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神與木頭姐,投資風格大 PK!我們能從他們身上學到什麼?
作者 雪球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股神與木頭姐,投資風格大 PK!我們能從他們身上學到什麼?

2022 年 1 月 25 日

 
展開

踏入 2022 年,股神巴菲特與女股神「木頭姐」凱西.伍德頻上熱搜,這是因為兩人的投資組合完美詮釋了美股風格的轉換——從科技股轉向週期股和消費需求概念股:曾搭乘科技股尤其特斯拉(Tesla, TSLA-US)大漲之勢而春風得意的木頭姐,投資組合接連失利,而巴菲特的投資公司波克夏則藉助對蘋果(Apple, AAPL-US)的重倉下創了新高,現報 48 萬美元/股。

這種轉變在情理之中:新年以來,在美國經濟復甦和就業形勢良好的支持下,美國聯準會對於貨幣政策的態度轉趨強硬,因通膨率已處於讓人不適的水平,收緊流動性和升息時間將可能提前,市場利率也開始上升。

在此情況下,得益於經濟重啟的股份(工業、出行、旅遊等)、利率敏感股份(金融股)、消費類股份以及週期性股份(例如:石油)重新獲得了市場的注視,巴菲特正偏重於這些資產。

另一邊廂,在疫情期間風光無限的未獲利科技股,曾經因為新穎技術解決了疫情封閉期間物理阻隔的不便,而實現市值的暴漲,如今卻因為升息和資金收緊的預期,見頂下滑。

未獲利新經濟企業的估值,一般採用其未來所產生的預期現金流,通過市場利率(或再加風險因子)折現而得。

舉例來說,預期未獲利新經濟企業 A 明年能產生淨現金流 100 美元,明年末其股東或出資 100 美元進行私有化,而目前的市場利率為 1%,那麼可以計得 A 公司的淨現值為 198 美元 =(100 + 100)/(1 + 1%)。

如果市場利率增加到 2%,淨現值就變為 196 美元 =(100 + 100)/(1 + 2%),比原來的 198 美元下降了 2 美元。

這是升息環境下新經濟企業估值遭市場下調的理論基礎。「木頭姐」麾下基金持股基本上為未獲利新經濟企業,估值遭到下調實屬正常。

▲ 股神巴飛特與木頭姐伍德(來源:視界新聞網

巴菲特與「木頭姐」的持股對比

截至 2021 年 9/30,波克夏的持股中,

  • 資訊科技佔比最大,達到 43.41% ,蘋果就佔了 42.73%
  • 其次為金融股,佔比 32.24%,包括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 BAC-US)、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 AXP-US)等銀行及金融服務類股份
  • 第三類是消費必需品股,包括可口可樂(Coca-Cola, KO-US)、卡夫亨氏(Kraft Heinz, KHC-US)等。

在這 20 年中,波克夏的投資風格出現了較大轉變: 21 世紀初(2001~2010 年),金融股與消費必需品股佔了大部分;2011 年起,資訊科技股興起,消費必需品股在近兩年的佔比降至 20 年來最低,或因經濟向好,資金轉向發展前景更佳的標的,而不再糾纏於經濟下跌週期更顯價值的剛性消費股,而致剛性消費股的整體表現不如大市。

「木頭姐」凱西.伍德的方舟投資(ARK Invest)到目前為止推出了 9 支 ETF,其中 6 支為主動型 ETF,另外 3 支為指數型 ETF。由於我們研究的是女股神木頭姐與股神巴菲特的選股態度,下文將重點觀察木頭姐的主動(即依靠基金經理的選股能力)型 ETF。

  • 這 6 支主動型 ETF 分別包括:方舟創新型 ETF(ARKK)、方舟新一代網路 ETF(ARKW)、方舟基因組革命 ETF(ARKG)、方舟無人駕駛科技與機器人 ETF(ARKQ)、方舟金融科技創新 ETF(ARKF)及方舟太空探索及創新 ETF(ARKX)。
  • 其中於 2014 年推出的包括創新基金(ARKK)、新一代網路基金(ARKW)、基因組革命基金(ARKG)及無人駕駛技術相關基金(ARKQ)。金融科技創新和太空探索基金分別於 2019 年 2/4 與 2021 年 3/30 推出。

