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投資簡單化

作者:靜逸投資   |   2020 / 05 / 30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投資簡單但不容易」,巴菲特這句話是對投資極好的概括。這句話看似同義反覆,其實「簡單」和「容易」完全不是一個維度,簡單(simple)對應的是複雜(complicated),容易(easy)對應的是困難(difficult)。大多數投資者把投資弄得既複雜又不容易,投資變成一件痛苦的事情,而且長期收益也很不理想。
如何將投資簡單化?就是踐行純粹的價值投資,按價值投資的基本原理去做,不要變形扭曲,堅持一生,一條路走下去。
價值投資的原理是非常簡潔的,無非就是企業思維、安全邊際、市場先生、能力圈、內在價值等幾個核心概念,理解透了,在實踐中不斷提升。絕大部分投資者可不是這麽做的,他們要馬整天猜測大盤走勢,什麽金叉、死叉、30日60日均線,指標之間又經常衝突;要馬價值結合趨勢,還要預測下個月的GDP和貨幣量M2的走勢,要千方百計估算下個季度、下一年的公司業績,把投資搞的太複雜。有的價值投資者已經有不錯的功夫,又有合適的佈局標的,卻擔心市場還有一跌,遲遲不敢建倉錯過機會;有的投資者極其勤奮,但大量時間用來研究宏觀經濟走勢和世界政治局勢;有的投資者覺得巴菲特的體系太簡單太慢,不如再結合索羅斯、西蒙斯。正如我們一位投資好友所說,老虎還非要長翅膀,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以近期市場的回撤來講,很多投資者就非常糾結,止損又怕錯過後來漲了,不止損又怕跌的更多,左右不是。我們的應對之道就很簡單,波動不是風險,只有基本面變壞、極度高估或明顯更好的機會才會賣出,只要不觸發賣出條件就一直持有。我們將回撤分為「不可避免的回撤」和「可能可以避免的回撤」。對於股價隨機遊走引起的回撤、個股短期高漲情緒回落引起的回撤、黑天鵝事件引起的回撤、短期業績回落引起的回撤,我們不知道什麽時候會發生,不知道在什麽位置會發生,不知道回撤多大幅度後會結束。我們將之歸結為「不可避免的回撤」。對於長期業績下滑引起的回撤,和牛市崩塌引起的回撤,是有比較大的可能性可以預見的。我們將之歸結為「可能可以避免的回撤」。這部分回撤才是我們最需要關注和預防的,考驗我們對商業的洞察力和對人性的感知力。近期明顯是股價隨機遊走引起的回撤和個股短期高漲情緒回落引起的回撤,持倉的公司估值並沒有高估,就不必要有任何動作。跌的太多怎麽辦呢?如果手上有閒置資金,那不正是好事情嗎?如果沒有閒置資金,只要公司不錯,以後還會回來的,不必擔心。
我們對市場短期走勢就抱著不可預知的態度,按照一定規則去應對就行了,絕不會因為市場短期波動影響自己的判斷。市場先生是讓我們利用的,不是引導我們的。事先對投資的各個問題有系統思考,之後就按這個系統一直做下去就行了,很簡單,沒有任何糾結。
純粹的價值投資,就認真分析企業,再時不時看看市場有沒有被我們利用的機會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交給時間就可以了。不用整日盯盤,不用每天收盤寫筆記,不用研究下個月國家要出什麽政策和概念,也不用知道下個季度PMI是多少,不關心別人的業績是否比自己好,也不關心市場風格又發生了什麽變化。純粹的價值投資者,大量的時間用來思考長期性的問題,如投資體系、商業模式、競爭優勢、社會趨勢等等,以及研究大量的公司。假以時日,花大量時間看盤或分析宏觀經濟、公司短期業績的投資者,與純粹的價值投資者,能力、收益和格局都會有巨大的分野,這也是覆利效應的體現。
大道至簡,最偉大的真理往往就是一句話。投資本是極其複雜、的事情,有極其多的變量,但純粹的價值投資就是大道至簡,將投資大幅簡化了,最簡單卻最有效。既然純粹的價值投資給了我們最好的生活方式、成長方式以及長期收益,為什麽多數人不願意做呢?

再次引用貝佐斯和巴菲特的那段著名對話:
在2000年的一個早上,傑夫·貝佐斯給巴菲特打電話,問:「你的投資體系這麽簡單,為什麽你是全世界第二富有的人,別人不做和你一樣的事情?」 巴菲特回答說:「因為沒人願意慢慢地變富。」
價值投資表面上慢,其實一點也不慢。欲速則不達,見小利則大事不成。
「大道甚夷,其人好徑」,簡單並不是說容易,簡單有效的純粹價值投資與賺快錢人性本能相違背、與貪婪恐懼的本能相違背,還需要不斷修身以及終身學習提升認知能力。
放棄那些我們本不能得到的,去掉投資中那些無關緊要的,簡單、專注,我們只會收獲的更多。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