤其是當許多人都失去工作並且在苦苦掙扎的時候,這些儲蓄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這只是一場測試,看看到底會出現什麼結果。”卡薩爾稱,“我們已經渡過了難關,也希望通過這場測試後,我們能繼續向前,保持這個習慣和目標前行。”

清償債務

現年 27 歲的凱莉·愛德華茲(Kelly Edwards)。圖片來源:Daniel Bren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凱莉·愛德華茲(Kelly Edwards)今年 27 歲,是安永會計師事務所(Ernst & Young)技術諮詢業務的經理。對她而言,清償債務是建立安全感的第一步。

愛德華茲清楚地記得 2018 年的超級碗星期天(Super Bowl Sunday)。那一天,外面刮起了暴風雪。她本來計劃進城去跟客戶見面,但最後不得不把密歇根州北部的一家飯店作為藏身之地,準備躲到暴風雪過去。

由於遠離自己在丹佛的親朋好友,她所體驗到的孤獨感,加之被困在暴風雪之中,讓她開始去反思自己的金融生活。就債務方面而言,加上學生貸款和汽車貸款,她一共背負了超過 3.2 萬美元的債務。與此同時,她自己的儲蓄也不夠用。

“我感到非常無能為力,心想:‘如果要改變這種狀況,我到底應該怎麼做?’”她說。

於是,她制定了一個計劃:提前清償債務,每個月定期自動繳納退休儲蓄金。她還給自己做了一份個人的資產負債表,記錄她的資產和負債情況。

“我不喜歡在財務上有任何負擔。”愛德華茲說,“這會讓我感到不適。如果總是有債務在身,這會讓我感覺像是一種心理障礙。”如今,愛德華茲已經清償了所有的債務。

如今,清償貸款債務並決定更加慎重地消費和儲蓄,幾乎會影響到愛德華茲所做的每一個財務決定。

無論是 401 (k)退休福利計劃、Roth IRA個人退休金計劃,還是健康儲蓄帳戶,她都努力讓自己按最高標準去繳納。此外,她還給自己開了投資帳戶。當然,在一定程度上,這些都得益於自己在其他方面的“犧牲”:她選擇並接受租住越來越小的公寓。

當她想花錢買東西時,她就會用商務旅行時累積的信用卡积分去兌換。這一部分積分也非常可觀。在疫情暴發前,愛德華茲去愛爾蘭旅行的費用就是用信用卡积分兌換的。

“我幾乎不關心市場情​​況。”愛德華茲說。她提到,在她這個年紀,“只要我按自己的方式來行事,我就有足夠的優勢。”

儘早行動

對於文章開頭提到的法利(Farley)而言,他個人理財計劃的基石,就是儘早養成儲蓄習慣。

他一直牢記那個影片中關於復利的指導,總是會給自己設定各種目標,將暑期短期工作和實習工作中獲得的現金回報儲蓄起來。

慢慢地,在他 19 歲的時候,法利就開了第一個投資帳戶,設法攢夠足夠的錢去買兩隻標普 500 指數的股票。

“大多數時候,我幾乎沒有任何錢可以投資。”法利說。不過,他把上學期間一年的駐地顧問津貼和過去兩個暑假的實習收入都專門儲蓄下來用於投資。 “我一直在固定地投入盡可能多的錢,盡快地投入到證券中去。”

即將畢業的法利,計劃在畢業後繼續保持儲蓄的習慣。從明年 2 月份開始,他將在一家金融軟體公司擔任軟體工程師。經歷了這場大流行病的緊張時期,法利也更加明確和認可自己的儲蓄計劃,讓自己以及以後的家庭能夠在各種不確定和不穩定時期渡過難關。

“如果類似大流行病的事件再次襲來,並且導致我失去了工作的話,這對我和我的家庭來說,都不會算是一個特別大的負擔。”法利說。

36氪》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劉茜汶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