與波克夏投資於更為成熟的企業不同,方舟主要投資創新企業、未獲利的新經濟公司,其中特斯拉(TSLA.US)更是女股神的愛股,6 個主動型基金中有 3 個都納入了特斯拉,而且特斯拉在這些基金中的持股佔比都在前三之列。

巴菲特與木頭姐的投資回報

巴菲特的持股最近的更新是在 2021 年 9/30,市值 2934.47 億美元,較 2020 年末的 2699.28 億美元高出 8.71%,但無法知道從去年 9 月末到現在的表現,或可通過其 5 大持股今年以來的漲跌,看看大致的走向。

持股最大的蘋果公司今年以來回落 3.04%,但金融股美國銀行和美國運通,以及消費必需品股可口可樂和卡夫亨氏則上漲。

即便這些股份短暫回落,做長線的波克夏並不擔心,因為它的買入成本低得多,到目前為止一直保持浮盈。以其 2020 年報揭露的數據為例,投資成本僅 1086.2 億美元,投資市值卻達到 2811.7 億美元,報酬率高達 158.86%,當然這並不包括出售確認的收益、發放的股息等,如果加上這些收益,其報酬率更高得多。

與波克夏投資組合表現要到本月稍後待其公佈持股後才能了解不同,方舟投資每天都公佈基金的表現情況,投資者對其虧損的感知時刻存在。

方舟投資的 6 個主動型基金今年以來表現並不理想,創新基金、基因組基金和金融科技基金的累計跌幅均在 10% 以上,網路基金、自動駕駛基金和太空探索基金的累計跌幅也分別達到 9.98%、5.31% 和 4.82%。

不過若將時間拉長,從推出以來的表現看,除了去年 3 月才推出的太空探索基金表現未上軌道,及 2019 年才推出的金融科技基金僅有 2 年的表現之外,推出滿 7 年的另外 4 檔基金均有 3 倍以上累計漲幅(截至 2021 年 9 月末),而若按一年年化報酬率計算,有 4 個基金的年化報酬率在 30% 以上,「女股神」依然實至名歸。

兩位股神雖然投資風格迥異,但投資表現實際上都不俗,他們的投資手法是否有值得參詳的地方?

兩位股神的投資風格比較

巴菲特

上世紀 40 年代末 50 年代初,巴菲特曾師從投資聖經《聰明的投資者》的作者、「華爾街教父」葛拉漢,並在後者於 1926 年參與組建的葛拉漢.紐曼公司當了 2 年的分析師,可謂深諳價值投資之道。

葛拉漢主張分析企業獲利、資產及未來前景,以尋找具有安全墊的證券,在過去,這通常指的是價格低於淨現值(即價格低於清算的剩餘價值)。

巴菲特的投資風格多少帶有這一經典投資學的味道:重視股票的內在價值——綜合財務狀況、業務表現、發展前景之後得出的淨現值與股價之間的差距,內在價值越高,意味著潛在升值潛力越大,反之亦然。

從巴菲特的投資組合可見,他鍾愛消費型股票,這是因為消費型股在經濟下行時具有一定的風險抵禦能力,事實上對於美國投資者來說,蘋果公司也屬於消費型股,因為手機已成為離不開的消費品,而美國是蘋果公司最大的市場。

其次是金融股,因為巴菲特最了解金融股,尤其保險股與銀行的屬性,所以這類股份不僅佔了組合的重要比重,也是他獲取低成本資金的主要來源——GEICO 等保險公司是波克夏的合併業務,所以並沒有出現在投資組合中,但卻是波克夏主要的收入及獲利來源。

  • 風格:如此可見,巴菲特投資的是自己熟悉、得益於消費和經濟發展、有防禦作用的股份,經過歷史驗證業績良好、估值偏低(即現價與他所預期的估值存在差距)的公司;木頭姐投資的是未來,在未來能改變世界的新興經濟企業,這些企業目前的獲利可見性很低,但發展潛力巨大。
  • 集中度:波克夏的集中度偏高,蘋果公司佔了其美股總持股的 42.73%,前十大持股占美股持股總量的 88.46%;方舟投資相對來說較為分散,就創新基金而言,截至 2022 年 1/10 止持股最大的是特斯拉,佔投資組合的比重只有 8.37%,前十大持股合共佔其組合的比重為 52.62%。
  • 週轉率:波克夏身體力行做時間的朋友,whalewisdom 的數據顯示,其 2021 年 9 月末季度的週轉率僅 11.63%,前 10 大持股與前 20 大持股的持有時間分別長達 29.60 個季度(相當於 7.4 年)和 26.8 個季度(相當於 6.7 年)。

木頭姐

木頭姐的理念,則是發掘那些有可能改變世界的創新科技。在她買入時,這些企業可能名不見經傳,但憑藉革新技術,它們有可能成為新興產業中的佼佼者。特斯拉就是典型的例子。

以創新基金 ARKK 為例,這是木頭姐淨值最高的 ETF,也涵蓋了其他 5 個基金的概念。於 2014 年 10/31 推出的 ARKK 投資於顛覆性創新科技。何為「顛覆性創新」?指的是科技賦能的新產品或服務,有潛力改變世界運作的方式。

ARKK 覆蓋的包括得益於以下科技研究領域的新產品或服務、技術改進和升級發展的企業:

  1. DNA技術以及「基因革命」
  2. 自動駕駛、機器人和儲能
  3. 人工智慧以及「新一代網路」
  4. 金融科技創新
  • 風格:方舟投資的換手極高。創新、網路、基因組、自動駕駛、金融科技 5 個 ETF 在最近一個財政年度的週轉率分別為 71%、120%、45%、86% 和 78% 。

以創新基金為例,2014 年剛推出時,創新基金佔比最大的產業分別為:網路軟體及服務(21.1%),代表企業有阿里巴巴(Alibaba, BABA-US)、Facebook、Google、LinkedIn、騰訊(00700-HK)、推特(Twitter, TWTR-US)等;軟體(14.7%),代表企業有 Salesforce(CRM-US)。

到 2021 年 10 月末,阿里巴巴、騰訊、Google、Facebook、Salesforce 已經絕跡,持股最大的產業分別為軟體(18.7%),代表企業有 Zoom;生物科技(18.4%),代表企業有 Exact Sciences;汽車(11.2%),主要為特斯拉。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在眾多新經濟股見頂後,木頭姐已開始減持頭部持股(以特斯拉為例,2021 年 10 月末時的持股量達 214.76 萬股,到 2022 年 1/7 只剩 115 萬股。)

可見木頭姐的輪換極快,這其實與她的投資風格相符——跟隨新經濟概念的轉變而變,這與波克夏買入並持有的價值投資理念截然不同。

對投資者的啟示

很多人數落木頭姐最近的投資失利,但正如前文所述,木頭姐的基金自推出以來的表現仍跑贏大部分基金的年度回報,卻被選擇性忽略。正如在木頭姐春風得意時,大家都數落巴菲特錯過科技股一樣。

巴菲特與木頭姐是兩種投資風格,當市場轉換主題時,他們的表現出現倒置正正符合其投資理念。

所以兩位投資者給我們的第一個啟示就是:不要管「股神」神不神,把握市場脈搏,了解市場的風向變化,在對的時候做對的事。

舉例來說,當預期美國降息放水時,可以預料到科技股將大漲,這時候投資木頭姐概念股正當時;當預期美國升息週期提前來臨時,可以預料到保守型投資將在可預見的將來成為新的主題,巴菲特屬意的收息股或許能在資本市場的風聲鶴唳中避過風暴。

取兩位股神之長,在正確的選擇,這要求投資者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具備大局觀,避開目前熱門的板塊,根據經濟發展週期的客觀洞察提前佈局。

雖然巴菲特與木頭姐關注的領域、投資理念、投資期限並不相同,但他們都擁有同一個令人敬畏的特質——了解所投資的公司

巴菲特的價值投資,本身就要求對公司的業務、前景和財務狀況有非常透徹的了解,從而發現該公司所蘊含的價值是否與市價存在差距,這個差距就是投資回報。木頭姐要投資未來,也必須對所投資公司有深刻的理解,才能預判到顛覆性影響力能否創造價值。

顯見,了解投資的公司才是取得成功的關鍵。所以,投資者要致勝其實不難,掌握股神這一兩大特質自然無往不利:審時度勢,了解投資的標的。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